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54 冊 No. 2137 金七十論

金七十論卷下

翻喜成就故者。翻九分喜及八種成就。翻此十七。名為智害。是十一根壞。及十七智害。是名二十八。云何喜九分。以偈釋曰。

 [7]依內有四喜  [8]自性取時感
 依外喜有五  離塵故合九

依內有四喜自性取時感者。依內者。依覺慢心生四種喜。一由自性喜。二由求取喜。三由時節喜。四由感得喜。為現四喜作如是譬。譬諸婆羅門捨俗出家。有人問言。汝何所解而得出家。是人答言。我知自性是三世間真實因。故我出家。是人唯知自性是因。不知常無常有智無智有德無德是遍非遍。但知有及因。故生歡喜。是人無解脫。是喜由自性生。次問第二婆羅門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是人答言。我已識自性是世間因。我已知取是解脫因。有自性是實因。若無取者解脫不得成。故我攝持取。取者。一切出家行道具。具有四種。謂[10]三杖澡灌袈裟吉祥等。吉祥有五。一灰囊。二天目珠。三三縷纓身。四諸呪術章句。五以一長草安頂髻上謂吉祥草。此五並是學道之具。能去不淨。故曰吉祥。就前三種合八具也。從此得解脫。我由此出家。是故第二喜名取。因此喜故不得解脫。但知自性因。不能知餘。復問第三婆羅門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自性及四取。何所能作。我知不受便得解脫故求出家。此第三人無有解脫。何以故。不知二十五句義故。是第三喜者名時節喜。次問第四婆羅門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自性取時節何所能作。若離感得我已知由感故。故得解脫。故我出家。是第四人亦無解脫。無有智故。是第四喜者名感得喜。此四喜依內得成。依外喜有五離塵故合九者。外喜有五種。遠離五塵故。譬如一人見五婆羅門出家次第往問。初問第一人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世間中有五塵。為得此塵諸事難作。或作田或養或事王或商。離此四事或便作偷賊。是求塵事。決難可作。逼惱自他故。我見此事故求出家。是第五人無有解脫。無真實智故。又問第二人言。汝知何法而得出家。其人答言。我知五塵求覓可得。如前方便作田等。諸塵已守護難作。何以故。五家具諍故。由護此塵應逼他。我見守護苦故離塵出家。此第六人亦無解脫。無真實智故。次問第三人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我已能令未得求令。已得守護令不此五塵由自受用故自然成失。若失時即生大苦。由見此失塵過失故求出家。人亦不得解脫。無真實智故。次問第四人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我已能覓未得得已能護。失已亦能更覓。若爾何以出家。五根無厭足。展轉求勝故。我根過故求出家。是第八人亦無解脫。無真實智故。次問第五人言。汝何所知而得出家。其人答言。我已能覓未得令得。得已守護令不失。用已更能覓。若求最勝我亦能得。若爾何故出家。由塵四事故應殺害他。若不害者是事不成。若作田者則應斬草伐樹。若鬪戰時則應殺人。或他財則損減他。或說其口妄語乃至一切世間過失。並由塵起我知此失故求出家。是第九人亦無解脫。由外厭故不修實智。故說前四依內後五依外故合九喜。此九種喜。仙人立九名。能清淨塵污故說九喜名為水。一濕水。二深淺水。三流水。四湖水。五善入。六。七善出水。八光明水。九勝清淨水。翻此九喜名九無能。謂非潤濕乃至非勝清淨水。外曰。此三法與成相違。何法名為成。以偈答曰。

