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十七

器用(碓磨車附) 刀劒 弓箭 骨董

器用(碓磨車附)

南泉一日在山上作務。有僧過問師。南泉路向甚麼處去。師拈鎌子云。我這茅鎌子三十文錢買得。僧云。不問茅鎌子三十文錢買得。南泉路向甚麼處去。師云我使得正快。

松源岳云。南泉門前活路子。八字打開。這僧肚裏惺惺。徉聾詐瘂。當時若見南泉道我使得正快。便乃轉身一步云。賺我來。大小南泉也須倒退。

大溈喆頌云。問路分明指路頭。青蚨三十不輕酬。用時最快無機巧。無味之談塞眾流。 圓通[1]倦云。茆鎌三十文錢買。覿面高提第一籌。直下便知歸去路。也須更上一層樓。 照覺總云。茆鎌使得快如風。三十青蚨建大功。南泉向上路難到。到者方知觸處通。 道場如云。怱怱禪客問南泉。段徒勞痛下鞭。今日為君重漏泄。翩翩孤鴈下遙天。 天童覺云。我這鎌子用得快。當時三十文錢買。南泉門下路岐通。寄語行人著精彩。

龐居士因賣竹摝籬。下橋喫撲。女子靈照一見亦倒爺邊。士云你作甚麼。女云。見爺倒地。某甲相扶。士云賴是無人見。

黃龍南頌云。憐兒不覺笑嗄嗄。却於中路[馬*展]泥沙。黃龍老漢當時見。一棒打殺這冤家。 應庵華云。居士倒地。靈照扶起。乞兒伎倆。討甚巴鼻。

趙州諗禪師。僧問道人相見時如何。師云呈漆器。

雪竇顯云。諸禪德。還有識趙州底麼。出來相共商量。若未能辨明。大好從頭舉。與你點破。四九三十六。

南堂靜頌云。作家相見時。堂堂呈漆器。烏龜落漆桶。也有第一義。

趙州因尼問。離却上來說處。請和尚指示。師咄云。煨破鐵缾。尼將鐵缾添水來云。請和尚答話。師乃笑。

石霜諸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深深處。師云無鬚鎻子兩頭搖。

黃龍新云。石霜老禿。不識好惡。鎻既無鬚。即無兩頭。既無兩頭。搖箇甚麼。良久云。青山無適莫。白雲任卷舒。

投子青頌云。三更月落兩山明。古道程遙苔滿生。金鎻搖時無手犯。碧波心月兔常行。 保寧勇云。無鬚鎻子卒難開。枯木堂中莫亂猜。千古兩頭搖不動。待他麟角衲僧來。

清平遵禪師。僧問如何是大乘。師云井索。僧云如何是小乘。師云錢貫。云如何是有漏。師云笊籬。云如何是無漏。師云木杓。

瑯瑘覺頌云。有漏笊籬。無漏木杓。烜爀禪和。妄生卜度。刢利座主。何處摸索。金牙解使神鏘。李廣箭穿雙鶚。 無盡居士云。二乘諸漏扣空王。雪後那堪半夜霜。秦漢旌旗度沙漠。唐虞黼黻拱巖郎。法雲秀云。大乘小乘。井索錢索。有漏無漏。笊籬木杓。直下承當。鼻孔失却。 南華昺云。笊籬木杓。錢貫井索。打瓦鑽龜。徒勞卜度。麒麟只有一隻角。 天童覺云。笊籬木杓。錢貫井索。見成家風受用。廓落生涯放得。信緣看佛法。更於何處著。不用安排只麼從。自然心地常安樂。

雪峯存禪師出世開山之後。眾盈千五百人。師以三木毬接人。凡有僧來參。輥出示之。

智門祚頌云。雪峯輥毬孰辨機。一千五百幾人知。眨起眉毛千萬里。須是吾門獅子兒。 天衣懷云。天兮寬。地兮闊。雪峯輥毬幾忉怛。一輥直上須彌山。無量人天眼開豁。脫却多年臭皮襪。步行走馬到新羅。報道花須連夜發。 佛國白云。雪老平生好輥毬。輥來輥去輥無休。一千五百人同戲。誰解輸機賽一籌。 夢庵信云。收來輥去事方圓。獨許漁郎上釣船。明月蘆花同一色。落霞孤鶩共遙天。

