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七

圓相 對機 賓主 家風

圓相

南泉願禪師與歸宗麻谷同往謁忠國師。至中路。師於地上畫一圓相云。道得即去。宗於圓相中坐。谷便作女人拜。師云與麼則不去也。宗云是甚麼心行。師乃相喚回。不去禮國師。

玄覺云。只如南泉恁麼道。是肯底語不肯底語。 雲居錫云。比來去禮拜國師。南泉為甚麼却相喚回。且道古人意作麼生。 雲居元云。歸宗麻谷氣宇如王。落在南泉圈裏。當時見他畫圓相。拂袖便行。直饒南泉更有神通。也較三千里。 保寧勇別歸宗拍手大笑便起去。 天童覺云。我當時若見。便與撥却圓相。不唯打破南泉窠窟。亦乃教歸宗無著身處。麻谷呈伎倆不得。泉云與麼則不去也。果然果然。

汾陽昭頌云。國師欲見義多般。圓坐端居拜請看。不去同音聞便解。久經行陣奪旗旛。 雪竇顯云。由基箭射猿。繞樹何太直。千箇與萬箇。是誰曾中的。相呼相喚歸去來。曹溪路上休登陟。復云。曹溪路坦平。為甚麼休登陟。 保寧勇云。漫漫大地盈尺雪。江湖一片難分別。漁父披蓑月下歸。誰道夜行人路絕。

大溈祐禪師因令僧馳書上王常侍。王看書了乃問和尚近日有何言句。僧云。有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竪起拂子。王云彼中兄弟如何商量。云。借色明心。附物顯理。王云不是這箇道理。上座快回山去好。某甲有回書到和尚處。僧得書遂回持上師。師拆開見中畫一圓相內寫箇日字。師云誰知千里外有箇知音。仰山侍次乃云。雖然如是。也祇是箇俗漢。師云子又作麼生。仰却畫一圓相於中書箇日字。却以脚抹著。師乃大笑。(一本小異)

保寧勇頌云。南星北斗總移位。四海九州如鼎沸。波斯匿王鼻拄天。樓至如來脚踏地。

仰山寂禪師。一日有梵僧來。師於地上畫半月相。僧近前添作圓相。以脚抹却。師展兩手。僧拂袖便出。

承天簡云。仰山大似瘂子喫苦瓜。 圓悟勤云。以膠投漆。將鹽入醬。羽毛相似。體段一般。雖然如是。大小仰山被箇梵僧勘破。

本覺一頌云。寂子偶逢穿耳客。曾將半月示伊家。僧添半月翻然去。知道親逢小釋迦。

仰山在洪州石亭粥後坐次。有僧問和尚還識字不。師云隨分。僧乃右旋一匝云。是甚麼字。師於地上書箇十字。僧又左旋一匝云。是甚麼字。師改十字作卍字。僧畫一圓相以兩手托如脩羅掌日月勢云。是甚麼字。師乃畫圓相圍却卍字。僧乃作樓至勢。師云如是如是。此是諸佛之所護念。汝亦如是。吾亦如是。善自護持。其僧禮拜。騰空而去。

天童覺頌云。道環之虗靡盈。空印之字未形。妙運天輪地軸。密羅武緯文經。放開揑聚。獨立周行。機發玄樞兮青天激電。眼含紫光兮白日見星。

資福寶禪師因陳操尚書來。師便畫一圓相。陳云。弟子與麼來。早是不著便。那堪更畫圓相。師於中著一點。陳云將謂是南番舶主。師便歸方丈閉却門。

大溈喆云。資福雖是本分爐鞴。爭柰陳操是煅了精金。諸人要識資福麼。等閑擲一釣。驚動碧波龍。 虎丘隆云。資福買鐵得金一場富貴。是則是。爭柰公案未了。今日諸大士入山相見。山僧不畫圓相亦不掩却方丈門。且道與資福老人是一是二。還知落處麼。竹院相逢無一事。大家同喫趙州茶。 應庵華云。雖然如是。若到天童門下。未放過在。當時待陳操尚書道。弟子恁麼來早是不著便那堪更畫圓相。天童大開東閤。明牕下如法安排。何故。門內有君子。門外君子至。

