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禪林類聚卷第四

祖教 問法

祖教

六祖大師因僧問黃梅意旨甚麼人得。師云會佛法人得。云和尚還得不。師云我不得。云和尚為甚麼不得。師云我不會佛法。

汾陽昭代云。方知密旨難傳。 翠巖芝云。會得二頭。不會得三首。作麼生道得出身之路。 白雲端云。大眾還識祖師麼。 徑山杲云。大眾還見祖師麼。若也不見。徑山為你指出。蕉芭蕉芭。有葉無了。忽然一陣狂風起。恰似東京大相國寺裏三十六院東廊下北角頭王和尚破袈裟。畢竟如何。歸堂喫茶。 佛性泰云。破布裹真珠。識者方知是寶。爛泥藏棘。踏著方乃驚人。諸人還見祖師麼。倒騎白額虎。突出眾人前。

佛印元頌云。當日黃梅傳意旨。會佛法人如竹[竺-二+韋]。麟龍頭角盡成空。盧老無能較些子。

馬祖一禪師。僧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師直指西來意。師云。我今日勞倦不能為汝說。問取智藏去。僧乃問藏。藏云何不問和尚。云和尚教來問。藏云。我今日頭痛不能與汝說。去問取海兄。僧遂問海。海云我到這裏却不會。僧舉似師。師云。藏頭白。海頭黑。

溈山喆云。這僧與麼問。馬師與麼答。離四句絕百非。智藏海兄都不知。會麼。不見道馬駒踏殺天下人。 五祖演云。馬大師無著慚惶處。只道得箇藏頭白海頭黑。這僧將一檐朦[月*董]換得箇不會。若也眼似流星。多少人失錢遭罪。 佛眼遠云。大眾說白道黑理甚分明。諸人還見馬大師麼。久立也太無端。 文殊道云。馬師言中有響。這僧眼裏無筋。西堂百丈同坑無異士。依樣畫葫蘆。只如馬大師道藏頭白海頭黑。又作麼生。片雲橫谷口。迷却幾人源。

雪竇顯頌云。藏頭白。海頭黑。明眼衲僧會不得。馬駒踏殺天下人。臨濟未是白拈賊。離四句。絕百非。天上人間唯我知。 南華昺云。四句百非皆杜絕。陽春白雪唱彌高。風清月皎無雲夜。誰把吹毛換寶刀。 照覺總云。百非四句絕何言。黑白分明定正偏。獅子窟中無異獸。驪龍行處浪滔天。 佛鑑懃云。湘靈二女神僊格。笑倚朱門香陌陌。一抹臙脂透臉紅。更加十分天真色。 圓覺演云。百非四句絕疎親。馬駒踏殺天下人。藏頭白兮海頭黑。門外金剛笑又嗔。

水潦禪師問馬祖如何是西來的的。意祖乃當胷一踏踏倒。師忽契悟。起來拊掌大笑云。也大奇。也大奇。百千三昧無量妙義。只向一毛頭上便一時識得根源去。遂乃作禮而退。(廣燈小異)

琅瑘覺云。大眾。你道水潦還曾悟也未。 天童覺云。馬大師不合放過。待伊起來恁麼道。但問祇這一毫從甚麼處得來。待伊擬議。更與一踏。 西禪需云。大小水潦喫人拳踢了。却道他悟。悟甚麼屎。及乎起來。更不識羞。猶道我向一毫頭上識得根源。且莫捏目生花。住山後告眾云。自從一喫馬師踏。直至如今笑不休。且道笑箇甚麼。 塗毒[1]篥云。諸方咸云。瘥病不假驢駝藥。風流不在著衣多。殊不知水潦錯喫巴豆。吐得許多惡毒方盡。若是禪。全未夢見。具眼者試甄別看。

照覺總頌云。水潦承機徹祖意。馬駒一踏曉根源。虗空撲落無閑地。却向滄溟駕鐵船。 白雲端云。一踏倒時堪大笑。從前伎倆盡徒勞。蛇頭却要重揩痒。萬萬千千出一毫。 旻古佛云。海上追奔天馬駒。偶來騰踏露全軀。百千妙義毫端現。拊掌呵呵笑識渠。 野軒遵云。馬駒一踏。驢兒倒地。大笑起來。羊鳴犬吠。

