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十九

田地 草木(竹附) 花果 香燈 搬掃 紫薪

田地

黃檗運禪師在百丈開田歸。丈問。運闍黎開田不易。師云隨眾作務。丈云有煩道用。師云爭敢辭勞。丈云開得多少田也。師將鋤築地三下。丈便喝。師掩耳而去。

琅瑘覺云。百丈一喝。可謂垂絲於萬丈潭中。黃檗掩耳。獨聳於千峯之上。 大溈喆云。黃檗開田功不浪施。百丈住持令不虗行。 禾山方云。百丈正令。風行草偃。黃檗開田。水到渠成。雖然與麼。且道以鋤築地處又作麼生。還會麼。不是苦辛人不知。 松源岳云。百丈一喝。風雲聳嶽。黃檗掩耳。諸人自摸索看。

佛眼遠頌云。相見言談理不虧。等閑轉面便相揮。異竟水須朝海去。到頭雲定覔山歸。

百丈政禪師一日謂眾云。汝等與我開田了。我為汝說大義。僧開田了云。請和尚說大義。師乃展開兩手。(或悞作海禪師)

白雲端云。百丈說大義只止於此。當時再參馬祖底句。向甚處去也。若言更有在。未免與蛇畫足。且道作麼生得知百丈老人立地處。乃云。客來無茶點。蒿湯備禮儀。大溈喆云。百丈說大義。可謂今古罕聞光前絕後。大溈即不然。但向道。開田勞力。請歸堂歇。教他天下衲僧鋩鋒結舌。何故。鶴有九臯難翥翼。馬無千里謾追風。 應庵華云。白雲要見百丈再參馬祖底道理。直是好笑。笑須三十年。又道作麼生得知百丈立地處。也與笑三十年。客來無茶點。蒿湯備禮儀。也與笑三十年。三笑而九十年。為復笑白雲批判未審。為復別有道理。汝諸人若檢點得出。歸宗拄杖子兩手分付。苟或未然。幾度醉歸明月夜。笙歌引入畫堂前。

白雲端頌云。常憐百丈解開田。今古行人手裏傳。誰道舌頭曾不動。五音六律太周旋。 佛眼遠云。開田說大義。後人莫容易。百丈總持門。淡而還有味。

長沙僧問如何轉得山河大地為自去。師云如何轉得自為山河大地去。僧云不會。師云。湖南城裏好養民。米賤柴多足四隣。

天童覺云。雖然主賓互換。要且泥水不分。或然裂轉鼻孔。恁麼不恁麼總不得。又合作麼生。如今王令稍嚴。不許人攙行奪市。 徑山杲云。轉山河大地歸自則易。轉自歸山河大地則難。有人道得不難不易句。却來徑山手裏請棒喫。 應庵華云。蔣山隨分判斷。大小長沙勘這僧不破。

保寧勇頌云。塵剎平常露此身。疑生情動見踈親。湖南城裏從來事。米賤柴多足四隣。

仰山寂禪師因溈山問甚處來。師云田中來。溈云田中有多少人。師插鍬叉手而立。溈云今日南山大有人刈茅。師拽鍬而去。

玄沙云。我若見。即踏倒鍬子。 鏡清因僧問。插鍬意旨如何。清云。狗[口*(銜-金+缶)]赦書。諸侯避道。又問。玄沙踏倒鍬意旨如何。清云。不柰船何。打破戽斗。又問。南山刈茅如何。清云。李靖三兄。久經行陣。 雪竇顯云。諸方尊宿咸謂插鍬話奇特也。大似隨邪逐惡。據雪竇見處。仰山被溈山一問。直得草繩自縛去死十分。 翠巖芝云。仰山只得一橛。諸人別有會處。 溈山杲云。潛行密用還他本分作家。或放或收須是通人自照。且道明甚麼邊事。吸盡西江水。方明一點心。

