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8 冊 No. 2003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卷第四

垂示云。動則影現。覺則氷生。其或不動不覺。不免入野狐窟裏。透得徹信得及。無絲毫障翳。如龍得水似虎靠山。放行也瓦礫生光。把定也真金失色。古人公案。未免周遮。且道評論什麼邊事。試舉看。

【三一】舉。麻谷持錫到章敬。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曹溪樣子一模脫出。直得驚天動地)敬云。是是(泥裏洗土塊。賺殺一船人。是什麼語話。繫驢橛子)雪竇著語云。錯(放過則不可。猶較一著在)麻谷又到南泉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依前泥裏洗土塊。再運前來。鰕跳不出斗)泉云。不是不是(何不承當。殺人不眨眼。是什麼語話)雪竇著語云。錯(放過不可)谷富時云。章敬道是。和尚為什麼道不是(主人公在什麼處。這漢元來取人舌頭。漏逗了也)泉云。章敬即是是。汝不是(也好。殺人須見血。為人須為徹。瞞却多少人來)此是風力所轉。終成敗壞(果然被他籠罩。爭奈自己何)

古人行脚。遍歷叢林。直以此事為念。要辨他曲錄木床上老和尚。具眼不具眼。古人一言相契即住。一言不契即去。看他麻谷到章敬。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章敬云。是是殺人刀活人劍。須是本分作家。雪竇云。錯。落在兩邊。爾若去兩邊會。不見雪竇意。他卓然而立。且道。什麼事。雪竇為什麼却道錯。什麼處是他錯處。章敬道是。什麼處是是處。雪竇如坐讀判語。麻谷檐箇是字。便去見南泉。依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泉云。不是不是。殺人刀活人劍。須是本分宗師。雪竇云。錯。章敬道是是。南泉云。不是不是。為復是同是別。前頭道是。為什麼也錯。後頭道不是。為什麼也錯。若向章敬句下薦得。自救也不了。若向南泉句下薦得。可與祖佛為師。雖然恁麼。衲僧家須是自肯始得。莫一向取人口辯。他問既一般。為什麼一箇道是。一箇道不是。若是通方作者。得大解脫底人。必須別有生涯。若是機境不忘底。決定滯在這兩頭。若要明辨古今。坐斷天下人舌頭。須是明取這兩錯始得。及至後頭雪竇頌。也只頌這兩錯。雪竇要提活鱍鱍處。所以如此。若是皮下有血底漢。自然不向言句中作解會。不向繫驢橛上作道理。有者道。雪竇代麻谷下這兩錯。有什麼交涉。殊不知。古人著語。鎖斷要關。這邊也是。那邊也是。畢竟不在這兩頭。慶藏主道。持錫遶禪床是與不是俱錯。其實亦不在此。爾不見。永嘉到曹溪見六祖。遶禪床三匝。振錫一下。卓然而立。祖云。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從何方而來。生大我慢。為什麼六祖却道他生大我慢。此箇也不說是。也不說不是。是與不是都是繫驢橛。唯有雪竇下兩錯。猶較些子。麻谷云。章敬道是。和尚為什麼道不是。這老漢不惜眉毛。漏逗不少。南泉道章敬則是是汝不是。南泉可謂見兔放鷹。慶藏主云。南泉忒殺郎當。不是便休。更與他出過道。此是風力所轉。終成敗壞。圓覺經云。我今此身。四大和合。所謂髮毛爪齒。皮肉筋骨。髓腦垢色。皆歸於地。唾涕膿血。皆歸於水。暖氣歸火。動轉歸風。四大各離今者妄身。當在何處。他麻谷持錫遶禪床。既是風力所轉。終成敗壞。且道畢竟。發明心宗底事。在什麼處。到這裏。也須是生鐵鑄就底箇漢始得。豈不見張拙秀才。參西堂藏禪師。問云。山河大地。是有是無。三世諸佛。是有是無藏云。有張拙秀才云。錯。藏云。先輩曾參見什麼人來。拙云。參見徑山和尚來。某甲凡有所問話。徑山皆言無。藏云。先輩有什麼眷屬。拙云。有一山妻兩箇癡頑。又却問。徑山有甚眷屬。拙云。徑山古佛。和尚莫謗渠好。藏云。待先輩得似徑山時。一切言無。張拙俛首而已。大凡作家宗師。要與人解粘去縛。抽釘拔楔。不可只守一邊。左撥右轉。右撥左轉。但看仰山到中邑處謝戒。邑見來。於禪床上拍手云。和尚。仰山即東邊立。又西邊立。又於中心立。然後謝戒了。却退後立。邑云。什麼處得此三昧來。仰山云。於曹溪印子上。脫將來。邑云。汝道曹溪用此三昧接什麼人。仰云。接一宿覺。仰山又復問中邑云。和尚什麼處得此三昧來。邑云。我於馬祖處得此三昧來。似恁麼說話。豈不是舉一明三。見本逐末底漢。龍牙示眾道。夫參學人。須透過祖佛始得。新豐和尚道。見祖佛言教。如生冤家。始有參學分。若透不得。即被祖佛瞞去。時有僧問。祖佛還有瞞人之心也無。牙云。汝道江湖還有礙人之心也無。又云江湖雖無礙人之心。自是時人過不得。所以江湖却成礙人去。不得道江湖不礙人。祖佛雖無瞞人之心。自是時人透不得。祖佛却成瞞人去也。不得道祖佛不瞞人。若透得祖佛過。此人即過却祖佛。也須是體得祖佛意。方與向上。古人同。如未透得。儻學佛學祖。則萬劫無有得期。又問如何得不被祖佛瞞去。牙云。直須自悟去。到這裏須是如此始得。何故為人須為徹。殺人須見血。南泉雪竇是這般人。方敢拈弄。頌云。