趙州諗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庭前栢樹子。云和尚莫將境示人。師云我不將境示人。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庭前栢樹子。

慈明圓頌云。趙州庭前栢。天下走禪客。養子莫教大。大了作家賊。 浮山遠云。庭前栢樹趙州道。廬陵米價吉陽敷。三歲兒童皆念得。八十翁翁會也無。 雲峯悅云。入門何必辨來機。老倒禪和不自知。栢樹庭前剛指示。番令平地下針錐。 雪竇顯云。七百甲子老禪和。安貼家邦苦是他。人問西來指庭栢。却令天下動干戈。 黃龍南云。趙州有語庭前栢。禪者相傳古到今。摘葉尋枝雖有解。須知獨樹不成林。 天衣懷云。趙州庭前栢。三冬括地寒。處處綠楊堪繫馬。家家門首透長安。 翠巖真云。僧問西來意。趙州栢樹酬。皮下若有血。官差不自由。 湛堂凖云。庭前栢樹子。少悟出常情。雨過山添翠。雲收日月明。 兜率悅云。趙州全不犯工夫。覿面寧有細與麤。重疊示君君不見。庭前栢樹本來無。

趙州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欄中失却牛。(或作龍雲)

慈雲圓照頌云。欄中失却牛。有問即有詶。更若求玄妙。猢猻築氣毬。

趙州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板齒生毛。

投子青頌云。九年少室自虗淹。爭似當頭一句傳。板齒生毛猶可事。石人踏破謝家船。

靈樹敏禪師。僧問如何是禪師西來意。師默然。後遷化。欲立行狀碑。要選此語刻石。時雲門為首座。僧問先師默然處如何上碑。雲門代云。師。

白雲端頌云。師之一字太巍巍。獨向寰中定是非。必竟水須朝海去。到頭雲定覔山歸。 佛印元云。靈樹當初密對揚。暗中文彩全彰。後人不見雲門老。一字千般亂度量。 旻古佛云。師字相酬作者知。韶陽千古特光輝。茫茫宇宙人無數。到底誰明一字師。 寶峰明云。西來祖意若為酬。手把明暗投。却被雲門添一字。致令千古閙啾啾。

龍牙遁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待石烏龜解語即向汝道。云石烏龜解語也。師云向汝道甚麼。僧無對。

保寧勇代云。和尚也須忌口始得。

投子青頌云。石龜語話是誰聞。無耳髑髏夜聽深。天曉便藏無影樹。太陽雖照不能尋。

龍牙初參翠微。師乃問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翠微云與我過禪板來。師過與微。微接得便打。師云。打則任打。要且無祖師意。又參臨濟亦如是問。濟云與我過蒲團來。師過與濟。濟接得便打。師云。打即任打。要且無祖師意。師後住山。有僧問。和尚當年問二尊宿。祖師意明也未。師云。明則明。要且無祖師意。(廣燈先參臨濟)

五祖戒云。祖師土宿臨頭。又云。和尚得與麼面長。 雪竇顯云。臨濟翠微只解放不解収。我當時若作龍牙。待伊索蒲團禪板。拈得劈胷便擲。 翠巖芝云。當初如是。今時衲僧皮下還有血麼。 大溈喆云。翠微臨濟可謂本分宗師。龍牙一等是撥草瞻風。與他後人為龜為鑑。又舉住山後僧問處乃云。龍牙瞻前顧後應病與藥。大溈則不然。待問當時二尊宿明不明。劈脊便棒。非唯扶竪翠微臨濟。乃不辜他來問。 石門聰云。龍牙無人挨著猶可。纔被箇衲子挨著。失却一隻眼。

