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九

姓名 頭首 知事 侍者 法屬 尼女 行童

姓名

柏巖哲禪師因洞山與密師伯到。師問二上座甚麼處來。洞云湖南。師云觀察使姓甚麼。云不得姓。師云名甚麼。云不得名。師云還理事也無。云自有廊幕在。師云還出入不。云不出入。師云豈不出入。洞拂袖出去。師明日侵晨入堂。召二上座近前。師云。昨日問上座話不稱老僧意。一夜不安。今請上座別一轉語。若愜老僧意。便開粥相伴過夏。洞云却請和尚問。師云豈不出入。洞云大尊貴生。師乃開粥同過夏。(或藥山下鄂州百顏語收)

天童覺云。主張門戶。自有傍來。拱默威嚴。誰敢正視。借功施設。轉位提持。全成左右。分權不犯。尊貴一路。還知尊貴處麼。寶殿無人不侍立。不種梧桐免鳳來。

丹霞淳頌云。燭香人靜杳無聲。苔滿丹墀皓月明。入戶當堂慵正坐。出門猶懶下階行。

道吾智禪師與雲巖到南泉處。泉問闍梨名甚麼。師云宗智。泉云智不到處作麼生宗。師云切忌道著。泉云酌然道著則頭角生。異日師與雲巖在後架把針。南泉過見再問。智頭陀前日道。智不到處切忌道著。道著則頭角生。合作麼生行履。師乃抽身入僧堂。

投子青頌云。金剛際下古髑髏。幾被人踏血濺空。明月任從君自掬。寒松那棄白雲封。

仰山寂禪師問三聖汝名甚麼。云慧寂。師云慧寂是我。云我名惠然。師乃呵呵大笑。

雪竇顯頌云。雙收雙放若為宗。騎虎由來要絕功。笑罷不知何處去。只應千古動悲風。 上方益云。張弓架箭可無機。特向幽關展信旗。胡馬若非知步驟。頂門爭免一金鎚。 佛心才云。是汝非渠能縱奪。龍盤虎踞有來由。因思海月清風夜。直釣和竿懶更收。

玄沙備禪師因僧問如何是和尚親切底事。師云我是謝三郎。

雪竇顯云。本是釣漁船上客。偶除鬚髮著袈裟。祖佛位中留不住。夜來依舊宿蘆花。 投子青云。親伸端的向君言。莫比流沙少室傳。昨夜鴈回雙嶺後。謝家人立月明前。 祖印明云。杪秋時節水雲鄉。千頃蘆花未著霜。江景不將零碎賣。一時分付謝三郎。 草堂清云。閩山滄海浪悠悠。父子生涯一釣舟。忽爾踏翻深猛省。大家收拾去來休。

頭首

南泉願禪師因黃檗在師會中為首座。一日捧鉢向師位中坐。師入堂見乃問。長老甚麼年中行道。檗云威音王前。師云猶是王老師兒孫。下去。檗過第二位坐。師休去。

溈山云。欺敵者亡。仰山云。不然。須知黃檗有陷虎之機。溈山云子見處得與麼長。 雪竇顯云。可惜王老師。只見錐頭利。我當時若作南泉。待伊道威音王前。即便於第二位中坐。令黃檗一生起不得。雖然如此。也須救取南泉。 雲峯悅云。後來叢林中多有商量。或道黃檗有陷虎之機。南泉有殺虎之威。若作與麼說話。誠實苦哉。殊不知這老賊有年無德。喫飯生處也不依本分。若雲峯門下。說甚威音王前。王老師更大直須喫棒趂出。

踈山如頌云。威音王佛是兒孫。王老當時開大言。黃檗見機分主伴。典刑千古定宗門。 佛眼遠云。彼此老來誰記得。人前各自強惺惺。一坑未免俱埋却。幾箇如今眼子青。

藥山儼禪師因遵布衲作殿主浴佛次。師乃問。汝祇浴得這箇。還浴得那箇麼。遵云把將那箇來。師休去。

長慶稜云。邪法難扶。 玄覺云。且道長慶恁麼道在賓在主。眾中喚作浴佛語。亦云兼帶語且道盡善不盡善。 黃龍南云。此二尊宿一出一入未見輸贏。三十年後不得錯舉。 佛性泰云。好箇浴佛。二俱不了。古德若作遵布衲。待藥山休去便將杓子舀湯劈面潑。教伊皮膚脫落盡。唯有一真實。 應庵華云。遵布衲當時若是箇漢。待他道浴那箇不得。拈杓子劈面擲。雖然。也不得屈藥山。何故。不入虎穴爭得虎子。