雪峰因僧與造龕子了。白師云。和尚龕子成也。師云舁將向堂前著。僧舁來。師纔見便問。大眾。有人道得第一句即留取。如是再問。時有僧出云。某甲咨和尚。師便喝云莫[尸@豕]沸。便將龕子燒却。

雪峯因玄沙問。某甲如今大用去。和尚作麼生。師遂將三箇木毬一時拋出。沙遂作斫牌勢。師云。你親在靈山。方得如此。沙云也即是自家底。

雪峯一日陞座。眾集定。乃輥出木毬。玄沙遂去捉來安舊處著。

白雲端云。此箇時節。眾中皆言子父共作一大事。如此見解。還夢見也未。海會今日布施諸人。乃云。濃研香翰。深蘸紫毫。

雪峯謂玄沙云。我時時全機提持。把三箇木毬一時拋。要全提去。沙云。和尚拋後。忽被箇師僧出來道。和尚看毬。又作麼生。師云道甚麼。沙云某甲即不與麼。師云你作麼生。沙云也未是分外。

仰山湧禪師向火次。有僧來參。師云一言說盡山河。僧便問如何是一言。師以火筯插向爐邊却収舊處。

投子青頌云。一句稱提萬象分。摩竭空自掩重門。當初衲子微開眼。插筯爐邊當火焚。

歸宗惲禪師。僧問截水停輪時如何。師云磨不轉。云如何是磨不轉。師云不停輪。(或作雲居)

徑山杲云。恩大難酬。

古德頌云。截水停輪語圓。借婆衫子拜婆年。後人不見雲居老。往往思量在兩邊。

泐潭明禪師。僧問。碓搗磨磨。不得忘却時如何。師云虎口裏活雀兒。

丹霞淳頌云。一念蕭蕭不記年。皮膚脫落自完全。長天夜夜清如鏡。萬里無雲孤月圓。

雲居膺禪師。僧問截水停輪時如何。師云磨不轉。

汾陽昭頌云。雲居有語機關絕。不轉令君返照看。截鐵閉關停妄解。百花俱發一花園。開花結果從他有。因地抽條長碧天。 佛印元云。截水停輪話圓。借婆裙子拜婆年。後人不見雲居老。往往思量在二邊。

刀劒

藥山儼禪師與雲巖遊山腰間刀響。巖云甚麼物作聲。師便抽刀驀口作斫勢。

投子青頌云。大鵬無伴過天地。獅子將兒絕後隨。崑崙觸犯歸行路。一吼吞雲萬象馳。

臨濟玄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劒。師云禍事禍事。僧禮拜。師便打。

投子青頌云。劒藏匣冷逼人寒。擬問棲遲過嶺南。更欲進前求退後。悲風千古遶溪潭。

巖頭奯禪師問僧甚處來。云西京來。師云黃巢過後還收得劒麼。云收得。師引頸近前云[囗@力]。僧云師頭落也。師呵呵大笑。僧後到雪峯。峯問甚處來。云巖頭來。峰云有何言句。僧舉前話。峯打三十棒趂出。

大溈喆云。這僧黃巢過後曾收劒。却向巖頭處施設。及至雪峯面前鋒鋩不露。何故。為他巖頭大笑一聲。直得天地[陡-土+止]暗。四方絕唱。若不得雪峯。幾乎陸沈。不見道殺人刀活人劒。

雪竇顯頌云。黃巢過後曾收劒。大小還應作者知。三十山藤且輕恕。得便宜是落便宜。

西院明禪師未住時。聞汝州南院出世。元是同參特去相訪。纔人事了便云。某甲啟和尚。無可作人事。自從許州來。收得江西剃刀一柄。上和尚。院云。汝從許州來。因甚却收得江西剃刀。師於南院手上搯一搯。院呼侍者云收。師以衣袖拂一拂便行。院云。阿剌剌。阿剌剌。

