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六

示眾 勘辨 棒喝

示眾

南泉示眾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

鼓山珪頌云。心不是佛。智不是道。青山白雲。落花芳草。若是靈利阿師。終不回頭轉腦。 開善謙云。太平時節歲豐盈。旅不齎糧戶不扃。宮路無人夜無月。唱歌歸去恰三更。 徑山杲云。雨散雲收後。崔嵬數十峯。倚欄頻顧望。回首與誰同。

南泉示眾云。江西馬大師說即心即佛。王老師不恁麼。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恁麼道還有過麼。

鼓山珪頌云。剔起便行三萬里。只今休去八千年。分明更為從頭舉。一任諸方取次傳。 徑山杲云。倒腹傾腸說向君。不知何故尚沈唫。而今便好猛提取。付與世間無事人。 靈巖日云。倒腹傾腸幾箇知。更無絲髮可相依。直饒徹底承當去。也落他家第二機。

黃檗運禪師示眾云。汝等諸人盡是噇酒糟漢。與麼行脚何處有今日。還知大唐國裏無禪師麼。時有僧出云。只如諸方匡徒領眾又作麼生。師云。不道無禪。只是無師。

溈山問仰山作麼生。仰云鵝王擇乳素非鴨類。溈云此實難辨。 五祖戒出僧語云。謝和尚說得道理好。 石門聰云。黃檗垂示不妨奇特。纔被布衲挨拶著。失却一隻眼。 承天宗云。五祖戒眼照四天下。要見黃檗猶未可。若要扶竪正法眼藏。須是黃檗宗師。 翠巖真云。諸方商確便道黃檗坐却這僧。又道黃檗被這僧上來直得分析不下。何為也。翠岩輙生擬議。霧豹澤毛未甞下食。庭禽養勇終待驚人。 溈山喆云。諸人還會麼。莫恠從前多意氣。他家曾踏上頭關。

雪竇顯頌云。凜凜孤風不自誇。端居寰海定龍蛇。太中天子曾輕觸。三度親遭弄爪牙。 白雲端云。大唐國裏無禪師。與君攜手歸家裏。拋鈎本欲釣鯤鯨。誰知釣得跋鼈子。 佛鑑懃云。黃檗山中明示眾。大唐國裏暗藏身。袈裟一角猶拖地。誰是叢林有眼人。 佛慧泉云。無師充塞大唐國。噇酒糟漢會不得。竹寺閑過春深。落花亂點莓苔色。 徑山杲云。身上著衣方免寒。口邊說食終不飽。大唐國裏老婆禪。今日為君註破了。

洞山价禪師示眾云。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表。滯句者迷。

鼓山珪頌云。只要拔楔抽釘。為人解黏去縛。如何洞山老人。先自藤蛇繞脚。 徑山杲云。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表滯句者迷。逢人不得錯舉。

臨濟示眾云。夫一句語須具三玄門。一玄門須具三要。有權有用。汝等諸人作麼生會。(一本小異)

慈明圓頌云。第一玄。三世諸佛擬何宣。垂慈夢裏生輕薄。端坐還同落斷邊。第二玄。靈利衲僧眼未明。石火電光知是鈍。揚眉瞬目涉關山。第三玄。萬象森羅宇宙寬。雲散洞空山嶽靜。落花流水滿長川。第一要。豈語聖凡妙。擬議涉長途。擡眸七顛倒。第二要。峯頂敲搥召。神通自在來。多聞門外呌。第三要。起坐令人笑。掌內握乾坤。千差都一照。