雪竇顯頌云。團團珠繞玉。珊珊馬載驢。駞上鐵船。分付海山無事客。釣鼇時下一捲攣。師復云。天下衲僧跳不出。

資福寶禪師。僧問如何是古人歌。師乃畫圓相對之。

投子青頌云。一曲兩曲深夜彈。松風和雨過前山。可憐卞玉離荊岫。誰是知音却取還。

對機

石頭遷禪師問青原云。和尚自離曹溪。甚時到此間住。原云我却不知汝甚時離曹溪。師云某甲不從曹溪來。原云我知汝來處了也。師云。和尚幸是大人。且莫造次。

丹霞淳頌云。木人來問青霄路。玉女年尊似不聞。携手相將歸故國。暮山會會鎻重雲。

百丈海禪師因溈山五峯雲巖侍立次。師問溈山。併却咽喉唇吻。作麼生道。溈云却請和尚道。師云我不辤向汝道。恐後喪我兒孫。師又問五峯。峯云和尚也須併却。師云無人處斫額望汝。師又問雲巖。巖云和尚有也未。師云喪我兒孫。

雪竇顯頌云。却請和尚道。虎頭生角出荒草。十洲春盡花凋殘。珊瑚樹林日杲杲。和尚也併却。龍蛇陣上看謀略。令人長憶李將軍。萬里天邊飛一鶚。和尚有也未。金毛獅子不踞地。兩兩三三舊路行。大雄山上空彈指。 保寧勇云。三箇兒郎總長成。大家將本各經營。其間消折兄嫌弟。也有贏錢弟怨兄。 佛鑑懃云。却請和尚道。千人萬人所不到。杲日朦朧海面紅。清風凜凜霜天曉。和尚也併却。後人要踏前人脚。其餘利鈍不同途。畢竟到頭輸一著。和尚有也未。且向自身明見地。未能展翼逆風飛。少逐青雲千里志。

南泉願禪師問黃檗。定慧等學明見佛性是不。檗云十二時中不依倚一物。師云莫便是長老見處不。檗云不敢。師云漿水錢且置。草鞋錢教誰還。檗不對。

溈山問仰山云。莫是黃檗搆南泉不得麼。仰云。不然。須知黃檗有陷虎之機。溈云子見處得與麼長。 保福展云。若無溈仰。埋沒著黃檗。 五祖戒云。仰山大似為蛇畫足。 雲峰悅云。若不同牀臥。焉知被裏穿。

佛眼遠頌云。問答分明切磋。幾人於此見誵訛。少年俱決龍蛇陣。老倒同吟稚子。歌 佛鑑懃云。昨夜銀蟾跨箕尾。驀然一陣天風起。捲盡千重萬重雲。碧空寂寂凝如水。 海印信云。兩陣交鋒戰不難。埋兵調鬬何人曉。只解輪鎗趂勢來。喪身失命有多少。 佛慧泉云。獵獵奔馳勞不休。草深風勁更堪愁。翻身獅子無尋處。空使行人說路頭。

溈山問仰山。終日與子商量。成得箇甚麼邊事。仰山於空中劃一劃。師云。若不是吾。終被子惑。

佛印元頌云。盡日商量古佛言。當時一劃却成冤。至今尚有溈山在。莫道宗枝絕子孫。 地藏恩云。松直棘曲。烏玄鵠白。末後商量。空中一劃。若言向上玄關。走殺諸方禪客。

趙州一日問南泉。明頭合。暗頭合。泉便歸方丈。師歸堂去云。這老和尚被我一問。直得無言可對。首座云。莫道和尚無言。自是上座不會。師便與首座一掌云。這一掌合是堂上老漢喫。

