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八

經教 看經 講經 論義 祖偈

經教

世尊滅後。諸聖弟子於畢鉢巖中結集法藏。阿難既陞座。形儀與佛無殊。大眾遂生三疑。一疑阿難成佛。二疑佛再現身。三疑他方佛化。阿難唱云。如是我聞。眾疑皆息。

五祖演云。當時若有箇漢出眾云。大眾依而行之。各自散去。免見滿藏琅函攪人腸肚。然雖如是。猶未勦絕在。何也。阿難道如是我聞。白雲也道如是我聞。若道當時是。重古輕今。若道即今是。重今輕古。要會麼。優曇花不開。跡絕無香氣。

經首題[米-木+八]字。

地藏琛。僧問。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未審是甚麼字。琛云看取下註脚。 披雲寂因僧問。寂以頌答云。以字不成八不是。森羅萬象此中明。直饒巧說千般妙。不是謳歌不是經。

羅漢南頌云。以字不成八字非。滿琅函載絕毫氂。看經到此須開眼。玉軸分明兩畔題。 雲居祐云。我佛金言義海深。開遮唯要悟真心。首標妙在當頭劄。密使泥牛曉夜吟。 地藏恩云。拈起題。摸不著。却看下頭註脚。了知字義炳然。大藏潛通廣略。 徑山杲云。以字不成八字非。爍迦羅眼不能窺。一毛頭上重拈出。忿怒那吒失却威。 覺範洪云。以字不成。八字不是。法身睡著無遮閉。衲僧對面不知名。百萬人前呼不起。

楞嚴經云。佛告阿難云。吾不見時。何不見吾不見之處。若見不見。自然非彼不見之相。若不見吾不見之地。自然非物。云何非汝。

雪竇顯頌云。全象全牛意不殊。從來作者共名模。如今要見瞿曇老。剎剎塵塵在半途。 佛心才云。雲収空闊天如水。月載姮娥四海流。慚愧牛郎癡愛叟。一心猶在鵲橋頭。 佛鑑懃云。說離百非存軌則。言無一法尚筌罤。毗耶默默曾緘口。摩竭寥寥鎮掩扉。 白雲端云。堂前露柱久懷胎。長下孩兒頗俊哉。未解語言先作賦。一操直取狀元來。 湛堂準云。老胡徹底老婆心。為阿難陀意轉深。韓幹馬嘶芳草渡。載嵩牛臥綠楊陰。

楞嚴經。佛謂阿難曰。若能轉物。即同如來。

白雲端頌云。若能轉物即如來。春暖山花處處開。自有一雙窮相手。不曾容易舞三臺。 真如喆云。若能轉物即如來。處處門開見善財。花柳巷中呈舞戲。九衢承醉臥樓臺。 佛心才云。毛吞巨海。芥納須彌。乾坤大地直下同歸。一氣不言含有象。萬靈何處謝無私。 徑山杲云。若能轉物。即同如來。咄哉瞿曇。誑謼癡獃。

楞嚴經。佛謂阿難云。見見之時。見非是見。見猶離見。見不能及。

鼓山珪頌云。拄杖頭邊無孔竅。大千沙界猶嫌少。毗婆尸佛早留心。直至而今不得妙。 海印信云。見不及處。江山滿目。不覩纖毫。花紅柳綠。白雲出沒本無心。江海滔滔豈盈縮。 徑山杲云。春至自開花。秋來還落葉。黃面老瞿曇。休搖三寸舌。

楞伽經云。五法。三自性。二種無我。

鼓山珪頌云。破缾豈復作缾事。焦種不應上蘗芽。如彼虗空槃大子。毛輪垂髮翳開花。 徑山杲云。府鐵牛白癩。嘉州大象耳聵。兩箇病痛一般。咄哉漆桶不快。

楞嚴經。七處徵心。

東林顏頌云。七處徵心欵便成。推窮尋逐案分明。都緣家賊難防備。撥亂乾坤見太平。

楞嚴經。八還辨見。

東林顏頌云。明暗色空不可還。不可還者絕躋攀。夾截虗空成畔岸。一重水隔一重山。

楞嚴經。富樓那問佛。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琅瑯覺云。山僧即不然。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 薦福信云。先行不到。末後太過。 五祖演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 佛眼遠云。既生山河大地。如何得復清淨本然。既復清淨本然。云何却見山河大地。大眾。如何即是。良久云。水自竹邊流去冷。風從花裏過來香。好大[1]奇歸堂。