 此錯彼錯(惜取眉毛。據令而行。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切忌拈却(兩箇無孔鐵鎚。直饒千手大悲也提不起。或若拈去闍黎喫三十棒)
  四海浪平(天下人不敢動著。東西南北一等家風。近日多雨水)
  百川潮落(淨躶躶赤洒洒。且得自家安穩。直得海晏河清)
 古策風高十二門(何似這箇。杖頭無眼。切忌向拄杖頭上作活計) 門門有路空蕭索(一物也無。賺爾平生。覷著即瞎)
  非蕭索(果然。賴有轉身處。已瞎了也。便打)
  作者好求無病藥(一死更不再活。十二時中為什麼瞌睡。撈天摸地作什麼)

這一箇頌。似德山見溈山公案相似。先將公案。著兩轉語。穿作一串。然後頌出。此錯彼錯。切忌拈却。雪竇意云。此處一錯。彼處一錯。切忌拈却。拈却即乖。須是如此。著這兩錯。直得四海浪平百川潮落。可殺清風明月。爾若向這兩錯下會得。更沒一星事。山是山水是水。長者自長短者自短。五日一風十日一雨。所以道。四海浪平百川潮落。後面頌麻谷持錫云。古策風高十二門。古人以鞭為策。衲僧家以拄杖為策(祖庭事苑中。古策舉錫杖經)西王母瑤池上。有十二朱門。古策即是拄杖。頭上清風。高於十二朱門。天子及帝釋所居之處。亦各有十二朱門。若是會得這兩錯。拄杖頭上生光古策也用不著。古人道。識得拄杖子。一生參學事畢。又道不是標形虛事褫。如來寶杖親蹤跡。此之類也。到這裏。七顛八倒。於一切時中。得大自在。門門有路空蕭索。雖有路。只是空蕭索。雪竇到此。自覺漏逗。更與爾打破。然雖如是。也有非蕭索處。任是作者。無病時。也須是先討些藥喫始得。

垂示云。十方坐斷千眼頓開。一句截流萬機寢削。還有同死同生底麼。見成公案打疊不下。古人葛藤試請舉看。

【三二】舉。定上座。問臨濟。如何是佛法大意(多少人到此茫然。猶有這箇在。訝郎當作什麼)濟下禪床擒住。與一掌。便托開(今日捉敗。老婆心切。天下衲僧跳不出)定佇立(已落鬼窟裏。蹉過了也。未免失却鼻孔)傍僧云。定上座何不禮拜(冷地裏有人覷破。全得他力。東家人死西家人助哀)定方禮拜(將勤補拙)忽然大悟(如暗得燈。如貧得寶。將錯就錯。且道定上座見箇什麼便禮拜)

看他恁麼。直出直入。直往直來。乃是臨濟正宗。有恁麼作用。若透得去。便可翻天作地。自得受用。定上座是這般漢。被臨濟一掌。禮拜起來。便知落處。他是向北人。最朴直。既得之後。更不出世。後來全用臨濟機。也不妨頴脫。一日路逢巖頭雪峯欽山三人。巖頭乃問甚處來。定云。臨濟。頭云。和尚萬福。定云。已順世了也。頭云。某等三人。特去禮拜。福緣淺薄。又值歸寂。未審和尚在日。有何言句。請上座舉一兩則看。定遂舉臨濟一日示眾云。赤肉團上。有一無位真人。常從汝諸人面門出入。未證據者看看。時有僧出問。如何是無位真人。濟便擒住云。道道。僧擬議。濟便托開云。無位真人。是什麼乾屎橛。便歸方丈。巖頭不覺吐舌。欽山云。何不道非無位真人。被定擒住云。無位真人與非無位真人。相去多少。速道速道。山無語。直得面黃面青。巖頭雪峯。近前禮拜云。這新戒不識好惡。觸忤上座。望慈悲且放過。定云。若不是這兩箇老漢。[祝/土]殺這尿床鬼子。又在鎮州齋回。到橋上歇。逢三人座主。一人問。如何是禪河深處。須窮底。定擒住擬拋向橋下。時二座主。連忙救云。休休。是伊觸忤上座。且望慈悲。定云。若不是二座。主從他窮到底去。看他恁麼手段。全是臨濟作用。更看雪竇頌出云。

 斷際全機繼後蹤(黃河從源頭濁了也。子承父業) 持來何必在從容(在什麼處。爭奈有如此人。無脚手人還得他也無)
  巨靈擡手無多子(嚇殺人。少賣弄。打一拂子。更不再勘)
  分破華山千萬重(乾坤大地一時露出。墮也)

雪竇頌。斷際全機繼後蹤。持來何必在從容。黃檗大機大用。唯臨濟獨繼其蹤。拈得將來不容擬議。或若躊躇便落陰界。楞嚴經云。如我按指。海印發光。汝暫舉心。塵勞先起。巨靈擡手無多子。分破華山千萬重。巨靈神有大神力。以手擘開太華。放水流入黃河。定上座疑情。如山堆岳積。被臨濟一掌。直得瓦解氷消。

垂示云。東西不辨南北不分。從朝至暮從暮至朝。還道伊瞌睡麼。有時眼似流星。還道伊惺惺麼有時呼南作北。且道是有心是無心。是道人是常人。若向箇裏透得。始知落處。方知古人恁麼不恁麼。且道是什麼時節。試舉看。

【三三】舉。陳操尚書看資福。福見來便畫一圓(是精識精。是賊識賊。若不蘊藉爭識這漢。還見金剛圈麼)操云。弟子恁麼來。早是不著便。何況更畫一圓相(今日撞著箇瞌睡漢這老賊)福便掩却方丈門(賊不打貧兒家。已入他圈繢了也)雪竇云。陳操只具一隻眼(雪竇頂門具眼。且道他意在什麼處。也好與一圓相。灼然龍頭蛇尾。當時好與一拶。教伊進亦無門退亦無路。且道更與他什麼一拶)