塗毒策頌云。愛將香火驀頭澆。引得清風慰寂寥。無限遠山描不得。喬松脩竹冷蕭蕭。

臨濟玄禪師會下兩堂首座。一日舉頭相顧。各下一喝。僧舉問師。未審具賓主眼不。師云。雖然如此。賓主歷然。

承天宗云。臨濟此語走殺天下衲僧。我即不然。當時見僧舉。但云一對無孔鐵鎚。 天童覺云。殺人刀活人劒。在臨濟手裏。雖然如是。當時便與一喝。直饒他大逞神通。也只得同聲相應。 大溈智云。作麼生是賓主歷然底道理。若會得。一雙孤鴈搏地高飛。兩箇鴛鴦池邊獨立。

慈明圓頌云。啐啄之機箭拄鋒。瞥然賓主當時分。宗師憫物垂緇素。北地黃河徹底渾。 浮山遠云。兩堂上座齊下喝。眼裏瞳人帶金屑。錐刀同用不能分。黑漆崑崙迷夜月。 佛印元云。箭鋒相拄自誵訛。李廣雙鵰射得多。堪笑人來望天際。歷然飛鷂過新羅。 雲溪恭云。賓主歷然句下分。三玄從此振乾坤。如今多少途中客。盡日區區獨自分。 黃龍震云。離朱明不到。師曠聽亦訛。箇中識賓主。日午下星河。

南泉願禪師一日因齋次。乃自將生盤去首座前云。出生[妳-女+口]。時杉山堅和尚為首座乃云無生。師云無生猶是未。師纔行數步。首座乃召云長老長老。師回顧云作麼。首座云莫道是未。

智門祚頌云。古老巡堂親掠生。渡水行舟不易耕。莫道無生猶是未。纖毫不了亂縱橫。

雪竇在南嶽福嚴為藏主。李殿院同雅長老入藏院。師出接。李云藏主那。師云不敢。李云藏中說著下官麼。師云目前可驗。李云驗底事作麼生。師云不消一劄。李無語。師云且請殿院歸寮喫茶。坐次。山嵐忽起。雅云殿院遊山恰值煙霧。李云靈峯聖迹為甚麼却有這箇。師云下方無。李擬道。雅云藏主壯觀福嚴。師云和尚且莫開眼。李云作家作家。師云殿院尊重。時有道士秀才到。李又問三教中那教最尊。師乃起側身而立。李云有口何不道。師云對夫子難言。李云休休便起。師云適來造次。

南堂靜頌云。五老峯前古觀基。老君元是一牟尼。時難只待同香火。莫聽他人說是非。

知事(莊務附)

南泉願禪師一日不赴堂。侍者請赴堂。師云我今日在莊上喫油糍飽。者云和尚不曾出入。師云汝去問莊主。者方出門。忽見莊主歸謝和尚到莊喫油糍。

鼓山珪頌云。近在口皮邊。遠過河沙國。世間多少人。不得油糍喫。 徑山杲云。和尚不赴堂。莊主謝臨屈。一字入公門。九牛車不出。 應庵華云。背眾喫油糍。對人誇好手。潦倒不識羞。抵死揚家醜。 癡禪妙云。古德肚裏飽齁齁。莊主雖飢解點頭。侍者只聞歌樂響。不知洪飲在高樓。 東林顏云。騎虎穿市過。把火去偷猪。主人開眼睡。並舍呌失驢。

溈山祐禪師在百丈為典座。時百丈因司馬頭陀尋得大溈山地。選人主之。丈云老僧住得不。陁云。彼是肉山。和尚是骨人。若居之。只安五百眾。彼可安千眾。丈云吾眾中莫有人住得不。陁云觀典座可住得。丈乃呼師來說與。時首座聞得云。合當某甲去。彼何人也。丈乃集眾云下語出格者得。遂拈淨缾置地。設問云。不得喚作淨缾。喚作甚麼。首座云不可喚作木[木*突]也。丈復問典座。師乃踢倒淨缾而去。丈笑云首座輸却山子也。因命師往住山。後果安千眾。