 [1]思量聞讀誦  離苦三友得
 因施成就八  前三成就鉤

思量聞讀誦乃至因施成就八者。此八種能六行得成。如一婆羅門出家學道作是思惟。何事為勝何物真實何物最後究竟。何所作為智慧得成顯。故作是思量已即得智慧。自性異覺異慢異五唯異十一根異五大異真我異。二十五真實義中起智慧。由此智慧起六種觀。一觀五大過失。見生厭。即離五大。名思量位。二觀十一根過失。見失生厭。即離十一根。此名持位。三用此智慧觀五唯過失。見失生厭。即離五唯。名入如位。四觀慢過失及八自在見失生厭。即離慢等。名為至位。五觀覺過失。見失生厭。即得離覺名縮位。六觀自性過失。見失生厭。即離自性。是位名獨存。此婆羅門因是思量故得解脫。此成由思量得故名思量成。思量成已說。次說聞成義。如一婆羅門聞他讀誦聲。謂自性異覺異乃至真我異。聞此讀誦聲。已覺知二十五義。即入思量位離五大。入能位離十一根。入如位離五唯。入至位離慢等。入縮位離於覺。入獨存位離自性。是名解脫。聞成義已說。次說讀誦義。有八智慧分得成。如一婆羅門往至師家。一欲樂聽聞。二專心諦聽。三攝受。四憶持。五知句義。六思量。七擇。八如實令入。是名八智分。由此智分得二十五義。入六行得解脫離苦三成者。一離內苦。如一婆羅門為內苦所逼謂頭痛等。往詣醫所得治已。由此內苦起於欲知。為欲求知滅此苦因。往就師家生八智分。得二十五義入六行觀故得解脫。此成由內苦如身苦心苦亦如是。二離外苦。如一婆羅門為外苦所逼。謂人獸翅乃木石等之所困苦而不能忍。生求欲知滅苦之因。往詣師家修八智分。得二十五義入六行觀故得解脫。此成由外苦得。三依天苦。如一婆羅門為天苦所逼。謂寒熱雨等。其不能忍。詣師求八智分。得二十五義入六行觀故得解脫。七善友得者。不由八智分得。但從善友得智慧。至智慧究竟則得解脫。八因施成者。如一婆羅門人所憎惡。知他憎己是故出家。既出家已師及同友。亦生憎惡不與智慧。自知薄福往邊村住。自謂此處無婆羅門可安居住。既住已多得施食。其所餘者還施親友。乃至女人牧人。於是村人並皆愛念。安居欲竟。一切人眾並皆嚫施三杖澡灌諸衣物等。近帝釋會。時語諸人言。誰能與我還本大國看於此會。若欲去者人人齎物為我將往。往彼到師家已。選擇勝物以供養師。餘物次第分與同學。師友眾人並生愛念。師即施其智慧。由此智至究竟智即得解脫。此由施得成。此八成者。昔日仙人又立別名。一自度成。二善度成。三度成。四喜度成重喜度成。六滿喜度成。七愛成。八愛成。若翻此八成。則名八無能。謂非度能乃。至非遍愛無能。如是十一根墮無能。及十七智害無能。為二十八無能。是疑無能喜成轉為五十義已說。前三成就鉤者。譬如醉象以鉤制伏不得隨意自在。是五疑二十八無能。九喜所制伏。世間不得真智。若離實智則無八成故。說前三是成就鉤故。次捨疑無能喜勤修八種成。外曰。諸有所熏習體相故輪轉生死。前已說。體相有二種。一微細體相。在初生。二父母生身及十一根。共相應八有所熏習故輪轉生死。此中有疑。何者先生。體相為先。諸有為先。以偈答曰。