白雲端頌云。混混玲瓏無背面。拈起有時成兩片。且從依舊却相當。免被傍人來覷見。 佛鑑懃云。因風吹火徒為妙。借手行拳未足多。清淨本然隨口道。忽生大地與山河。 大洪遂云。當明不犯體全彰。進步剛然要論量。妍醜只因逢古鏡。回頭滿面負慚惶。 天童覺云。見有不有。翻手覆手。琅瑘山裏人。不落瞿曇後。 東林顏云。清淨本然徧法界。山河大地即皆現。性覺必明認影明。眼耳便隨聲色轉。

圓覺經。佛謂清淨慧菩薩曰。居一切時不起妄念。於諸妄心亦不息滅。住妄想境不加了知。於無了知不辨真實。

黃龍心頌云。黃花漠漠。翠竹珊珊。嶺南地暖。塞北地寒。遊人去後無消息。留得溪山到老看。 鼓山珪云。舉手攀南斗。翻身倚北辰。出頭天外看。誰是我般人。 天童覺云。巍巍堂堂。磊磊落落。閙處頭。穩處下脚。脚下線斷我自由。鼻端泥盡君休斷。莫動著。千年故紙中合藥。 徑山杲云。荷葉團團團似鏡。菱角尖尖尖似錐。風吹柳絮毛毬走。雨打梨花蛺蝶飛。 正堂辯云。張果老踏破葫蘆。呂洞賓失却寶劒。兩箇撒手相逢。囊篋更無一線。何僊姑鐵笛橫吹。解道長江淨如練。

維摩經云。其施汝者不名福田。供養汝者墮三惡道。

松源岳云。還見維摩心肝五臟麼。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

保寧勇頌云。無邊無際休斟酌。潮去潮來本自平。清濁淺深并苦淡。一般滋味逈分明。 徑山杲云。獨坐許誰知。青山對落暉。花須連夜發。不待曉風吹。 鼓山珪云。入林不動草。入水不動波。鑊湯無冷處。合眼跳黃河。

維摩經云。不斷煩惱而得涅槃。

白雲端頌云。朝生暮死千萬徧。一日幾回相見面。展陣開旗放出來。一指動時客戲見。

維摩經云。觀身實相。觀佛亦然。

或庵體頌云。眼空四海恣縱橫。鼻孔遼天信脚行。拏得電光為火把。却來日午打三更。

法華經云。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

白雲端云。直饒得現前。也未得成佛道。何謂如此。欲得不招無間業。莫謗如來正法輪。 應庵華云。衲僧門下却較些子。且和泥合水一句作麼生道。一朝權在手。看取令行時。

保寧勇頌云。三際斷時凡聖盡。十身圓處剎塵周。無私應物隨高下。未過僧祇大劫修。 鼓山珪云。種穀不生豆苗。蒸砂豈能成飯。大通智勝如來。一箇擔板底漢。 徑山杲云。宴坐道場經十劫。一一從頭俱漏泄。世間多少守株人。掉棒擬打天邊月。

金剛經云。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應庵華云。應庵也著一隻眼。東弗于逮。西瞿耶尼。南贍部洲。北鬱單越。到處去來。不如在此。

保寧勇頌云。仁者見之謂之仁。智者見之謂之智。寒時向火熱乘凉。健即經行困打睡。困打睡。仰面看天。開口取氣。 覺海元云。一金成萬器。皆用匠者智。何必毗耶城。人人說不二。

金剛經云。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

雲居膺云。動即應墮惡道。靜即為人輕賤。 崇壽稠云。心外有法。應墮惡道。守住自。為人輕賤。 雪竇顯頌云。明珠在掌。有功者賞。胡漢不來。全無伎倆。伎倆既無。波旬失途。瞿曇瞿曇。識我也無。復云。勘破了也。 白雲端云。水不洗水誰不知。旋嵐常靜太驅馳。千年曆日如能筭。免被巡官掌上推。 無盡居士云。四序炎凉去復還。聖凡只在剎那間。前人罪業今人賤。倒却前人罪業山。 天童覺云。綴綴功過。膠膠因果。鏡外狂奔演若多。杖頭擊著破竈墮。竈墮破。來相賀。却道從前孤負我。