雪竇顯頌云。龍牙山裏龍無眼。死水何曾振古風。禪板蒲團不能用。只應分付與盧公。盧公付了亦何憑。坐倚休將繼祖燈。堪對暮雲歸未合。遠山無限碧層層。 佛性泰云。子鄉不下單于拜。始末常遵漢帝儀。雪後乃知松栢操。事難方見丈夫兒。 天童覺云。蒲團禪板對龍牙。何事當機不作家。未意成褫明月下。恐將流落在天涯。虗空那掛劒。星漢却浮槎。不萠草解藏香象。無底藍能著活蛇。今日江湖何障礙。通方津渡有船車。

龍牙問洞山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山云待洞水逆流即向汝道。師從此悟旨。

汾陽昭頌云。龍牙未息狂心地。遍問諸師不肯休。先達慜他親志切。直言洞水逆須流。 投子青云。古源無水月何生。滿岸西流一派分。蔥嶺罷詢熊耳夢。雪庭休話少林春。

三聖然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臭肉來蠅。僧舉似興化。化云我即不與麼。僧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化云破驢脊上足蒼蠅。

正覺逸頌云。水母有骨。靈龜無殻。瞎驢臭肉來於蠅。佛意祖意如山嶽。 白雲端云。破脊蠅多臭肉蠅。誰知興化不徒行。慣從五鳳樓前過。手握金鏘賀太平。 黃蘗勝云。匝地風光無間違。因何不信却生疑。老婆為君重指出。臭肉團上青蠅飛。

投子大同禪師遇翠微於法堂上行。便問西來意旨和尚如何示人。微顧視之小頃。師云乞師垂示。微云更要第二杓惡水那。師便禮拜。微云莫垛却。時至根苗自生。(或作山。小異)

本覺一頌云。曾把西來問翠微。經行駐步太慈悲。當時投子如能會。惡水重將更潑誰。

枝請師直指云。春風一陣來。滿地紅英落。大眾作麼生會。且各自歸堂去。

仰山湧禪師。僧問曹溪意旨如何。師云一鏁入寒空。

投子青頌云。重峯層仞[打-丁+乖]寒空。塔鏁深雲勢莫窮。千古松聲來有韻。萬年溪水去無蹤。

荷玉慧禪。師僧問如何是西來的的意。師云不禮拜更待何時。

丹霞淳頌云。虗堂寂寂夜深寒。攜得瑤琴月下彈。不是知音徒側耳。悲風流水豈相干。

谷山像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半夜烏兒頭戴雪。天明啞子抱頭歸。

丹霞淳頌云。瑞霧祥煙鏁玉樓。妙年王子恣優遊。琉璃殿上騎金馬。明月堂前輥繡毬。

雲門偃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日裏看山。

智門祚頌云。日裡看山也是常。西來祖意謾商量。金色獅子希逢有。多是狐狸喚作狼。 無為子云。日裏看山滿眼青。千巖萬壑鬥縱橫。洞門疑是雲遮斷。到者須知路坦平。 三祖宗云。匡真不惜兩莖眉。日裏看山對祖機。﨟月火燒春又綠。只宜飛走會相依。 佛鑑懃云。雨餘江上兩三峯。堆疊煙嵐不記重。眼裏看來端的瞎。耳根聞處出天聰。 投子青云。坦然曾問老師安。爭似韶陽一句傳。日裏華山僊掌露。夜深猿呌月當軒。

雲門僧問如何是一代時教。師云對一說。

雪竇顯頌云。對一說。太孤絕。無孔鐵鎚重下楔。閻浮樹下笑呵呵。昨夜驪龍拗角折。別別。韶陽老人得一橛。 五祖演云。對一說。卷盡五千四十八。風花雪月任流傳。金剛腦後添生鐵。 佛性泰云。對一說。五教二乘盡該攝。龍宮海藏任縱橫。水底泥牛吞却月。

洛浦安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青嵐覆處。出岫藏峯。白月輝時。碧潭無影。

丹霞淳頌云。群花未發梅先折。萬木凋零栢轉奇。雲淡不彰篩月影。煙輕那露引風枝。

洛浦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以拂子擊繩床云會麼。云不會。師云。天上忽雷驚宇宙。井底蝦蟆不舉頭。