睦州示眾云。大事未明如喪考妣。大事既明如喪考妣。

保寧勇頌云。春去秋來古與今。相逢休論歲時深。飢餐渴飲無他事。盡聽滿頭霜雪侵。

三聖然禪師示眾云。我逢人即出。出則不為人。興化聞云。我逢人即不出。出則便為人。

白雲端云。大眾。此二尊宿各有一處打得著。且道那箇在前。那箇在後。還有人向這裏定當得麼。良久云。妙舞莫誇回雪手。三臺須是大家催。 五祖演云。大眾。此二古德一人文章浩渺。一人武藝全施。若道興化是文亦不得。若道三聖是武亦不得。還於此辨得出麼。若辨得出。許你通身是命。若辯不出。你自相度。 保寧勇云。此二尊宿與麼為人猶在半途。保寧今日路見不平。拈拄杖下座。大眾一時走散。擲却便歸方丈。 天童覺云。墮也墮也。今日不是減古人聲光。且要長後人節槩。若是本色漢。提祖佛印。轉鐵牛機。把拄杖一時穿却。方見衲僧手段。

保寧勇頌云。騎驢戴笠迎南去。躍馬搖鞭向北行。兩箇大商俱突曉。日高猶聽打三更。 佛鑑懃云。城南措大騎驢子。市[1]比郎君誇馬兒。各各四蹄俱踏地。三春同到金明池。 圓通僊云。翻是羅兮覆是繡。弟兄同氣復連枝。為人不為成歌曲。祖父田園要及時。 佛燈珣云。湖光瀲灔晴方好。山色涳濛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淡糚濃抹總相宜。徑山杲云。陽焰何曾止得渴。畫餅幾時充得飢。勸君不用栽荊棘。後代兒孫惹著衣。

白水仁禪師示眾云。尋常不欲向聲前句後鼓弄人家男女。何故。且聲不是聲。色不是色。時有僧問。如何是聲不是聲。師云喚作色得麼。云如何是色不是色。師云喚作聲得麼。僧作禮。師云。且道為汝說答汝話。若人辨得。有箇入處。

雪竇顯云。本仁也甚奇恠。要且貪觀天上。既非聲前句後。且作麼生入。 大溈秀云。本仁只知橫千不會竪百。如何是聲不是聲。莫逐音響。如何是色不是色。莫逐青黃。且從伊向聲前句後覔箇安身。自然別有生涯。 佛鑑懃云。拂迹成痕。欲隱彌露。既道聲不是聲色不是色。洎乎問著。却云喚作聲得麼。喚作色得麼。本仁和尚鼓弄人家男女亦不少矣。而今欲得親切麼。乃擊禪床云。還聞聲麼。竪起拂子云。還見色麼。於此透過見聞。許你有箇出路。 應庵華云。雪竇到這裏盡其神通無插手處。只如道既非聲前句後從甚麼處入。往往十箇有五雙蹉過。還知薦福落處麼。一箭落雙鵰。

丹霞淳頌云。色自色兮聲自聲。新鶯啼處柳煙輕。門門有路通京國。三島斜橫海月明。

乾峯禪師示眾云。舉一不得。舉二放過。一著落在第二。雲門出眾云。昨日有人從天台來。却往徑山去。師云。典座明日不得普請。便下座。

雪竇顯云。諸德。雲門老只解一手擡不能一手搦。還有共相著力底麼。試露爪牙看。 佛印元云。此語眾中商量甚多。會者極少。乾峯夢裏合眼跳黃河。覺來身在牀上。雲門醉後扶人倒上樹。醒來只在坐中。二人打作一團。至今分疎不下。若人知得落處。許你解空第一。 大喆云。乾峰善唱。雲門善拍。拍唱相隨。風清古格。還有知音者麼。一堂風冷淡。千古意分明。 琅瑘覺云。路遙知馬力。歲久見人心。 溈山果云。乾峯平地生堆。韶石因風起浪。雖然合水和泥。千古叢林榜樣。既是叢林榜樣。為甚麼合水和泥。會麼。不入洪波裏。爭見弄潮人。黃龍心頌云。乾峯舉一不舉二。雲門擡手添意氣。花開花落任風吹。自有馨香滿天地。 普融平云。天台南嶽去無蹤。更有何人覿面逢。東嶺雲生西嶺白。前山花發後山紅。 慈受深云。煑海成鹽終有味。敲空作響本無聲。崑崙撞著波斯子。把手相將海底行。 佛性泰云。高樓美女一雙雙。各向瓊牕坐玉牀。繡出鴛鴦呈似了。金針深插錦香囊。 白雲端云。黑白分明滿局棊。曾無一著有相虧。可憐無限傍觀者。斧爛柯消總不知。

