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35 冊 No. 0647 觀音經普門品膚說

No. 647-A 普門膚說敘

此經大師著有玄文。法智復詳二記。開深進始。事理圓暢。誠為極廣大精微之典。後生何敢贅辭。惟是式師分解別偈。科巽自然。義如冗瑣。童蒙求我難遵指授。累因講次潤以淺言。在祖師固視之。如皮毛碔砆。而弁髦之矣。學人錄存。目為膚說。葢以皮膚雖淺亦人身之所不棄者也。則是說也度幾輕塵細霧。聊佐高深。敢言別見一斑。居為新說哉。知我罪我。所不辭也。

戊午陽月嘉禾智覺教寺比丘靈耀序

No. 647-B 普門膚說科分二

  • 一正說(二)
    • 一長行(二)
      • 一觀音拔苦(二)
        • 一問(爾時)
        • 二答(二)
          • 一正出拔苦
          • 二結勸持名
      • 普門與樂(二)
        • 一問(無)
        • 二答(二)
          • 一正出與樂(佛告)
          • 二結勸供養(是)
    • 二別偈(三)
      • 一重頌經文(二)
        • 一問(爾)
        • 二答(二)
          • 一雙標(二)
            • 一正標與拔(二)
              • 一觀音拔苦(具)
              • 二普門與樂(善應)
            • 二長頌行願(弘誓)
          • 二雙釋(二)
            • 一釋觀音拔苦(三)
              • 一總頌三業滅苦(我為)
              • 二廣頌稱名救難(十二)
              • 三總結救苦無量(眾生)
            • 二釋普門與樂(十方)
      • 二別釋觀音(二)
        • 一約拔苦釋觀(三)
          • 一牒所拔苦(種種)
          • 二釋能拔觀(二)
            • 一正釋(真)
            • 二勸仰(常)
          • 三結成智用(無垢)
        • 二約與樂釋音(二)
          • 一先示二輪為音本(悲體)
          • 二正出三音皆與樂(二)
            • 一念音與樂(諍訟)
            • 二正出三音(妙音)
      • 三重結持供(二)
        • 一重結持名(是)
        • 二重結禮供(具一)
  • 二結益(爾)

普門科竟

耀僧定

No. 647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膚說

說題

此品乃流通本尊獨妙之人法。故與正宗旨趣略同。夫世尊欲普暢妙法於世間。先普觀世間根機可否。然後施以妙音。如華嚴略擬。鹿苑密露。方等對說。般若帶明。既至靈山。可以普開十世界人同歸獨妙矣。又觀世間機宜有上中下別。佛則復以法譬因緣之音。大開方便之門。則知如來欲開獨妙。事不率爾。委觀世機。方伸開導。今流通獨妙大士。正能仰體聖儀。先觀世機方逗法音。如下別偈釋音中。以三種音流通三周妙法。故名觀世音也。