投子青頌云。溈山問處少知音。插地酬他佛祖沈。踏倒玄沙傍不肯。免教蒼翠帶春深。 保寧勇云。淺種深耕正及時。入泥入水更同誰。南山茅草多人刈。獨是爺兒兩箇知。 佛心才云。金鞭擊動蒼龍窟。吐霧擎空出海門。溟渤吸乾天上去。空餘雷電滿山川。 佛眼遠云。數目分明舉即難。衲僧無不膽毛寒。須知更有壺中路。但向須彌頂外看。 天童覺云。老覺情多念子孫。而今慚愧起家門。是須記取南山語。鏤骨銘肌共報恩。

仰山夏末問訊溈山。山云。子一夏不見上來。在下面作何所務。師云。某甲在下面鋤得一片畬。下得一羅粟。溈云子今夏不虗過。師却問和尚今夏作得箇甚麼。溈云。日中一食。夜後一寢。師云和尚今夏亦不虗過。道了乃吐舌。溈云寂子何得自傷命。

大溈喆云。仰山眼照四天下。到大圓面前却向淨地上喫交。大圓可謂養子之緣。不免掛後人唇齒。 佛眼遠云。大眾。溈山父子尋常相見。遊戲神通不同小小。還有知得底麼。若無。山僧與諸人說看。開一片田。密密綿綿。兩頓粥飯。其道自辨。山僧一夏與諸人相見。自是諸人不薦。若或薦成一片。看取當門箭。 天童覺云。少當努力。老合歇心。這一夏總不虗過。為甚麼仰山道了吐舌。若點檢得出。禍不入慎家之門。

洞山聰頌云。仰山何得太傷義。吐舌忙然又泄機。最得溈山言點責。得伊從此媿知非。 佛燈珣云。一畆田兮三碩穀。齋時飯兮早晨粥。一期父子話家風。功名萬古傳燈錄。禪家流。細觀矚。勿謂斯言語麤俗。好似荊山白石頭。會有卞和知是玉。

臨濟玄禪師因赴普請鋤茶園次。黃檗後至。師問訊了按钁而立。檗云莫是困耶。師云纔钁地何言困。檗拈拄杖便打。師接住推倒。檗乃喚維那。拽起我來。維那拽起云。和尚爭容得這風顛漢。檗却與維那一掌。師遂钁地云。諸方火葬。我這裏活埋。

溈山問仰山。黃檗與臨濟此時意作麼生。仰云。作賊人走却。邏贜人喫棒。溈云如是如是。 大溈喆云。黃檗倒地。維那扶起。火葬活埋。清風未

真淨文頌云。奪旗掣鼓著精神。父子雖親法不親。為報四方禪客道。等閑莫作守株人。 佛鑑懃云。百頭馬裏一頭騾。踢踏縱橫不柰何。今日風顛臨濟是。却令黃檗打維那。

玄沙俻禪師云。若論此事。喻似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結契賣與諸人了也。只有中心樹子猶屬老僧在。

鼓山珪頌云。萬事由王老師。樹子未屬你在。廣額屠兒成佛。二祖大師償債。 徑山杲云。祖父田園都賣了。四邊界至不曾留。柰何猶有中心樹。惱亂春風卒未休。

地藏琛禪師一日插田次。見新到僧乃問甚麼處來。云南方來。師云南方佛法如何。僧云商量浩浩地。師云爭似我這裏種田博飯喫。僧云爭柰三界何。師云喚甚麼作三界。僧無語。

大溈喆云。清貧長樂。濁富多憂。

雲峯悅頌云。種田博飯喫。言中誰辨的。午後打齋鐘。真金曾失色。 靈源清云。種田博飯喫。佛法要商量。言下超三界。靈機發妙光。 雲巖因云。種田博飯有來由。免見區區向外求。莫謂勞心便勞力。大都工拙要全収。 旻古佛云。種田博飯待方來。玄妙商量一任猜。無影樹頭懸日月。幾人於此便心灰。

石門徹禪師。僧問實際理地如何進步。師云鳥道無前。僧進語云。幽谷白雲藏白雀。擬心棲處隔山迷。

石門聰別云。棲心不住棲心地。物外縱橫任法閑。西禪需頌云。幽谷白雲藏白雀。擬心棲處隔山迷。直饒不住棲心處。猶落怡山第二機。

草木(竹附)

