【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11 冊 No. 0313 阿[門@(人/(人*人))]佛國經

No. 313 [No. 310(6)]

閦佛國經卷上

意受慧品第一

聞如是。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比丘千二百五十人俱。皆阿羅漢也。生死已斷無復有結。悉壞牢獄。已得自在意。已善解智慧。為度諸天龍王。皆為之伏。所作已辦。諸當為者脫重擔。便得所有用正慧解。意得自在所度無極。獨阿難也。爾時賢者舍利弗。起長跪叉手。白佛言。善哉天中天。昔者諸菩薩求無上正真道者。行德號發意。便得至號。是諸菩薩。以儀哀念安隱諸天及世間人。為作安諦。多所安隱。於眾人民。以故哀念安定。以大身於世間無蓋。哀傷諸天及人。今現在及過去諸菩薩摩訶薩。為現光明。乃至法之明為作照明。令至佛光明。而無有名。若有求菩薩道者。當如昔諸菩薩摩訶薩所願。及行明照并僧那。令聞者。當如是學奉行之。學如是者。即為成阿惟越致及無上正真道也。佛言善哉。賢者舍利弗。所甚善。汝乃問過去諸菩薩摩訶薩所願及行照明并僧那。令至所號。念諸當來菩薩令受取之。諦聽是舍利弗。善思念之。為汝解說過去諸菩薩摩訶薩所施行。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舍利弗。有世界名阿比羅提。其佛名大目。於彼為諸菩薩摩訶薩。說法及六度無極之行。爾時賢者舍利弗心念言。我欲問如來天中天。何所是阿比羅提世界。及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為諸菩薩摩訶薩說法及六度無極之行者乎。時佛即知賢者舍利弗心所念。告舍利弗言。東方去是千佛剎有世界名阿比羅提。其佛名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為諸菩薩說法及六度無極之行者乎。時有比丘。從坐起正衣服。右膝著地。向大目如來。叉手白大目如來言。唯天中天。我欲如菩薩結願學所當學者。如是舍利弗。其大目如來。告其比丘言。如結願學諸菩薩道者甚亦難。所以者何。菩薩於一切人民及蜎飛蠕動之類。不得有瞋恚。如是舍利弗。其比丘白大目如來言。天中天。我從今往。發無上正真道意。以意勸助而不離之。用願無上正真道也。當令無諛諂所語至誠所言無異。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若於一切人民蜎飛蠕動之類。起是瞋恚。第一意若發弟子緣一覺意。第唯意念婬欲。第三若發意念睡眠念眾想由譽。第四發意念狐疑。第五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若我發意念殺生者。第一若發意念盜取他人財物。第二若發意念非梵行者。第三若發意念妄。第四若發意念悔恨。第五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若我發意念罵詈。第一若發意念惡口。第二愚癡。第三若發意念綺語。第四若發意念邪見。第五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

舍利弗。其比丘如是。為被是大僧那僧涅。菩薩摩訶薩初發是意。乃於一切人民蜎飛蠕動之類。意無瞋怒。亦無恚恨也。舍利弗。爾時其菩薩摩訶薩。用無瞋恚故。名之為阿閦。用無瞋恚故住阿閦地。其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亦歡作是名。四天王亦歡樂為是名。天帝釋及梵三鉢。亦歡樂作是名。佛語舍利弗。其阿閦菩薩摩訶薩。白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言。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不離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不奉行如今所語。常不捨得律行迹。不發薩芸若意。而欲念成佛者。世世不常作沙門。世世不常著補納之衣。世世作沙門以三法衣不具。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世世不常為人說法。世世不常作法師。世世所說事。不有無所罣礙高明之行。世世不有無量高明之智。世世作沙門不常行分衛。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世世作沙門已不常在樹下坐。世世不常精進行三事。何等三。一者經行。二者坐。三者住。世世若發意念罪本。妄語欺人誹謗讒言。世世為女人說法。及食飲因緣。若起想著笑為說法者。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世世若舉手說法。世世見餘菩薩不發佛心。世世若發意念。供養外異道人捨諸如來。世世若在坐上聽法。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世世若發意念。我當布施與某。不布施與某。世世若發意念。我當某處立福施。於某處不立福施。世世若發意念。我常持法施與某。不持法施與某。世世見孤窮。其人故不身命。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我世世於諸菩薩所意無有異。至無上正真最正覺也。