陳操尚書。與裴休李翱同時。凡見一僧來。先請齋。襯錢三百。須是勘辨。一日雲門到相看便問。儒書中即不問。三乘十二分教。自有座主。作麼生是衲僧家行脚事。雲門云。尚書曾問幾人來。操云。即今問上座。門云。即今且置。作麼生是教意。操云。黃卷赤軸。門云。這箇是文字語言。作麼生是教意。操云。口欲談而辭喪。心欲緣而慮亡。門云。口欲談而辭喪。為對有言。心欲緣而慮亡。為對妄想。作麼生是教意。操無語。門云。見說尚書看法華經是否。操云是門云。經中道。一切治生產業。皆與實相不相違背。且道非非想天。即今有幾人退位。操又無語。門云。尚書且莫草草。師僧家拋却三經五論來入叢林。十年二十年。尚自不奈何。尚書又爭得會。操禮拜云。某甲罪過。又一日與眾官登樓次。望見數僧來。一官人云。來者總是禪僧。操云。不是。官云。焉知不是。操云。待近來與爾勘過。僧至樓前。操驀召云。上座。僧舉頭。書謂眾官云。不信道。唯有雲門一人。他勘不得。他參見睦州來。一日去參資福。福見來。便畫一圓相。資福乃溈山仰山下尊宿。尋常愛以境致接人。見陳操尚書便畫一圓相。爭奈操却是作家。不受人瞞。解自點檢云。弟子恁麼來早是不著便。那堪更畫一圓相。福掩却門。這般公案謂之言中辨的句裏藏機。雪竇道。陳操只具。一隻眼。雪竇可謂頂門具眼。且道意在什麼處。也好與一圓相。若總恁麼地。衲僧家如何為人。我且問爾。當時若是諸人作陳操時。堪下得箇什麼語。免得雪竇道他只具一隻眼。所以雪竇踏翻頌云。

 團團珠遶玉珊珊(三尺杖子攪黃河。須是碧眼胡僧始得。生鐵鑄就) 馬載驢駝上鐵船(用許多作什麼。有什麼限。且與闍黎看)
  分付海山無事客(有人不要。若是無事客也不消得。須是無事始得)
  釣鼇時下一圈攣(恁麼來恁麼去。一時出不得。若是蝦堪作什麼。蝦蜆螺蚌怎生奈何。須是釣鼇始得)

雪竇復云。天下衲僧跳不出(兼身在內。一坑埋却。闍黎還跳得出麼)

團團珠遶玉珊珊。馬載驢駝上鐵船。雪竇當頭頌出。只頌箇圓相。若會得去。如虎戴角相似。這箇些子。須是桶底脫機關盡。得失是非。一時放却。更不要作道理會。也不得作玄妙會。畢竟作麼生會。這箇須是馬載驢駝上鐵船。這裏看始得。別處則不可分付。須是將去分付海山無事底客。爾若肚裏有些子事。即承當不得。這裏須是有事無事。違情順境。若佛若祖奈何他不得底人。方可承當。若有禪可參。有凡聖情量。決定承當他底不得。承當得了。作麼生會。他道釣鼇時下一圈攣。釣鼇須是圈攣始得。所以風穴云。慣釣鯨鯢浸。却嗟蛙步碾泥沙。又云。巨鼇莫戴三山去。吾欲逢萊頂上行。雪竇復云。天下衲僧跳不出。若是巨鼇。終不作衲僧見解。若是衲僧。終不作巨鼇見解。

【三四】舉。仰山問僧。近離甚處(天下人一般。也要問過。因風吹火。不可不作常程)僧云。廬山(實頭人難得)山云曾遊五老峯麼(因行不妨掉臂。何曾蹉過)僧云。不曾到(移一步。面赤不如語直。也似忘前失後)云。闍黎不曾遊山(太多事生。惜取眉毛好。這老漢著甚死急)雲門云。此語皆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殺人刀活人劒。兩箇三箇。要知山上路。須是去來人)

驗人端的處。下口便知音。古人道。沒量大人。向語脈裏轉却。若是頂門具眼。舉著便知落處。看他一問一答。歷歷分明。雲門為什麼却道。此語皆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古人到這裏。如明鏡當臺明珠在掌。胡來胡現漢來漢。現一箇蠅子也過他鑑不得。且道作麼生是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也不妨險峻。到這田地。也須是箇漢始可提掇。雲門拈云這僧親從廬山來。因什麼却道。闍黎不曾遊山溈山。一日問抑山云。諸方若有僧來。汝將什麼驗他。仰山云。某甲有驗處。溈山云。子試舉看。仰云。某甲尋常見僧來。只舉拂子向伊道。諸方還有這箇麼。待伊有語只向伊道。這箇即且置。那箇如何。溈山云。此是向上人牙爪。豈不見。馬祖問百丈。什麼處來。丈云。山下來。祖云。路上還逢著一人麼。丈云。不曾。祖云。為什麼不曾逢著。丈云。若逢著。即舉似和尚。祖云。那裏得這消息來。丈云。某甲罪過。祖云。却是老僧罪過。仰山問僧正相類此。當時待他道曾到五老峯麼。這僧若是箇漢。但云禍事。却道不曾到。這僧既不作家。仰山何不據令而行。免見後面許多葛藤。却云。闍黎不曾遊山。所以雲門道。此語皆為慈悲之故。有落草之談。若是出草之談。則不恁麼。

 出草入草(頭上漫漫脚下漫漫。半開半合。他也恁麼我也恁麼) 誰解尋(頂門具一隻眼。闍黎不解尋討)
  白雲重重(千重百匝。頭上安頭) 紅日杲杲(破也。瞎。舉眼即錯)
  左顧無瑕(瞎漢。依前無事。爾作許多伎倆作什麼)
 右盻已老(一念萬年過) 君不見。寒山子(癩兒牽伴) 行太早(也不早)
  十年歸不得(即今在什麼處。灼然) 忘却來時道(渠儂得自由。放過一著。便打。莫做這忘前失後好)