觀。是大士本有大光明藏。般若圓照。意密鑒機也。世。是身密普現。如華嚴十身相好。論依正兩種十身。則有國土身。世界身。如今經應以佛世界身得度者即現佛世界身。應以九世界身得度者即現九世界身。總是大士以法界無礙身雲。入不思議無記化化禪。法身普現群生前也。音。是大士四無礙辯才。普為眾生說。法能令聞法音者皆得解脫。所謂文門即解脫。口密說法也。此三德三密乃大士久修久證之中道應本。雖由三觀修克。若作一句呼之。可指圓中應本。既得中道應本。便可於俗諦門頭。妙假施設遍化眾生。而化眾生處。不出慈悲與拔。若觀字作一句。世音二字作一句。此即大士寂而常照。普鑑象馬牛羊鐘鈴鑼皷男子女人二乘菩薩十世界感叩音聲而皆令解脫。此即大士於散提嵐界寶藏佛所發願。凡世間眾生呼我名字不得脫苦者。我誓不成正覺。大悲經中皆應志心稱念我之名字。今經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楞嚴下與法界眾生同一悲仰。拔苦悲觀也。若觀世二字作一句讀。音字作一句讀。則是大士遍觀十世間機宜差別。然後隨機逗法。此如今經應現何世間身得度者。即現何世間身而為說法令得解脫。乃先以意密鑒機。後以口輪說法。楞嚴云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與樂慈觀也。要之假觀度生。俗諦設化。總不外乎慈悲與拔耳。然世有但稱觀音菩薩。觀音大士。而略去中間一世字者。亦足盡大士之德也。葢此觀字即大士初修一心三觀。而音之一字即三諦一境。所謂常境無相。常智無緣。名字解此。觀行修此。乃至始本一合。始本雙忘。則三諦三觀三非三。舉一即三三即一。諦觀名別體復同。是故能所二非二。如楞嚴中初於古觀音如來時稟受從聞思修入三摩提。初於聞中入流忘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如是盡聞聞所聞盡。覺所覺空。空覺極圓。生滅滅。寂滅現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間。乃以所聞之音為境。用圓觀觀之。直破十界五住之真空蕩相觀也。問。空觀只破四住六凡。今云寂滅現前。則遮則法爾空中矣。何得但言空觀蕩相耶。答。別家次第三觀。藏通入道空觀。則但破四住六凡。今大士所修。乃圓妙諦觀。空則十界俱空。立則十界俱立。即如三諦。亦云真諦者泯一切法。豈但偏真小空而哉。故此圓空當前。不但破四住。亦破無明。不但破六凡。亦破十界。方得謂之忽然超越世出世間也。秪如初釋觀世音三字。即中實應本。亦豈次第但中乎哉。良由大士具此圓妙盛德。故加以觀世音三字美名也。成如是妙觀之人。出如是圓妙之音。故能流通如來妙法。豈他人所能比擬耶。

菩薩者。大士既具圓德則與佛孱齊。況過去為正法明如來。不應仍就菩薩之位。菩薩乃師弟中之弟位。如君臣中之臣位。父子中之子位也。此有二意。一是大士之撝謙。葢本師亦名觀世音。秪因箕裘克紹盂圓水圓。故亦名觀世音。然如父在子不敢稱老。故謙居子位。又復現在安養世界作寶池內紹。宜居子位。今來娑婆。雖云是客。既來輔化。同列弟子。不寧若是。楞嚴云。願於十方諸佛位下作法王子。則是大士素心謙退。坎德自居。不同世人之貢高憍慢矣。二是大士之慈悲。葢居佛位則尊而高。難於與拔。如天子深居九重之內。雖有洪恩大赦。欲遍及蒼生。其如君赦則官不赦。官赦則吏不赦。若有帑賜。士大夫之所匿。廝養士之所竊。下民不能親炙上德矣。故古之大人有抱恨不曾身為縣令者。大士身既佛。然似薄天子而不為。甘居菩薩之位。以遍拔眾生之苦。遍與眾生之樂。如楞嚴大悲。今經所云。是能實能權。能上能下。能進能退。能詘能信。如君子不器。左右具宜。又與釋迦同其大權自在。無施不可之妙能。不同亢龍無首。能上不能下。能進不能退之拘拘小聖作為也。

○普門品。諸菩薩自行化他。皆各住一法門。如文殊以智為門。普賢以行為門等。今大士之門名普者。正與教主妙法宛同。葢教主所證所施之法門難解難入稱之為妙者。以其非頓非漸非祕密不定非藏通別圓。非阿含四門俱入清涼池。非三人同以無言說道體色入空之朱雀門中不妨庶民出入。非華嚴歷別之五十三知識門。非四十二字門。非八萬四千陀羅尼三昧波羅蜜法門。而眾生感叩。則如來不妨施頓施漸施祕密不定施藏通別圓。乃至施八萬四千陀羅尼三昧波羅蜜法門。又不妨即頓即漸即祕密不定即藏通別圓。乃至即八萬四千波羅蜜法門。故稱之曰妙。大士所修所施之法與拔苦樂。而稱之曰普者。亦以此門非大非小非方非圓非頓漸祕密不定乃至非八萬四千陀羅尼三昧波羅蜜門。而能隨機感叩。不妨開大小方圓頓漸祕密不定藏通別圓。乃至八萬四千三昧陀羅尼之法門。以遍拔法界之苦。遍與法界之樂。遍應眾生之求。當知若住定一法一門。即不能遍逗普應。雖不住著一門。又非無本可據者。故不妨即大小方圓頓漸祕密不定即藏通別圓。即四門俱入。即朱雀門不礙庶民出入。乃至即八萬四千陀羅尼正受波羅蜜法門。故稱之曰普。釋尊於三千性相法上以圓三觀了之。皆是實相。故能卷舒自在。而大士亦於無量法門上以圓三觀了之皆是實相。故能與拔無方。故知法即門。門即法。普即妙。妙即普。無二無別。如此之妙法。非普門不能流通。如此之普門。方能流通如是之妙法。則不同諸菩薩之各住一門。而未必普遍者矣。故云流通獨妙之人法。乃與正宗旨趣略同也。若論十雙五隻。具如玄記。

