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85 冊 No. 2880 究竟大悲經卷第二、三、四

No. 2880

[21]究竟大悲經卷第二

[22]其地大何以然者□□□□□□□□□□□□□□□是病本云何如是解脫用。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世間大地荷負四種重擔。一者諸山。二者江河。三者草木。四者眾生。淨穢俱載無心簡擇。是名地之功能。外地如是。內地亦然。病本者謂不銷融乖地之用。用同於地。即病解脫。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地大可爾。水大病本亦有百一。云何如言說為解脫。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汝言地大可爾。水大病本亦有百一者。此事不然。何以故。世間水者能浣能洗能潤能漬。如無簡擇。無簡擇故不選是擇非。無選是擇非故垢穢同歸。同歸真淨故名水用。外水如是。內水亦然。以慎水故混融真淨垢淨同如。即病解脫。若不慎水違水之用。內外皆違名為病本。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地水可然。火大病本亦有百一。云何如說為解脫用。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世間火者香臭俱燒。如無簡擇為灰。是一味無有別。外火如此。內火亦然。順火銷融名解脫用。若乖如違之即是病本。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地水火可爾。風大病本亦有百一。云何世尊說為解脫用。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世間風者香臭二氣鼓擊普收歸於空理。外風如此。內風亦然。順風普收歸空理一即解脫用。違風乖用名為病元。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地水火風一一違用乖四用名為病元者。何法為是。唯願慈哀愍此會眾及未來眾生。開違順二法令眾得聞案教修學。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地水火風四大尊重順是非雙融。違招禍患萬端。何以故。世間地者順便增長果實。以頭觸之喪命損身受苦萬端。水大亦然。順便除去垢穢隨人轉用。投身於中沒溺如死。火大亦然。順便溫和得中吹生作熟濟養彌寬。投身於中喪失軀命。風大亦然。順則鼓擊飄動生長萬物。投身於風絕氣如死。比校內外其唯不別。順名體解。違名外求。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雖言比校內外其唯不別。不解自身違順之由。願佛慈洪囑當指授。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一切眾生形質為地大。血脈為水大。溫暖為火大。出入氣為風大。違於地大則無身。違於水大脈川擁塞。違於火大不能銷融。違於風大絕於氣息。是故順為體解。違為繼結。順為體解名解脫元。違為繼結名為病本。四百四病由違如起。無量解脫從順如生。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四大體解名為真極。色受想行識未蒙大師指授囑當。唯願大師慈哀愍念指授分明解眾生縛。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色同四大。受想行識今為汝等更說。受無簡擇。無簡擇故得失是非一異俱受。俱受名順。即受解脫。妄辯得失是非名為繼縛。亦名病本。想者想緣諸境好惡得失香臭。俱緣無所簡擇。以無簡擇故如能遍緣。緣如無間故曰解脫。妄為分別名為患元。行者是非二境得失俱遊不背非存。是故曰解脫。違如從之名為病元。識者遍緣根門不簡垢淨。垢淨不簡任根使用。名為解脫。若違一根即為病元。何以故。順如無逆名為體解。體解無縛隨自性流。隨自性流故一切身相貪欲恚癡皆解脫用。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言順者。以何等順順於順。復言隨自性流。以何等隨隨自性流。聖說精微不能了故。唯願指授歸伏體解。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汝所問者甚大利益。吾今為汝分明敷演。汝問順者以何順順於順。以自性順順於自性。故知順性為聖。違性為凡。以性順順性。無順無性。據違名順。違沒順亡。是即解脫。違名繼業。順名業縛。繼縛既沒。解脫亦無。復言隨自性流以何等隨隨自性流者。以自性隨隨自性流故。影現根門普遍身內。以隨隨隨。隨無不周。無所不周故性隨性流。