大溈喆云。西院收得江西剃刀。無處施呈。直遇同參方始拈出。如今還有收得者麼。試呈似老僧看。如無。尋常用箇甚麼。

海印信頌云。南院門風信莫。窺登臨無不喪全威。許州親獻江西信。針芥相投上首知。

雲門偃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劒。師云祖。

智門祚頌云。吹毛寶劒問雲門。來者投機豈更存。路逢劒客如何也。甑人攜手向西奔。 雲溪恭云。吹毛寶劒不須抽。迸匣清光射斗牛。日用全彰人不見。雲門祖字為君酬。 圓通僊云。三尺秋光匣裏藏。時逢作者露鋒鋩。如今四塞狼煙靜。不展紅旗歸帝鄉。

芭蕉情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劒。師云進前三步。僧云用者如何。師云退後三步。

風穴沼禪師。僧問如何是廣慧劒。師云不斬死漢。

巴陵鑒禪師。僧問如何是吹毛劒。師云珊瑚枝枝撑著月。

雪竇顯頌云。要平不平。大巧若拙。或指或掌。倚天照雪。大冶兮磨礱不下。良工兮拂拭未歇。別別。珊瑚枝枝撑著月。 白雲端云。珊瑚枝枝撑著月。射斗鋒鋩未足觀。四海盡來歸貢後。乾坤同耀寶光寒。 長靈卓云。價重三千不可圖。從教千古強名模。長因塞北煙塵息。記得江南啼鷓鴣。

弓箭

石鞏藏禪師凡見僧來。以弓架箭示之。一日三平至。師云看箭。平乃撥開胸云。此是殺人箭。活人箭又作麼生。師乃扣弓弦三下。平便作禮。師云。三十年架一張弓兩隻箭。只射得半箇聖人。遂拗折弓箭。平後舉似大顛。顛云。既是活人箭。為甚麼向弓弦上辨。平無對。顛云三十年後要人舉此話也難。

雲門問長慶。作麼生道免得云作半箇聖人。長慶云若不還價爭辨真偽。門云入水見長。人 雪竇顯云。石鞏要先拗折不難。爭柰三平中的了也。然則老宿要話三平。且未免張弓架箭。 首山念云。人人盡道三平中的。莫屈他也無。良久云。機關不是韓光作。莫把胸襟當等閑。 姜山愛云。射虎不真。徒勞沒羽。 佛鑑懃云。大小三平元來只是箇死漢。若非死漢又覔甚麼活人箭。石鞏龍頭蛇尾。矢在弦上又却不發。當時若便與一箭。那裏來大顛作死馬醫。醫之不差。從他掘地深埋。且如智海恁麼批判古今。還有過也無。細雨灑花千點淚。淡煙籠竹一堆愁。 天童覺云。石鞏習氣不除。三平相席打令。却云三十年一張弓兩隻箭祇射得半箇聖人。豈不是以方人。大都不入驚人浪。到了難尋稱意魚。

汾陽昭頌云。張弓架箭喚君回。不省宗師特意來。箇箇盡隨迷醉走。句中認影影難開。三平猶未全提得。霹靂雷聲徧九垓。 佛慧泉云。張弓架箭豈徒然。中的雖多命不全。半聖投機無別意。功高何必畫凌煙。 正覺逸云。三十年來事一弓。一弓弓擬定寰中。寧知半聖雖投欵。納璧率羊信不通。 佛印元云。架箭張弓得用深。平生猶喜中紅心。後來半箇人難得。猛火方成百煉金。 佛國白云。張弓架箭三十年。射得三平半不全。爭似萬人齊指處。斜陽一鴈落秋天。 崇勝珙云。三十年來握箭弓。三平纔到擘開胷。半箇聖人今日得。大顛弦外幾時逢。