南陽忠國師問紫璘供奉甚處來。奉云城南來。師云城南草作何色。奉云作黃色。師乃問童子。城南草作何色。子云作黃色。師云。祇這童子。亦可簾前賜紫對御談玄。

大溈喆云。國師與麼問。供奉與童子與麼答。且道還有利害麼。若也辨得。許你親見國師。若也未會。城南草依前黃色。

月堂昌頌云。慣使渡頭船。如今不記年。受他風浪惡。方是趂麤錢。

藥山儼禪師一日與道吾雲巖高沙彌遊山。見兩株樹一榮一枯。師乃問。榮者是。枯者是。吾云枯者是。師云酌然一切處。令教枯淡去。師又問雲巖。巖云榮者是。師云。酌然一切處。令光明燦爛去。復問沙彌。彌云枯者從他枯。榮者從他榮。師回顧道吾雲巖云。不是不是。

五祖戒云。夢中說夢兩重重。

保寧勇頌云。抹粉塗坯復裹頭。盡由行主線牽抽。鼓鼙打破曲吹徹。収拾大家歸去休。 佛慧泉云。一枝榮。一枝枯。中心綠葉更扶蘇。黃鶯任解千般語。免得傍人彈子無。 海印信云。落雲黃葉作金錢。癡騃啼兒見喜歡。捉得獻娘俱道好。不知誰是哂傍觀。 雲巖因云。年老心孤笑藥山。團欒諸子坐忘還。從頭纔問榮枯事。鼻孔元來總一般。 楚安方云。藥山用處少人扶。堪笑雲巖與道吾。猶向榮枯生解會。豈知潘閬倒騎驢。

大溈安禪師示眾云。有句無句。如藤倚樹。踈山聞之。徑往彼請問。值師泥壁次。便問。有句無句如藤倚樹。豈不是和尚道。師云是。山云。忽遇樹倒藤枯時如何。師放下泥盤。呵呵大笑歸方丈。踈山隨後云。某甲三千里賣却布單特為此因緣而來。和尚何得相弄。師云。侍者討錢還伊去。遂囑云。向後有獨眼龍為汝點破在。山後到明招舉前話。招云。大溈可謂頭正尾正。祇是不遇知音。山却問。樹倒藤枯時如何。招云。更使溈山笑轉新。山因而有省。乃云。溈山元來笑中有刀。遂遙禮悔過。(一本小異)

海印信頌云。樹倒藤枯伸一問。呵呵大笑有來由。羚羊掛角無尋處。直至如今笑未休。 文殊道云。樹倒藤枯問大溈。呵呵大笑顯全機。布單賣却纏了。秋夜寒來說向誰。 大洪預云。冷刃吹毛笑裏來。爍迦羅眼不容裁。一目金龍曾舉爪。髑髏覺痛頂門開。 枯木成云。江邊閑把直鈎垂。也有金鱗上釣時。三跳若能乘羽化。免教漁父皺雙眉。 楚安方云。添得溈山笑轉新。當時覿面呈君。明招漏泄溈山句。無限風光付與人。 徑山杲云。若將此語定綱宗。辜負明招獨眼龍。笑裏忽分泥水路。方知千里共同風。

香嚴閑禪師垂語云。如人上樹。口[口*(銜-金+缶)]樹枝。手不攀脚不踏樹。樹下忽有人問祖師西來意。不對則違他所問。若對他又喪身失命。當恁麼時。作麼生即是。時有虎頭上座出云。上樹即不問。未上樹請和尚道。師呵呵大笑。

雪竇顯云。樹上道即易。樹下道即難。老僧上樹也。致將一問來。 翠巖芝云。問者對者不免喪身失命。如今衲僧作麼生。 天童覺云。虎頭上座是箇惡賊。用無義手打不防家。直饒本色作家。往往做手脚不辦。雪竇是別機宜識休咎底漢。到這裏亦祇得藏身露影。還會香嚴做處麼。二千劒客今何在。獨許莊周見太平。

保寧勇頌云。曲設多方老古錐。那堪枝上更生枝。好如良馬窺鞭影。逐塊且非獅子兒。 佛慧泉云。呵呵大笑沒針錐。上樹何如未上時。任使香嚴多伎倆。傍觀不免為攢眉。 地藏恩云。香嚴垂語真堪賞。口[口*(銜-金+缶)]樹枝懸樹上。此時不問祖師機。且道渠儂底模樣。 上方益云。狹路轉身難。東西盡是山。行人不到處。風定落花閑。 石門易云。古聖悲心利後人。口[口*(銜-金+缶)]枝上露全身。直饒玄路無消息。未免家中喪二親。