說文

正說中長行之文。大師約三釋消經。科段定義。奚翅呂氏春秋。千金不易一字。今依祖師大段作兩章。前是觀世音救苦。後是普門與樂。前拔苦竟。結勸持名。後普現竟。結勸供養。雖前後各有與拔三業。今且約義大分。如下重頌中亦只與拔兩章。即孤起頌中釋觀音二字。亦約拔苦釋觀。與樂釋音。至別偈完。方總頌勸持勸供二義。葢與拔足以盡大士之慈悲。不必更有別說也。甞推大士離安養來娑婆。元欲接引堪忍眾生俱生安養。現無量身而為說法。與出世之樂。是其本懷。其如五濁罪重苦多。先宜拔苦。所謂病急必先治其表也。況此邦下劣。名為堪忍。苟非大難大苦。只躭麤獘五欲。以之為樂。不能回心向道。必至水火刀賊。大難臨頭。無可如何。方思求救大士。若大士因其平日怠惰。至苦方求。而不為救拔。則此頑冥眾生。永無發心脫苦之期。又非大士度苦普門。故大士因其急難一稱。則為大士悲心所緣。即令脫苦。如水在盆中。月在天上。而感應道交。成機感因緣。由此一脫苦後。便能志心皈向。緩予法樂矣。則大士豈不欲即與天下蒼生之樂哉。勢未可也。即此拔苦之中。亦必先其急者。如入水入火。乃報障臨。在劫在數。命在須臾。必無免理。而卒呼大士。如童子無知。水火。心中既無相識之人。亦無脫苦之法。只得號呼父母。父母即行匍匐救之。略不後時矣。故拔七難在前。至於內心三毒。雖足害身招報。當受現苦後苦。事如稍緩。故亦次之。無男無女。雖曰惡報。猶身外事也。特居拔苦之後。再推大士來我娑婆。意欲化我眾生斷愛纏。出生死。今此人求男求女。全是貪愛膠粘。留連生死之事。大士何故返遂其求。母乃失其東來本意乎。是大不然。葢剛強世界。愚癡眾生。惡念易生。善心難發。大士多方求渠一點向善之機。了不可得。今因無後為不孝之大。不捨資財。則死與別人矣。故欲求男女。平日未甞禮敬供養大士也。因有私求。暫加禮敬。若大士鄙其愚癡。而不遂其求。則愚人惡心轉盛。永與大士絕緣矣。故遂其不正之求。而引出向佛之心。即可循循善誘。漸令離苦與樂。得出生死也。所謂先以欲鈎牽後令入佛道。是諸菩薩之所不屑為。而觀音獨能俯就之者也。況大士久證智母三昧。常與十方諸佛為法王子。則又是大士普門中之所暇整。所謂是集義所生者。非無本而偶中之也。且大士所開之門名普。正如王將軍之武庫。無一法而不具者。若世人求男女而不與。則失普門之名實矣。良由世人求六度萬行。五停四念。事理禪定。人間散善。固皆與之。即以愚愛心求纏縛事。亦如洪鐘在架。有叩即鳴。千機並感。雲湧泉落。牛溲馬浡。醫師並畜。方得名之曰普門也。