五祖戒云。正賊走却。邏贓人喫棒。又云。南泉當斷不斷。返招其亂。 雲居舜云。你諸人作麼生會。諸人會處便道首座落他趙州綣繢。與麼會又爭得。大愚道。趙州大似傍若無人。

保寧勇頌云。大事當陽皎然。十分須是更周圓。堂中上座黑如漆。冷地為誰喫暗拳。

趙州曾問南泉。離四句絕百非。請師道。泉便下座歸方丈。師云這老漢尋常口吧吧地。今日被我一問。直得無言可對。侍者云莫道和尚無語好。師便與一摑云。這一摑合是王老師喫。

圓悟勤云。明頭合。暗頭合。本分綱宗。據虎頭。収虎尾。作家手段。雖然如是。要且落在第二頭。

智門祚頌云。離却四句絕百非。作者相諳識得伊。跳下禪牀便歸去。從他鷂子搏天飛。

道吾智禪師到五峯。峯問還識藥山老宿麼。師云不識。峯云為甚麼不識。師云不識不識。

丹霞淳頌云。白雲深處路難通。擬問蹤由涉功。掛角羺羊無影跡。從容還落正偏中。

黃連禪師。僧問如何是聲前一句。師云。聲前無句。聲後問將來。

投子青頌云。空劫前時曠路閑。聲前無句信人難。欲窮滄浪白雲曲。且看石人露半顏。

巖頭豁禪師因羅山問起滅不停時如何。師乃咄云是誰起滅。

松源岳云。古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薦福即不然。忽問起滅不停時如何。與一喝。

天童覺頌云。斫斷老葛藤。打破狐窠窟。豹披霧而變文。龍乘雷而換骨。咄。起滅紛紛是何物。

崇福志禪師。僧問如何是寬廓之言。師云無舌人道得。

投子青頌云。寬廓言時不犯舌。清風高韻碧雲斜。石人貪話西峯事。不覺東巖起霧遮。

廣德義禪師。僧問。古人云言語道斷非去來今。此理如何。師云彌勒涅槃知幾劫。護明猶未降迦維。

丹霞淳頌云。妙湛圓明第一機。降生成道涅槃時。迦維摩竭雙林樹。認著元來不是伊。

雲門偃禪師問乾峯云請師答話。峯云到老僧也未。師云恁麼則某甲在遲也。峯云恁麼那恁麼那。師云將謂猴白更有猴黑。

應庵華云。二老宿一等相見就中奇特。光孝今日為諸人說道理一徧。將謂春歸無覔處。不知還入此中來。

天童覺頌云。絃筈相銜。網珠相對。發百中而箭箭不虗。攝眾景而光光無礙。得言句之總持。住遊戲之三昧。妙其間也。宛轉偏圓。必如是也。縱橫自在。

雲門僧問如何是啐啄之機。師云響。

[1]清文頌云。有問啐啄機。雲門答云響。昨日雷震天。夜來山水長。 圓通僊云。啐啄之機響字酬。過空雷電忽傾湫。夜來霶霈漫天雨。幾處波濤打釣舟。

雲門僧問。不是目前機。亦非目前事時如何。師云倒一說。

雪竇顯頌云。倒一說。分一節。同死同生為君決。八萬四千非鳳毛。三十三人入虎穴。別別。擾擾怱怱水裏月。 正覺逸云。倒一說。清人骨。萬里無片雲。拋下一團雪。別別。老大禪翁甘滅舌。 野軒遵云。倒一說。這饒舌。無端都把天機泄。四海九州徒蹶蹶。飛出龍宮鑽螘穴。

雲門僧問如何是沙門行。師云會不得。云為甚麼會不得。師云祇守會不得。

智門祚頌云。君問沙門行。沙門行最高。若教人會得。業性卒難逃。

南院顒禪師上堂云。赤肉團上壁立萬仞。時有僧出問。赤肉團上壁立萬仞。豈不是和尚道。師云是。僧便掀倒繩牀。師云你看這漢亂做。僧擬議。師便打趂出院。

應庵華云。也是勾賊破家。若非這僧敢捋虎鬚。爭見南院汗馬功高。雖然。明果更資一路。赤肉團上壁立萬仞。若有僧出。劈脊便打。何故。殺人刀活人劒。具眼者看。 塗毒策云。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這僧雖亂逞英雄。南院是作家手段。然而美則美矣。若是徑山即不然。纔見他道是和尚語不。隨聲便打。何也。驗人端的處。下口便知音。 松源岳云。這僧一味小心放大膽。南院老也是養子之緣。鼓山珪頌云。掌中擎白日。舌上覆金錢。壁立爭千仞。毫光徹梵天。 徑山杲云。赤肉團邊用得親。主賓有理各難伸。兩箇駞子相逢著。世上如今無直人。