出草入草誰解尋討。雪竇却知他落處。到這裏。一手擡一手搦。白雲重重紅日杲杲。大似草茸茸煙羃羃。到這裏無一絲毫屬凡。無一絲毫屬聖。遍界不曾藏。一一蓋覆不得。所謂無心境界。寒不聞寒。熱不聞熱。都盧是箇大解脫門。左顧無瑕右盻已老。懶瓚和尚。隱居衡山石室中。唐宗聞其名。遣使召之。使者至其室宣言。天子有詔。尊者當起謝恩。瓚方撥牛糞火。尋煨芋而食。寒涕垂頤未甞答。使者笑曰。且勸尊者拭涕。瓚曰。我豈有工夫為俗人拭涕耶。竟不起。使回奏。宗甚欽嘆之。似這般清寥寥白的的。不受人處分。直是把得定。如生鐵鑄就相似。只如善道和尚。遭沙汰後。更不復作僧。人呼為石室行者。每踏碓忘移步。僧問臨濟。石室行者忘移步意旨如何。濟云。沒溺深坑。法眼圓成實性頌云。理極忘情謂。如何有喻齊。到頭霜夜月。任運落前溪。菓熟兼猿重。山長似路迷。舉頭殘照在。元是住居西。雪竇道。君不見。寒山子行太早。十年歸不得。忘却來時道。寒山子詩云。欲得安身處。寒山可長保。微風吹幽松。近聽聲愈好。下有班白人。嘮嘮讀黃老。十年歸不得。忘却來時道。永嘉又道。心是根法是塵。兩種猶如鏡上痕。痕垢盡時光始現。心法雙忘性即真。到這裏。如癡似兀。方見此公案。若不到這田地。只在語言中走。有甚了曰。

垂示云。定龍蛇分玉石。別緇素決猶豫。若不是頂門上有眼。肘臂下有符。往往當頭蹉過。只如今見聞不昧。聲色純真。且道是皂是白。是曲是直。到這裏作麼生辨。

【三五】舉。文殊問無著。近離什麼處(不可不借問。也有這箇消息)無著云。南方(草窠裏出頭。何必擔向眉毛上。大方無外。為什麼却有南方)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若問別人則禍生。猶掛唇齒在)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實頭人難得)殊云。多少(當時便與一喝。一拶拶倒了也)著云。或三百或五百(盡是野狐精。果然漏逗)無著問文殊。此間如何住持(拶著。便回轉鎗頭來也)殊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敗缺不少。直得脚忙手亂)云。多少眾(還我話頭來。也不得放過)殊云。前三三後三三(顛言倒語。且道是多少。千手大悲數不足)

無著遊五臺。至中路荒僻處。文殊化一寺。接他宿。遂問。近離甚處。著云。南方。殊云。南方佛法。如何住持。著云。末法比丘。少奉戒律。殊云。多少眾。著云。或三百或五百。無著却問文殊。此間如何住持。殊云。凡聖同居龍蛇混雜。著云。多少眾。殊云。前三三後三三。却喫茶。文殊舉起玻璃盞子云。南方還有這箇麼。著云。無。殊云。尋常將什麼喫茶。著無語遂辭去。文殊令均提童子。送出門首。無著問童子云。適來道前三三後三三。是多少。童子云。大德著應喏。童子云。是多少。又問此是何寺。童子指金剛後面。著回首。化寺童子。悉隱不見。只是空谷。彼處後來謂之金剛窟。後有僧問風穴。如何是清涼山中主。穴云。一句不遑無著問。迄今猶作野盤僧。若要參透平平實實。脚踏實地。向無著言下薦得。自然居鑊湯爐炭中。亦不聞熱。居寒氷上亦不聞冷。若要參透使孤危峭峻。如金剛王寶劍。向文殊言下薦取。自然水灑不著風吹不入。不見漳州地藏問僧。近離甚處。僧云。南方。藏云。彼中佛法如何。僧云。商量浩浩地。藏云。爭似我這裏種田博飯喫。且道與文殊答處。是同是別。有底道。無著答處不是。文殊答處。也有龍有蛇。有凡有聖。有什麼交涉。還辨明得前三三後三三麼。前箭猶輕後箭深。且道是多少。若向這裏透得。千句萬句。只是一句。若向此一句下。截得斷把得住。相次間到這境界。

 千峯盤屈色如藍(還見文殊麼) 誰謂文殊是對談(設使普賢也不顧。蹉過了也)
  堪笑清涼多少眾(且道笑什麼。已在言前) 前三三與後三三(試請脚下辨看。爛泥裏有刺。碗子落地楪子成七片)

千峯盤屈色如藍。誰謂文殊是對談。有者道。雪竇只是重拈一遍。不曾頌著。只如僧問法眼。如何是曹源一滴水。眼云。是曹源一滴水。又僧問瑯瑘覺和尚。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覺云。清淨本然云何忽生山河大地。不可也喚作重拈一遍。明招獨眼龍。亦頌其意。有蓋天蓋地之機道。廓周沙界勝伽藍。滿目文殊是對談。言下不知開佛眼。回頭只見翠山巖。廓周沙界勝伽藍。此指草窟化寺。所謂有權實雙行之機。滿目文殊是對談。言下不知開佛眼。回頭只見翠山巖。正當恁麼時。喚作文殊普賢觀音境界得麼。要且不是這箇道理。雪竇只改明招底用。却有針線。千峯盤屈色如藍。更不傷鋒犯手。句中有權有實。有理有事。誰謂文殊是對談。一夜對談。不知是文殊。後來無著。在五臺山作典座。文殊每於粥鍋上現。被無著拈攪粥篦便打。雖然如是。也是賊過後張弓。當時等他道南方佛法。如何住持。劈脊便棒。猶較些子。堪笑清涼多少眾。雪竇笑中有刀。若會得這笑處。便見他道前三三與後三三。

【三六】舉。長沙。一日遊山。歸至門首(今日一日。只管落草。前頭也是落草。後頭也是落草)首座問。和尚什麼處去來(也要勘過這老漢。頭過新羅)沙云。遊山來(不可落草。敗缺不少。草裏漢)首座云。到什麼處來(拶。若有所至未免落草。相牽入火坑)沙云。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漏逗不少。元來只在荊棘林裏坐)座云。大似春意(相隨來也。將錯就錯。一手擡一手搦)沙云。也勝秋露滴芙蕖(土上加泥。前箭猶輕後箭深有什麼了期)雪竇著語云。謝答(一火弄泥團漢。三箇一狀領過)