金剛經云。收衣鉢。洗足。敷座而坐。

水庵一頌云。食訖跏趺坐石牀。斗間劒氣燭天光。幾多業識茫茫者。衲被蒙頭在醉鄉。

金剛經云。於是中無實無虗。

佛慧泉頌云。菩提無實亦無虗。幾箇男兒是丈夫。丹穴不歸金鸑鷟。碧潭空浸玉蟾蜍。

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或庵體頌云。三清道士無僊骨。八教闍黎毀梵書。黑漆崑崙舞華鼓。天親無著暗嗟吁。

文殊所說般若經云。清淨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獄。

祖印明頌云。養就家欄水牯牛。自歸自去有來由。而今穩臥深雲裏。秦不管兮漢不收。 保寧勇云。平生踈逸無拘檢。酒肆茶坊信意遊。漢地不收秦不管。又騎驢子過揚州。 徑山杲云。壁上安燈盞。堂前置酒臺。悶來打三盞。何處得愁來。 鼓山珪云。鵠白烏本玄。松直棘自曲。清淨比丘僧。却須入地獄。

華嚴經云。我今普見一切眾生。具有如來智惠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證得。

天童覺頌云。天盖地載。成團成塊。周法界而無邊。扸隣虗而無內。及盡玄微。誰分向背。佛祖來償口業債。問取南泉王老師。人人只喫一莖菜。

栢巖禪師。僧問如何是教。師云貝葉收不盡。

丹霞淳頌云。四十九年成露布。五千餘軸盡言詮。妙明一句威音外。折角泥牛雪裏眠。

洛浦安禪師。僧問如何是一大藏教收不得者。師云。雨滋三草秀。片玉本來輝。

投子青頌云。畢鉢巖花曉帶春。香風時結鷲峯層。須知玉像鉼中塔。別有輝天照地燈。

同安丕禪師。僧問。依經解義三世佛冤。離經一字即同魔說。此理如何。師云。孤峯逈秀不掛煙蘿。片月橫空白雲自異。

丹霞淳頌云。雲自高飛水自流。海天空闊漾孤舟。夜深不向蘆灣宿。迥出中間與兩頭。

首山念禪師。僧問。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是此經。師云低聲低聲。云如何受持。師云不污染。

投子青頌云。水出崑崙山起雲。釣人漁父昧來因。只知洪浪巖巒闊。不肯拋絲棄斧聲。

洞山聦禪師云。一大藏教是箇之字。

白雲端頌云。點畫分明無道理。老胡幾度提不起。不如分付王將軍。無限風流歸手裡。

洞山詮禪師。僧問。經云清淨行者不入涅槃。破戒比丘不入地獄時如何。師云。度盡無遺影。還他越涅槃。

丹霞淳頌云。相好巍巍大丈夫。一生無智恰如愚。從來佛祖猶難望。地獄天堂豈可拘。

法眼益禪師。僧問。承教有言。從無住本立一切法。如何是無住本。師云。形興未質。名起未名。

天童覺頌云。沒蹤跡。斷消息。白雲無根。清風何色。散乾蓋而非心。持坤輿而有力。洞千古之淵源。造萬像之模則。剎塵道會也。處處普賢。樓閣門開也。頭頭彌勒。

看經

藥山儼禪師看經次。僧問。和尚尋常不許人看經。為甚麼却自看。師云我只圖遮眼。云某甲學和尚得不。師云。汝若看。牛皮也須穿。

長慶云。眼有何過。 玄覺云。且道長慶會藥山意不會藥山意。

汾陽昭頌云。徹底更何疑虧。穿會者稀。叮嚀猶付囑。句句是玄機 保寧勇云。遮眼誰同藥嶠看。牛皮穿透骨毛寒。五湖四海知多少。字密行踈總一般。 枯木成云。門前雖有千山月。室內都無一點塵。貝葉若圖遮得眼。須知淨地亦迷人。

臨濟玄禪師同王常侍入僧堂。王問這一堂僧還看經也無。師云不看經。云還習禪也無。師云不習禪。云。經又不看。禪又不習。究竟作甚麼。師云總教成佛作祖去。王云。金屑雖貴落眼成翳。又作麼生。師云我將謂你是箇俗漢。