金峯志禪師。僧問四海晏清時如何。師云猶是階下漢。

丹霞淳頌云。四海煙塵晏然。當軒皓月照人寒。大功不賜將軍賞。寶馬金鏘頓懶觀。

報慈嶼禪師。僧問。承古有言。情生智隔想變體殊。只如情未生時如何。師云隔。云情既未生隔箇甚麼。師云這梢郎子未遇人在。

琅瑘覺云。報慈不妨入泥入水。若據衲僧門下。遠之遠矣。 黃龍新云。報慈也是小慈妨大慈。這僧還同受屈。梢郎子未遇人在。今時人往往作是非會却。不作是非會。如何理論。良久云。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 開福寧云。報慈一隔。佛祖命脉。放去収來。聖凡罔測。隔不隔。若為陳。檐取詩書歸舊隱。野花啼鳥一般春。

天衣懷頌云。報慈一隔。衲僧命脉。欲識一貫。兩箇伍伯。 白雲端云。無情猶隔若為通。絲髮之間路萬重。可惜兩頭空走者。不能直下見其宗。 大中德云。隔。青天無雲轟霹靂。叢林衲子如稻麻。不知幾箇僊陁客。

青峯楚禪師。僧問。大事成。為甚麼也如喪考妣。師云。不得春風花不開。及至花開又吹落。

丹霞淳頌云。家山歸到莫因循。竭力寅昏奉二親。機盡功忘恩義斷。便成不孝闡提人。

上藍超禪師。僧問如何是上藍本分事。師云不從千聖借。豈回萬機求。云不借不求時如何。師云不可拈放闍梨手裏得麼。

丹霞淳頌云。一片虗明本妙圓。箇中非正亦非偏。寶峯瑞草無根蔕。不待春功色自鮮。

大原孚上座初到雪峯。纔上法堂顧視雪峯便下去見知事。明日却上方丈作禮云。昨日觸忤和尚。峰云知是般事便休。後有僧問雲門。作麼生是觸忤處。門便打。

雪竇顯於見知事處云。一千五百人善知識。被孚老一覷便高竪降旗。又於便休處云。果然。於末後云。打得百千萬億箇。有甚麼用處。直須盡大地人喫棒。方可扶竪雪峯。且道孚上座具甚麼眼。

海印信頌云。李廣將軍。古今無對。深入虜庭。全身遠害。不動干戈贏小捷。至今邊塞嘉聲在。

重雲禪師。僧問如何是歸根得旨。師云。早時忘却。不憶塵生。

投子青頌云。家破人亡何處依。無心無緒話求歸。十年忘盡來時路。暫憶些兒總不知。

蜀州西禪禪師。僧問如何是非思量處。師云誰見虗空夜點頭。

丹霞淳頌云。一點靈明六不収。昭然何用更凝眸。箇中消息人難委。獨有虗空暗點頭。

瑞巖彥禪師問夾山。與麼即易。不與麼即難。與麼與麼即惺惺。不與麼不與麼即居空界。與麼不與麼。請師速道。山云老僧謾闍梨去也。師便喝云這老和尚是甚麼時節。便出去。後有僧舉似巖頭。頭云。苦哉。將我一枝佛法與麼流將去。

佛鑑懃云。瑞巖恁麼問。風不鳴條。夾山恁麼答。雨不破塊。巖頭恁麼說話。嘉禾合穗。野老謳歌。雖然如此。總欠悟在。何故。世事但將公道斷。人心難與月輪齊。 大溈智云。瑞巖問處。欵出囚口。夾山逢人展手。巖頭有判斷手段。今古流輝。雖然如是。各自有據。檢點將來。無風起浪。