上方益頌云。不顧山前有信旗。單刀一直入籌帷。長戈短戟都無用。奪得將軍金印歸。 照覺總云。定奪英雄是淨缾。毫氂分處更無情。太平本是將軍致。不許將軍見太平。 佛迹昱云。正令全提作者知。淨缾拈起定狐疑。須知大智無私鑑。解道溈山却屬伊。 兜率悅云。淨缾踢處有來由。自是行人不到頭。頌信春風生大野。不風流處也風流。 智海清云。百丈堂前定大溈。金毛獅子振全威。淨缾踢倒還元化。千里淳風動地歸。 通照逢云。大用還應作者知。當場一踢絕狐疑。堪嗟不紹家園者。只向缾過定是非。

興化獎禪師一日謂克賓維那云。汝不久為唱導之師。賓云我不入這保社。師云。你會了不入。不會了不入。云總不與麼。師便打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設饡飯。次日興化入堂白槌云。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五貫。設饡飯一堂。仍須出院。賓後出世住太行山嗣興化。

雪竇顯云。克賓要承嗣興化。罰錢出院且致。却須索取這一頓棒始得。且問諸人。棒既喫了。作麼生索得。雪竇要斷不平之事。今夜與克賓維那雪屈。以拄杖一時打散。 黃龍南云。克賓失錢遭罪。有理難伸。興化以剛決柔。未足光也。 雲峯悅云。路遙知馬力。歲久見人心。 大溈喆云。興化令雖行。大似以勢欺人。克賓一朝輸機。爭柰千古聲光不墜。且道利害在甚處。若不沙場經久戰。揭天犪鼓喪紅塵。 雲居舜云。大冶精金應無變色。其柰興化令行太嚴。不是克賓維那也大難承當。總是而今泛泛之徒。翻轉面皮多少時也。

照覺總頌云。克賓法戰挫英雄。興化嚴行振祖風。棒下直明無生忍。莫教知解入塵籠。 直淨文云。丈夫當斷不解斷。興化為人徹底漢。後從教眼目開。棒了罰錢趂出院。 佛國白云。主中主問賓中賓。賓主分明到底親。有理罰錢無說處。太行山下淚沾巾。 佛心才云。克賓興化令雙行。白髮通心透頂生。穿過衲僧青白眼。儘教天下競頭爭。

玄則監院在法眼會下並不入室。忽一日眼問。汝在此。初不見來問話。曾參甚人。有何見處。師云某甲曾參見青峯和尚來。眼云有甚言句。師云。某甲問如何是學人自。峯云丙丁童子來求火。眼云。好語。汝作麼生會。師云。丙丁屬火。將火求火。如將自求自眼云與麼會又爭得。師當時不肯。遂起發去。眼問侍者則監院在甚處。者云起去也。眼云。此僧若過江去。救伊不得也。師至中途再返。求懺悔問云。玄則只與麼。和尚尊意如何。眼云汝但問。師便問如何是學人自。眼云丙丁童子來求火。師大悟於言下。後出世金陵報恩為法眼之嗣。

白雲端頌云。末上一回秤八兩。又秤恰重半斤來。定盤星在誰人手。爭著絲毫可恠哉。 照覺總云。丙丁求火躬明。法眼青峯古路行。行到水窮知盡處。坐看雲起見平生。 佛燈珣云。問處分明答處親。青峯八字打開門。頭頭盡是吾家物。何必臨岐更問津。 大洪遂云。丙丁求火問青峰。叵尀韓獹逐塊蹤。賴得清凉重點破。一聲雷震化為龍。

侍者

南陽忠國師一日三喚侍者。侍者三應諾。師云。將謂吾辜負汝。却是汝辜負吾。

雪竇顯云。國師三喚侍者。點即不到。侍者三應。到即不點。將謂吾辜負汝誰知汝辜負吾。瞞雪竇不得。雲門道。作麼生是國師辜負侍者處。會得也是無端。師云元來不會。又云作麼生是侍者辜負國師。粉骨碎身未報得。師云無端無端。復舉僧問投子。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投子云抑逼人作麼。師云垛根漢。僧問興化。化云一盲引眾盲。師云端的瞎。僧問玄沙。沙云侍者却會。師云停囚長智。僧問趙州。州云。如人暗中書字。字雖不成。文彩彰。師便喝。僧問雪竇。雪竇便打。也要諸方檢點。 玄覺徵云。甚處是侍者會處。僧云。若不會。爭解與麼應。師云汝少會在。又云。若於此見得去。便識玄沙。 翠巖芝云。國師與侍者總欠會在。如今怎生會。