夾山示眾云。明不越戶。穴不棲巢。目不顧他位。脚不踏他位裏。六戶不掩。四衢無蹤。學不停午。意不立玄。千劫眼不借舌頭底。萬劫舌頭不顧眼中明。峻機不假鋒鋩事。到這裏。有箇甚麼事。闍梨。竿頭絲線從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雲門偃禪師示眾云。人人自有光明在。看時不見暗昏昏。作麼生是諸人自光明。自代云。厨庫三門。又云。好事不如無。

雪竇顯頌云。自照列孤明。為君通一線。花謝樹無影。看時誰不見。見不見。倒騎牛兮入佛殿。 白雲端云。徹底昏昏不待看。拄天拄地黑漫漫。三門厨庫長相對。一徑松風滿院寒。 圓悟勤云。夜明簾外千峯秀。鸞鏡臺前萬象殊。掃蹤滅跡。不立錙銖。誰為佛殿。誰是香厨。敲出鳳凰五色髓。擊碎驪龍明月珠。

雲門示眾云。直得乾坤大地無纖毫過患。猶是轉句。不見一色始是半提。更須知有全提時節。

松源岳頌云。百尺竿頭弄險。是非海裏橫身。更有全提底時節。只堪惆悵不堪陳。

雲居示眾云。得者不輕微。明者不賤用。識者不咨嗟。解者無厭惡。從天降下則貧寒。從地湧出則富貴。門裏出身易。身裏出門難。動則埋身千丈。不動則當處生苖。一言逈脫獨拔當時。言語不要多則無用處。

丹霞淳頌云。門頭戶尾事千差。了盡猶來未到家。明月堂前無影木。嚴凝雪夜忽開花。

大陽玄禪師示眾云。嵯峨萬仞。鳥道難通。劒刃輕冰。誰當履踐。宗乘妙句。語路難陳。不二法門。淨名杜口。所以道達磨西來九年面壁始遇知音。大陽今日也大無端。珍重。

丹霞淳頌云。不掛脣皮一句奇。少林冷坐最慈悲。須知此道非傳授。立雪神光強為。

風穴沼禪師示眾云。若立一塵。家國興盛野老嚬蹙。不立一塵。家國衰亡野老安貼。於此明得。闍黎無分。全是山僧。於此不明。老僧即是闍黎。闍黎與老僧亦能悟却天下人。亦能迷却天下人。要識闍黎麼。左邊拍一拍云。這裏即是。要識老僧麼。右邊拍一拍云。這裏即是。

雲門云。這裏即易。那裏即難。 琅瑘云。扚卜聽虗聲。 五祖演云。太平即不然。若立一塵。法堂前草深一丈。不立一塵。錦上鋪花。何也。不見道九九八十一。窮漢受罪畢。纔擬展脚眠。蚊蟲獦蚤出。 應庵華云。大小風穴不會轉身句。 松源岳云。薦福見處又且不然。大小風穴醋氣猶在。何故。始作翕如也。縱之純如也。皎如也。繹如也以成。喝一喝。 雪竇顯頌云。野老從教不展眉。且圖家國立雄基。謀臣猛將今何在。萬里清風獨自知。 白雲端云。立國仍教野老欣。威行閫外不揚塵。縱橫莫測文兼武。宇宙茫茫有幾人。 天童覺云。皤然渭水起垂綸。何似首陽清餓人。只在一塵分變態。高名勳業兩難泯。

首山念禪師示眾云。第一句薦得。與佛祖為師。第二句薦得。與人天為師。第三句薦得。自救不了。僧問和尚是第幾句薦得。師云月落三更穿市過。

天童覺頌云。佛祖髑髏穿一串。宮漏沈沈密傳箭。人天機要發千鈞。雲陳煇煇急飛電。箇中人。看轉變。遇賤則貴貴則賤。得珠罔象兮至道綿綿游。刃亡牛兮赤心片片。

勘辨

仰山寂禪師因溈山問。大地眾生。業識忙忙。無本可據。子作麼生知他有之與無。師云某甲有驗處。時有一僧從面前過。師召云闍梨。其僧回首。師云。和尚。這箇便是業識忙忙無本可據。溈云。此是獅子一滴乳。迸散六斛驢乳。