佛語舍利弗。爾時其比丘如是。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為作保任。若如來為作保任者。諸天阿須世間人民亦為作保任。爾時大目如來為作保任。時諸天阿須世間人民。亦為作保任。佛言。若復有比丘菩薩摩訶薩。以是色像僧那。求無上正真道者。皆當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佛語舍利弗。其阿閦菩薩。白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令我成最正覺時。其剎所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若有罪惡者及讒罪惡者。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復次天中天。我當修行乃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令我佛剎諸弟子一切皆無有罪惡者。我當修佛道至令佛剎嚴淨。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我若於夢中。乃至成最正覺。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復次天中天。我當修行乃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令我佛剎中。諸菩薩出家為道者於夢中不失。唯天中天。我發是薩芸若意。審如是願。為無上正真道者。世間母人有諸惡露。我成最正覺時。我佛剎中母人有諸惡露者。我為欺是諸佛世尊諸不可計無央數不可思議無量世界中。諸佛天中天今現在說法者。是為菩薩法事如意所念行。佛亦為如應說法。佛語舍利弗。爾時有一比丘。謂阿閦菩薩摩訶薩。乃作是結願。若使不退轉者。當以右指令大震動。爾時阿閦菩薩。應時承佛威神。自蒙高明力乃令地六反震動。阿閦菩薩摩訶薩所感動。如語無有異也。佛語舍利弗。若有菩薩欲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當學阿閦菩薩摩訶薩行。菩薩摩訶薩以學阿閦菩薩行者。不久亦當即取佛剎土。當復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也。

爾時賢者舍利弗問佛言。天中天。阿閦菩薩摩訶薩初發意時。有幾何天在會中。佛告舍利弗。阿閦菩薩初發意學時。三千大千世界中四天王天帝釋及魔梵三鉢。一切皆向阿閦菩薩。叉手說是語。昔所不聞是僧那。諸天聞便說言阿閦菩薩成無上正真道。若有人生其佛剎者。是人福德不也。賢者舍利弗白佛言。未曾聞餘菩薩摩訶薩以是色像學僧那。我亦不見亦不聞。如阿閦菩薩摩訶薩。及天中天。為作如是之名。佛言如是也。舍利弗。少有菩薩摩訶薩以是色像。學僧那及無上正真道。如阿閦菩薩摩訶薩。於是舍利弗。陂陀劫中諸菩薩摩訶薩。其德不及阿閦菩薩摩訶薩之功德也。佛語舍利弗。爾時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無上正真道決。汝為當來佛。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成慧之行。而為師父。安定世間。無上大人。為法之御。天上天下尊佛天中天。亦如提竭佛授我決。時佛語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其三千大千世界皆為大明。譬我亦如是。無上正真道決時。三千大千世界皆為大明。復次舍利弗。其阿閦菩薩摩訶薩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其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得薩。三千大千世界。六反震動。復次舍利弗。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決時。是三千大千世界中諸藥樹木。一切皆自低。向阿閦菩薩作禮。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是三千大千世界諸藥樹木。一切皆自曲低向我作禮。復次舍利弗。其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天龍鬼神揵沓惒阿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一切皆向阿閦菩薩。叉手而作禮。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三千大千世界。諸天龍鬼神揵陀羅阿須輪迦留羅真陀羅摩勒。皆向我叉手作禮。