 [18]離有無別相  離細相無有
 相名及有名  故生有二種

離有無別相者。若離諸有體相不成。譬如離熱火不得成。離細相無有者。若離相諸有不成。譬如離火熱不得成。是兩法相依如火與熱。此法俱起如牛兩角。相名及有名故生有二種者。自性變異有二名。一生相名。二生有名。初生生死即具二種。外曰。此生唯有二種。更有別名。答。昔仙立別名者一自度者。此人最利自思惟得若成解脫。不由他教故云自度成也。自思惟得不由他故自度。若。若能免此至彼。故稱為至之時。則名解脫。解脫即名成。因名為度果名為成。此度成由自思得云自度成也。後七度成義無異也。但別名不同耳。二善度成者。由自由他故得若成解脫也。此人神根小劣薄由他教。自義多而能得度脫。故稱善度成也。三度成者。一向由他教得。故稱為全。神根復劣也。四喜度成者。此人為內苦所逼。謂頭痛等。詣師求治。得暫脫內苦。此為一喜。思惟此脫非是永脫。知獨存時乃是永脫。故詣僧佉師學若求成解脫得復歡喜。從此兩喜為名。名喜度成也。五重喜度成者。此人為內外兩苦所逼。詣師請治二苦。二苦既暫息。即是兩喜。知此非永脫。故求師學度成。得故歡喜受重喜名。六滿喜者。此人具為三苦所逼。一內苦。頭痛等。二外苦。刀杖等。三天苦。風雨寒熱等。詣師請治。治之既差。稱為遍喜。知非永脫。就師修學故得度成。從此為名。名遍喜度成也。七愛度成者。為師憐愛教彼度成。從師受此名也。八遍愛成者。此人為一切所憎。而得財布施。遂為一切所愛。一切並欲使其得脫。故云遍愛度成也。是根壞無能有十一。智害無能有十七。合二十八無能。就五疑九喜八成合五十已說竟也。前三成就鉤者。五疑二十八無能及九喜。是後八成就家之鉤也。八種應得成解脫而由三故不得。如醉象應自在由鉤故不得自在隨意。八成亦如是。必由真實智故得八成。為三所鉤故不得實智。必須捨前三勤修後八種。外下次問先牒前義。後問先後。諸有所熏習體相故輪轉生死者。上來已說也。諸有即是八有。謂四法四非法。四法者。一法二智三離欲四自在。翻此四法即四非法也。八名為有。前所熏習。能令得天道。後四非法所熏習。能令得人獸二道也。所熏是體相。體相有二種。自性覺慢五唯名微細體相。從五唯所生與十一根相應起者名麁體相。是八種有及所熏習二體相誰為先生。八有在先在先耶。答二解釋明八有與體相無有先後。必相應俱生。如火與熱不得相離。如牛兩角必也俱起。八有與體相亦爾。有自性覺慢五唯細體相時必有八。有中四種。若非四法即有四。非法決不得相離。是父母所生。麁身亦如是。體相亦如是。與八有決不得相離。四有第三生名含識生。如偈說。

 [8]天道有八分  獸道有五分
 人道唯一生  略名含識生

天道有八分者。一梵王生。二世主生。三天帝生。四乾闥婆生。五阿修羅生。六夜叉生。七羅剎生。八沙神生。獸道有五分者。一足生。二飛行生。三胸行生。四傍形生。五不行生。人道唯一生者。人道唯一類故。說含識有三種。謂天獸人三及相有為三。外曰。三世間中何物得何處增多。以偈答曰。

 [11]向上喜樂多  根生多癡闇
 中生多憂苦  梵初柱為後

向上喜樂多者。梵生處等喜樂最為多。此亦闇。為喜樂伏逼故。梵等諸天多受樂。根生多癡暗者。謂獸翅乃至柱等不行生。此中暗癡為多。此亦有憂樂。為暗癡伏逼故。獸等多暗癡。根生者三生。其最下故說根。中生多憂苦者。人生中憂苦為多。亦有喜暗癡。以憂多故。伏逼喜闇故。人中多憂苦。人道名中者。三道居中。最後生者。云何說名柱。謂草木山石等。三世間由此持故說名柱。如是相生有生及含識生已具說此三生是自。性所故。自性事已滿。謂生世間及得解脫。外曰。三世間中人天及誰受苦樂。為自性受。為覺慢五唯乃至十一根等受。為是人我受。以偈答曰。

 [21]此中老死苦  唯智人能受
 體相未離時  故略說是苦

此中老死苦唯智人能受者。三世間中有苦。是老所作。皮皺髮白脫落氣[口*束]扶杖親友所輕。如是等苦並由老故。死苦者。有人得八自在。或得五微塵。或得麁塵。是人臨死。為閻羅所錄。此中受苦名為死苦。復有中間時三苦。智人能受此三苦。自性及麁身。無智故不能受。故說人苦非自性等苦。外曰。幾時人受此苦。答曰。體相未離時。故略說是苦。大等相及細身苦未相離。是麁身於世間中輪轉未相離。如是時中人我受苦。若細麁相離時。人我即解脫。若解脫時如是等苦畢竟不受。若未離細麁相。則不得解脫苦。故略說細相麁相苦。外曰。自性事唯此為更有耶。以偈答曰。