黃龍南頌云。國師三喚侍者。打草只要蛇驚。誰知澗底青松。下有千年茯苓。 雪竇顯云。師資會遇意非輕。無事相將草裏行。負汝負吾人莫問。任從天下競頭爭。 翠巖真云。侍者何曾喚不回。國師乾地起風雷。當時若也相逢著。九轉還丹化作灰。 智海清云。國師三喚侍者。侍者三度應諾。若言負汝負吾。真箇可知禮也。 高庵悟云。寶劒連飛急。透頂便通神。有時輕按處。驚動五湖賓。 祖印明云。國師年老太多圖。截鶴由來在續鳧。彼此無瘡安樂甚。何勞傷損好皮膚。

忠國師因丹霞來訪。值師睡次。乃問侍者耽源云。國師在不。者云。在即在。祇是不見客。霞云太深遠生。者云。莫道上座。佛眼也覷不見。霞云。龍生龍子。鳳生鳳兒。師睡起。侍者舉似師。師乃打侍者二十棒趂出。丹霞聞之乃云。不謬為南陽國師。

南堂靜云。丹霞不會作客。勞煩主人。侍者不會作主。漏泄天機。國師行閫外威權。知音者少。且道山僧又作麼生。良久云。如今四海明如鏡。不用和煙帶雨來。 應庵華云。侍者喫棒出院。蓋千載一時。然歸宗豈免眼熱。丹霞故雖好手。爭柰落在國師網子裏。諸人還辨得麼。苟或未然。猶握金鞭問歸客。夜深誰共御街行。

佛燈珣頌云。一人把拖逆風頭。一箇張帆順水流。興發幾回乘好月。飄然不覺過滄洲。 佛鑑懃云。老倒南陽不識晙。丹霞得便每相過。一朝龍鳳親生子。四海人傳家不和。 石門易云。風靜波澄月咉空。途中人借問山翁。只知回顧幽林下。不覺東巖雲霧籠。 雲巖因云。國師養子之緣。丹霞口甜心苦。侍者當時放過。二十山藤輕恕。 枯木成云。戶底門頭也要人。暫時不在便因循。家風被傍人見。賊過張弓枉用神。

趙州諗禪師因侍者報云大王來也。師云萬福大王。者云未到在。師云又道來也。侍者罔措。

黃龍南云。頭頭漏泄。罕遇僊陁。侍者只解報客。不知身在帝鄉。趙州入草求人。不覺渾身泥水。 白雲端云。侍者雖然罔措。爭柰王令行。王令則海晏河清。且道海晏河清一句作麼生道。乃云野老不知堯舜力。鼕鼕打鼓祭江神。

佛性泰頌云。應用從來不覆藏。當機何得味真常。只知報道王來也。不覺渾身在帝鄉。 南巖勝云。許由臨岸洗耳。巢父不飲牛水。侍者親入帝鄉。趙州只在草裏。

鳥窠道林禪師因侍者會通一日作辭。師乃問汝今何往。云。某甲為法出家。和尚不垂慈誨。今往諸方學佛法去。師云。若是佛法。老僧此間亦有少許。云如何是和尚此間佛法。師於身上拈起布毛吹一吹。侍者大悟。更不復他遊。

大溈秀云。可惜這僧認他口頭聲色以當平生。殊不知自光明蓋天蓋地。

汾陽昭頌云。侍者初心學勝緣。辭師擬欲去參禪。鳥窠知是根機熟。吹毛當下得心安。 真淨文云。鳥窠吹布毛。紅日午方高。趙王因好劒。合國人帶刀。 雲居祐云。無風帀帀起波[1]痕。碧髻羅紋正眼觀。恰值黃河三凍鎻。那羅延窟見龍蟠。 佛眼遠云。欲求佛法往南方。老大宗師為舉揚。山花滿地雖狼籍。一陣風來一陣香。