草堂清云。古人臨機施設出在一時。此是因風吹火用力不多。當時若無僧從面前過。仰山將甚麼語驗他。不遇祖師端的旨。臨機開口卒難應。

天童覺頌云。一喚回頭識我不。依俙蘿月又成鉤。千金之子纔流落。漠[1]塗窮有許愁。

仰山問僧甚處人。云幽州人。師云汝還思彼中麼。云常思。師云。能思是心。所思是境。彼中山河大地樓臺殿閣人畜等物。反思思底心還有許多般麼。云某甲到這裏總不見有。師云。信位即是。人位未是。云和尚莫別有指示不。師云。別有別無即不中。據汝見處。只得一玄。得坐披衣向後即看。

天童覺頌云。無外而容。無礙而沖。門牆岸岸。關鎻重重。酒常酣而臥客。飯雖飽而頹農。突出虗空兮風搏妙翅。踏翻滄海兮雷送遊龍。

烏臼禪師因玄紹二上座來參。師問二禪伯發足甚麼處。云江西。師遂拈拄杖打。玄云久知和尚有此機要。師云。你既不會。後面箇僧祗對看。紹擬近前。師便打云。信知同坑無異土。參堂去。

雪竇顯云。宗師眼目須至恁麼。如金翅擘海直取龍吞。有般漢眼目未辨東西。拄杖未知顛倒。只管說照用同時人境俱奪。 大溈喆云。烏臼大似巨靈逞擘大華之威。蒼龍展奪珠之勢。直得乾坤失色。乃拈拄杖云。諸人還識烏臼麼。若也識去。橫按鏌鎁寰中獨據。若也未識。棒頭有眼明如日。卓拄杖一下。 曹源生云。顯大機。明大用。奮寰中意氣。運閫外籌略。則不無烏臼。檢點將來。未是本分草料。若要據令而行。盡大地一時荒却。何故。寸釘入木。

鼓山珪頌云。赤身挨白刃。死中還得活。一箭自迷蹤。萬車皆喪轍。 徑山杲云。猛焰不容蚊蚋泊。大海那能宿死屍。任是三頭并六臂。望風無不竪降旗。

棒喝

南泉願禪師示眾云。文殊普賢昨夜三更起佛見法見。每人與二十棒趂出院也。趙州出眾云。和尚棒教誰打。師云王老師過在甚處。州乃作禮。師便歸方丈。

雲門代云。深領和尚慈悲。某甲歸衣鉢下得箇安樂。又代云。與眾除害。 玄覺云。且道趙州休去是肯南泉不肯南泉。 五祖演云。白雲則具大慈悲。遂拍手云。[曼-又+万]殊室利普賢大士不審不審。今後更敢也無。自云。一度被蛇傷。怕見斷井索。 夾山齡云。南泉一期逞俊。爭柰平地生堆。趙州雖則覿面投機。不免腦門著地。 佛鑑懃云。大似無手人行拳。無口人呌喚。無手人掩著無口人口。無口人咬著無手人手。恁麼會得。方知道法性不動。動徧三界之中。至理無言。言滿四天之下。若也不會。紅塵飛碧海。白浪湧青岑。 徑山杲云。南泉無過。口能招禍。趙州禮拜。草賊大敗。徑山不營結案據款。文殊普賢且過一邊。

佛燈珣頌云。鴛鴦綉出世無雙。好手元來更有強。呈罷各歸香閤去。金針難把度蕭郎。 佛印元云。普賢昨夜鬪文殊。趂出還同兩手。却得趙州行正令。從茲王老一時無。 佛鑑懃云。彩雲影裏僊人現。尋用紅羅扇遮面。無人著眼看僊人。却看隨後紅羅扇。