 [24]自性事如此  覺等及五大
 為脫三處人  為他如自事

性事如此覺等及五大者。此偈說何義。謂七十偈義。其相已成滿。云何如此。自性兩種事已顯現故。一者次第起生死。令我與三世間塵相應。得次第起。初起覺從覺起慢從慢起五唯。從五唯起十一根及五大。此二十事。身覺為初。以五大為後。二者為脫三處人為他如自事者。為解脫天道中人我及人獸道中人我。次第作八成。今見自性我中間。此兩但為他不為自。譬如有人作朋友事不作自事。如是自性但作他事無自為事。外曰。汝說自性作人我事已則得離我。此自性無知。唯人我有知。云何作意令他與塵相應。輪轉三世間。後令得解脫。若有是意非謂無知。答曰。已見無知如物有合有離。如偈說言。

 [1]為增長犢子  無知轉為乳
 為解脫人我  無知性亦爾

為增長犢子無知轉為乳者。如世間中無知水草牛所噉食。應長養犢子。如作如此計於。一年內能轉作乳。犢子既長。能噉草已。牛復食水草。則不變為乳。為解脫人我無知性亦爾者。如是無知自性為我作事令得解脫。或合或離。離竟不更合。復次偈言。

 [3]為離不安定  如世間作事
 為令我解脫  不了事亦爾

為離不安定如世間作事者。如世間人心不安定。往還彼此為離不安定故。為令我解脫不了事亦爾者。自性由我故如有不安定。為我應作事。一取聲等塵二取三德。我中間除不安定已。最後得相離。不了者是自性別名。已過根故。亦稱為冥。云何知。有如前說因緣知自性是有。如前偈說。別類有量故。同性能生故。因果差別故。遍相無別故。以如此道理。故知自性是有。復次偈言。

 [6]出舞堂  現他還更隱
 令我顯自身  自性離亦爾

出舞堂現他還更隱者。如一兒作歌舞等樂現身示觀者。彼人見我已。事已究竟還隱於障中。性亦如是。或約覺現身。或約慢現身。或約五唯五根五作五大等現身。或約喜憂癡三德及三世間等現身。現身已然後則遠離不復受三熱故。說令我顯自身自性離亦爾。外曰自性顯自性身有幾種方便。以偈答曰。

 [11]以種種方便  作於無恩
 有德於無德  為他事無用

以種種方便作恩於無恩者。聲觸色味香等塵。能顯現於我。義說顯是事。我汝更互異。我受性恩已。無一恩酬性。有德於無德為他無用者。自性有三德。謂喜憂暗癡。我則無此德。猶如有人利親益友不望彼恩。如是自性。從初為我作隨意事乃至解脫。我無一時報彼恩事。故說為他事無用。外曰。我正遍見自性已。然後得解脫。為髣髴見耶。以偈答曰。

 [14]太極自性  我計更無物
 我今已被見  因此藏不現

太極自性我計更無物者。如世間中見一人有女勝德。復次見第二女其德最勝。即作計言。是女最勝無更及者。自性亦如是。二十四義中無有一物如其柔軟。云何知如此。不能忍受他見故。外曰。是義不然。人我獨存。不由見自性故如執自在因師說。

 我癡無自性  自安樂苦中
 自在天使去  [17]天上及地獄

因此執故若我見自性。自性不得離。故自性柔軟不得成。復次執自然因師說。見自性得解脫。是義不然。解脫自然得故。如前偈說。

 能令白色  作鸚鵡青色
 是因能生我  造孔雀

如是一切世間。自然為因。是故自然解脫不由自性。復有師說。若見自性得解脫。是事不然由人我解脫故。如偈中說。

 四皮陀歌讚  已有當有人
 死活等自在  行遍不重行

是故解脫不由見自性。答曰。汝言自在天為因。是義不然。云何如此。以無德故。自在天無有三德。世間有三德。因果不相似。是故自在不為因。唯有自性有三德。世間有三德故。知自性能為因。是故人我亦不為因。無有三德故。自然為世間因是義不然。非證比量境界故。證量者。見先作因。然後得果。知者由此證見比度去來亦知如此。汝說由聖言故是故得知。是義不然。顛倒說。是故不成聖。外曰。又有諸說。謂時節為因。如偈所言。