○結勸持名中。先總結三業以標持名。次約偏圓較量以顯功德。三無盡意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得如是無量無邊福德之利是結示。先總結標持中云。若有眾生恭敬禮拜觀世音菩薩。福不唐捐。是故眾生皆應受持觀世音菩薩名號者。此有三意。一由上持名恭念禮拜。必得脫苦除毒遂求。故云若有眾生恭敬禮拜。福不唐。此一句是結前諸義。是故皆應受持名號。此一句是勸持。當知前但云恭敬禮拜必具持名。次云皆應受持名號。必該恭敬禮拜。結勸互出。則互具可知。葢前既出身意二業。詎有不具口業。後但云持名。豈有不具二業。是本尊說法之巧。故各出一邊。而令互具義顯也。良由上來三業感叩。福不唐捐。即得三業妙應。是故眾生皆應恭敬禮拜受持名號也。不唐捐。即如下別偈中。聞名及見身心。念不空過三字。二者文句云若言禮拜滿願。自有禮拜不蒙滿願者。何得云不唐捐耶。釋曰。由心不志。即未滿願。禮拜之功。冥資不失。此如梵網中懺悔。雖不見光見華。亦得增益受戒。是故應禮拜受持也。三者。問。今以有難呼名。有毒心念。有求禮拜。然後脫苦。倘世人有無難無毒無求者。則似不須禮念。禮念亦無用無福矣。答。縱無難無求。若有禮拜恭敬福不唐捐。有求即遂。固不徒棄。無求禮念。獲福彌勝。故不唐捐。良以有難稱名。即能脫苦。固須持禮。即無難稱名。福不唐捐。是故皆應受持名號。有毒即除。固宜恭敬。無毒恭敬。福不唐捐。是故皆應受持。有求必遂。固須禮拜。無求禮拜。福不唐捐。是故皆應禮念持名也。則知有求者固當禮念。無求者尤當禮念矣。皆之一字。乃普指天下眾生。葢有求有難而禮念者。人不多得。今以無求無難者念禮不唐。則天下皆宜禮念受持名號矣。故云皆應。問。既通結三業。以勸持禮。何故至下但約持名。以較功德耶。答。但一口業持名小善。福尚無窮。何況內心恭敬常念之功德乎。又何況禮拜供養之功德乎。有難有求而持禮之福尚是無窮。何況無難無求。修於日用尋常時之功德乎。此如來說法巧妙。但較持名小福。足以況出念禮深功。及無求亦修之恒德無量無邊矣。

○普門示現中。天道但現幾尊天王。人道巨細俱現者。由天男天女等天民。皆是凡夫修去。著樂既深。不念無常。大士雖現入彼類。彼不回心。況天民以自感之樂為極。別無忻慕佛法之心。似乎無人如彼之意。故大士現入彼類。作渠君主。超過此等。而修證佛法以自威力。普化臣民。自然上行下効。漸引歸心。如請觀音經中天人丈夫觀世音。大梵深遠觀世音。皆現為君主。以對治自尊之臣民者。楞嚴云彼四禪中五淨居人。及彼天王。但有欽聞而無瞻見。良由皆大權菩薩示現其中故也。稽此處示現。即足以消彼經疑心矣。人道中男女貴賤畢現者。正若能整心慮趣菩提。惟人道為能耳。況人間苦樂相間。有書般若儆念無常。發心不定。十界機心俱在人中。人可證成。人是現見。大士既到人間說法。故多現人身也。然此三十二應。略舉其端。若論大士普門示現。如大悲云現千手眼。楞嚴云八萬四千身手。不可涯量。秪如為金嬰妻。馬郎婦。唐文皇蚶內。唐代宗卵中。馮巨區猪齒臼化身。又豈數端而能盡普門自在哉。