長沙鹿苑招賢大師。法嗣南泉。與趙州紫胡輩同時。機鋒敏捷。有人問教。便與說教。要頌便與頌。爾若要作家相見。便與爾作家相見。仰山尋常機鋒。最為第一。一日同長沙翫月次。仰山指月云。人人盡有這箇。只是用不得。沙云恰是。便倩爾用那。仰山云。爾試用看。沙一踏踏倒仰山起云。師叔一似箇大蟲。後來人號為岑大蟲。因一日遊山歸。首座亦是他會下人。便問和尚什麼處去來。沙云。遊山來。座云。到什麼處去來。沙云。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須是坐斷十方底人始得。古人出入未甞不以此事為念。看他賓主互換。當機直截。各不相饒。既是遊山。為什麼却問道。到什麼處去來。若是如今禪和子。便道到夾山亭來。看他古人。無絲毫道理計較。亦無住著處。所以道。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首座便隨他意向他道。大似春意。沙云。也勝秋露滴芙蕖。雪竇云。謝答語。代末後語也。也落兩邊。畢竟不在這兩邊。昔有張拙秀才。看千佛名經。乃問百千諸佛。但聞其名。未審居何國土。還化物也無。沙云。黃鶴樓崔顥題詩後。秀才曾題也未。拙云。未曾題。沙云。得閑題取一篇也好。岑大蟲平生為人。直得珠回玉轉。要人當面便會。頌云。

 大地絕纖埃(豁開戶牖當軒者誰。盡少這箇不得。天下太平) 何人眼不(頂門上放大光明始得。撒土撒沙作什麼)
  始隨芳草去(漏逗不少。不是一回落草。賴值前頭已道了)
  又逐落花回(處處全真。且喜歸來。脚下泥深三尺) 羸鶴翹寒木(左之右之。添一句更有許多閑事在)
  狂猿嘯古臺(却因新著力。添一句也不得。減一句也不得)
  長沙無限意(便打。末後一句道什麼。一坑埋却。墮在鬼窟裏。咄。草裏漢。賊過後張弓。更不可放過)

且道這公案。與仰山問僧。近離甚處。僧云廬山。仰云。曾到五老峯麼。僧云。不曾到。仰云。闍黎不曾遊山。辨緇素看。是同是別。到這裏。須是機關盡意識忘。山河大地。草芥人畜。無些子滲漏。若不如此。古人謂之猶在勝妙境界。不見雲門道。直得山河大地。無纖毫過患。猶為轉。不見一切色。始是半提。更須知有全提時節向上一竅。始解穩坐。若透得。依舊山是山水是水。各住自位。各當本體。如大拍盲人相似。趙州道。鷄鳴丑。愁見起來還漏逗。裙子褊衫箇也無。袈裟形相些些。裩無襠袴無口。頭上青灰三五斗。本為修行利濟人。誰知翻成不唧[口*留]。若得真實到這境界。何人眼不開。一任七顛八倒。一切處都是這境界。都是這時節。十方無壁落。四面亦無門。所以道。始隨芳草去。又逐落花回。雪竇不妨巧只去他左邊貼一句。右邊貼一句。一似一首詩相似。羸鶴翹寒木。狂猿嘯古臺。雪竇引到這裏。自覺漏逗。驀云。長沙無限意。咄。如作夢却醒相似。雪竇雖下一喝。未得勦絕。若是山僧即不然。長沙無限意。掘地更深埋。

垂示云。掣電之機徒勞佇思。當空霹靂。掩耳難諧。腦門上播紅旗。耳背後輪雙劍。若不是眼辨手親。爭能搆得。有般底。低頭佇思。意根下卜度。殊不知髑髏前見鬼無數。且道不落意根。不抱得失。忽有箇恁麼舉覺。作麼生祗對。試舉看。

【三七】舉。盤山垂語云。三界無法(箭既離弦無返回勢。月明照見夜行人。中也。識法耆懼。好和聲便打)何處求心(莫瞞人好。不勞重舉。自點檢看。便打云。是什麼)

向北幽州盤山寶積和尚。乃馬祖下尊宿。後出普化一人。師臨遷化謂眾云。還有人邈得吾真麼。眾皆寫真呈師。師皆叱之。普化出云。某甲邈得。師云。何不呈似老僧。普化便打筋斗而出。師云。這漢向後如風狂接人去在一日示眾云。三界無法。何處求心。四大本空。佛依何住。璿璣不動。寂止無痕。覿面相呈。更無餘事。雪竇拈兩句來頌。直是渾金璞玉。不見道。瘥病不假驢駝藥。山僧為什麼道。和聲便打。只為他擔枷過狀。古人道。聞稱聲外句。莫向意中求。且道他意作麼生。直得奔流度刃。電轉星飛。若擬議尋思。千佛出世。也摸索他不著。若是深入閫奧。徹骨徹髓。見得透底。盤山一場敗缺。若承言會宗左轉右轉底。盤山只得一橛。若是拕泥帶水。聲色堆裏轉。未夢見盤山在。五祖先師道。透過那邊方有自由分。不見三祖道。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體無去住。若向這裏。道無佛無法。又打入鬼窟裏去。古人謂之解脫深坑。本是善因而招惡果。所以道。無為無事人。猶遭金鎖難。也須是窮到底始得。若向無言處言得。行不得處行得。謂之轉身處。三界無法何處求心。爾若作情解。只在他言下死却。雪竇見處。七穿八穴。所以頌出。

 三界無法(言猶在耳) 何處求心(不勞重舉。自點檢看。打云。是什麼) 白雲為蓋(頭上安頭。千重萬重)
  流泉作琴(聞麼。相隨來也。一聽一堪悲)
 一曲兩曲無人會(不落宮商非干角徵。借路經過。五音六律盡分明。自領出去。聽則聾)
  雨過夜塘秋水深(迅雷不及掩耳。直得拕泥帶水。在什麼處。便打)