爾時世尊說是法時。上至頂天下盡六欲宮殿振動。無量大眾不覺喜踊投身佛前。

於時眾中有一無垢大士名曰靈真。奮迅哮吼猛無畏力如白佛言。如此體解之人當生何處。

佛告靈真曰。如此體解者別教所不攝。當生翅頭未城彌勒佛國化城之內。耳飡零嚮出沒隨佛。

顯一切眾生身內有佛父母品第六

復次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如上所說體解歸真。一切身相皆解脫用。一切眾生分段以下依因父母如有身相。身相既顯名身為解脫用。若一切眾生身相悉解脫者。此解脫依因父母如便有之。故知應佛緣佛報佛亦有父母。何以然者。應佛緣佛報佛有出生故。以有出生畢有父母。若佛有父母者。唯願說之。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汝言問道一切眾生依因父母如得增長名為解脫者。以此類之比校置問。吾今為汝廣開顯示。真處雖一立名無量。名雖無量皆從感基如起。今為感開通名為父母。所以者何。一切眾生身內佛父母者。太陽真極已為父。無礙神性已為母。寂照已為父。照寂已為母。天真已為父。零宅已為母。如此父母出生應佛緣佛報佛真一無名。為引未悟以名名之。名起不足名滅有餘。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說太陽真極已為父。無礙神性已為母。寂照已為父。照寂已為母。天真已為父。零宅已為母。出生之由未蒙指授。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太陽真極者。眾生根本善惡玄元。群識零宅法界混沌。降注歸下名之為父。無遍感應由感影現。稱之為母。從此父母出生應佛緣佛報佛。感受太陽真極。勇現神通通根不住照用千差。千差用寂即是照真。真明內朗名為真照。真照照真混融大寂。寂如常覺謂之生應。即覺惔虛謂之生緣。惔虛苞容謂之生報。報緣應等皆是寂用。用寂歸寂即無寂無寂不寂。體銷相融一異俱亡。欲言其有不見其形。欲言其無空理吐經。不有不無萬相由生。

無礙菩薩摩訶薩聞法歡喜已偈歎曰。

 渾渾常不濁  澄澄復不清
 清濁合不合  故號生無生
 太一真無縫  濛澒混沌流
 是非無別用  一一不獨夯
 一一一無量  無量一一一
 澪流遍法界  常滿如不溢
 一一一普容  普容於一一
 圜中歸理軼  無氣無形質
 苞羅無內外  內外即苞羅
 是非無異同  信心清流河

佛言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汝今諦聽。重說偈言。

 身相容受等虛空  納受是非無他我
 愛是背非是狂亂  歷劫增長於殃禍

於時無礙菩薩摩訶薩聞法歡喜。願共法界眾生常聞深法體解歸真。

對治服藥治病品第七

復次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一切眾生保重身命起無量顛倒。雖聞深法不能究竟徹解其元。譬如有人性命為本。雖有性命要假飲食衣服如有存立。雖蒙世尊指授契要重玄真路。身剛意鑛慮動心浮。不能就路蹬真圜中。天真妙性為法身。要契重玄以為慧命。唯願世尊為說折伏剛鑛之法以嚴法身慧命。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汝今快問是義相須之法。譬如有人居貧日久無方取濟。默念思惟。我今貧病自不得金無以可除。有主之金取之難得。無主之金隨我取用。復聞世有金山。金雖無量仍在鑛中。其鑛剛毳不任鎚打。看其鑛色與金無別。鑛雖是金不任金用。何以故。未折伏故。未入鑪冶故。其貧人復作是念。我欲覓舍除去貧病。闕於方便眼看叵得。得金之來要須取金之具。取金具者爐冶蒙炭甘[火*過]斷杖[打-丁+備]及人功糧食資儲。雖得是具不得金師。闕於方便亦不得金。復作是念。何處有好金師。我當求之。空中有聲如語之曰。汝心精專求金除貪不能得師。我教汝處安在太府山中紫徹宮裏。與諸仙賢同共議論。我今具教汝處不知求此金法可得以不。貧人聞已心大歡喜。遂便膝行前進逕由三百里達至其所。兩膝穿破不覺種失膝蓋。於是長跪師前如求出金之法。專精虔重不覺瘡痛。金師語曰。此法甚重不得輕。然相與觀如來心志在穴徹已得為限終不相違。汝自摧伏我慢。結齋百日清禁自居。立盟敬重吾當授與。即奉師教摧伏我慢。結齋百日清禁自居。要期立盟如至師所。師知其意泣如語之曰。若逢良賢途中授與。若不逢賢父子不傳。觀汝精專聞畢領解。來吾授汝真金之法。真金之法不過寸素。汝持將去順如用之。貧人得之生大歡喜。勇武還家如法造作。遂豐金用自恭除貧慧及親族。以此類之。慧命法身如實真金在自恃剛毳意慮浮鑛之中。自不折伏無由可現。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今覩大聖即是出一切眾生身內慧命法身真金無上。大師唯願指授出之方軌。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成如所言快問出一切眾生身內慧命法身佛性真金。吾今為汝敷演出之方軌。