臨濟玄禪師在黃檗栽杉松次。黃檗云深山裏栽許多樹作麼。師云。一與山門作境致。二與後人作標榜。道了將鋤頭打地一下。檗云。雖然如是。喫吾二十棒了也。師又打地一下云噓噓。檗云吾宗到汝大興於世。

溈山問仰山。黃檗當時只囑臨濟一人。別更有在。仰云。有。只是年代深遠。不欲舉似和尚。溈山云。雖然如是。吾也要知。但舉看。仰云。一人指南。吳越令行。遇大風即止。大溈喆云。臨濟與麼。大似平地喫交。雖然如是。臨危不變方稱丈夫。黃檗云吾宗到汝大興於世。也是憐兒不覺醜。 應庵華云。黃檗道雖然如是子喫吾二十棒了也。養子之緣故當如是。臨濟正令雖行。可惜向钁頭邊甘自活埋。仰山見解未出常流。豈止遇大風即止。當時何不道。直得盡虗空界盡。此話方始大行。豈不是頭正尾正。蔣山今日捋下面皮。要與諸人相見去也。驀拈拄杖卓一下云。驚群須是英靈漢。敵勝還他獅子兒。

翠巖真頌云。帶礪山河畫土疆。漢高殿下有張良。千言萬語無人會。又逐流鶯過短墻。

多福禪師。僧問如何是多福一叢竹。師云一莖兩莖斜。云學人不會。師云三莖四莖曲。

黃龍新云。斜即任斜。曲即任曲。喚甚麼作一叢竹。

松源岳云。三年一閏。喝一喝。

應庵華頌云。一莖兩莖斜。其意毒如蛇。三莖四莖曲。無疑入地獄。言下若知非。心空及第歸。堪笑蔣山老。無端入荒草。

雲門偃禪師。僧問樹凋葉落時如何。師云體露金風。

黃龍新云。大小雲門境上縛殺。雲巖即不然。樹凋葉落時如何。珊瑚枝枝撑著月。 雪堂行云。大小死心向句裏縛殺。山僧恁麼道。為復壓良為賤。為復別有道理。 泐潭清云。若向言下取則。句裏呈機。要見雲門。千山萬水。何故。妙體本來無處所。通身那更有來由。 教忠光云。雲門騎賊馬趕賊隊。奪賊鎗殺賊。只知其殺不知其活。要知殺活。莫隨言語。大用現前。超今越古。 松源岳拈拄杖云。雲門可謂騎賊馬趕賊。奪賊刀殺賊。只是諸人不得恁麼會。何也。命若懸絲。捉拄杖下座。

泉大道頌云。體露金風觸處周。何須葉落始知秋。清風樓上當年事。直至如今笑未休。 雪竇顯云。問既有宗。答亦攸同。三句可辨。一鏃遼空。大野兮凉飈颯颯。長天兮踈雨濛濛。君不見。少林久坐未歸客。靜依熊耳一叢叢。 佛性泰云。凉風落木楚山秋。滿樹寒蟬噪不休。紅蓼白蘋開兩岸。不知誰在釣魚舟。 白楊順云。金風體露復何言。大道從來絕變遷。一葉飄空天似水。臨川人喚渡頭船。 佛鑑懃云。樹凋葉落何時節。體露金風九月天。滿目真如人不會。一川風月正翛然。

花果

世尊昔在靈山會上拈花示眾。是時眾皆默然。唯迦葉尊者破顏微笑。世尊云。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付囑摩訶大迦葉。

白雲端云。迦葉善觀風雲別氣色。雖然如是。還覺頂門重麼。 黃龍心云。直下穿過髑髏。是換却眼睛。臨危不在悚人。向甚處見釋迦老子。 月庵果云。大眾。辨龍蛇。別休咎。須是佩毗盧印。具頂門眼。還知釋迦老子為人處麼。大似見兔放鷹。看孔著楔。不妨善其樞要。福嚴然則晚輩。今日亦欲効顰。乃竪拂子云。見麼見麼。良久云。更深夜靜。歸堂歇去。