三界無法何處求心。雪竇頌得。一似華嚴境界。有者道。雪竇無中唱出。若是眼皮綻底。終不恁麼會。雪竇去他傍邊。貼兩句道。白雲為蓋。流泉作琴。蘇內翰見照覺。有頌云。溪聲便是廣長舌。山色豈非清淨身。夜來八萬四千偈。他日如何舉似人。雪竇借流泉。作一片長舌頭。所以道。一曲兩曲無人會。不見九峯虔和尚道。還識得命麼。流泉是命。湛寂是身。千波競起是文殊家風。一亘晴空。是普賢境界。流泉作琴。一曲兩曲無人會。這般曲調。也須是知音始得。若非其人。徒勞側耳。古人道。聾人也唱胡家曲。好惡高低總不聞。雲門道。舉不顧即差互。擬思量。何劫悟。舉是體。顧是用。未舉已前。朕兆未分已前見得。坐斷要津。若朕兆纔分見得。便有照用。若朕兆分後見得。落在意根。雪竇忒殺慈悲。更向爾道。却似雨過夜塘秋水深。此一頌曾有人論量。美雪竇有翰林之才。雨過夜塘秋水深。也須是急著眼看。更若遲疑。即討不見。

垂示云。若論漸也。返常合道。閙市裏七縱八橫。若論頓也。不留朕迹。千聖亦摸索不著。儻或不立頓漸。又作麼生。快人一言快馬一鞭。正恁麼時。誰是作者。試舉看。

【三八】舉。風穴在郢州衙內。上堂云(倚公說禪。道什麼)。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千人萬人撼不動。誵訛節角在什麼處。三要印開。不犯鋒鋩)去即印住(正令當行。錯)住即印破(再犯不容。看取令行時。拶。便打)只如不去不住(看無頓置處。多少誵訛)印即是不印即是(天下人頭出頭沒有分。文彩已彰。但請掀倒禪床喝散大眾)時有盧陂長老出問。某甲有鐵牛之機(釣得一箇諳曉得。不妨奇特)師不搭印(好箇話頭。爭奈誵訛)穴云。慣釣鯨鯢澄巨浸。却嗟蛙步泥沙(似鶻捉鳩。寶網漫空。神駒千里)陂佇(可惜許。也有出身處。可惜放過)穴喝云。長老何不進語(攙旗奪皷。炒閙來也)陂擬議(三回死了。兩重公案)穴打一拂子(好打。這箇令須是恁麼。人行始得)穴云。還記得話頭麼。試舉看(何必。雪上加霜)陂擬開口(一死更不再活。這漢鈍置殺人。遭他毒手)穴又打一拂子。牧主云。佛法與王法一般(灼然。却被傍人覷破)穴云。見箇什麼道理(也好與一拶。却回鎗頭來也)牧主云。當斷不斷返招其亂(似則似是則未是。須知傍人有眼。東家人死。西家人助哀)穴便下座(將錯就錯。見機而變。且得參學事畢)