烏臼禪師問僧近離甚處。云定州。師云定州法道何似這裏。云不別。師云。若不別。更轉彼中去。便打。僧云棒頭有眼不得草草打人。師云今日打著一箇也。又打三下。僧便出去。師云屈棒元來有人喫在。云爭柰杓柄在和尚手裏。師云。汝若要。山僧回與汝。僧近前奪師手中棒打師三下。師云屈棒屈棒。僧云有人喫在。師云草草打著箇漢。僧禮拜。師云却與麼去也。僧大笑而出。師云消得恁麼消得恁麼。

雪竇顯頌云。呼即易。遣即難。互換機鋒子細看。劫石固來猶可壞。滄溟深處立須乾。烏臼老。烏臼老。幾何般。與他杓柄太無端。

德山鑒禪師初在蜀講金剛經。故號周金剛。後聞南方禪宗。遂滿車載疏鈔出蜀。初見龍潭(問答悟由俻見彼章)。出世德山。不立佛殿。凡見僧入門便棒。

白雲端頌云。突出雙頭卒辨難。曾將一擊碎潼關。自從天下大平後。流落人間號德山。 海印信云。德山棒。劃斷聖凡魔膽喪。善能方便捋虎鬚。忿怒那吒亦摧蕩。 大洪恩云。一棒一條痕。辛酸不可論。丈夫多意氣。幾箇是知恩。 雲蓋昌云。德嶠分明顯大奇。棒頭揮出絕離微。令行佛祖無空過。一似輪王握萬機。 無盡居士云。一條楖栗倚青天。別向三乘教外傳。未眨眼時遭八百。擬開口處著三千。 大洪遂云。驟雨迅雷擊。雲興電影隨。將軍雖有令。何似帝堯時。 徑山杲云。入門便棒。郎當不少。依而行之。胡麻廝繳。

德山小參示眾云。今夜不答話。問話者三十棒。時有僧出作禮。師便打。僧云。某甲話也未問。為甚便打。師云你是甚處人。云新羅人。師云。未跨船舷時。好與三十棒。

法眼云。大小德山話作兩橛。 德山密云。大小德山龍頭蛇尾。 雪竇顯云。此二尊宿雖善裁長補短捨重從輕。要見德山老漢亦未可在。何故。殊不知德山握閫外之威權。有當斷不斷不招其亂底劒。諸人還識新羅僧麼。只是撞著露柱底瞎漢。 芭蕉云。作死馬醫。 琅瑘覺云。德山何似履春氷。雖然如此。如猫弄鼠。 大溈喆云。德山大似清平世界鋥甲磨鎗。這僧不惜性命身挨白刃。法眼道話作兩橛。大似藥病相治。圓明道龍頭蛇尾。也是金鍮難辨。雪竇道撞著露柱底瞎漢。截斷眾流。如今還有人與新羅僧作主麼。出來與大溈相見。乃竪拂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萬餘。

佛印元頌云。德山自得任公手。一線分明下兩鈎。透網金鱗纔弄水。岸邊還把釣絲收。 旻古佛云。橫按鏌鎁居閫外。當鋒誰敢犯重圍。堪羨新羅箇衲子。全機破敵也光輝。 寶峯照云。煙塵掃蕩將軍令。正勑流行宣德音。公子中知[1]欹既醉。夜深還被活生擒。 枯木成云。祖令全提孰敢論。纖塵纔動陷關津。這僧不辨箇時節。為法亡身有幾人。

臨濟玄禪師初在黃檗三年。因首座(即睦州也)教令去問黃檗。如何是佛法的的大意。檗便打二十拄杖。如是三問三被打。既不契遂辭去。首座密啟黃檗云。問話上座非凡。他日可為一株大樹。蔭覆天下人去在。來辭時望方便指引。師辭檗。檗云。不須他去。只往高安大愚處去。師到大愚。愚問甚處來。師云黃檗來。愚云有何言句。師舉前話。復云未審某甲過在甚麼處。愚云。黃檗與麼老婆心切。為汝得徹困。猶覔過在。師於是大悟乃云。元來黃檗佛法無多子。愚乃扭住云。尿牀子。適來道有過無過。而今又道佛法無多子。是多少。道道。師於愚肋下築三拳。愚托開云。汝師黃檗。非干我事。師即便返黃檗。檗問。來來去去有甚了期。師云只為老婆心切。遂舉前話。檗云。大愚老漢饒舌。待來與一頓。師云。說甚待來。只今便與。遂打黃檗一掌。檗吟吟大笑云。風顛漢却來這裏捋虎鬚。參堂去。