復次舍利弗。其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遍三千大千世界。諸妊身女人皆安隱產。盲者得視。聾者得聽。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是三千大千世界。諸妊身女人皆安隱產。盲者得視。聾者得聽。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遍三千大千世界中人非人皆燒香。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遍三千大千世界中人非人皆燒香。賢者舍利弗白佛言。阿閦菩薩摩訶薩乃有是無極之德。佛告舍利弗。阿閦菩薩摩訶薩不但有功德。不獨大目如來授其決。如是不可稱說無央數功德。得度無極。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諸天阿須世間人。其意皆安隱悉得其時。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諸天阿脩羅世間人意。皆得安隱悉得其時。復次舍利弗。其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和夷羅鬼神常隨後護之。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和夷羅鬼神常隨我後行。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諸天阿脩羅世間人。以天華天香供養之。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諸天阿脩羅世間人。以天華天香來供養。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億人及三十億諸天。發無上正真道意。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皆授其決。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其地大動自然生優鉢華。蓮華。拘文華。分陀利華布其地。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自然生優鉢華蓮華拘文華分陀利華布其地。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若干百天人。若干千天人。若干百千諸天人住於虛空。以天衣用散阿閦菩薩上。即說。菩薩摩訶薩。當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也。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爾時諸天阿須世間人民相愛。劇父母哀其子。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諸天阿脩羅世間人民相愛。劇父母哀其子也。

復次舍利弗。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真道決時。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天及人民。承佛威神。皆聞授阿閦菩薩決。如是舍利弗。昔授菩薩決時。其此中人民。一心布施為福德快飲食。若有求索者。已所喜而施與。譬我亦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是三千大千世界中諸天及人民。皆承佛威神聞授決時。如是舍利弗。昔此中人民。一心布施為福德快飲食。若有求索者。已所喜而施與。復次舍利弗。其大目如來。授阿閦菩薩摩訶薩無上正道決時。諸欲界悉鼓天樂供養。舍利弗。是阿閦菩薩摩訶薩決時之功德行。賢者舍利弗白佛言。難及天中天。如來無所著覺。誠諦說之。不可思議諸佛佛之境界。不可思議諸神神之境界。不可思議諸龍龍之境界。不可思議諸龍之境界乃從阿閦菩薩摩訶薩初發意。學受得此功德。天中天。是阿閦菩薩摩訶決時。亦不可思議。是時賢者阿難。謂賢者舍利弗。阿閦菩薩摩訶薩初發意。學僧那及號如是也。舍利弗謂阿難言。是皆有因緣所致。阿閦菩薩摩訶薩初發意。學僧那及德號。今佛當廣解說之。時佛告舍利弗言。阿閦菩薩初發是意時。可令虛空有異。我所結願不可使有異。僧那僧涅乃如是。佛語舍利弗。如阿閦菩薩摩訶薩所被僧那僧涅。寶英菩薩摩訶薩。亦從阿閦菩薩學行。舍利弗。無央數菩薩。不能及知阿閦菩薩所那僧涅。甚堅積累德行乃如是。舍利弗。其阿閦菩薩。以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今現在阿比羅提世界。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行菩薩道時。世世人求手足及頭目肌肉。終不逆人意也。舍利弗。阿閦如來從初發意。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不中有頭痛。亦無風氣之病。舍利弗是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菩薩道時。甚難及未曾有之法。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世世見如來一切常奉梵行世世亦作。是名阿閦菩薩。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所至到處目常見諸天中天生於彼。佛言舍利弗。譬如轉輪王得天下。所從一觀復至一觀。足未曾蹈地。所至常以五樂自娛得自在至盡壽。如是舍利弗。阿閦如來行菩薩道。世世常自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常修梵行。於彼所說法時。一切皆行度無極。少有行弟子道。彼所行度無極為說法。有立於佛道者。便勸助為現正。令歡喜踊躍。皆令修無上正真道。便發是大尊意。彼說法時諸所德本以願持。作無上正真道。我是德本願無上正真道。成最正覺時。說法令我佛剎中諸菩薩摩訶薩。佛說法時承佛威神皆受諷誦持之。諷誦已是諸菩薩摩訶薩。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意常樂諸佛天中天。至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我亦如是。從一佛剎復遊一佛剎。即住於兜術天得一生補處之法。佛復語舍利弗。如是諸菩薩摩訶薩從兜術天。自以神力下入母腹中。從右脇生。菩薩生墮地時地為大動。以修行有是應。菩薩在母腹中時。都無有臭處。亦無惡露。亦無不可意。時佛語舍利弗。譬如神通比丘。若入露精舍。於虛空中遊行周匝虛空中行。於露精舍無所觸礙。如是舍利弗。菩薩入母腹中時。如在虛空中遊觀周匝無所觸礙。亦無臭處。其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如是。我亦如是。行無上正真道時。一切皆破壞魔事。我如是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阿閦佛剎。求菩薩道弟子道者。皆破壞諸惡。降伏眾魔一切皆盡。其佛剎人民。不復作魔事。我當修是佛得出家學道。佛語舍利弗。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菩薩道聽說法時。其身不生疲極。意亦不念疲極。舍利弗。阿閦如來求菩薩道聽說法時。如是好法。令我佛剎中諸菩薩摩訶薩。好法如是。