風穴乃臨濟下尊宿。臨濟當初在黃檗會下栽松次。檗云。深山裏栽許多松作什麼。濟云。一與山門作境致。二與後人作標榜。道了便钁地一下。檗云。雖然如是。子已喫二十棒了也。濟又打地一下云。噓噓。檗云。吾宗到汝大興於世。溈山喆云。臨濟恁麼。大似平地喫交。雖然如是。臨危不變。始稱真丈夫。檗云。吾宗到汝大興於世。大似憐兒不覺醜。後來溈山問仰山。黃檗當時。只囑付臨濟一人。別更有在。仰山云有。只是年代深遠。不欲舉似和尚。溈山。云雖然如是。吾亦要知。但舉看。仰山云。一人指南吳越令行。遇大風即止。此乃讖風穴也。穴初參雪峯五年。因請益。臨濟入堂。兩堂首座齊下一喝。僧問臨濟。還有賓主也無。濟云。賓主歷然。穴云。未審意旨如何。峯云。吾昔與巖頭欽山。去見臨濟。在途中聞已遷化。若要會他賓主話。須是參他宗派下尊宿。穴後又見瑞巖常自喚主人公。自云喏。復云。惺惺著。他後莫受人瞞却。穴云。自拈自弄。有什麼難。後在襄州鹿門與廓侍者過夏。廓指他來參南院。穴云。入門須辨主。端的請師分。一日遂見南院。舉前話云。某甲特來親覲。南院云。雪峯古佛。一日見鏡清。清問近離甚處。穴云。自離東來。清云。還過小江否。穴云。大舸獨飄空。小江無可濟。清云。鏡水圖山。鳥飛不渡。子莫盜聽遺言。穴云。滄溟尚怯蒙輪勢。列漢飛帆渡五湖。清竪起拂子云。爭奈這箇何。穴云。這箇是什麼。清云。果然不識。穴云。出沒卷舒。與師同用。清云。杓卜聽虛聲。熟睡饒譫語。穴云。澤廣藏山理能伏豹。清云。赦罪放愆。速須出去。穴云。出即失。乃便出至法堂上。自謂言。大丈夫。公案未了。豈可便休。却回再入方丈。清坐次。便問。某適來輒呈騃見。冐瀆尊顏。伏蒙和尚慈悲。未賜罪責。清云。適來從東來。豈不是翠嚴來。穴云。雪竇親棲寶蓋東。清云。不逐亡羊狂解息。却來這裏念詩篇。穴云。路逢劍客須呈劍。不是詩人莫獻詩。清云。詩速祕却。略借劍峯穴云。梟首甑人携劍去。清云。不獨觸風化。亦自顯顢頇。穴云。若不觸風化。焉明古佛心。清云。何名古佛心。穴又云再許允容。師今何有清云。東來衲子菽麥不分。穴云。只聞不以而以。何得抑以而以。清云。巨浪湧千尋。澄波不離水。穴云。一句截流萬機寢削。穴便禮拜。清以拂子點三點云。俊哉。且坐喫茶。風穴初到南。入門不禮拜。院云。入門須辨主。穴云。端的請師分。院左手拍膝一下。穴便喝。院右手拍膝一下。穴亦喝。院舉左手云。這箇即從闍黎。又舉右手云。這箇又作麼生。穴云。瞎院遂拈拄杖。穴云。作什麼。某甲奪却拄杖。打著和尚。莫言不道。院便擲下拄杖云。今日被這黃面浙子。鈍置一上。穴云。和尚大似持鉢不得。詐道不飢。院云。闍黎莫曾到此間麼。穴云。是何言歟。院云。好好借問。穴云。也不得放過。院云。且坐喫茶。爾看俊流自是機鋒峭峻。南院亦未辨得他。至次日南院只作平常問云。今夏在什麼處。穴云。鹿門與廓侍者同過夏。院云。元來親見作家來。又云他向爾道什麼。穴云。始終只教某甲一向作主。院便打推出方丈云。這般納敗缺底漢。有什麼用處。穴自此服膺。在南院會下作園頭。一日院到園裏問云。南方一棒作麼生商量。穴云。作奇特商量。穴云。和尚此間作麼生商量。院拈棒起云。棒下無生忍。臨機不讓師。穴於是豁然大悟。是時五代離亂。郢州牧主請師度夏是。時臨濟一宗大盛。他凡是問答垂示。不妨語句尖新。攢花簇錦。字字皆有下落。一日牧主。請師上堂。示眾云。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何故。不似石人木馬之機。直下似鐵牛之機。無爾撼動處。爾才去即印住。爾才住即印破。教爾百雜碎。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是。看他恁麼垂示可謂鉤頭有餌。是時座下有盧陂長老。亦是臨濟下尊宿。敢出頭來與他對機。便轉他話頭。致箇問端。不妨奇特。道某甲有鐵牛之機。請師不搭印。爭奈風穴是作家。便答他道。慣釣鯨鯢澄巨浸。却嗟蛙步泥沙。也是言中有響。雲門云。垂鉤四海只釣獰龍。格外玄機為尋知已。巨浸乃十二頭水牯牛。為鉤餌。却只釣得一蛙出來。此語且無玄妙。亦無道理計較。古人道。若向事上覻則易。若向意根下卜度則沒交涉。盧陂佇思。見之不取千載難逢。可惜許。所以道。直饒講得千經論。一可臨機下口難。其實盧陂要討好語對他。不欲行令。被風穴一向用攙旗奪皷底機鋒。一向逼將去。只得沒奈何。俗諺云。陣敗不禁苕菷掃。當初更要討鎗法敵他。等爾討得來。即頭落牧主亦久參風穴。解道佛法與王法一般。穴云。爾見箇什麼。牧主云。當斷不斷返招其亂。風穴渾是一團精神。如水上葫蘆子相似。捺著便轉。按著便動。解隨機說法。若不隨機翻成妄語。穴便下座。只如臨濟有四賓主話。夫參學之人。大須子細。如賓主相見。有語論賓主往來。或應物見形。全體作用。或把機權喜怒。或現半身。或乘獅子。或乘象王。如有真正學人便喝。先拈出一箇膠盆子。善知識不辨是境。便上他境上。作模樣。便學人又喝。前人不肯放下。此是膏肓之病。不堪醫治。喚作賓看主。或是善知識。不拈出物。隨學人問處便奪。學人被奪。抵死不放。此是主看賓。或有學人。應一箇清淨境。出善知識前。知識辨得是境。把他拋向坑裏。學人言。大好善知識。知識即云。咄哉不識好惡。學人禮拜。此喚作主看主。或有學人。披枷帶鎖。出善知識前。知識更與他安一重枷鎖。學人歡喜。彼此不辨。呼為賓看賓。大德山僧所舉。皆是辨魔揀異。知其邪正。不見僧問慈明。一喝分賓主。照用一時行時如何。慈明便喝。又雲居弘覺禪師示眾云。譬如獅子捉象亦全其力。捉兔亦全其力。時有僧問。未審全什麼力。雲居云。不欺之力。看他雪竇頌出 梟(堅堯切通作梟斷首倒縣)

 擒得盧陂跨鐵牛(千人萬人中。也要呈巧藝。敗軍之將不再斬) 三玄戈甲未輕酬(當局者迷。受災如受福。受降如受敵)
  楚王城畔朝宗水(說什麼朝宗水。浩浩充塞天地。任是四海也須倒流)
  喝下曾令却倒(不是這一喝截却爾舌頭。咄。驚走府鐵牛。嚇殺嘉州大象)

雪竇知風穴有這般宗風。便頌道。擒得盧陂跨鐵牛。三玄戈甲未輕酬。臨濟下有三玄三要。凡一句中須具三玄。一玄中須具三要。僧臨濟。如何是第一句。云。三要印開朱點窄。未容擬議主賓分。如何是第二句。云。妙辨豈容無著問。漚和不負截流機。如何是第三句。云。但看棚頭弄傀儡。抽牽全藉裏頭人。風穴一句中便具三玄戈甲。七事隨身。不輕酬他。若不如此。爭奈盧陂何。後面雪竇要出臨濟下機鋒。莫道是盧陂假饒楚王城畔。洪波浩渺白浪滔天。盡去朝宗。只消一喝。也須教倒流。

垂示云。途中受用底。似虎靠山。世諦流布底。如猿在檻。欲知佛性義。當觀時節因緣。欲煅百鍊精金。須是作家爐韛。且道大用現前底。將什麼試驗。

【三九】舉。僧問雲門。如何是清淨法身([土*盍]圾堆頭見丈六金身。斑斑駁駁是什麼)門云。花藥欄(問處不真。答來鹵莽。[祝/土]著磕著。曲不藏直)云。便恁麼去時如何(渾崙吞箇棗。放憨作麼)門云。金毛獅子(也褒也貶。兩采一賽。將錯就錯。是什麼心行)

諸人還知這僧問處與雲門答處麼。若知得。兩口同無一舌。若不知。未免顢頇。僧問玄沙。如何是清淨法身。沙云。膿滴滴地。具金剛眼。試請辨看。雲門不同別人。有時把定壁立萬仞。無爾湊泊處。有時與爾開一線道。同死同生。雲門三寸甚密。有者道。是信彩答去。若恁麼會。且道雲門落在什麼處。這箇是屋裏事。莫向外卜度。所以百丈道。森羅萬象。一切語言。皆歸自己。令轉轆轆地。向活潑潑處便道。若擬議尋思。便落第二句了也。永嘉道。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雲門驗這僧。其僧亦是他屋裏人。自是久參。知他屋裏事。進云。便恁麼去時如何。門云。金毛獅子。且道是肯他。是不肯他。是褒他是貶他。巖頭道。若論戰也。箇箇立在轉處。又道他參活句。不參死句。活句下薦得。永劫不忘。死句下薦得。自救不了。又僧問雲門。佛法如水中月是否。門云。清波無透路。進云。和尚從何而得。門云。再問復何來。僧云。正恁麼去時如何。門云。重疊關山路。須知此事。不在言句上。如擊石火似閃電光。構得構不得。未免喪身失命。雪竇是其中人。便當頭頌出。