黃檗勝頌云。靈山卓地紅蓮發。白眉老翁笑不歇。轟轟洪韻震東西。八萬迷徒猶未瞥。 佛慧泉云。霜風括地掃枯茭。誰覺東君令回。唯有嶺梅先漏泄。一枝獨向雪中開。 白雲端云。盡說拈花微笑是。不知將底辨宗風。若言心眼同時證。未免朦朧在夢中。 正覺逸云。教外單傳事最奇。兜羅綿手舉花時。會中不得雞峰老。無限清香付與誰。 無為子云。世尊舉花。迦葉微笑。殃及兒孫。上祖不了。 長靈卓云。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不落宮商。是何曲調。古洞風清。寒潭月皎。 無盡居士云。世尊迦葉不相知。陷虎機關各自施。正眼妙心真實相。靈山會上付他誰。

牛頭山融禪師未值四祖以前。居牛頭山棲於北巖。感百鳥[口*(銜-金+缶)]花日以供養。後四祖來廣說法要。遂乃開悟。此後百鳥不復[口*(銜-金+缶)]花。後有僧問南泉。牛頭未見四祖為甚麼百鳥[口*(銜-金+缶)]花獻。泉云為渠步步踏佛階梯。云見後為甚麼不來。泉云。直饒不來。猶較王老師一線道。

雲門云。南泉只解步步登高。不解從空放下。僧問如何是步步登高。門云香積世界。云如何是從空放下。門云填溝塞壑。 洞山於階梯處云。如掌觀珠意不暫捨。又於一線道處云。通身去也。

雪竇顯頌云。牛頭峰頂鎻重雲。獨坐寥寥寄此身。百鳥不來春過。不知誰是到庵人。 無為子云。紫氣氤氳透白雲。因逢宗匠指迷津。[口*(銜-金+缶)]花百鳥空惆悵。不見庵中舊主人。 祖印明云。諠寂同為不二門。莫來無佛處稱尊。寄言牛首庵中老。百鳥[口*(銜-金+缶)]花禍有根。 夢庵信云。寥寥風月臥煙霞。百鳥從茲不獻花。人義盡從貧處斷。世情偏向有錢家。 無盡居士云。花落花開百鳥悲。庵前物是主人非。桃源咫尺無尋處。一棹漁蓑寂寞歸。 天童覺云。花鳥不來空過春。牛頭山上懶融人。自心淨故元無作。放下許多閑苦辛。

大梅常禪師因龐居士問。久響大梅。未審梅子熟也未。師云你向甚處下口。士云百雜碎。師云還我核子來。

翠巖芝云。此二人大似把手上高山。

松源岳頌云。大梅梅子熟。龐老先知。正眼驗深要。相逢拍手歸。

南泉願禪師因陸亘大夫云。肇法師也甚奇恠。解道天地同根。萬物一體。師指庭前牡丹花云。大夫。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

圓悟勤云。陸亘大手攀金鎻。南泉八字打開。直得七珍八寶羅列目前。乃竪起拂子云。天地一指。萬物一馬。通身是口。分踈不下。 保寧勇代陸拍手云。阿誰到這箇田地。 徑山杲云。這一則公案流布叢林近三百載。中間有無數善知識出世。只是未甞有一人與伊分明判斷。徑山今日與伊斷却。若向理上看。非但南泉謾他陸亘一點不得。亦未摸著他脚下一莖毛在。若向事上看。非但陸亘謾他南泉一點不得。亦未夢見他汗臭氣在。或有人出來道。大小徑山說理說事。即向他道但向理事上會取。 瑞巖恭云。大夫致箇問端不妨奇特。被南泉將一粒黑豆換却眼睛。便見忘前失後。 雪竇顯頌云。見聞覺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鏡中觀。霜天月落夜將半。誰共澄潭照影寒。 上方益云。一枝兩枝千萬枝。金刀擬剪却離披。不離披。有誰知。自緣今日人心別。未必秋香一夜衰。 黃龍心云。舉則易。見還難。彌盧頂上天風寒。峨峨直下蒼龍窟。誰敢覰著。 死心新云。舉則易。見還難。同根天地又顢頇。南泉指出花如夢。對此憑君子細看。 佛鑑懃云。南泉瀝膽為諸人。笑指庭前別是春。不是守株閑待兔。直須騎鶴上青雲。 徑山杲云。天地同根伸一問。未曾擡步忘家。無陰陽處花重發。玉本無瑕似有瑕。