祕魔巖禪師常持一木杈。凡見僧來遂提起杈云。甚麼魔魅教汝出家。甚魔魅教汝行脚。道得也杈下死。道不得也杈下死。速道速道。

法眼益代云。乞命乞命。 玄覺代云。老兒家放却杈子得也。 五祖戒云。山僧當時若見。奪取杈來驀項杈倒。點把火照看伊面皮厚多少。 法燈欽云。但引頸示之。

後霍山聞。遂訪秘魔禪師。纔見未禮拜。便攛入懷。魔乃拊山背三下。山拍手云。師兄三千里外賺我來。三千里外賺我來。

保福展云。當斷不斷。返遭其亂。 首山念云。千聞不如一見。 翠巖芝云。還有賺處也無。非賺他大禪佛。翠巖今日也賺大眾上來。 瑯瑘覺云。雷聲浩大。雨點全無。

洞山聦頌云。梨荒老倒眼彌麻。自救無療更持杈。嶺南獦獠當時見。一棒打殺這魔家。 雪竇顯云。把斷重津過者難。擎杈須信髑髏乾。霍山到後知端的。同死同生未足觀。 黃龍南云。叔姪相逢兩不猜。到頭撫背似癡獃。回首恐人生恠笑。報云千里賺予來。 海印信云。自誇獨握誅龍劒。及遇真龍不柰何。也似將軍空索戰。無功徒枉動干戈。 崇勝珙云。祕魔杈子動家邦。來往禪人被死降。禪佛單刀直入處。始知項羽到烏江。 夢庵信云。道得無言杈下死。霍山猛跳入懷中。三千里外虗相賺。更有何人透此宗。

欽山邃禪師因良禪客問。一鏃三關時如何。師云放出關中主看。良云恁麼則知過必改。師云更待何時。良云好箭放不著所在。便出去。師云且來闍黎。良回首。師把住云。一鏃破三關即且致。試與欽山發箭看。良擬議。師打七棒云。且聽這漢疑三十年。有僧舉似同安察。察云。良公雖能發箭。要且未中的。有僧問未審如何得中的去。察云關中主是甚麼人。僧舉似師。師云良公若解與麼道。也免得欽山口。雖然如是。同安不是好心。亦須看始得。

佛鑑懃云。若識得三險道理。便能一鏃破三關。還有麼。有則出來與你發箭。良久云。箭穿紅日影。須是射鵰人。 天童覺云。山堆嶽積來。瓦解冰消去。則是人知有。與我放出關中主看。且合作麼生。有底道當時便喝。當時便掌。然則一期瞎用則得。要且未是關中主在。還體得麼。當堂不正坐。那赴兩頭機。

雪竇顯頌云。與君放出關中主。放箭之徒莫莽齒。取箇眼兮耳必聾。捨箇耳兮目雙[瞽-支+皮]。可憐一鏃破三關。的的分明箭後路。君不見。玄沙有言兮。大丈夫先天為心祖。

骨董

優波毱多尊者在世化導證果者最多。每度一人以一籌置於石室。其室縱十八肘廣十二肘。其籌充滿其間。

南陽忠國師因耽源問。百年後有人問極則事如何。師喝云。幸自可憐生。剛要箇護身符子作麼。

保寧勇代云。粉骨碎身難報此德。 佛性泰云。大小耽源被國師一坐。直至而今起不得。若是德山要且不。然待伊道幸自可憐生須要箇護身符子作麼。只對他道。暗中為照燭。嶮處作津梁。

汾陽昭頌云。護身符子最通靈。國起坐總將行。耽源得用南方去。為說令人睡眼醒。 海印信云。不重靈猶自可。護身符子更那堪。為君旨外通消息。秋月無雲落碧潭。

黃檗運禪師問百丈。從上宗乘苗裔。此間如何商量。丈默然。師云教後人如何委悉。丈云我將謂你是箇人。便起去。師隨後入方丈云。某甲得得而來。只要箇印信足矣。丈云若爾他後不得辜負老僧。

佛眼遠頌云。打麵還他州土麥。唱歌須是帝鄉人。現成財本成家者。多見飢寒在子孫。

趙州諗禪師因與侍者文遠行次。乃指一片地云。這裏好造箇巡鋪。文遠便去路傍立云。把將公驗來。師遂與一摑。遠云公驗分明過。

佛鑑懃頌云。雖然公驗各隨身。去住皆由守鋪人。踏破草鞋歸去後。落花啼鳥一般春。 鼓山珪云。天子居閙市裏。山僧在百草頭。擺手御街來往。不怕巡火所由。 徑山杲云。一正一邪。一倒一起。文遠趙州。靴裏動指。