投子別云。官人何得貴耳賤目。 鏡清代云。比來拋甎引玉。 溈山喆云。王常侍可謂儒門君子。禪門良匠。若非知鑑分明。爭得是非頴脫。 白雲端云。大眾。臨濟端的具一隻眼。若是圓通即不然。金屑雖貴落眼成翳又作麼生。我將謂你是箇俗漢。大眾試斷看。 應庵華云。風行草偃。葉落知秋。臨濟雖本分鉗鎚。常侍乃頂門具眼。祇如今日判府入山與老僧相見。雖無僧堂可至。亦無佛法商量。祇這便是出他一頭地處。且道以何為驗。以此為驗。

徑山杲頌云。世出世間希有事。顯發須憑過量人。只將補袞調羹手。撥轉如來正法輪。

古靈贊禪師歸。受業本師問。汝學何業。師云一如未去時。後因本師看經次。有蠅子撞牕。師云。世界如許廣大。須要頭鑽故紙作甚麼。本師異而問之。師云。某甲今有頌云。空門不肯出。投牕也太奇。百年鑽故紙。何日出頭時。

白雲端頌云。為愛尋光紙上鑽。不能透處幾多難。驀然撞著來時路。始覺從前被眼瞞。

睦州蹤禪師。僧問一氣還轉得一大藏教也無。師云有甚饆羅[飢-几+追]子快下將來。

鼓山珪頌云。睦州只愛錐頭利。這僧不見鑿頭方。直饒轉得百千藏。這般供養也尋常。 徑山杲云。一氣轉一大藏教。頓漸偏圓權與實。無邊妙義炳然彰。元來一字他不識。

雲居膺禪師問僧念甚麼經。云維摩經。師云。我不問維摩經。念底是甚麼。僧於此有省。

佛慧泉頌云。不問維摩念甚麼。新羅鷂子穿雲過。杖頭擊著沒威靈。惆悵嵩山破竈墮。 無為子云。念底却是維摩經。一回舉著一回精。鸚鵡故鄉歸不得。大都言語太分明。 天章善云。問經不問念維摩。念底分明見也麼。欲入塵沙法門海。一言演出不須多。 道場如云。順風將欲到揚州。風轉船頭水逆流。把拖全憑三老力。瞥然到岸不須憂。 南堂靜云。須彌山高不見巔。大海水深不見底。簸土揚塵無處尋。回頭撞著自家底。

講經

南泉願禪師問座主。講得甚麼經。云彌勒下生經。師云彌勒甚麼時下生。云現在天宮未來。師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

洞山舉問雲居膺。膺云。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未審誰與安名。洞山被問直得禪牀振動。乃云。吾在雲巖曾問老人。直得火爐振動。今日被子問。直得通身汗流。 大陽延云。如今老僧舉起也。有解問者致將一問來。乃云地動也。 徑山杲云。禪牀振動火爐地動即不無。三大老要見南泉。直待彌勒下生始得。忽有箇衲僧出來道。天上無彌勒地下無彌勒。却教作麼生祗對他。向他道。老僧罪過。

佛眼遠頌云。禪床驚震被茶糊。惹得兒孫不丈夫。拄杖劈頭連打出。也教知道赤鬚胡。

西山亮座主謁馬祖。祖問講甚麼經。師云心經。祖云將甚麼講。師云將心講。云。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六識為伴侶。爭解講得經。師云。心既講不得。莫是虗空講得麼。云却是虗空講得。師拂袖而去。祖召云座主。師回首。祖云是甚麼。師豁然大悟乃禮拜。祖云。這鈍根阿師。你禮拜作甚麼。師直得通身汗流。遂歸謂眾云。我一生所講經。將謂無人及得。今日被馬師一問。平生工夫氷釋而。遂罷講。直入西山杳無消息。

開先瑛云。教中道。父母所生眼。悉見三千界。只如亮座主。只今在甚麼處。為復餐服百草隱在神山。為復定力自持深居巖谷。為復神通變化俗眼難窺。為復脫離色身證涅槃樂。如今有人見得麼。若也見得。不妨一員明眼衲僧。倘或未然。且莫撞著露柱。