溈山祐禪師與仰山遊行次。鳥[口*(銜-金+缶)]一紅柿落師前。師將與仰山。仰接得以水洗了却與師。師云子甚麼處得來。仰云此是和尚道德所感。師云汝也不得空然。即分一半與仰山。

玄沙云。大小溈山被仰山一坐。至今起不得。

古德頌云。鴉[口*(銜-金+缶)]柿子落師前。致獻何來事皎然。各分一半甘如蜜。如今不會是何年。

睦州見僧來參。師便喝云上座如何偷常住果子。僧云。某甲方到。因甚道偷果子。師云贓物見在聻。

保寧勇云。這老賊。

松源岳頌云。傾盡寶山寶。全身入荒草。若是鳳凰兒。不向那邊討。

靈雲勤禪師參溈山。見桃花悟道。有頌云。三十年來尋劒客。幾回葉落又抽枝。自從一見桃花後。直至如今更不疑。舉似溈山。山云。從緣得入。永不退失。汝善護持。後玄沙聞云。諦當甚諦當。敢保老兄猶未徹在。

長慶因僧問。玄沙意旨如何。慶云。將謂胡鬚赤。更有赤鬚胡。 保寧勇云。且道靈雲見甚麼道理。莫是悟得箇萬法不生不滅無去無來空寂之理麼。若與麼。何曾悟在。只如玄沙與麼道。為復是肯他不肯他。若道肯他。玄沙眼在甚麼處。若道不肯佗。靈雲有甚麼過。眾中商量極多。所以千聞不如一見。保寧亦敢保諸人未徹在。 南華昺云。靈雲悟處窮盡萬法根源。玄沙稱提坐斷千差要路。一唱一酬一舒一卷。大似把手上高山。然雖如是。路逢劒客須呈劒。不是詩人莫獻詩。 長蘆心云。靈雲玄沙好一對無孔鐵鎚。競生節目。若是長蘆門下。與佗一坑埋却。何故。皓玉無瑕。雕文喪德。

首山念頌云。分明歷世三十春。因悟桃花色轉新。人人盡得靈雲意。不識靈雲是何人。 神鼎諲云。傷嗟尋劒客。桃花遇春開。靈雲一見處。令我笑咍咍。 慈明圓云。二月桃花處處新。靈雲一見更無親。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 雪竇顯云。本無迷悟數如麻。獨許靈雲是作家。借問徧參諸祖客。不知何處見桃花。 翠巖真云。子路當時問要津。滔滔天下丈夫人。相逢相見若如此。更有春風春又春。 覺範洪云。靈雲一見不再見。紅白枝枝不著花。叵耐釣魚船上客。却來平地摝魚鰕。 開福寧云。百煉精金大冶中。任他騰燄亘天紅。須臾拈出教人看。添得行家價轉豐。

洞山价禪師因請泰首座喫果子次。乃問。有一物。上拄天。下拄地。黑似漆。常在動用中。動用中収不得。你道過在甚處。泰云過在動用中。師便喝。乃令掇却果卓。

五祖戒別首座云。朝來更獻楚王看。 琅瑘覺云。若不是洞山老人焉能辨得。雖然如是。洞山猶少一著在。 大溈喆云。還知洞山落處麼。若也不知。往往作是非得失會去。山僧道。這果子莫道泰首座不得喫。設使盡大地人來亦不得正眼覷著。 雲蓋本云。洞山雖有打破虗空底鉗鎚。且無補綴底針線。待伊道過在動用中。道請首座喫果子。泰首座若是箇漢。喫了也須吐出。 開善謙云。洞山倚勢欺人。真如隨風倒柂。忽有人問山僧道。過在甚麼處。拈果子便喫。何故。下坡不走。快便難逢。 黃龍忠云。垂絲千尺。意在深潭。泰首座久戰沙場功名不就。溈山當時若見洞山問了。便揖云。請喫果子。直饒洞山有懸河之辯。也須教伊結舌。 南堂靜云。洞山老坐籌幃幄。決勝千里。泰首座通身是口。有理難伸。