於時眾中有一菩薩摩訶薩名曰遍敬。歡喜無量如白佛言。唯願世尊為說一切眾生身內佛性真金去鑛具度取之要教。

佛告遍敬菩薩摩訶薩曰。一切眾生我慢自居。是非盈懷增減二見。貢高自恃好勝欺人。陵奪所愛蔓陷師長。輕實父母打斫眾生自在加害。翳障佛性真金以為鑛用。汝今請問出之方軌。吾今與汝指當要切分班事用。何以故。上盡龍象下盡蜫蟻。於中一切眾生敬之如佛。所有音聲愛之如法。於善於惡不生分別頂戴如僧。以為取炭。敬一切眾生如佛。除其我慢貢高。敬一切音聲愛之如法。除其是非增減二見。於善於惡不生分別敬之如僧。除其好勝欺人陵奪所愛蔓陷師長輕突父母打斫眾生自在加害。以此三藥去前三毒病。名之為得炭。常居下下進他自退。念除已過不說人短。以為智火。說火未盡以偈頌曰。

 高元水不停  最瀅眾流歸
 摧慢學卑下  法流自然依
 法流常熾然  要先隨下去
 信器瀅淚裏  決定在中住
 守死蕩諍訟  家定泯外緣
 怨憎同一揆  圓明顯法身
 捨身常居賤  存心作奴婢
 恭給一切眾  畢竟不休止

遍敬菩薩摩訶薩豁然意解如白佛言。世尊一切眾生感形有命。悉皆諍其上如不諍下。悉諍其勝如不諍不茹。悉皆諍前如不諍後。是故上盡六欲下盡識海。於中一切眾生不見有諍下諍不茹諍後諍賤諍卑諍無知。是故學人常處無諍之中。怨憎自滅禍無由生。畢願受持如說偈言。

 棄眾人所收  收眾人所棄
 任縱隨塵轉  無求樂自至
 眾人所棄我獨存  眾人所存我便捨
 不與一切人諍愛  無諍逍遙歸法社

遍敬菩薩摩訶薩如白佛言。世尊炭火已彰。自餘未備。願大慈怜重說圓具。

佛告遍敬菩薩摩訶薩曰。萬相俱融名為甘堝。泯歸大寂名為爐治。真際隨感以為[打-丁+備]扇。鼓擊銷融去煻金現。若人能得如法奉修。蕩除堅鑛。慧命法身光輝顯曜。虛通無礙周圓自在。又復譬如蜂王將領徒眾入空樹中如作居宅。蜂王語蜂子曰。要須勤力可得蜜成。是諸蜂子受勅加功蜜乃方成。蜜既成已。有人遇見即便生念。蜜者世間上味方便定取。取蜜之來栰樹去蜂然後取蜜。既取得蜜自恭已用惠及親族。是故慧命法身在我見樹中。為貢高疾妬得失是非恗談自所顯已濁他我慢陵欺謗毀賢良眾蜂守護。先栰其樹然後去蜂。乃得佛性天真。慧命法身不生不滅不腐不壞。真如上蜜自恭已用同塵不染惠及無量教人方軌。以是因緣對治服藥。

遍敬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栰樹由斧。去蜂由人。不知用何法得栰我見樹。用何法得降貢高疾妬得失是非恗談自所顯濁他我慢陵欺謗毀良賢眾蜂之蟲。慈尊哀愍願畢為說。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隨塵不染同他物一。故名栰我見樹。覺過尋改一切相泯塵勞歸寂。故言除蜂。說是法時。無量大眾生大歡喜頂戴奉行。