正堂辯頌云。弓弦難結鴛鴦細。御道那栽栗棘蓬。堪笑香嚴饒舌老。今年猶勝去年窮。 東山空云。馬師瞎却亮師眼。一入西山更不返。我有三十二藤條。寄與山中這檐板。

太原孚上座初為座主。在揚州光孝講涅槃經。有一禪者阻雪在寺。因往隨喜。講至三因佛性三德法身。廣談法身妙理。禪者失笑。師講罷請禪者喫茶。問云。某甲素志狹劣。依文解義。適蒙見笑。有不到處。伏望見教。禪者云。實笑座主不識法身。師云。如此解說。何處不是。云請座主更說一徧。師云。法身之理猶若太虗。竪窮三際橫亘十方。彌綸八極包括二儀。隨緣赴感靡不周徧。禪者云。不道座主說得不是。只是說得法身量邊事實。未識法身在。師云。既然如是。禪者當為我說。云座主還信不。師云焉敢不信。云。若如是。座主暫輟講旬日。於室內端坐靜慮。取心攝念。善惡諸緣一時放却。師一依所教。從初夜至五更。聞鼓角聲豁然契悟。走扣禪者門。禪者問云誰。師云某甲。禪者咄云。教你傳持大教。代佛宣揚。夜來為甚麼醉酒臥街。師云。禪德。自來講經。將生身父母鼻孔杻揑。從今向去。更不敢如是。禪者云。且去。明日來相見。師即罷講徧謁諸方。

古德頌云。一曲單于風引長。孚公聞處出宮商。至今夜裏維揚客。空聽梅花聲斷腸。

論義

世尊因長爪梵志索論義。預約云。我義若墮。我自斬首。世尊云汝義以何為宗。志云我以一切不受為宗。世尊云是見受不。志拂袖而去。行至中路乃省。謂弟子云我當回去斬首謝佛。弟子云。人天眾前幸當得勝。何以斬首。志云。我寧於有[1]志人前斬首。不於無志人前得勝。乃嘆云。我義兩處負墮。是見若受。負門處麤。是見不受。負門處細。一切人天二乘皆不知我義墮處。唯有世尊諸大菩薩知我義墮。回至世尊前云。我義兩處負墮故當斬首謝世尊。佛云我佛法中無如是事。汝當回心向道出家。於是五百徒眾一時投佛出家。證阿羅漢。(一本小異)

七祖婆須密尊者因佛陀難提索以論義。祖云。仁者。論即不義。義即不論。若擬論義。終非義論。佛陀難提知師義勝。心即欽伏。

十一祖那夜奢尊者因馬鳴問。我欲識佛。何者即是。祖云。汝欲識佛。不識者是。云。佛既不識。焉知是乎。祖云。既不識佛。焉知不是。云此是鋸義。祖云彼是木義。復問。鋸義者何。鳴云與師平出。鳴問木義者何。祖云汝被我解。馬鳴於是信伏。

十二祖馬鳴大士昔甞事外道。每持一了槍上懸一劒巡五天竺國。索人論義。自云。我義若墮。當斬首為謝。聞脇尊者有大聲譽。特請論義。脇云。爾義以何為宗。祖云。有言說。我悉能破。脇於是默然而坐。祖忿色而去。詬罵云。我聞爾具大智惠。及與論義一詞不措。行至中路乃謂弟子云。我義墮。我言但有言說皆悉能破。彼既無言我當自破。將回斬首而謝。爾時脇尊者化令回心。并諸徒眾乃一時出家。

祖偈

六祖大師家貧賣新養母。因往五祖求法。祖問汝自何來。師云嶺南來。祖云欲須何事。師云唯求作佛。祖云。嶺南人無佛性。若為得佛。師云。人有南北。佛性豈然。祖知異器乃訶云著糟廠去。師遂入碓坊。腰石舂米。因五祖示眾索偈欲付衣法。堂中上座神秀大師呈偈云。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莫遣惹塵埃。師聞乃和之云。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祖默而識之。夜呼師入室。密示心宗法眼。傳付衣鉢令。渡江過大庾嶺南。歸曹溪開東山法門。

黃龍新頌云。六祖當年不丈夫。倩人書壁自塗糊。明明有偈言無物。却受他家一鉢盂。 佛惠泉云。今古曹溪一派寒。師來因為起波瀾。攜囊庾嶺人空逐。負石黃梅眾識難。 佛國白云。七百高僧夢裏時。三更月下獨南歸。賣柴舂米儂家事。底事親傳六代衣。 祖印明云。一偈投機一眾降。銜花百鳥去雙雙。家山記得來時路。半夜傳衣過九江。 草堂清云。七百僧中選一人。本來無物便相親。夜傳衣鉢曹溪去。鐵樹花開二月春。