踈山仁禪師因靈泉問。枯木生花始與他合。是這邊句。是那邊句。師云亦是這邊句。泉云如何是那邊句。師云。石牛吐出三春霧。靈雀不棲無影林。

丹霞淳頌云。滄海無風波浪平。煙收水色虗含月。寒光一帶望何窮。誰辨箇中龍退骨。

風穴僧問。語默涉離微。如何通不犯。師云。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百花香。

雪竇顯云。曾有人問。我對他道。劈腹剜心。又且如何。復云。因風吹火。別是一家。傷鼈恕龜。必應有主。 大溈秀云。江南佳景。誠合如之。千載觀光。添人性[怤-寸+喿]。儻或不爾。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 天童覺云。露躶躶。圓陀陀。直是無稜縫。且道風穴無稜縫何似雪竇無稜縫。還會麼。和光惹事刮篤成家。

海印信頌云。鷓鴣啼處百花香。拊掌呵呵笑一場。因憶舊年遊歷處。送人雲塢入斜陽。 寶峯明云。鷓鴣啼處百花鮮。江國從來路坦然。為報途中[1]歸客。謝家人不在漁船。 鼓山珪云。快騎駿馬上高樓。南北東西得自由。最好腰纏十萬貫。更來乘鶴上揚州。 徑山杲云。忽爾出門先見路。纔方下脚便登船。神僊祕訣直堪惜。父子雖親不可傳。

智門祚禪師。僧問蓮華未出水時如何。師云蓮華。云出水後如何。師云荷葉。

天童覺云。靈龜無卦兆。空殻不勞鑽。

雪竇顯頌云。蓮花荷葉報君知。出水何如未出時。江北江南問王老。一狐疑了一狐疑。 白雲端云。蓮華荷葉有由哉。泥水分時絕點埃。堪憶九龍初沐處。東西一步一枝開。 無盡居士云。蓮華荷葉共河中。華葉年年綠間紅。春水連漪清徹底。一聲啼鳥五更風。 佛鑑懃云。香苞冷透波心月。綠葉輕搖水面風。出未出時君看取。都盧只在一池中。 慈受深云。雨餘檻外差差碧。風撼池中柄柄香。多謝浣沙人不析。雨中留得蓋鴛鴦。

淨眾信禪師。僧問蓮花未出水時如何。師云菡萏滿池流。云出水後如何。師云葉落不知秋。

天童覺云。李陵持漢節。潘閬倒騎驢。

丹霞淳頌云。白藕未萠非隱的。紅花出水不當陽。遊人莫用傳消息。自有清風遞遠香。

雪竇顯禪師。僧問。山花開似錦。澗水湛如藍。學人分上為甚麼不會。師云棺木裏瞠眼。云恁麼則從苗辨地因語識人也。師云三十棒且待別時。

白雲端頌云。一枝枯草強遮羞。明鏡當軒燭盡幽。滿面慚惶移步去。清光灼灼避無由。

香燈

龍潭信禪師因德山侍立抵夜。師云。夜深。子何不下去。山遂珍重揭簾而出。見外黑却回云外面黑。師乃點紙燭度與山。山擬接。師便吹滅。山忽大悟作禮。師云子見箇甚麼道理。山云。某甲從今以去。不疑天下老和尚舌頭也。師至明日陞堂告眾云。可中有箇漢。牙如劒樹。口似血盆。一棒打不回頭。他時向孤峯頂上立吾道去在。山遂取平日疏鈔。將一炬火提起云。窮諸玄辯。若一毫致於太虗。竭世樞機。似一滴投於巨壑。將疏鈔便燒却。禮辭而去。