阿閦佛剎善快品第二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是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德號時。以成號阿閦如來。甚善天中天。願佛當復廣說其佛剎之善快。所以者何。若有求菩薩道者。聞知彼佛剎之善快。及阿閦如來所現行教授。若復有求弟子道未得度者。聞彼佛剎之善快。及阿閦如來所現教授。恭敬清淨之行。佛言。善哉善哉。舍利弗。所問甚善。汝問佛快乃如是。念阿閦佛剎之善快。阿閦如來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其三千大千世界皆為大明。地六反震動。阿閦如來成最正覺時。其三千大千世界中諸人民。七日不食飲。亦不妄食飲。亦不妄諛諂。身亦無疲極之想。如是也。俱想念安隱。好喜相愛。歡喜意以得時念。爾時諸人民諸欲天。皆棄穢濁思想。所以者何。用阿閦如來昔時願所致得是德號。其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人民。叉手向阿閦如來。其佛剎如是。無央數佛剎。不及是阿閦佛剎之善快。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之所願而有。諸菩薩摩訶薩所願有者。佛剎便善快。

佛語舍利弗。我昔行菩薩道時。如所願今自然得之。阿閦如來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時。其三千大千世界諸人民得天眼者。未得天眼者。皆見其光明。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佛復語舍利弗。阿閦如來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往詣佛樹時。魔不能發念。何況當復能往嬈薩芸若。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復次舍利弗。阿閦如來成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得薩芸若慧時。無央數那術億百千諸天人。於虛空住。以天華天栴檀雜香天搗香樂。供養散阿閦佛上。供養已。其天華天香天搗香天栴檀香天雜香。悉於虛空中合住。化成圓華蓋。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阿閦如來光明皆照明三千大千世界常明。阿閦如來光明悉蔽日月之光明。及一切諸天光明皆令滅。使人民不復見日月之明。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

賢者舍利弗白佛言。天中天。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菩薩道時。以被是大僧那僧涅。乃作是願。佛言。昔行菩薩道時。若干百千人不可復計。無央數人積累德本。於無上正真道持是積累德本。願作佛道及淨其佛如所願欲嚴其佛剎。即亦具足其願。復次舍利弗。阿閦樹以七寶作之。高四十里周匝二十里。其枝葉行四十里。其枝下垂。其欄楯繞樹。周匝五百六十里。阿閦如來於其樹下得薩芸若慧。佛語舍利弗。如世間鼓百種音樂。其聲不如阿閦佛剎中梯陛樹木之音聲。風起吹梯。樹木相悲聲。佛語舍利弗。聽說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剎中之快。諦聽善思念之。今當為汝說之。賢者舍利弗言。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佛言。阿閦如來剎中無有三惡道。何等為三。一者泥犁。二者禽獸。三者薜荔。一切人皆行善事。其地平正生樹木。無有高下。無有山陵谷。亦無有礫石崩山。其地行足蹈其上即減。這舉足便還復如故。譬如綩綖枕頭枕其上即為減。這舉頭便還復如故。其地如是。其佛剎無有三病。何等為三。一者風。二者寒。三者氣。其佛剎人。一切皆無有惡色者。亦無有醜者。其婬怒癡薄。其佛剎人民。皆悉無有牢獄拘閉之事。一切皆無有眾邪異道。其剎中樹木常有花實。人民皆從樹取五色衣被。眾共用著之。其衣被甚姝無敗色者。