洛浦安禪師久為臨濟侍者。濟常稱美云。臨濟門下一隻箭。誰敢當鋒。師一日辭濟。濟問甚麼處去。師云南方去。濟以拄杖劃一劃云過得這箇便去。師乃喝。濟便打。浦作禮。濟明日陞堂云。有一條赤梢鯉魚。搖頭擺尾向南方去。不知向誰家虀甕裏淹殺。

雲居祐頌云。執侍巾瓶二十年。搖頭擺尾出林泉。悠悠直往南方去。虀甕淹來得穩眠。

法屬

黃檗運禪師一日辭百丈云。欲禮拜馬祖去。丈云馬遷化也。師云未審馬祖有甚奇特言句。乞師不吝。丈遂舉再參馬祖因緣乃云。我當時被大師一喝。直得三日耳聾。師不覺縮頭吐舌。丈云子後莫承嗣馬祖麼。師云。不然。今因和尚得見馬祖大機大用。要且不識馬祖。若承嗣馬祖。恐後喪我兒孫。丈云。見與師齊。減師半德。見過於師。方堪傳授。子甚有超師之見。

溈山問仰山。百丈再參馬祖竪拂因緣。此二尊宿意旨如何。仰云此是顯大機之用。溈云。馬祖出八十四人善知識。幾人得大機。幾人得大用。云。百丈得大機。黃檗得大用。餘者盡是唱導之師。溈云如是如是。

佛眼遠頌云。家肥生孝子。國覇有謀臣。拳頭劈口槌。未到無兒孫。

百丈政禪師問南泉。諸方善知識還有不說似人底法也無。泉云有。師云作麼生是。泉云不是心不是佛。師云恁麼即說似人了也。泉云某甲即與麼。師云師伯作麼生。泉云。我又不是善知識。爭知有說不說底法。師云。某甲不會。請師伯說。泉云我太煞與汝說了。(傳燈作嗣百丈海。呼南泉為師伯。今依之)

大溈喆云。百丈只知瞻前不知顧後。當時待伊道某甲不會。云老僧亦不會。百丈若下得此一轉語。非唯與南泉為宗匠。亦乃與天下人為宗匠。 雪竇顯頌云。祖佛從來不為人。衲僧今古競頭走。明鏡當臺列象殊。一一面南看北斗。斗柄垂。無處討。拈得鼻孔失却口。 長靈卓云。不會誰不會。相逢且喫茶。不尋雲水路。爭到野僧家。 白雲端云。涅槃老子順風吹。囉哩哩囉爭得知。隔嶺幾多人錯聽。一時喚作鷓鴣詞。 徑山杲云。傾腹傾心說向君。不知何故尚沈吟。而今便好猛提取。付與世間無事人。

法眼益禪師出世後。長慶會下有子昭首座。平昔與師商確古今。心中憤憤。一日領眾到。責問於師。師舉眾出迎。特加禮待。主賓位上各掛拂子。茶罷。昭變色問云。長老開堂。的嗣何人。師云地藏。昭云。何太辜長慶先師。某甲同在座下商確古今。曾無間隔。因何却嗣地藏。師云。某不會長慶一則因緣。昭云何不問來。師云。長慶道萬象之中獨露身。作麼生。昭竪起拂子。師叱云。首座。此是當年學得底。別作麼生。昭無對。師云。只如萬象之中獨露身。是撥萬象不撥萬象。昭云不撥。師云兩箇參隨連聲救云撥萬象。師云萬象之中獨露身聻。昭等懡[怡-台+羅]而退。師指住云。首座。殺父殺母猶通懺悔。謗大般若誠難懺悔。昭竟不能對。於是參師發明見。更不開堂。

天童覺頌云。離念見佛。破塵出經。現成家法。誰立門庭。月逐舟行江練淨。春隨草上燒痕青。撥不撥。聽叮嚀。三徑就荒歸便得。舊時松菊尚芳馨。

海會舉禪師到琅瑘。瑘問上座近離甚麼處。師云浙江。云船來陸來。師云船來。云船在甚處。師云步下。云不涉程途一句作麼生道。師云杜撰長老如麻似粟。便下去。琅瑘乃問侍者。此是甚麼人。者云舉上座。瑘云莫是舉師叔麼。當時先師教我尋見伊。遂親下堂問。上座莫便是舉師叔。莫恠某甲適來相觸忤。師便喝。復問。長老甚時到汾州。瑘云恁時。師云。我在浙江早聞你名。元來見解祇如此。何得名播寰海。琅瑘乃作禮。