洛浦僧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云。日月並輪輝。誰言別有路。云恁麼則顯晦殊途事非一揆。師云。但自不亡羊。何須泣岐路。

丹霞淳頌云。月篩松影高低樹。日照池心上下天。赫赫炎空非卓午。團團秋夜不知圓。

即大行。受記之緣亦就矣。厥後眾緣不備。果如所記。

梁山觀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莫亂道。

投子青頌云。國令嚴嚴擬者危。毫釐纔動鐵輪隨。心萌口應三千里。齒露言來苦怨誰。

梁山僧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云。金烏東上人皆貴。玉兔西沈佛祖迷。

丹霞淳頌云。靈山會上言雖普。少室峯前句未形。瑞草蒙茸含月秀。寒松蓊鬱出雲青。

巴陵鑑禪師。僧問祖意教意是同是別。師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

五祖演云。大小巴陵只道得一半。白雲即不然。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 松源岳云。白雲盡力道。只道得八成。有問靈隱。只向他道。人我無明一串穿。

保寧勇頌云。昨夜三更屈指輪。世間休說兩三人。數聲羗笛離亭晚。君向瀟湘我向秦。 投子青云。同別祖教問端由。便將元價與他酬。絲綸夜靜人垂釣。曉得金烏帶月收。 湛堂凖云。雞寒上樹。鴨寒下水。時節不相饒。古今自然理。寒松十里吼清風。流水一溪聲未

香林遠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坐久成勞。

雪竇顯頌云。一箇兩箇千萬箇。脫却籠頭卸角駄。左轉右轉隨後來。紫湖要打劉鐵磨。 野軒遵云。香林無雜木。一一是旃檀。野火忽然發。清風天地寬。祖意報爾曹。坐久自成勞。

光孝鐵觜覺禪師至法眼處。眼問近離甚處。師云趙州。眼云承聞趙州有栢樹子話是不。師云無。眼云。往往皆謂。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趙州云庭前栢樹子。上座何得道無。師云。先師實無此語。和尚莫謗先師好。眼云真獅子兒。

白雲端頌云。新羅鷂子天飛。鈍鳥籬邊懞不去。趙州庭栢一何高。誰道先師無此語。 溈山秀云。僧問西來栢樹酬。何必斯言謗趙州。令人長憶清涼老。一句當年喚轉頭。 正覺逸云。日炎風吹瘦影孤。趙州嘗指庭前株。昇元大小清凉老。未會先師此語無。 大洪遂云。趙州無語幾人知。江北江南見者稀。山寺桃花復何在。相逢空愛白公詩。 佛印元云。庭前栢樹子。趙州無此語。承言須會宗。勿自立規矩。 真淨文云。庭前栢樹子。趙州無此語。若是本色人。直下未相許。

石門徹禪師。僧問如何是三乘教外別傳一句。師云東村王老夜燒錢。

洞山聰頌云。東村王老夜燒錢。草鞋踏地帽指天。家無白澤招禍福。窮時相炒餓相煎。 地藏恩云。東村王老夜燒錢。眼中塵霧口中煙。招神引鬼成妖恠。三脚蝦飛上天。 上方益云。東村王老夜燒錢。野鬼閑神滿目前。休更逢人覔玄旨。謝家人不在漁船。 無為子云。三乘教外別流傳。瞎漢多知喚作禪。天下衲僧參不到。東村王老夜燒錢。

首山念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風吹日炎。

汾陽昭頌云。日炙風吹不計年。行人塵路辨應難。擬心早深三尺。更教誰問箇中玄。 法華舉云。風吹日炎少人知。頂仰先賢對此機。饒君曠劫生前會。穿耳胡僧也皺眉。 翠巖真云。日炙風吹問祖來。紅塵亘野眼難擡。忙忙役役知多少。二月春深動地雷。 二祖宗云。日炙風吹也大奇。根鏘疋馬將家兒。皇圖自古元無事。撥動煙塵更是誰。 雲溪恭云。日炎風吹當路頭。衲僧見後莫遲留。我今到此堪惆悵。葉落花紅經幾秋。