白雲藏禪師。僧問如何是深深處。師云矮子渡深溪。

丹霞淳頌云。白頭童子智尤長。半夜三更渡渺茫。任運往來無間斷。不消船艇與浮囊。

風穴到黃龍。龍問。石角穿雲路垂絛。意若何。師云。紅霞籠玉像。擁嶂照川原。云恁麼則相隨來也。師云和尚低聲。

投子青頌云。無價明珠暗處懸。夜深將把木人穿。誰知却被泥牛見。吞入紅霞碧浪淵。

同安志禪師。僧問二機不到處如何舉唱。師云。偏處不逢。玄中不失。

丹霞淳頌云。這邊那畔總難逢。一句無私不處中。紅日暮沈西嶂外。空留孤影照溪東。

法眼問修山主。毫氂有差天地懸隔。是如何。修云毫氂有差天地懸隔。師云與麼道又爭得。修云。某甲只與麼。師兄作麼生。師云毫氂有差天地懸隔。修遂禮拜。

東禪齊云。山主恁麼祗對。為甚麼不肯。及乎再請益法眼。亦只恁麼道。便得去。且道疑訛在甚麼處。若看得透。道上座有來由。 五祖出法眼劈脊便打。 保寧勇代修山主云。恁麼會又爭得。 元豐滿云。噫許。大修山主被泥彈子換了眼睛。還知麼。復云。後面禮拜。也是停囚長智。 徑山杲云。法眼與修山主絲來線去。綿綿密密扶竪地藏門風。可謂滿目光生。若是德山臨濟門下。更買草鞋行脚始得。為甚如此。毫氂有差天地懸隔。甚處得這箇消息來。

汾陽昭頌云。宗師故故問同人。一擊毫氂兩路分。再審便能明的旨。自然清白不從聞。 保寧勇云。石城親切問同參。不語東西便指南。明暗兩條來往路。依俙屈曲在煙嵐。 正覺逸云。堪悲堪笑修山主。因地起兮因地倒。覿面難藏第一機。令人却憶雲門老。 佛印元云。六國當時太平。太平纔久不知兵。修公換得長蛇陣。天下人人會死生。 天童覺云。秤頭蠅坐便[1]欺傾。萬世權衡照不平。斤兩錙銖見端的。終歸輸我定盤星。

法眼僧問如何是塵劫來事。師云盡在于今。

楊次公頌云。塵劫來事。盡在于今。祖師不會。面壁沈吟。

梁山觀禪師。僧問如何是日用事。師云。碧玉點破瑠璃色。滿目紅塵不見沙。

丹霞淳頌云。劫火洞然無相宅。金門不覩玉樓家。寶天雲澹銀河泠。浩浩波瀾豈動沙。

黃檗慧禪師謁踈山。正值坐法堂參次。師先顧視大眾。然後設問云。剎那便去時如何。山云。逼塞虗空。你作麼生去。師云逼塞虗空不如不去。山休去。師下至僧堂前。首座謂師云。適觀上座祗對和尚語甚奇特。師云。此乃率爾。實自偶然。敢望慈悲開示愚迷。座云一剎那間還有擬議也無。師於言下有省。

西禪需頌云。逼塞虗空。不如不去。前後際斷。今亦無住。倒騎佛殿出三門。却把三門掛露柱。

三祖演禪師凡見僧來便云屈屈。僧云屈作甚麼。師云如今不屈更待何時。

佛眼遠頌云。盡力不柰何。按牛頭喫草。若無錦綉文。難以論嘉藻。

黃龍南禪師。僧問不去不來時如何。師云華嶽三峰頭倒卓。云却去却來時如何。師云風吹柳絮毛毬輥。

靈光觀頌云。氷雪肌膚西舍女。梳糚巧巧畫雙眉。傍人筆力強傳寫。戶外如何見得伊。

賓主

曹山本寂禪師。僧問五位對賓。師云汝今問那箇位。云。某甲從偏位中來。請師正位中接。師云不接。云為甚麼不接。師云恐落偏位中去。師復問僧。祇如不接。是對賓是不對賓。云早是對賓了也。師云如是如是。