○普門與樂之後結勸供養者。亦未甞不具三業。大供養之大事猶宜勇為。何況心念口稱之次者。而不當精進哉。前則較持名之淺淺以況身意之深深。今則舉供養之巨大。以該心口之次貳。說法巧妙。莫過此矣。應知前持名中以六十二億恒沙菩薩以較觀音一位。是二人福正等無異。今觀供養中何不出較量一端耶。須知以地住之無盡意菩薩。猶以歷劫修感法門瓔珞。而供觀音。求其愍庇。則知供餘菩薩。與供觀音大士之福。不啻霄壤什百之不可思議矣。又復以瓔珞上供。只財施耳。無盡意何得云受此法施珍寶瓔珞耶。葢地住菩薩。歷劫修行。入實報。福慧俱隆。故皆以法門珍寶嚴身。如華嚴云舍那珍御之服。法華云瓔珞長者。豈非以功德珍寶莊嚴之法門身耶。如世貧人。夙不修福。衣不遮身。凍餒而死。植福之人。珠衣玉食。是其例也。然則頸珠之供。即是以所修法門為施也。此中觀音不受。無盡再上。乃假本尊一為緩頰。而與受各得其正。佛曰當愍無盡意及四眾八部受此瓔珞者。言無盡捨供非自邀福也。欲引四眾八部倣効興供。以與大士結緣。以求大士與拔。此無盡意之苦心也。觀音汝當愍渠為眾之心。受此瓔珞。故云當愍無盡意也。況今無盡意率先興供。以引餘眾。若大士不受。則四眾八部目擊不受。皆藉口謂大士不受。不肯興施。不與大士結緣。豈不永斷眾生善緣哉。今勸觀音慨受供養。則開眾生供養之門。悉皆上行下効。與聖結緣。即有出生死之期矣。故云愍四眾八部受此瓔珞。此一勸足以見與者為人不。悲心別白。受者亦為人不為物。與拔可行。言既中理。與受得正。故觀音即時受之矣。夫法身大士。固與受之間。皆為法為生。而娑婆惡人。極難遊化。彼即從傍冷覰。以見聖遇云觀音之來。如商估賈人。賺我東土瓔珞去矣。觀音為遮惡人惡見。不墮貪著。即以還供二聖。

無盡意汝問云何能遊娑婆為生說法。此足以見大士能遊娑婆。能化惡人之神力自在也。

△二別偈。本是普門重頌。今名別偈有二義。一此非什師同時所翻。至隋闍那笈多別譯故。二非但重頌長行。復有長頌與拔行願。及別釋觀音二字。并與長行出沒少異故。律師云自餘支品別偈。葢指此也。分三。一重頌經文。二別釋觀音。三重結持供。初又二。一問。

爾時無盡意菩薩。以偈問曰。世尊妙相具。我今重問彼。佛子何因緣。名為觀世音。

△二答分二。一雙標二。一正標與拔二。一觀音拔苦。

具足妙相尊。偈答無盡意。汝聽觀音行。

諸菩薩各有專修行門。而觀音獨以大悲拔苦為行。如大悲經十六願。前之四弘以度眾生之苦為先。而後六願全對治四趣之苦。又如請觀音中六觀音對破六道。大悲大慈師子無畏大光普照率以對治為主。正歸拔苦。故此句標前觀音拔苦也。

△二普門與樂。

善應諸方所。

標以種種形遊諸國土可知。

△二長頌行願。長。餘也。經文中但明與拔。不出與拔之本。今補出之。故云長也。

弘誓深如海。歷劫不思議。侍多千億佛。發大清淨願。

誓願如十六願。十二願。及於寶藏佛時。若有眾生稱我名字不得解脫者。我誓不成正覺。若有誦持大悲神咒。不生諸佛國者。我誓不成正覺等。侍佛即是行也。如初遇古觀音如來。發心成果以後。同慈同悲。上求佛道。下化眾生。遇千光王靜住如來頓超八地等是也。由久有如此行願之本。方能現身無量與拔無方也。前云觀音行。是果後拔苦。今侍佛之行。乃因中所修。

△二雙釋二。一釋觀音拔苦三。一總頌三業滅苦。

我為汝略說。聞名及見身。心念不空過。能滅諸有苦。

長行拔苦中呼名救七難。心念滅三毒。身禮遂二求。今先總頌之曰。聞名見身心念。能滅諸有苦。即免七難等苦。由此七難二求。約三障釋。元通十界。故云諸有。感觀音二十五王三昧。遍拔二十五有三障。直至於極。故云能滅。大師於文句中約義以作三釋。今於偈頌中宛出此義。深見大師觀行即佛。知如來祕藏之東土小釋迦也。不空過三字。即上福不唐捐句也。既總頌三業拔苦。然後廣出口呼一端。

△二廣頌稱名救難。廣者。以長行但列七難。今頌乃出十二。故云廣。

假使興害意。推落大火坑。念彼觀音力。火坑變成池(一)。或漂流巨海。魚龍諸鬼難。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二)。或在須彌峯。為人所推墮。念彼觀音力。如日虗空住(三)。或被惡人逐。墮落金剛山。念彼觀音力。不能損一毛(四)。或值冤賊遶。各執刀加害。念彼觀音力。咸即起慈心(五)。或遭王難苦。臨刑欲壽終。念彼觀音力。刀尋段段壞(六)。或囚禁枷鎻。手足被杻械。念彼觀音力。釋然得解脫(七)。呪詛諸毒藥。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八)。或遇惡羅剎。毒龍諸鬼等。念彼觀音力。時悉不敢害(九)。若惡獸圍遶。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十)。蚖蛇及蝮蝎。氣毒烟火然。念彼觀音力。尋聲自回去(十一)。雲雷皷挈電。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十二)