 節熟眾生  及滅減眾生
 世眠時節覺  誰能欺時節

一切諸事皆由時節。是故不關見自性得解脫。答曰。時節因不然。三攝中無故。自性變異我攝諸法皆盡離三無別法。此中時節不被攝故知時節無。此變異體說名時節。過去變異名過去時。現在未來亦復如是。故知時節者。是變異別名。以是義故自性為正因。若人得如此正智。是時即得正遍見自性。自性即隱離。以自性離故。故我得解脫。故說太極軟自性我計更無物。外曰。自性若被見。云何得離。答曰。我今已被見。因此藏不現。譬如貴家女其性最為善。有人卒來見。是女即羞隱。自性亦如是。若我正遍見。即離便藏隱。唯我獨自存。外曰。世間及聰明同說此言。縛人解人輪轉生死。此言實不實。答曰。此言不實。云何知。如偈所說。

 [2]人無縛無脫  無輪轉生死
 輪轉及繫縛  解脫唯自性

人無縛無脫者。人我不被縛。云何如此。無三德故以。遍滿故無變異故。無有事故。繫縛者。由有三德。人我無三德。故無自性縛。以遍滿者。縛義有彼此。在此不出彼。是故名為縛。人我無彼此。是故無有縛。無變異者。從覺乃至大。此變異屬自性不屬我。是故人我無變異縛。無有事者。我非作者故。故不能作事。施等諸事。皆屬自性故。我非施縛。若非被縛。是故非被脫義得自然脫。無輪轉生死者。遍滿一切處。云何得輪轉。行所未曾至。是乃名輪轉。我無處不遍故無輪轉義。若人不知此實義。得說我被縛及輪轉。外曰。若爾誰被縛及轉。答曰。[4]輪轉及繫縛。解脫唯自性。自性由自性。變異及施等能自縛身。是五唯細身與十三具相應。為三縛所繫。輪轉三世間生。若得正遍智生能解三縛捨離輪轉則便解脫。故說三世間依性能造作事。若汝說人被縛世間解脫生死。是義不然。復次偈言。

 [5]如是真實義  數習無餘故
 無我及我所  無倒淨獨智

如是真實義者。如前已說二十五義。數習無餘故者。於六行中數數修習故。無餘者。修習究竟故。智慧得生。因此智慧無執我執我所執。此三執及五疑。並得滅盡。一切事及身。皆自性所作。非無非我非我所。悉屬自性故。因此修智慧得生清淨獨存。因此智我得解脫。外曰。我由此智何所作。以偈答曰。

 [7]由智不更生  我意竟捨事
 人我見自性  如靜住觀舞

由智不更生者。由此實智故自性不更生覺慢五唯等。如偈所言。

 如穀有水土  無糠不生芽
 智力制伏故  性不生亦爾

我意竟捨事者。為我作二種事已究竟。一者受用塵。二見自性。我中間故自性離一切事。如我見自性如靜住觀舞者。如觀伎人安坐直住。我亦如是。種種事中觀此自性。我終不動。如作是計。是縛一切人。後時亦能解脫一切人。外曰。智於自性我中何作。以偈答曰。

 [11]我見已捨住  我被見離藏
 自性我雖合  無用故不生

我見已捨住者。如世間人見諸女種種歌舞。作是計云我已見足直捨心住。女念云。我事已被見即隱離是處人我亦如是。見自性已直捨而住。自性亦如是。既被見捨離住。外曰。人我者遍滿。自性亦遍滿。是二相合恒有不可離。從此和合云何不更生身。答曰。自性我雖合無用故不生。汝說我與自性遍滿故恒合義實如是。若如此云何不更生。生用無有故。生用有二種。初令我與塵相應。後令我見自性差別。此兩用見究竟故不復更生。外曰。若如此是用則不定和合為因故。答曰。正遍知力故。由此我見自性。熟厭離已見雖復和合亦不得生。譬如出與負債人。先為債相應。既還債已雖復和合不更相關。我與自性亦如是。外曰。若由智故得解脫。汝亦有智我亦有智。云何二人不俱解脫。以偈答曰。

 [17]正遍知故  法等不成因
 輪轉已直住  如輪身被

由正遍知故法等不成因者。正者如實知二十五義。遍知者二十五義不多不少。由此力。一法二非法三非智四離欲五非離欲六自在七自在。此七被燒壞故不能作因。譬如種子。既被火燒不復生芽。如是七種為智慧得故不成[囗@方]。如是之人去來輪轉故。昔時由此法等宿世因得輪轉七處。今為智慧故。此因不能生依因。譬如繖無影亦隨無。如是宿因無故是身亦無。如是智人宿世行因息故直住如輪被制。外曰。若人得智慧。何時得解脫。以偈答曰。