海印信頌云。漁翁蕭灑任東西。蘆管橫吹和不齊。夜靜月明魚不食。扁舟臥入武陵溪。 鼓山珪云。官路無人獨自行。兩家公驗甚分明。路傍偷販私鹽客。草裏蹲身過一生。 徑山杲云。奪得驪珠即便回。小根魔子盡疑猜。拈來拋向洪波裏。撒手大家歸去來。

浮山遠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八十翁翁輥繡毬。云。恁麼則一句逈然開祖胄。三玄戈甲振叢林。師云李陵元是漢朝臣。

投子青拈云。水深魚穩。葉落巢疎。復頌。月裏無根草。山前枯木花。鴈回沙塞後。砧杵落誰家。

投子青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威音前一箭。射透兩重山。云如何是相付底事。師云。全因淮地月。得照郢陽春。云恁麼則入水見長人。師云。祇知荊玉異。那辨楚王心。隨後以拂子敲禪牀。

丹霞淳頌云。珊瑚枝上玉花開。風遞清香遍九垓。勿謂乾坤成委曲。韶陽曾見睦州來。

楊岐會禪師在筠州。九峰受楊岐請陞堂。下座時九峯勤禪師把住師云。今日喜得箇同參。師云作麼生是同參底事。勤云。九峯牽犁。楊岐拽杷。師云。正恁麼時。楊岐在前。九峯在前。勤擬議。師托開云。將謂同參。元來不是。

保寧勇代擬議處云。臨行之際更莫忉忉。便掌。 上方益頌云。一拽杷。二牽犂。平田淺地且相隨。恰到飢時無草料。放開頭角便東西。老楊岐。老楊岐。盡道從來解弄蹄。

天寧楷禪師。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云。金鳳夜棲無影樹。峯巒纔露海雲遮。

丹霞淳頌云。等閑應問豈安排。一句全提隱顯該。薄霧依依籠古徑。孤峯終不露崔嵬。

尼女

文殊師利在靈山會上諸佛集處。見一女子近佛而坐入於三昧。文殊白佛言。云何此女得近佛坐。佛云。覺此女令從三昧起。汝自問之。文殊遶女子三帀鳴指一下。乃至托上梵天。盡其神力而不能出。佛云。假使百千文殊亦出此女定不得。下方過四十二恒沙國土有罔明菩薩能出此女定。須臾罔明從地涌出作禮佛前。佛勑出此女定。罔明即於女子前鳴指一下。女子於是從定而出。(一本小異)

翠巖芝云。僧投寺裡宿。賊打不防家。 五雲云。不唯文殊不能出此定。恐如來也出此定不得。祇如教意怎生體解。 夾山齡云。這公案無不委知。文殊為甚出不得。罔明為甚出得。諸人儻具奔流度刃底眼。非但見這一隊漢敗闕。乃至河沙佛祖出來也被作家覰破。其或青黃不辨邪正不分。祇管去覔女子出定。玄沙道底。 天童覺云。若定若動。當人變弄。鴻毛輕而不輕。太山重而非重。還知老瞿鼻孔在我手裡麼。

天衣懷頌云。文殊托上梵天。罔明輕輕彈指。女子黃面瞿曇。看他一倒一起。 雲蓋智云。獨坐靈山誰得知。罔明出定破群迷。如今四海皆通達。信道無心總不疑。 寶峯照云。拂拭瑤琴月下彈。調高雪曲和還難。五侯費盡平生志。從此詩書懶更看。 圓覺演云。二菩薩出定。笑殺老禪和。富嫌千口少。貧恨一身多。 白楊順云。文殊出不得。罔明却出得。叵尀這冤家。冷地裏作賊。

世尊因七賢女遊屍陁林。一女指屍謂諸姉云。屍在這裏。人向甚處去。中有一姉云作麼作麼。諸姉諦觀各各契悟。感帝釋散花云。唯願聖姉有何所須。我當終身供給。女云。我家四事七珍悉皆具足。唯要三般物。一要無根樹子一株。二要無陰陽地一片。三要呌不響山谷一所。帝釋云。一切所須我悉有之。若三般物我實無得。女云。汝若無此。爭解濟人。帝釋遂同往白佛。佛言。憍尸迦。我諸弟子大阿羅漢悉皆不解此義。唯有諸大菩薩乃解此義。