難雖十二。要不出地水火風空識之六。不過多出幾端以顯大士妙能。文則可知也。

△三總結救苦無量。

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

長行中先明總救諸苦云。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然後別出救拔七難。今明拔諸難。然後總結普救。此說法後先互明之體也。前云百千萬億眾生。今云世間眾生。前云受諸苦惱。今云無量苦逼。義一也。

△二釋普門與樂。

具足神通力。廣修智方便。十方諸國土。無剎不現身。

長行中普門示現列三十二身。歷十法界國土。以三輪不思議化物則何其冗廣。今只以一偈頌之。而義無不周。此詳處宜略也。如上拔苦中但列七難重頌中廣開十二。而義無所增。此略處反詳也。

△上來重頌長行與拔二章竟。但兩章後有勸持勸供二意。此中不頌。直待孤起釋觀音二字完。方總結云。是故須常念。是故應頂禮者。何也。葢由觀音二字雖是孤起別頌。要其義意。不出與拔二端。故直待與拔義竟。方結勸持勸供也。

△二別釋觀音。此非頌長行之偈。名孤起頌。由上稱觀音之名。即能拔苦。重頌完。而今別釋觀音二字功德。故云別偈。分二。一約拔苦釋觀。二約與樂釋音。長行中但云觀音拔苦普門與樂。則似大士之名。偏而非圓矣。故今詳此一名。雙具與拔。始盡大土名義圓通。又復長行中但出稱名拔苦。不知名下有何奇異因緣。乃能一稱即遂與拔。故今釋出觀音二字即圓妙諦觀。生佛一體。感應同源。故能拔同體之苦。與同體之樂。用顯眾生稱觀音者。即感自性之本佛。觀音遂與拔者。即應自心之羣生。所以一稱名而與拔頓遂也。初中分三。一牒所拔苦。

種種諸惡趣。地獄鬼畜生。生老病死苦。以漸悉令滅。

將欲詳大士拔苦圓妙三觀。先出所拔眾苦。為大士妙觀對治之境。三惡趣上貫以種種者。通至界外變易國土也。生老病死不但六道。直至等覺。有後生死。皆有因移果易。生滅無常。但在界外。轉名緣因生壞耳。良由見思招分段生老病死。塵沙通界內外。無明招變易生老病死。大士妙觀。悉能令滅。若論大士圓觀。只應五住二死圓破。今言漸者。譬如冶鐵。麤垢先落。法爾先滅界內生死。次滅界內外生死。然後淨除界外生老病死也。次即出能拔之本。

△二釋能拔觀。

真觀清淨觀。廣大智慧觀。悲觀及慈觀。常願常瞻仰。

真觀清淨觀。乃圓空觀也。以此真空。破四住之妄。真空觀成。遍淨六凡生老病死之染汙惡趣。古來只有空觀。因王家諱此空字。故易為清淨二字。廣大智慧觀。即諸佛智慧甚深無量之中道觀。以此中觀。遍滅界外生老病死五住無明之變易惡趣。楞嚴云初於聞中入流忘所。至忽然超越世出世間。遍滅兩種世間惡趣生死之苦。功在空中二觀。葢自行破惑先需此二。即以之破他之惑。亦先宜此二。指要云亡淨穢。故以空以中。又云遮則法爾空中。是生死惡惑既破。即可感而遂通。隨緣出假。遍化眾生。而假觀度生。不出拔苦與樂。即悲觀慈觀。楞嚴云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與樂慈觀也。下與法界眾生同一悲仰。拔苦悲觀也。此假觀遍滅眾生種種惡趣生老病死。即破惡業塵沙也。葢由大士。自以二十五王三昧。一一三昧皆以三觀功成。遍滅惑業苦三障。然後以本法功德。遍破法界眾生之三障。如云空觀成故。見思煩惱破。假觀成故。惡業塵沙破。中觀成故。無明根本破。菩薩自以三觀破三障。復以三觀遍破二十五有三障是也。常願常瞻仰句。是本尊結勸之詞。言大士既有如此三種妙觀。悉滅眾苦。則凡在眾生。應當常常發願。以瞻仰大士。求其滅苦矣。此觀字作去聲。又當約埤雅雚見分明而訓。