 [22]捨身時事顯  自性遠離時
 決定及畢竟  二獨存得成

捨身時者。先所作法非滅時。正捨此身時。內身有地大。還外地相應。乃至內空亦還空大。五根還五唯。乃至心根亦還五唯。事顯自性遠離時者。一切起生死事及解脫事。已滿足故。是故自性遠離我。是時中決定竟二獨存得成。決定獨存者。由實知故。離醫方及諸道異執。畢竟者離四皮陀果。及不由智離欲果是。獨存者決定無二。畢竟者無復邊際。此二獨存二時中獨存。外曰。此正遍知何用。以偈答曰。

 [1]是智為我用  祕密大仙
 世間生住滅  此中得思量

是智為我用者。是智者二十五義正遍知。為我用者獨存解脫。祕密大仙說者祕密者。諸邪說義之所隱覆。不能得顯。離正師不可得故。祕密應施五德婆羅門不施餘人故名祕密。五德者。一生地好。二姓族好。三行。四有能。五欲得。具此智慧乃堪施法。餘則不與。故稱祕密。大仙說者。迦毘羅仙人如次第所說。外曰。此智中何所思量。答曰。世間生住滅。此中得思量。世間初梵及後住。此中生住滅。生者從自性生覺。乃至生五大。住者由細身諸有所薰習輪轉三世間中。滅者由八成永得獨存。此三義智中顯現故。離三無餘義故。故究竟智。外曰。此智從何而得。以偈答曰。

 [5]是智勝吉祥  [6]牟尼依悲說
 先為阿修利  次與[7]般尸訶

是智勝吉祥者。此智昔四皮陀未出時初得成就。由此智四皮陀及諸道。後得成故。說一切最勝。三種苦及二十四本苦并三縛。由此智故我得遠離獨存解脫。故說此智最吉祥。牟尼依悲說者。誰初得此智。謂迦毘羅大仙人。如前說。迦毘羅仙人初出有四德。一法二智三離欲四自在。得此智已依大悲說。護持此智為欲度他。由慈悲故先為阿修利說。是阿修利仙人。次為般尸訶說。是般尸訶廣說此論。有六十千偈。迦毘羅仙人為阿修利略說如此。最初唯闇生此暗中有智田。智田即是人有人未有智故稱為田。次迴轉變異。此第一轉生。乃至解脫。阿修利仙人為般尸訶略說亦如是。是般尸訶廣說此智有六十千偈。次第乃至婆羅門姓拘式名自在。抄集出七十偈。故說偈言。

 [11]弟子次第來  傳受大師智
 自在黑略說  已知實義本

弟子次第來傳受大師智者。是智者從迦毘羅來至阿修利。阿修利傳與般尸訶。般尸訶傳與褐伽。褐伽傳與[12]優樓佉。優樓與跋婆利。跋婆自在黑。如是次第自在黑得此智。見大論難可受持。故略抄七十偈。如前說。三苦所逼故欲知滅苦因等。故說自在黑略說已知實義本。此中有聰明人。說偈言。

 [15]此七十偈論  攝六萬義盡
 此中說緣生  乃至五十義

彼義者不出此義。如前偈說。

 生因覺為體  疑無能成喜
 思量德不平  覺生五十分

復有十義。如偈所

 [17]有一意用義  五義已獨存
 [18]會離人我多  身住是十義

有義者。因中有果義。一義者。自性隨多人用迴轉。意用者。令我與諸塵相應後令見中間。五義者。有五道理立自性。有五道理立人我。如前說。獨存者由正遍知定極獨存。和合及離者。遍滿故和合。事顯故相離。人我多者。生死不同故。此義如前說。身住者。由細身乃至未生智。此十義與五十義合。是萬偈所說。是故七十論與萬義等。外曰。大論與七十有何異。答曰。昔時聖傳及破他執彼有此無。是異義如是。論義已究竟。

金七十論卷下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54 冊 No. 2137 金七十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15 (Big5),完成日期:2006/04/12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