溈山問仰山云。臨濟得大愚力黃檗力。仰云。非但捋虎鬚。亦解坐虎頭。 應庵花云。你諸人還覷得透也未。直饒一咬便斷。也未是大丈夫漢。三世諸佛口掛壁上。天下老和尚將甚麼喫飯。

白雲端頌云。一拳拳倒黃鶴樓。一踢踢翻鸚鵡洲。有意氣時添意氣。不風流處也風流。 保寧勇云。雷電喧轟海嶽昏。一家愁閉雨中門。狂風忽起烏雲散。白日滿天星斗分。 黃檗勝云。叢林猛烈是黃檗。拈棒便打途中客。回到大愚却知恩。老婆面上與一摑。 真淨文云。便言黃檗無多子。大丈夫兒豈自乖。脇下三拳明有信。不從黃檗付將來。 佛眼遠云。擘開花嶽連天色。放出黃河倒海聲。瞎驢死後蒿枝折。大地如今有幾人。 天童覺云。九包之雛。千里之駒。真風度籥。靈機發樞。劈面來時飛電急。迷雲破處太陽孤。捋虎鬚。見也無。箇是雄雄大丈夫。

臨濟出世後唯以棒喝示徒。凡見僧入門便喝。

海印信頌云。臨濟喝。霹靂一聲邪腦裂。忽然透出蒼龍穴。擊碎明珠拗角折。 佛國白云。當機喝喝震春雷。萬蟄龍蛇眼豁開。忽若翻身無伎倆。任從千古臥塵埃。 大洪恩云。入門便喝。是忉怛。無限杜禪和。猶更論該括。 普融平云。赫日光中轟然霹靂。禹門浪急風高。無限錦鱗點額。 佛燈珣云。張公未醉李公扶。從此佳聲滿道途。却被金剛開口笑。誰能愛你護身符。 徑山杲云。入門便喝。全無巴鼻。引得兒孫。弄粥飯氣。

臨濟聞德山示眾云。道道。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師令侍者(即洛浦也)去問。為甚麼道得也三十棒。道不得也三十棒。他若打汝。汝便接住推一推。看他如何。侍者如教至彼問。山便打。者接住推一推。山便歸方丈閉却門。者回舉似師。師云我從來疑著這漢。雖然如是。汝還見德山麼。者擬議。師便打。

巖頭云。德山尋常只據目前。一箇拄杖子。佛來也打。祖來也打。爭柰較些子。 東禪齊云。只如臨濟道我從來疑著這漢。是肯底語不肯語。為當別有道理。試斷看。

海印信頌云。單于自負藝過人。小將教詔去似真。到彼果然贏小捷。回來未免陷全身。 佛鑑懃云。譬若金籠鸚鵡兒。觜如紅玉一青衣。雖然學得人言語。問著元來總不知。

臨濟問僧甚麼處來。僧便喝。師便揖坐。僧擬議。師便打。又一僧來。師竪起拂子。僧禮拜。師便打。復見一僧來。師亦竪起拂子。僧不顧。師亦打。

鼓山珪頌云。主賓都落第三機。陣陣開旗不展旗。石火光中分勝負。倒騎鐵馬上須彌。 徑山杲云。五月五日午時書。赤口毒舌盡消除。更饒急急如律令。不須門上畫蜘蛛。 松源岳云。閃電光中賓主分。虗空背上立綱宗。祖師活計只如此。後代兒孫掃地空。

臨濟一日問僧云。有時一喝如金剛王寶劒。有時一喝如踞地獅子。有時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時一喝不作一喝用。汝作麼生會。僧擬議。師便喝。