△二結成智用。

無垢清淨光。慧日破諸暗。能伏災風火。普明照世間。

以三觀功。悉滅種種惡趣生老病死之五住二死。則塵淨光生。觀成智顯。任運成三種智光。照用同時也。清淨觀成清淨光。真觀破四住染汙成無垢光。廣大智慧中觀成慧日破五住二死之闇。經云端坐念實相。眾罪如霜露。慧日能消除是也。假觀慈悲與拔苦樂。苦屬報障。如前七難等報。報又莫重乎大小三災。今妙假觀成。成道種智。能圓拔法界三障。故云能伏災風火。災字是總。風火是別。總別兼舉。以顯妙假種智破惡業。塵沙三障之盡淨也。上來觀成智用。且皆論破。障既破。則三觀洞明。普照法界。一一世間。皆是寂光正境。而常寂光土。不離娑婆。又非太虗。空無一物。所謂不如三界。見於三界。以圓三觀三智皆妙一切法。故云普明照世間也。前論遮情。後明顯法。法應爾也。又復應知前未得三觀圓破三障。則種種無非惡趣生死。既破後。即此種種。皆成普明所照妙境也。

△二約與樂釋音二。一先示二輪為音本。

悲體戒雷震。慈意妙大雲。澍甘露法雨。滅除煩惱燄。

欲說三種音弘三周妙法以與樂。先出說法之本。由於慈悲身意久成。方能口輪雨法除燄。身體名悲。即大悲驚入火宅也。然此身輪必由作無作戒。精持無犯而成。戒言雷震者。行人四羯磨成。十方戒光。從行人頂入。如天崩地震之聲。天眼聖人能見。故喻如雷震。意名慈者。如云應以何身得度。三七觀樹經行等。多分鑒機。欲與出世四教之法樂。豈非是慈。又如大雲者。雲能含雨。如世人云皆望這朵雲裏雨。即心含法雨。言乃心之表。即說心中所含法門。如澍甘露雨。音輪說法。活人法身慧命如諸天不死甘露也。當知此口音說教。皆由大悲身戒久成。大慈意雲久畜。然後得以音輪弘化也。

△二正出三音皆與樂。三音。指法音。喻音。勝世間因緣音。分二。一念音與樂。

諍訟經官處。怖畏軍陣中。念彼觀音力。眾冤悉退散。

諍訟軍陣。似牒前十二難之未盡。念觀音力皆得退散。文同拔苦。而今科為與樂者。以下正釋音字。重在樂邊。即普門與樂中。即現何身而為說法之音。此說法定在與樂。故且名之。若論正體與拔同時。然不可以通難別。既云怖畏退散。豈不歡樂。

△二正出三音。

妙音觀世音。梵音海潮音。勝彼世間音。

此五個音。皆指定大士而為說法之音。所說之法。定指妙法。不可因有觀其音聲之句。誤判為眾生之音。若作機感之音。文義俱失。妙音即中實諦觀之音。能弘妙法。而中機不多。大士出假度生。又當遍觀世間機宜何如。分別藥病。如塵若沙。悉皆知。方以法音而教化之。此俗諦出假音也。梵。淨也。真空慧觀當前。直顯真諦。則煩惱染汙盡淨無餘。如云真諦者泯一切法。此是大士以圓妙三諦三觀之法音。以弘如來法說周中之妙法。遍化眾生令得開示悟入之樂也。海潮音是譬喻。海中之潮極有信准。斷不前後失時。大士說法。妙逗機宜。斷不先後差機。若機未叩而先說。機過而不說。則如初一十五應子時潮者。而反在未二時。失信差機矣。今大士法音。如洪鐘在架。有叩即鳴。明鏡當臺。有形即現。不先不後。准逗機宜。喻如海潮也。大士以此喻音。弘如來喻說周之妙法也。勝彼世間音者。如來又恐眾生不解大士說法當機。與拔無爽之音。故放下法喻。而直示之曰。總是大士應求之音。勝如你輩世間人之音言也。世人侵諾者必寡信。人或以緩急求濟。雖口允而心不與。或患難求救。雖口佯應而不為排難解紛。雖有好言好語。以祝頌與樂。而終不與焉。此世間人之音聲也。大士則不然。人有苦難呼求。求而即拔。人稍修行求樂。樂即遍與。如今長行中所云者是也。非發願時皆許與拔。及至干求皆了無實濟之世間虗語人也。大士以此勝世間因緣之法音。以弘如來過去塵點世界。王子覆講因緣之妙法也。葢此品既屬流通獨妙之人法。不可漫指散釋。良由大士東來。說法度生。具此三種妙音。故能弘通本尊三周妙法。況此音聲。正逗娑婆世界耳根最利之眾生。故又宜在娑婆弘妙法。以度羣生。非他菩薩能企及也。