佛語舍利弗。人民所著衣香。譬如天華之香。其飯食香美。如天樹無有絕時。諸人民著無央數種種衣。其佛剎人民。隨所念食。即自然在前。譬如舍利弗。忉利天人。隨所念食即自然在前。如是其剎人民。隨所念欲得何食。即自然在前。人民無有貪於飲食者。復次舍利弗。其佛剎人民所臥起處。以七寶為交露精舍。滿無有空缺處。其浴池中有八味水。人民眾共用之。其水轉相灌注。諸人民終不失善法行。譬如舍利弗。玉女寶過踰凡女人不及。其德如天女。如是舍利弗。其佛剎女人德。欲比玉女寶者。玉女寶不及其佛剎女人。百倍千倍萬倍億倍。巨億萬倍不與等。人民以七寶為床。上布好綩綖。悉福德致自然為。舍利弗。是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阿閦佛以福德所致成佛剎如是比。佛復語舍利弗言。其剎中人民飯食勝於天人飯食。其食色香味。亦勝天人所食。其剎中無有王。但有法王佛天中天。佛言舍利弗。譬如欝單天下人民無有王治。如是舍利弗。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佛剎無有王。但有阿閦如來天中天法王。譬如忉利天帝釋。於坐這發念。諸天便來受其教。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佛剎之善快。其剎人民不從婬欲之事。所以者何。用是阿閦如來真人法御天中天所致。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願所致。令佛剎善快。

爾時有異比丘。聞說彼佛剎之功德。即於中起婬欲意。前白佛言。天中天。我願欲往生彼佛剎。佛便告其比丘言。癡人汝不得生彼佛剎。所以者何。不以婬欲亂意。得生彼佛剎。用餘善行法清淨行。得生彼佛剎。佛語舍利弗。阿閦如來佛剎。有八味水。是諸人民所為。悉共用之。人民意念。欲令自然浴池。有八味水滿其中。用人民故。即自然有浴池。有八味水滿其中。意念欲令水轉流行。便轉流行。意欲令滅不現。即滅不現。其佛剎亦不大寒。亦不大熱。風徐起甚香快。是風用諸天龍人民故。隨所念風便起。若一人念。欲令風起自吹。風即獨吹之。意念不欲令風起。風便不起。風起時不動人身。風隨人所念起。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佛剎之善快。如昔時所願。佛語舍利弗。阿閦如來佛剎女人。意欲得珠璣瓔珞者。便於樹上取著之。欲得衣被者。亦從樹上取衣。舍利弗。其佛剎女人無有女人之態。如我剎中女人之態也。舍利弗。我剎女人態云何。我剎女人。惡色醜惡舌。嫉妬於法。意著邪事。我剎女人有是諸態。彼佛剎女人無有是態。所以者阿閦如來昔時願所致。佛復語舍利弗。阿閦佛剎女人。妊身產時身不疲極。意不念疲極。但念安隱亦無有苦。其女人一切亦無有諸苦。亦無有臭處惡露。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時願所致。得是善法。其佛剎無有能及者。舍利弗。阿閦佛剎人民無有治生者。亦無有販賣往來者。人民但共同快樂安定寂行。其佛剎人不著愛欲婬妷。以因緣自然樂。其剎風起吹梯陛樹。便作悲音聲。舍利弗。極好五音聲不及阿閦佛剎風吹梯陛樹木之音聲也。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佛道時所願而有。佛語舍利弗。若有菩薩摩訶薩。欲取嚴淨佛剎者。當如阿閦佛昔行菩薩道時。所願嚴淨取其剎。佛復語舍利弗。阿閦佛剎無有日月光明所照。無有冥之處。亦無有罣礙。所以者何。用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光明。皆照三千大千世界常明。譬如露精舍堅閉門風不得入。好細塗以白之。持摩尼寶著其中。其珠便以光明照。其中諸人民晝夜承其光明。如是舍利弗。其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光明。常照三千大千世界。舍利弗。精舍者。謂是阿比羅提世界也。摩尼寶者謂是阿閦如來也。摩尼寶光明者。謂是阿閦如來之光明也。精舍中人者。謂是阿閦佛剎中人民安樂者也。