佛惠泉頌云。寒林裏。忽逢伊。帝釋行檀恨遲。三物索來何處有。却令諸姉皺雙眉。憍尸迦。知不知。更獻天花三兩枝。 佛燈珣云。帝子遊春不逐歌。相邀諸姉入屍陁。死人堆裏出身路。撥動煙塵見也麼。刢利漢。不消多。回頭踏著自家底。洞雲深處舊煙蘿。 龍牙才云。屍在此兮人何在。疾雷破山風振海。雲飛雨散相見時。髑髏眼睛放光彩。

舍利弗因入城。遙見月上女出城。舍利弗心口思惟。此姉見佛。不知得忍不得忍。我當問之。纔近便問甚麼處去。女云如舍利弗與麼去。弗云。我纔入城。爾當出城。云何言如舍利弗與麼去。女云。諸佛弟子中當往何所。弗云諸佛弟子依大涅槃而住。女云。諸佛弟子既依涅槃而住。我如舍利弗與麼去。

大溈喆云。一人入城。一人出城。何言如舍利弗與麼去。若人知得舍利弗月上女二人去處。十二時中動轉施為。無非住諸佛大涅槃。若也未知。業識茫茫。無本可據。 清凉和云。一出一入。何云同去。會麼。拈起拄杖云。舍利弗月上女盡在山僧拄杖頭上。若也會得。去路無差。其或不然。一任出入。 圓悟勤頌云。本來正體徹根源。出入同途只此門。住如來大解脫。掌中至寶耀乾坤。 佛慧泉云。淡籠煙。深鎻霧。鶖子寧知此條路。直饒撞入涅槃門。未免隨他與麼去。月上女。實堪悲。愛將青黛畫蛾眉。 佛燈珣云。涅槃一路同來往。寸步寧虧達本鄉。鶖子黠兒輕借便。猶如瘂子喫生姜。月上女。太無良。不塗紅粉自風光。金鎻玄關留不住。百尺竿頭信脚行。

文殊大士問菴提遮女。生以何為義。女云生以不生生為生義。殊云如何是生以不生生為生義。女云。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曾自得。有所和合。而能隨其所宜。是為生義。殊云死以何為義。女云死以不死死為死義。殊云如何是死以不死死為死義。女云。若能明知地水火風四緣未曾自得。有所離散。而能隨其所宜。是為死義。

佛性泰頌云。生無所生。死無所死。風動塵飛。波澄浪止。和合離散隨緣發現。滿月彎弓雙雕一箭。 南堂靜云。生以不生生為生。指天指地四方行。死以不死死為死。雙林樹下亦如此。生不生。死不死。四十九年無一字。掣斷金鎻天麒麟。突出金毛獅子子。

菴婆提女問文殊云。明知生是不生之法。為甚麼却被生死之所流。文殊云其力未充。(教中名言小異大同)

後進山主問修山主。明知生是不生之法。為甚麼被生死之所流。修云。筍畢竟成竹去。如今作篾使得麼。進云汝向後自悟去在。修云。某甲所見祇如此。上座意旨如何。進云。這箇監院房。那箇是典座房。修乃禮謝。

正覺逸頌云。進老分明到五臺。修師真箇入閩來。維那院主門相對。說著令人兩眼開。

趙州諗禪師因五臺山下有一婆子接待。凡有僧問臺山路向甚處去。婆云驀直去。僧纔行三五步。婆云好箇師僧又恁麼去。後有僧舉似師。師云待我去為勘過這婆子。明日師便去。亦如是問。婆亦如是對。師歸乃陞堂為眾云。臺山婆子我為勘破了也。

玄覺云。前來僧也與麼問答。後來趙州也與麼問答。且道甚處是勘破處。又云。非唯被趙州勘破。亦被這僧勘破。 琅瑘覺云。大小趙州去這婆子手裡喪身失命。雖然如是。錯會者多。 大溈喆云。天下衲僧只知問路。老婆要且不知脚下泥深。若非趙州老人。爭顯汗馬功高。禾山方云。一人從苗辨地。一人臨崖不悚。諸人要識趙州麼。良久云。鬧市裏虎。