汾陽昭頌云。金剛寶劒最威雄。一喝能摧萬刃鋒。遍地乾坤皆失色。須彌倒插半空中。金毛踞地眾威全。一喝能令喪膽魂。嶽頂峯高人不見。猿啼白日更黃昏。詞鋒探草辨當人。一喝須知見有真。大海淵澄含萬象。休將牛跡比功深。一喝當陽勢自彰。諸方盡有好商量。盈衢溢路歌謠者。古往今來不變常。 劒門庵主云。是非穿鑿不相干。四喝諸方莫錯看。六道四生平等法。牧童吹笛過前山。

睦州蹤禪師問僧近離甚處。僧便喝。師云老僧被你一喝。僧又喝。師云三喝四喝後作麼生。僧無語。師便打云。這掠虗漢。

應庵華云。叢林中商量道。他三喝四喝後如何。便與掀倒禪牀。不然拽坐具。劈口摵。不然拂袖便行。不然更與一喝。恁麼說話要稱為達磨兒孫。大遠在。漆桶。參堂去。

雪竇顯頌云。兩喝與三喝。作者知機變。若謂騎虎頭。二俱成瞎漢。誰瞎漢。拈來天下與人看。

睦州見僧來云。見成公案放你三十棒(雲峰悅云。賊人心虗)僧云某甲如是。師云寺門前金剛為甚麼竪拳。云金剛尚乃如是。師便打趂出云。這掠虗漢。

雲門云。睦州正恁麼時。天下人披枷帶鎻。 徑山杲云。雖然無孔笛撞著氈拍板。直是五音調唱六律諧和。子細檢點將來。未免傍觀者哂。且道誰是傍觀者。良久云。不得動著。動著打折你驢腰。

覺海元頌云。見成公案未除瑕。放過方能脫鎻枷。四海澄清人富庶。更來石上種油麻。 海印信云。呼蛇易。遣蛇難。袖裏金鎚不易看。長安夜夜家家月。誰知愁樂有多般。 佛燈珣云。見成公案便相當。秤則秤兮斗則量。非較當年三十棒。至今平步也翱翔。

霍山通禪師因到仰山前乃翹一足云。西天二十八祖亦如是。唐土六祖亦如是。和尚亦如是。某甲亦如是。仰山下禪牀打四正是藤條。(一本小異)

雪竇顯云。藤條未到折。因甚麼只與四下。須是箇斬釘截鐵漢始得。 翠巖芝云。亦不得作賞亦不得作罰。如今作麼生會。 棲賢遷云。且仰山打伊四藤條是何道理。莫是打伊不會。莫是打伊說道理。若恁麼會。何曾夢見。山僧道苦瓠連根苦。甜瓜徹蔕甜。

野軒遵頌云。集雲峯下四藤條。幾嶮當時打折腰。堪笑後來稱猛將。只知空說霍嫖姚。 保寧勇云。竺國支那咸印定。更無毫髮可參差。眼橫鼻直喧天下。一頓殘羹永不飢。 圓通僊云。集雲峯下四藤蒿。打破潼川路一條。似鶴似雲天地外。如龍如鳳在煙霄。

通禪師到霍山。自云集雲峯下四藤條天下大禪佛參。山乃喚維那云打鐘著。師便走。

雪竇顯云。這漢雖見機而變。爭柰有頭無尾。

圓通僊頌云。藤條喫了任閑遊。未到牢關未肯休。打鼓打鐘俱是令。知機識變有誰儔。

興化獎禪師陞堂云。今日不用如何若何。便請單刀直入。興化與你證據。時旻德長老出。禮拜起便喝。師亦喝。德又喝。師亦喝。德禮拜。師云。若是別人。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何故。為他旻德會一喝不作一喝用。便下座。