佛語舍利弗。阿閦如來行所至處。於足迹下地。自然生千葉金色蓮華。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賢者舍利弗問佛言。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入殿舍時。自然生千葉金色蓮華耶。為在所至處自然生乎。佛告賢者舍利弗。阿閦如來若入郡國縣邑。所至到處。亦等如入殿舍時也。亦自然生千葉金色蓮華。若善男子善女人。意念欲令入殿舍足下自然生蓮華者。皆使蓮華合聚一處便合聚。意欲令上在虛空中承佛威神。其蓮華用人民故。便上在虛空中。而羅列成行。佛復語舍利弗。其三千大千世界乃如是。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若遣化人到他方異世界。彼亦自然生。以佛威神所致。其三千大千世界。以七寶金色蓮華而莊嚴之。

[15]

阿閦佛國經[17]弟子學成品第三

佛復語舍利弗。阿閦如來說法時。於一一說法之中。不可計無央數人。隨律之行至。有作阿羅漢道證者。如是無央數諸弟子聚會。及復得八惟務禪者。阿閦如來佛剎諸弟子眾不可復計。佛語舍利弗。我都不見持計者與挍計。能計數其眾會者也。脫重擔離於牢獄。遠於波頭犁。阿羅羅犁。阿比舍犁。阿優陀犁。如是舍利弗。眾會不可計數諸善男子。是弟子智慧無央數不可計眾。在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道也。若懈怠者得須陀洹為七生七死。是說法時。其人為不得上持為七生七死。阿閦如來說法時。第一說法作須陀洹道證。第二說法作斯陀含道證。第三說法作阿那含道證。第四說法作阿羅漢道證者。其佛剎。謂是善男子為懈怠。用不一坐聽法。作阿羅漢道證故。其剎須陀洹。不復七上下生死。便於人間坐禪。得三昧須陀洹。即於彼自以威神力作阿羅漢道證。其剎斯陀含不復往還世間。以棄眾苦便於彼得三昧斯陀含。便於其剎自以威神力作阿羅漢道證。其剎阿那含。不復上生波羅尼蜜和耶越天。便於彼自以威神力作阿羅漢道證。其剎阿羅漢不上下。便於彼至無餘泥洹界般泥洹。其剎說沙門四道。如是至令得道。佛言舍利弗。若善男子善女人。於法自在者不復失學住。亦不失學餘事。如是於不學地便般泥洹也。無所學地。謂是阿羅漢地。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剎諸弟子學成無有麁立。在上好要處者。謂是阿閦如來剎弟子眾阿羅漢也。生死已斷所作而辦。所當為者脫重擔。便得所有盡壞勤苦牢獄之事。以中正解復知八維無禪。阿羅漢行八維無禪。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剎弟子之善行。是為阿羅漢之功德所為行。其剎以三寶為梯陛。一者金。二者銀。三者琉璃。從忉利天下至閻浮利地。其忉利。欲至阿閦如來所時。從是梯陛下。忉利天人。樂供養於天下人民言。如我天上所有。欲比天下人民者。天上所有大。不如天下及復有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也。