丹霞淳頌云。月中玉兔夜懷胎。日裏金烏朝抱卵。黑漆崑崙踏雪行。轉身打破瑠璃椀。

瑞巖彥禪師一生常坐。每自喚云主人公。復自應諾。乃云。惺惺著。他時莫受人瞞。後有僧到玄沙。沙問近離甚處。云瑞巖。沙云有何言句示人。僧舉前話。沙云一等是弄精魂。也甚奇恠。復云。何不且在彼中。云遷化也。沙云而今還喚得應麼。僧無對。

雪竇顯云。蒼天蒼天。 雲峯悅云。鬼窟裏作活計。却問傍僧云。你還識瑞巖老漢麼。僧無對。師云蒼天蒼天。 保寧勇代云。和尚因甚對面不聞。

佛國白頌云。一生長喚主人公。不受人瞞逈不同。今日惺惺何處去。滿山松栢起悲風。 祖印明云。彎彎新月聚三星。誰信心王本自寧。可笑瑞巖方丈老。夜深呼喚強惺惺。 鼓山珪云。一主人公死。一主人公活。若解弄精魂。兩頭皆透脫。 白楊順云。自呼自應惺惺。不受欺瞞理不輕。池內白蓮香未。簷前山色四時青。

長慶稜禪師。僧問。有問有答賓主歷然。不問不答時如何。師云。相逢盡道休官去。林下何曾見一人。

智門祚頌云。人人盡道我心休。問著何曾有地頭。口說心違瞞自。業河迅速任漂流。

家風

大隋真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赤土畫簸箕。云未審此理如何。師云。簸箕有脣。米跳不出。

南堂靜頌云。赤土畫簸箕。團團無縫罅。佛眼覷不見。海神不知價。簸土揚塵無處尋。山高海闊白雲深。 應庵華云。簸箕有唇。米跳不出。天下衲僧赤胳[骨*歷]。更須撥轉上頭關。十方世界黑似漆。

韶山普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絕頂無根草。無風葉自搖。

丹霞淳頌云。妙峯孤頂偏肥膩。天產靈苗不觸地。翠葉無風常自搖。清香那逐春光媚。

育王山通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渾身不直五文錢。云太貧寒生。師云古代如此。云如何施設。師云隨家豐儉。

丹霞淳頌云。祖代家風沒一文。清貧中是更清貧。著衣喫飯飯隨豐儉。物物頭頭用最親。

雲門偃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門外讀書人報來。

徑山杲云。讀書人在這裏。且作麼生與伊相見。乃顧視左右云。不是冤家不聚頭。

智門祚頌云。叢林在處有家風。且與雲門事不同。門外若有讀書者。任是顏回亦不通。 佛慧泉云。讀書人到切須看。無絃難遇知音者。端的家風說與君。沒階趨進翼如也。

同安丕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兔懷胎入紫微。云忽遇客來將何祗待。師云。金果早朝猿摘去。玉花晚後鳳啣來。

圓悟勤云。峭措不妨峭措。風流且是風流。偏正五位君臣。言中不妨諦當。雖然如是。曹洞門下光前絕後。臨濟宗風豈容回互。若有人問蔣山。如何是和尚家風。對他道開口見膽。忽遇客來如何祗待。跳底金剛圈。吞底栗棘蓬。 微庵勤云。廣福即不然。有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只向道翠竹叢邊歌欵乃。碧巖深處臥煙蘿。忽遇客來將何祗待。沒底藍兒盛白月。無心盌子貯清風。 徑山杲云。同安家風不妨奇恠。徑山家風又且不然。或有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即向他道齋時一鉢和羅飯。禪道是非都不知。忽遇客來將何祗待。蒸餅餺飥。

丹霞淳頌云。日午煙凝山突屼。夜央天淡月嬋娟。混然寂照寒宵永。明暗圓融未兆前。

石門蘊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物外獨騎千里象。萬年松下擊金鐘。

丹霞淳頌云。夜明簾外月朦朧。騎象翻身擊寶鐘。洪韻上騰三界外。聾夫何事睡猶濃。

大陽玄禪師。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云。滿瓶傾不出。大地沒飢人。

丹霞淳頌云。荊山美玉何須辨。赤水玄珠不用拈。罔象無心黃帝重。卞和有智楚王嫌。

禪林類聚卷第七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