首山念云。看他興化與麼作用。為甚麼放得伊過。諸上座。且道甚麼處是一喝不作一喝用。是前一喝。是後一喝。那箇是賓。那箇是主。雖然如此。也須子細始得。良久云。二俱有過。二俱無過。珍重。 琅瑘覺云。且道那一喝不作一喝用。興化若無後語。疑殺天下人。雖然如是。曉者還稀。 松源岳云。興化勾[1]賦破家。旻德把髻投衙。更道他會一喝不作一喝用。不知凌滅我臨濟宗風。不見道作家不啐啄。啐啄同時失。

海印信頌云。龍虎相交是底時。未容擬議參差。分明一喝不作用。却使禪人特地疑。 雲溪恭云。獰龍出水虎離山。四起風旋萬頃煙。若具阿那律正眼。橫身三界背摩天。 鼓山珪云。單刀直入不須論。擬議之間賓主分。不得放他旻德過。須知興化棒頭親。 徑山杲云。暗中携手上高山。及至天明各自行。無限途中未歸客。明明開眼墮深坑。

興化因同參來。纔上法堂。師便喝。僧亦喝。行三兩步。師又喝。僧亦喝。須臾近前。師拈棒。僧又喝。師云你看這瞎漢猶作主在。僧擬議。師便打直打下法堂。師却歸方丈。有僧問。適來僧有甚言句觸忤和尚。師云。是他適來也有權也有實。也有照也有用。我將手向伊面前劃一劃。到這裏却用不得。似這瞎漢。不打更待幾時。

圓悟勤云。卞王庫刀。振塗毒鼓。掣電未足以擬其迅。震雷未足以方其威。可謂善驅耕夫之牛。能奪飢人之食。只如主賓互換。有照有用有權有實則且置。甚處是興化將手向伊面前劃一劃。若這裏洞明。可以荷負臨濟正法眼藏。如或泥水未分。未免瞎驢趂大隊。 應庵花云。興化門牆千仞。從來家法森嚴。這僧暗透重關。要看洞中春色。好則好。未免二俱失利。祇如興化道我將手向伊面前劃一劃。又作麼生。天堂未就。地獄先成。

鼓山珪頌云。霹靂驚天地。那容掩耳聽。須知興化老。一半是人情。 退庵休云。恰如劊子氣雄豪。便向咽喉下一刀。五臟肝心皆砉出。方知王法不相饒。 徑山杲云。鏌鎁在握。天魔膽落。明眼衲僧。休更卜度。 劒門庵主云。長松不改四時青。縱奪當機幾箇明。陣敗不禁苕菷掃。眼中瞳子面前人。

興化謂眾云。我聞長廊下也喝。後架裏也喝。諸子。汝莫盲喝亂喝。直饒喝得興化上三十三天。却撲下來一點氣也無。待興化蘇息起來。向汝道未在。何故如此。我未曾向紫羅帳裏撒真珠與你諸人去在。你虗空裏胡喝亂喝作甚麼。

佛性泰云。驅耕失牛。奪飢人食。擊碎明月珠。敲出鳳凰髓。可謂富貴中富貴。風流中風流。藹藹嘉聲迄今未。敢問大眾。只如興化道未曾向紫羅帳裡撒真珠。作麼生會。或若總道咄。我也知你跳不出。 水庵一云。興化是則是。大似如飢喫鹽。若是翠雲則不然。待你喝得翠雲山振動。却向伊道弄粥飯氣。

鼓山珪頌云。紫羅帳裏撒真珠。禪客相承總掠虗。拍手呵呵開口笑。釋迦彌勒是他奴。 徑山杲云。對眾全提摩竭令。豈是閑開兩片皮。喝下瞎驢成隊走。夢中推倒五須彌。

揚岐會禪師問慈明。幽鳥語喃喃。辭雲入亂峯時如何。明云。我行荒草裡。汝又入深村。師云。官不容針。再借一問。明便喝。師云好喝。明又喝。師亦喝。明連喝兩喝。師便禮拜。

松源岳云。二人父子。譬如弄珠。不觸其手。不墮其地。不住於空。亦無玄妙。箇裏如何眨眼。喝一喝。 白雲端頌云。將出驪珠遇大商。金盤撥動有餘光。無煩一句論高價。把手歸家笑幾場。

禪林類聚卷第六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