佛語舍利弗。忉利天人樂供養天下人民。天下人若上至忉利天者。便不樂供養忉利天人。所以者何。我天下佛說經。如我天下所有。於是天上無也。不如我天下所有我天下樂供養有佛。忉利天見天下人民。天下遙見忉利天宮殿。譬如此剎天下人遙見日月星辰殿舍。如是舍利弗。其佛剎天下人。遙見諸天宮殿如是。及欲行天承佛威神所致。是為阿閦如來佛剎所有善快。佛復語舍利弗。阿閦如來佛剎。三千大千世界皆說法四輩弟子。滿三千大千世界無空缺。阿閦佛剎弟子意不念。今日當於何食。今日誰當與我食。亦不行家家乞。時到飯食便辦滿鉢自然在前。即取食食已。鉢便自然去。其剎飯食如是。諸弟子不復行求衣鉢也。亦不裁衣。亦不縫衣。亦不浣衣。亦不染衣。亦不作衣。亦不教人作。以佛威神所致。同共安樂自然生。阿閦如來不為諸弟子說罪事。如我為諸弟子說十四句法。阿閦如來不為諸弟子說如是之法。所以者何。其剎無有行惡者。阿閦佛不復授諸弟子戒。所以者何。其佛剎人無有短命者。亦惡人。無有穢濁劫。亦無有諸結。無有穢濁。見其剎以除諸穢濁。

佛復語舍利弗。阿閦佛說法時。諸弟子便度於習欲。所以者何。棄於惡道故。其剎眾弟子終無有貢高憍慢。不如此剎諸弟子於精舍行律。其剎弟子無有作是行者也。所以者何。舍利弗。用其人民善本故。所說法悔過各得其所。其剎不說五逆之事。一切皆斷諸逆。諸弟子不貪飲食。亦不貪衣鉢。亦不貪眾欲。亦不貪著也。為說善。所以者何。用少欲知止故。舍利弗。阿閦佛不復授諸弟子戒。如我於此授諸弟子戒。所以者何。其剎無有惡者。是弟子但以苦空非常非身以是為戒。其剎亦無有受戒事。譬如是剎正士。於我法中除鬚髮。少欲而受我戒。所以者何。其阿閦佛剎諸弟子。得自在聚會無有仇。舍利弗。阿閦佛剎諸弟子不共作行。便獨行道不樂共行但行諸善。其剎無有過精進者。亦不可見懈怠者。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佛剎出家諸弟子之德行。

佛語舍利弗。阿閦如來。為諸弟子說法時。弟子不左右顧視一心聽經。中有住聽經者。身不知極。中有坐聽經者。身亦不知極。意亦不極也。阿閦如來於虛空中說法時。諸弟子悉聽之。是時得神足比丘。未得神足比丘。承佛威神。皆於虛空中行而聽。是諸弟子於虛空中以三品作行。何等三。一者住。二者。三者坐。中有坐般泥洹波藍坐居而般泥洹者。諸弟子皆般泥洹時地即為大動。般泥洹已諸天人民共供養之。中有阿羅漢。身中自出火還燒身而般泥洹。中有阿羅漢般泥洹時。自以功德行如疾風中有。譬如五色雲氣於空中行便不復知處。中有弟子自以功德便沒去不復知。般泥洹如是。中有般泥洹時。於虛空身中其水不墮地便滅不現。其剎如是清淨。身滅不現。其剎如是清淨。令身滅不現而般泥洹。諸弟子般泥洹如是也。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昔行菩薩道時所願而有成無上正真道。諸弟子以是三品般泥洹。復次舍利弗。阿閦如來佛剎諸弟子。無央數不可計諸弟子。少有不具足四解之事者。多有得四解事具足者。諸弟子少有不得四神足安隱行者。多有得四足安隱行者。舍利弗。是為阿閦如來佛剎諸弟子所成德行。賢者舍利弗白佛言。阿閦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佛剎。諸弟子所行。無極

[9]

閦佛國經卷上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11 冊 No. 0313 阿[門@(人/(人*人))]佛國經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16 (Big5),完成日期:2006/05/19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