白雲端頌云。明暗相凌不足云。絲毫有解未為親。紙燈忽滅眼睛出。打破大唐無一人。 保寧勇云。一條瀑布巖前落。半夜金烏掌上明。大口開來添意氣。與誰天下共橫行。 上方益云。一陣旋風霧靄開。千峯突出碧崔嵬。驚猿怨鶴拋來久。半夜山前喚得回。 大洪遂云。明暗相形事渺茫。誰知腦後迸神光。都來劃斷千差路。南北東西達本鄉。天寧璉云。德嶠龍潭啐啄機。芥針投合契玄微。孤峰盤結幪頭坐。不顧青山雲自歸。

雲巖晟禪師。僧問二十年在百丈巾缾。為甚麼心燈不續。師云頭上寶華冠。僧云頭上寶華冠意旨如何。師云大唐天子及冥王。後僧舉問九峰虔禪師。大唐天子及冥王意旨如何。虔云却憶洞上之言。

丹霞淳頌云。玉鞭高舉擊金門。引出珊瑚價莫論。逈古輪王全意氣。不彰寶印自然尊。

香林遠禪師。僧問如何是室內一盌燈。師云三人證龜成鼈。(或作大隨)

投子青頌云。六耳同謀事可成。直言方表赤心人。室中燈燄誰來撥。白髮童兒兩鬢新。 西禪需云。三人證龜成鼈。剛把天機漏泄。木人嶺上歌歌。石女眼中滴血。

慈明圓禪師在眾時到芝和尚寮。芝坐間開合子拈香燒次。師問作麼生燒。芝便放爐中燒。師云齖郎當漢又恁麼去也。

白雲端頌云。千人萬人行一路。幾箇移身不移步。對面拈香爐上燒。齖郎當漢又恁麼。

搬掃

打地禪師自江西領旨。自晦其名。凡學者致問。惟以棒打地而示之。時謂之打地和尚。一日被僧藏却棒然後問。師但張其口。僧問其門人云。只如和尚每有人問便打地意旨如何。門人即於竈底取柴一片擲在釜中。

趙州諗禪師見僧掃地。遂問。與麼掃。還得淨潔也無。僧云轉掃轉多。師云豈無撥塵者。僧云誰是撥塵者。師顧視云會麼。僧云不會。師云問取雲居去。其僧後問雲居如何是撥塵者。居云這瞎漢。

曹山本寂禪師問僧甚處去來。僧云掃地來。師云佛前掃佛後掃。僧云前後一時掃。師云與我過袈裟來。

五祖戒出僧語云。和尚是何心行。

汾陽昭頌云。器量方圓得見伊。問君掃地是慈悲。前後一時俱掃却。也是拈來第二機。

柴薪

雪峯存禪師因普請次。自負一束藤。路逢一僧。便拋下叉手立。僧擬取。師便踏倒。歸舉似長生云。我今日踏得這僧。甚快。生云。和尚替這僧入涅槃堂始得。師休去。

法眼因有二僧各說道理請師斷。師云汝兩僧一時入涅槃堂。 玄覺云。甚麼處是替那僧入涅槃堂處。 雪竇顯云。長生大似東家人死。西家助哀。也好與一踏。 白雲端云。雪峯外面贏得五百。家中失却一貫。 崇壽稠云。此一轉語却還老兄。 東禪齊云。只如長生意作麼生。 南堂靜云。雪峯一踏別傳教外。雪竇一踏千古無對。長生答對失錢遭罪。若人點檢得出。老僧只呵呵大笑。且道笑與踏是同是別。良久云。參。

上方益頌云。暗拋香餌在江濵。果是金鱗釣得歸。不是絲綸收得疾。幾乎輸與鷺鷥兒。 佛燈珣云。偉哉雪老法中英。肩上藤薪覿面呈。目前不薦當頭著。和身一踏倒囊傾。會知擔重因柴束。自然便重不便輕。何山奉報諸禪侶。孩兒須是的親生。

興教壽禪師因在天台韶國師處。一日搬柴墜落而悟。乃成一頌云。撲落非他物。縱橫不是塵。山河及大地。全露法王身。國師然之。

法昌遇禪師因普請牽木。大眾放歇。師云。大眾作麼生是時節因緣。一僧乃發號聲。師云只得八成。僧云和尚尊意如何。師云。拽。

禪林類聚卷第十九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