 花藥欄(言猶在耳) 莫顢頇(如麻似粟。也有些子自領出去) 星在秤兮不在盤(太葛藤。各自向衣單下返觀。不免說道理)
  便恁麼(渾崙吞箇棗) 太無端(自領出去。灼然。莫錯怪他雲門好)
  金毛獅子大家看(放出一箇半箇也是箇狗子。雲門也是普州人送賊)

雪竇相席打令。動絃別曲。一句一句判將去。此一頌。不異拈古之格。花藥欄。便道莫顢頇。人皆道雲門信彩答將去。總作情解會他底。所以雪竇下本分莫料。便道莫顢頇。蓋雲門意。不在花藥欄處。所以雪竇道。星在秤兮不在盤。這一句忒殺漏逗。水中元無月。月在青天。如星在秤不在於。且道那箇是秤。若辨明得出。不辜負雪竇。古人到這裏。也不妨慈悲。分明向爾道。不在這裏。在那邊去。且道那邊是什麼處。此頌頭邊一句了。後面頌這僧道便恁麼去時如何。雪竇道。這僧也太無端。且道是明頭合暗頭合。會來恁麼道。不會來恁麼道。金毛獅子大家看。還見金毛獅子麼。瞎。

垂示云。休去歇去。鐵樹開花。有麼有麼黠兒落。節。直饒七縱八橫。不免穿他鼻孔。且道誵訛在什麼處。試舉看。

【四○】舉。陸亘大夫。與南泉語話次。陸云。肇法師道。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也甚奇怪(鬼窟裏作活計。畫餅不可充飢。也是草裏商量)南泉指庭前花(道恁麼。咄。經有經師論有論師。不干山僧事。咄。大丈夫當時下得一轉語。不唯截斷南泉。亦乃與天下衲僧出氣)召大夫云。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鴛鴦綉了從君看。莫把金針度與人。莫寐語。引得黃鶯下柳條)

陸亘大夫久參南泉。尋常留心於理性中。游泳肇論。一日坐次。遂拈此兩句。以為奇特。問云。肇法師道。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一體。也甚奇怪。肇法師。乃晉時高僧。與生融叡。同在羅什門下。謂之四哲。幼年好讀莊老。後因寫古維摩經。有悟處。方知莊老猶未盡善。故綜諸經。乃造四論。莊老意謂。天地形之大也。我形亦爾也。同生於虛無之中。莊生大意。只論齊物。肇公大意論性皆歸自己。不見他論中道。夫至人空洞無象。而萬物無非我造。會萬物為自己者。其唯聖人乎。雖有神有人有賢有聖。各別而皆同一性一體。古人道。盡乾坤大地。只是一箇自己。寒則普天普地寒。熱則普天普地熱。有則普天普地有。無則普天普地無。是則普天普地是。非則普天普地非。法眼云。渠渠渠。我我我。南北東西皆可可。不可可。但唯我無不可。所以道。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石頭因看肇論。至此會萬物為自己處。豁然大悟。後作一本參同契。亦不出此意。看他恁麼問。且道。同什麼根。同那箇體。到這裏。也不妨奇特。豈同他常人。不知天之高地之厚。豈有恁麼事。陸亘大夫恁麼問。奇則甚奇。只是不出教意。若道教意是極則。世尊何故更拈花。祖師更西來作麼。南泉答處。用衲僧巴鼻。與他拈出痛處。破他窠窟。遂指庭前花。召大夫云。時人見此一株花。如夢相似。如引人向萬丈懸崖上打一推。令他命斷。爾若平地上推倒彌勒佛下生。也只不解命斷。亦如人在夢。欲覺不覺被人喚醒相似。南泉若是眼目不正。必定被他搽糊將去。看他恁麼說話。也不妨難會。若是眼目定動。活底聞得。如醍醐上味。若是死底聞得翻成毒藥。古人道。若於事上見。墮在常情。若向意根下卜度。卒摸索不著。巖頭道。此是向上人活計。只露目前些子。如同電拂。南泉大意如此。有擒虎兕定龍蛇底手脚。到這裏也須是自會始得。不見道。向上一路千聖不傳。學者勞形如猿捉影。看他雪竇頌出。

 聞見覺知非一一(森羅萬象無有一法。七花八裂。眼耳鼻舌身意。一時是箇無孔鐵鎚)
  山河不在鏡中觀(我這裏無這箇消息。長者自長短者自短。青是青黃是黃。爾向什麼處觀)
  霜天月落夜將半(引爾入草了也。遍界不曾藏。切忌向鬼窟裏坐)
 誰共澄潭照影寒(有麼有麼。若不同床睡。焉知被底穿。愁人莫向愁人說。說向愁人愁殺人)

南泉小睡語。雪竇大睡語。雖然作夢却作得箇好夢。前頭說一體。這裏說不同。聞見覺知非一一。山河不在鏡中觀。若道在鏡中觀。然後方曉了。則不離鏡處。山河大地。草木叢林。莫將鏡鑑。若將鏡鑑。便為兩段。但只可山是山水是水。法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山河不在鏡中觀。且道向什麼處觀。還會麼。到這裏。向霜天月落夜將半。這邊與爾打併了也。那邊爾自相度。還知雪竇以本分事為人麼。誰共澄潭照影寒。為復自照。為復共人照。須是絕機絕解。方到這境界。即今也不要澄潭。也不待霜天月落。即今作麼生。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卷第四(終)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48 冊 No. 2003 佛果圜悟禪師碧巖錄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27 (Big5),完成日期:2007/01/04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