除一切眾生修道作佛病品第八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往古來今千賢萬聖。從漸至頓修道作佛。何故如來今日說道亡心滅意止章斷句。凡佛兩融玄果俱喪。佛無佛果凡無入聖。凡聖是一。何用如來說真法乎。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為汝未悟如有言說。若其體解言說則無。故知未悟之徒尋教歸真。是故心是貪根。意是瞋本。緣動分別是其癡。若不除毒害無由滅。是故亡心息意緣動俱寂。心滅意亡緣動俱寂。名拔毒根。若不然者。從心意緣慮中修道作善行。諸忍諸度諸波羅蜜八萬四千諸度法門等。皆是貪瞋癡三毒中修。何以故。心意緣慮是三毒根本。故知斷河斷上元。栰樹先栰根。若不亡心息意即緣動寂者。皆雜毒作善。因中雜毒果亦雜毒。譬如乳蜜置毒於中。若有人飲乳蜜美味不變如能殺人。乳蜜雖甛中有害毒。但嗜其甛如不顧毒。當時口美久後便害。然先去其毒如不除乳蜜。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若貪瞋癡以為毒者。貪世間美色財錢寶物。剋利擁己廣起諸非造作顛倒五逆不善可以為毒。貪法愛道順善修行。讓利先人自居不足。何妨之有如言從心意緣慮如修道者皆言雜毒。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從心意緣慮中貪法愛道順善眾行讓利先人自居不足者。是名毒心中善。如似毒中乳蜜。飲如食之非不得美。當時解之尋後加害。從心意緣慮中修道愛善非不得樂樂中有苦。譬如從心意緣慮中修治善法招天王果報。果報精微世望絕伴。衣則寶飾。食則百味。宮殿佳麗。磬嚮餘振。遠看似炎。近若飛來。雖受此樂。樂中有苦。何以然者。其中亦有魄怖驚芒眾懷死難。藉此雜毒善資收。天王果既居上位自在處寬。不依理路橫加殺戮。殺戮茲多造過無量。因此過起墜落三塗。苦惱備受眾苦無暫時息。豈不依因心意緣慮雜毒善中如招重劇。故言貪法愛道。毒乳相和非不得樂。緣樂自在樂盡苦至無量苦逼。故知三毒中修善故名毒。修善毒修善法還受毒善之果。因毒善果中起自在業殺戮無道。縱意造作無所畏彈。墜落三塗受苦萬端。故知此苦善毒中苦。何以故。有貪瞋癡故。貪佛一毒。憎惡二毒。不識惡與佛體一名異。名為三毒。云何名為真行。故知真行無行無行無不行。以此驗知修道要期斷惡從善。背三塗苦歸佛果樂。如此之徒名為修道。作佛病。聲聞二乘小行菩薩都不能斷。何以故。非不能斷。但以封是心強偏怗著淨去惡情重歸善處甚繼結成病不能得捨。是故保病為是謂以為真。無內覺力故不謂病是病愛病如不捨。自有覺力識病是病即病解脫。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雖聞此說。大眾迷悶殞絕不甦。猶如病人欲趣死門精神倒錯無方取濟。唯願大聖垂慈重為分明解說。令此大眾還得惺悟。

爾時世尊一一毛端出大音聲。皆師子吼。其聲遍滿無量世界。眾王遊步。從眾生一一毛孔直入佛性山中本際無生大寂道場。天真聖種如如子上靉靆垂雲降注法藥。本願鼓擊一時惺悟。於時眾中有一大士名曰靈真。歡喜無量涌身佛前。舉目一盻四方所有丘墟塚垠山陵堆埠皆作微塵。一一塵中各有化佛。異口同音如說偈言。

 同塵隨物轉  事用常不惑
 寧神泯是非  現居安樂國

無礙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今此大眾蒙聖覺力皆得惺悟。雖得惺悟於深。法中不能具解。以不解故不識乳蜜及與毒合。願大悲尊重為披折。令此會眾及未來世一切諸眾生具細解了。

佛告無礙菩薩摩訶薩曰。心存真處已為乳蜜。貪佛聖果是名一毒。既貪佛果即便棄凡。棄凡憎惡名為瞋毒。貪瞋交競不覩反本。不知佛凡無殊性相通照名為癡毒。如此三毒置於乳蜜之中害損無量。何以故。貪瞋癡三毒不亡。比校如言是非銷融。既非銷融生滅所攝。名為毒乳相和。

說是法時。一切大眾生希有心。願常聞如是真實法音。

究竟大悲經卷第二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85 冊 No. 2880 究竟大悲經卷第二、三、四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9 (Big5),完成日期:2006/04/12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蘇明健大德輸入,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