汾陽昭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青絹扇子足風凉。

白雲端頌云。青絹扇子足風凉。親得搖來始息狂。只愛團團無縫者。人前空自眼如羊。 正覺逸云。叢林傑出鎮汾陽。譽走名馳振八方。人問西來祖師意。解云扇子足風凉。 上方益云。汾陽青扇價難酬。為有凉風卒未休。不見鹽官多少眾。競頭爭角覔犀牛。 慈受深云。青絹扇子足風凉。日用何曾有覆藏。堪笑塵中無限客。手遮西日汗如湯。 楚安方云。親得搖來始息狂。風動荷花滿坐香。自從一得真歸趣。無意涼人人自凉。

浮山遠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平地起骨堆。

海印信頌云。平地起骨堆。三春震地雷。只聞千萬去。不見一人回。 地藏恩云。平地起骨堆。金毛獅子吼。誰知無味談。塞斷眾人口。 投子青云。嫩草疏斜徑。山泉帶碧流。文曾要渭水。烈士耻莊周。 天寧璉云。大朴未分時。混然成一片。明暗不曾彰。過新羅箭。

南臺勤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一寸龜毛重七斤。

投子青頌云。等閑不語未逢人。語便傷直似太親。不顧火中鸞鳳息。驚他石虎暗生瞋。

鐘山章禪師。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云不東不西。

保寧勇頌云。西來祖意不東西。猿鳥春深抱樹啼。多少行人空悵望。青山孤聳白雲低。

三祖宗禪師。僧問祖意西來願垂開示。師云泥牛吞巨浪。云中下之機如何體究。師云木馬踐紅塵。云恁麼則法輪再轉祖道重光。師云土上加泥。

問法

清原思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廬陵米作麼價。

汾陽昭頌云。出家學道未心開。請問宗師大意來。却問廬陵米幾價。當時心境一齋灰。 黃龍南云。廬陵米價逐年新。道聽虗傳未必真。大意不須歧路問。高低宜見本來人。 法昌遇云。烏龜三眼赤。祥麟一角尖。騰雲生暮雨。溪月夜明簾。 高庵悟云。老清原。沒縫罅。問佛法。酬米價。衲僧一粒若沾唇。拄杖橫擔繞天下。 天童覺云。太平治業無象。野老家風至淳。只管村歌社舞。那知舜德堯仁。

無著禪師因往五臺禮文殊。文殊問近離甚處。師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師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眾。師云或三百或五百。師却問此間佛法如何住持。殊云龍蛇混雜凡聖同居。師云多少眾。殊云前三三後三三。師退乃問童子。適來大聖道前三三後三三。是多少。童子云大德。師應諾。子云是多少。

汾陽昭代云。識得你。 翠巖芝云。文殊道前三三後三三。作麼生會。要會麼。千年無影樹。今時沒底靴。 徑山杲云。徑山當時若見。即向他道和尚如此住持極是不易。

雪竇顯頌云。千峯盤屈色如藍。誰謂文殊是對談。堪笑清凉多少眾。前三三與後三三。 正覺逸云。首後三三問若干。應機召發轉顢頇。如今大有如斯者。負鉢腰囊到處摶。 佛印元云。堪笑前三與後三。當時相對語喃喃。却因無著分明見。後此清凉沒可參。 照覺總云。聖者由來不可陪。相逢相問豈安排。三三前後輝今古。一向無私振九垓。 雲溪恭云。文殊前後答二三。獨泛輕舟過海南。洪浪波心看水勢。一輪明月印寒潭。 地藏恩云。前三三與後三三。筭數籌量卒未諳。芳草凄凄煙景裏。鷓鴣啼處是江南。

臨濟玄禪師因定上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下禪床擒住打一掌便托開。定佇立。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禮拜。定纔作禮。忽然大悟。

雪竇顯頌云。斷際全機繼後蹤。持來何必在從容。巨靈擡手無多子。分破華山千萬重。 南華昺云。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若無般若靈根。到此如何打發。 佛鑑懃云。掣電之機過趙州。為人須到結窮頭。掌中擎出香山子。直上高高十二樓。 天童覺云。不墮前後。獨超古今。喚回千歲夢。飛出九臯禽。直下一槌光迸散。斬新彈子出爐金。