慈明圓頌云。趙州勘破婆子。葉落便合知秋。天下幾多禪客。五湖四海悠。悠 黃龍南云。傑出叢林是趙州。老婆勘破有來由。而今四海清如鏡。行人莫與路為讎。 淨照臻云。趙州勘破老婆禪。語默分明在目前。近日五湖參學者。剛於岐路走如煙。 少林通云。趙州勘破語難過。無限平人走似梭。日暮臺山空寂寂。至今猶未絕誵訛。 雲蓋昌云。臺山路上老婆禪。驀直教人好進前。賴得趙州親勘破。從茲四海路平然。

趙州問一婆子甚麼處去。云偷趙州笋去。師云忽遇趙州又作麼生。婆子便與師一掌。師休去。

雪竇顯云。好掌。更下兩掌也無勘處。 五祖演云。趙州休去。不知眾中作麼生商量。白雲也要露箇消息。貴要眾人共知。婆子雖行正令。一生不了。趙州被打兩掌。齩斷牙關。婆子可謂去路一身輕似葉。趙州高名千古重如山。

野軒遵頌云。趙州笋。被婆偷。遭摑如何肯便休。合出手時須出手。得抽頭處且抽頭。 海印信云。彎弓直勢射難當。陷虎之機理最長。雖是貪他一粒米。誰知失却半年糧。 地藏恩云。趙州老。捉箇賊。當面勘渠。返遭一摑。賊不成。罪歸。天下衲僧知幾幾。 無盡居士云。趙州挨拶老婆時。迦葉難陀盡皺眉。却被老婆揮一掌。從來多事落便宜。 佛鑑懃云。從來柔弱勝剛強。捉賊分明見贓。當下被他揮一掌。猶如瘂子喫生姜。

巖頭奯禪師因沙汰後。於鄂渚湖邊作渡子。兩岸各掛一牌板。有人過渡。打板一下。師云阿誰。或云要過那邊。師乃舞棹迎之。一日因一婆子[1]拘一孩兒來乃問。呈橈舞棹即不問。且道婆手中兒甚處得來。師以橈便打。婆子云。婆生七子。六箇不遇知音。只這一箇也不消得。便拋向水中。

琅瑘覺云。欺敵者亡。 大溈智云。巖頭業在其中。只得通身泥水。婆子雖有丈夫手段。也是家醜外揚。

大溈喆頌云。親兒棄了更無親。撒手歸家罷問津。呈橈舞棹波中客。休向江頭覔渡人。 上方益云。舞棹呈橈古渡頭。婆婆相見問來由。何人[拚-ㄙ+ㄊ]得親生子。拋向江心更不收。 月庵果云。千尺絲綸世可猜。鈎頭多是得黃能。自從釣得錦鱗後。洗盡渠儂滿面埃。

保福展禪師與甘長老相看鄭十三娘。纔坐定。師乃問承聞十三娘子參見溈山是不。云是。師云溈山遷化向甚麼處去。娘起身偏牀而立。甘云。閑時說禪口似懸河。何不道取。娘云鼓這兩片皮堪作甚麼。甘云不鼓這兩片皮又作麼生。娘云合取狗口。

南堂靜頌云。溈山遷化絕音容。趯起眉毛何處去。十三娘子側身時。放出金毛獅子子。

行童

五祖大師初在蘄州西山栽松。遇四祖告云。吾欲傳法與汝。汝年邁。汝若再來。吾尚遲汝。師諾。遂往周氏家女托生。因拋濁港中。神物護持。至七歲為童子。四祖出山路次。逢之。見其骨相奇秀異乎常童。乃問云子何姓耶。師云。姓即有。非常[2]性。祖云是何姓。師云佛性。祖云汝無姓耶。師云性空故。祖默識之。攜歸出家。後付衣法。居黃梅東山。

天童覺頌云。黃梅果熟。白藕花開。問唯佛性。體異凡胎。衣傳南嶺人將去。松老西山我再來。兩借皮囊成底事。一壺風月湛無埃。 草堂清云。無父無兄絕是非。江心誰辨逆流時。西山得法東山隱。此事只教能者知。 佛國白云。垂垂白髮下青山。七載歸來換舊顏。人却少年松老。是非從此落人間。 無為子云。栽松何老。傳衣何少。前身後身。一夢兩覺。白藕花開峯頂頭。明月千年冷相照。

禪林類聚卷第九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