雙林傅大士偈云。夜夜抱佛眠。朝朝還共起。起坐鎮相隨。語默同居止。纖毫不相離。如身影相似。欲識佛去處(雪竇云。三生六十劫)。祇這語聲是。

玄沙云。大小傅大士祇認得箇昭昭靈靈。 玄覺徵云。且道他認不認。若認。他又是補處彌勒。不可認也。若不認。玄沙又與麼道。不可徒然。 雪竇顯云。天下衲僧跳不出。直饒口掛壁上漢。別有一竅。勘過了打。又云。玄沙也是打草蛇驚。 翠巖芝云。認與不認。來年更有新條在。撓亂春風卒未休。天衣懷云。誰有單于調。換取假銀城。良久云。曾被霜雪苦。楊花落也驚。

保寧勇頌云。要眠時即眠。要起時即起。水洗面皮光。啜茶濕却觜。大海紅塵生。平地波濤起。呵呵阿呵呵。囉哩哩囉哩。

傅大士偈云。有物先天地。無形本寂寥。能為萬象主。不逐四時凋。(或作肇法師云)

雲峯悅云。且道是甚麼物。又云。水長船高。 道吾真云。且道是甚麼物。還識得麼。若識得。乾坤大地森羅洞明。若也不識。被物拶著。轉身不得。 琅瑘覺云。好箇頌。却成兩橛。若人點檢得出。許你具一隻眼。 保寧勇拈拄杖云。且莫喚這箇作拄杖子好。 五祖演云。古人恁麼道。可謂錦上鋪花。不妨奇特。諸人且作麼生會。白蓮今日曲順後機。不惜眉毛亦為頌出。有中有。無中無。細中細。麤中麤。

龐居士偈云。十方同聚會。箇箇學無為。此是選佛場。心空及第歸。

白雲端云。每日動用施為說黃道白。若喚作心即無及第之時。若不喚作心亦無及第之時。且道作麼生得心空及第去。良久云。向道是龍剛不信。果然奪得錦標歸。 大溈喆云。慧光門下直援超升不歷科目。諸人既到這裏。風雲布地牙爪成。但欠雷聲燒尾。如今為你諸人震忽雷去也。以拄杖擊禪牀下座。 草堂清云。如今莫有心空及第者麼。直饒心空及第。到寶峯門下猶是半途。且道到頭一句作麼生。良久云。但有路可上。更高人也行。

佛慧泉頌云。幞頭塵土靴襴破。選佛場中無兩箇。若道心空及第歸。頂上一槌難放過。

洞山价禪師悟無情說法偈云。也大奇。也大奇。無情說法不思議。若將耳聽終難曉。眼裏聞時方始知。

南堂靜頌云。好好。萬象森羅俱是寶。頭頭物物現家珍。不識之人即荒草。

仰山寂禪師問香嚴。聞師弟近日有甚悟道頌。試舉看。嚴舉了(其頌見悟道門)。師云此是閑時搆置。嚴又與一偈云。去年貧。未是貧。今年貧。始是貧。去年無卓錐之地。今年錐也無。師云。汝只得如來禪。未得祖師禪。香嚴[1]後又呈一偈云。吾有一機。瞬目示伊。若也不會。別喚沙彌。師云且喜師弟會得祖師禪。

玄覺徵云。且道如來禪與祖師禪分不分。 長慶稜云。一時坐却。 雲居錫徵云。眾中商量如來禪淺祖師禪深。只如香嚴當時何不問如何是祖師禪。若置此一問。何處有也。 琅瑘覺云。武帝求僊不得僊。王喬端坐却昇天。 大溈喆云。香嚴可謂上無片瓦。下無卓錐。露躶躶。赤灑灑。沒可把。若不是仰山。幾乎放過這漢。何故。不得雪霜力。焉知松柏操。

南堂靜頌云。聲不是聲方見道。色非色處即[2]直空。精金百煉方成器。利劒重磨始見功。 枯木元云。無地無錐未是貧。知無尚有守無身。儂家近日貧來甚。不見當初貧底人。

禪林類聚卷第八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