趙州諗禪師。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云我在青州作一領布衫重七斤。

圓悟勤云。摩醯三眼一句洞明。似海朝宗千途合轍。雖然如是。更有一著在。忽有人問蔣山。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只向他道。饑來喫飯困來眠。 佛眼遠云。大眾。至音絕韻。妙曲非聲。通身不掛。寸絲赤體。全無忌諱。諸人切莫拈[飢-几+追]舐指。直須截斷舌頭放下身心。自然快活。眼若不睡諸夢自除。心若不異復名何物。快活快活。歸堂喫茶。

雪竇顯頌云。編辟曾挨老古錐。七斤衫重幾人知。而今拋向西湖裏。下載清風付與誰。 白雲端云。七斤衫重豈難提。日出東方定落西。一擊珊瑚枝粉碎。轟轟雷雨滿山溪。 保寧勇云。獨坐獨行真竭斗。無規無矩老禪和。四方八面難拘檢。天下誰能柰你何。 文殊道云。趙老布衫重七斤。問處分明答處親。大地山河都蓋却。誰是當機裁剪人。 普融平云。七斤衫重絕纖挨。妙手何人解剪裁。堪笑東村王大姐。滿身風雨入門來。

趙州僧問。方外忽有人問和尚說甚麼法。如何祗對。師云鹽貴米賤。

西禪需頌云。鹽貴米賤。諸事成現。擬欲商量。腦後拔箭。

洛浦安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雪覆孤峯峯不白。雨滴石笋笋須生。

丹霞淳頌云。海底龍吟雲雨潤。林中虎嘯谷風清。莫言滿路生荊棘。況是貧家少送迎。

長慶稜禪師問靈雲。如何是佛法大意。雲云。驢事未了。馬事到來。

汾陽昭頌云。靈雲因問出家才。驢使前行馬使來。長慶不明真實地。句中認影影難開。予今報你諸禪侶。九衢杲日照香街。 保寧勇云。東行不見西行利。南頭買賤北賣貴。橫千竪百筭河沙。九九翻成八十一。 佛鑑懃云。驢事未了馬事來。鐘聲未了鼓聲催。春來縱步林間看。無限桃花夾李開。 無為子云。驢事未了馬事來。一花欲謝一花開。安得煙塵息。塞北將軍唱凱回。

鼎州文殊禪師。僧問萬法歸一一歸何處。師云黃河九曲。

投子青頌云。問法窮因歸何處。黃河透過碧波瀾。須知雲外千峯上。別有靈松帶露寒。 西禪需云。路窮崖斷進無門。賴有山頌指去原。九曲黃河清徹底。誰知別是一乾坤。 木庵云。九曲那容眨眼看。操舟誰解別波瀾。文殊曾展回天手。直得朝宗萬派乾。

首山念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楚王城畔汝水東流。其僧於此悟入。

佛慧泉頌云。楚王城畔水東流。逐浪隨波早晚休。唯有謝郎生計在。夜深明月上孤舟。 三祖宗云。楚國[1]成邊水去東。發船便被打頭風。蘆花彎裏聽漁唱。熨斗煎茶銚不同。 雲溪恭云。楚王城畔水東流。日夜波濤去不休。巖下忽逢湘水客。謂言依舊注悠悠。 溈山秀云。楚王城畔水東流。今古朝宗是到頭。逐浪隨波如未息。輸他漁父泛孤舟。 普融平云。千波萬波曾無盡。去槳來帆浩莫窮。謝客睡惺孤月白。閑吹一笛渡頭風。

慈明圓禪師。僧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云洞庭湖水浪滔天。

翠巖真頌云。水出高源上。風翻浪作銀。絲毫聊一頌。夢裏說書紳。 水庵一云。洞庭湖水若為窮。南北東西浩浩風。鸞鳳翱翔非鷰雀。野田深處謾尋蹤。

禪林類聚卷第四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67 冊 No. 1299 禪林類聚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0,完成日期:2007/09/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