趙州到道吾。吾預知乃取豹皮裩著。將吉嘹杖於三門下翹一足。師纔到。吾便唱諾。師云小心伏事著。吾又唱諾。

翠巖芝云。有人見得此二人落處。不妨具眼。若不知落處。未具眼在。乃擊禪牀一下云。若也不會。打與三伯。 木庵永云。奴見婢慇懃。

鼓山珪頌云。稽首兩足尊。瞻仰不暫捨。眉間白毫光。照耀大千界。 徑山杲云。有禮有樂。有唱有酬。人平不語。水平不流。

長沙岑禪師令僧問會和尚。未見南泉時如何。會良久。僧云見後如何。會云不可別有也。僧回舉似師。師云。百尺竿頭坐底人。雖然得入未為真。百尺竿頭須進步。十方世界是全身。僧云百尺竿頭如何進步。師云。朗州山。澧州水。僧云不會。師云四海五湖王化裏。

無用全云。大慧先師道。要見長沙麼。更進一步。保寧即不然。要見長沙麼。更退一步。畢竟如何。洗骨換腸重整頓。通身是眼更須參。

天童覺頌云。玉人夢破一聲雞。轉盻生涯色色齊。有信風雷催出蟄。無言桃李自成蹊。及時節。力耕黎。誰怕春疇沒脛泥。

潼泉禪師。僧問如何是相傳底事。師云。龍吐長生水。魚吞無盡漚。云請師挑剔。師云。擂鼓轉船頭。棹穿波裏月。

丹霞淳頌云。依依半月沈寒水。耿耿三星碧落攢。昔日雲巖曾漏泄。金輪王子寶花冠。

興化獎禪師。僧問軍旗急速時如何。師云日料半斤食。

投子青頌云。離城別閣暗愁時。月落星分信馬蹄。風掃曉霜林木逈。夜深汀岸火生微。

玄沙偹禪師初到。莆田縣百戱迎之。次日問小塘長老云。昨日許多諠閙向甚麼處去。小塘提起袈裟角。師云料掉沒交涉。

法眼益別云。昨日有多少諠閙。 法燈欽別云。今日更好笑。 大溈喆云。大溈即不然。忽有問。遂鳴指一下。如有箇衲僧出來云料掉沒交涉。却肯他。何故。大丈夫漢捋虎鬚也是本分。且道利害在甚處。 黃龍新云。奇恠。諸禪德。扶竪宗乘也須是小塘長老始得。玄沙為甚道沒交涉。我即不然。昨日許多諠閙向甚麼處去也。云。天共白雲曉。水和明月流。

天童覺頌云。夜壑藏舟。澄源著棹。龍魚未知水為命。折筯不妨聊一攪。玄沙師。小塘老。函蓋箭鋒。探竿影草。潛縮也老龜巢蓮。遊戲也華鱗弄藻。

青溪璡禪師問修山主。明知生是不生之理。為甚麼為生死之所流。修云。笋畢竟成竹去。如今作篾使得麼。師云。汝向後自悟去在。修云。某甲所見只如此。上座作麼生。師云。這箇是監院房。那箇是典座房。修乃作禮。

天童覺頌云。豁落亡依。高閑不羈。家邦平貼到人稀。些些力量分堦級。蕩蕩身心絕是非。是非絕。介立大方無軌轍。

大陽堅禪師。僧問如何是玄旨。師云壁上掛錢財。

投子青頌云。輕輕人問玄中事。便吐肝腸說與他。木人暗皺雙眉處。石女多言爭奈何。

護國禪師。僧問鶴立枯松時如何。師云地下底一場懡[怡-台+羅]。云滴水滴凍時如何。師云日出後一場懡[怡-台+羅]。云會昌沙汰時護法善神向甚麼處去也。師云三門頭兩箇一場懡[怡-台+羅]。

天童覺頌云。壯志稜稜鬢未秋。男兒不憤不封侯。翻思清白傳家客。洗耳溪頭不飲牛。

楊岐會禪師問僧。栗棘蓬你作麼生吞。金剛圈你作麼生跳。

鼓山珪頌云。楊岐老人瑣口訣。萬里長城一條鐵。斫牌禪客如到來。不動金槌腦門裂。 徑山杲云。金剛圈。栗棘蓬。玄沙三種病。石鞏一張弓。直截為君說。新羅在海東。

禪林類聚卷第十七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