△三重結持供二。一結勸持名。二結勸禮供。長行中拔七難等苦。即結勸持名。普門與樂。即結勸禮供。今直待孤起觀音完後。方總出前二結。故云重結。良由別釋觀音。秪足上與拔慈悲二端。非別說他事。故得待完總結。於義無隔也。今初。

是故須常念。念念勿生疑。觀世音淨聖。於苦惱死厄。能為作依怙。

苦惱死厄能作依怙故須常念。即是結上勸持拔苦矣。

△二結勸供禮。

具一切功德。慈眼視眾生。福聚海無量。是故應頂禮。

慈眼視生是與樂。福聚如海能與樂。故應頂禮。是勸禮供。即是頌上與樂勸供矣。問。長行云供養。今云頂禮。云何通。答。供養該四事。該獻珠頂禮恭敬等法。前云供養。乃舉其總。今云頂禮。乃舉供養中之別。總別互出。義則一也。問。長行派勸。今何總結。答。派勸總勸。於義無妨。但前後稍移。彌覺雋永。又以見說法融通。辯才無礙。不墮騃實之譏也。問。長行中二章各出。前有較量。後明獻供。何等鄭重委悉。今何幾句而。答。如來說法。只貴義顯。不論多少。所謂多亦四德。少亦四德。廣亦般若。略亦般若。明珠一顆。寧有不具眾寶耶。再探佛意。重在發明大士與拔慈悲。至於勸供持名。意似稍緩。可以略結。況上既廣詳。此宜略點。廣略互顯。勸意彌明。不須疑也。

△大章第二結益。

爾時持地菩薩即從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眾生聞是觀世音菩薩品自在之業普門示現神通力者。當知是人功德不少。佛說是普門品時。眾中八萬四千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持地結益。似較本尊稱歎更深一層。夫以大師之口。讚迷弟子與拔慈悲至矣盡矣。誰敢贊辭。而持地忽然起座白佛。有何智過於師。能資師不足。以呈露乎。持地謂必眾生稱觀音名而後拔苦。心念然後滅毒。禮拜然後遂求。供養然後現身與樂等。則世之不能稱念禮供者。大士皆不度矣。豈大士之無緣慈悲哉。須知即不稱念禮供。但能聞今日說菩薩普門神力之經。當知是人功德即不少矣。但聞此經功尚不少。何況持名心念乎。又何況禮拜恭敬乎。又何況盡力供養乎。請問為得何等利益。乃為不少聻。若出三途生三善道功德則少。若離六凡而證二乘功德亦少。若棄小乘而入菩薩功德亦少。畢竟聞經得何巨利。方為不少。如今現在法會。聞佛說是普門品時。眾中有八萬四千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直至成佛。方為不少耳。聞普門經者。尚名字開解。發無上道心。何況持念禮供之五品。相似。究竟。得無上正覺哉。此持地以聞經之淺淺。況持禮之深深。初似推開佛所稱歎曰。多不必得。多不必得。只須聞此經名。功至無上。綽有超師之見。次則以聞經淺益。形出持禮深功。則又有資師之功。豈徒泛泛贅辭比也。

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膚說(終)


【經文資訊】卍新纂續藏經第 35 冊 No. 0647 觀音經普門品膚說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1,完成日期:2006/09/29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卍新纂續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CBETA 人工輸入,CBETA 掃瞄辨識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