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大智度論釋薩陀波崙品第八十八之餘(卷第九十七)

[2]【經】

「爾時,薩陀波崙菩薩受是空中教已,從是東行。不久,復作是念:『我云何不問空中聲?我當何處去?去當遠近?當從誰聞般若波羅蜜?』是時即住,啼哭憂愁;作是念:『我住是中,過一日一夜,若二、三、四、五、六、七日七,不念疲極,乃至不念飢渴、寒熱,不聞聽受般若波羅蜜因緣,終不起也!』」

「須菩提!譬如人有一子卒死,憂愁苦毒,唯懷懊惱,不生餘念。如是,須菩提!薩陀波崙菩薩爾時無有異心,但念:『我何時當得聞般若波羅蜜?我云何不問空中聲?我應何處去?去當遠近?當從誰聞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薩陀波崙菩薩如是愁念時,空中有佛,語薩陀波崙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過去諸佛行菩薩道時,求般若波羅蜜,亦如汝今日。善男子!汝以是勤精進愛樂法故,從是東行,去此五百由旬,有城名眾香。其城七重,七寶莊嚴,臺觀楯,皆以七寶校飾;七寶之塹,七寶行樹,周匝七重。其城縱廣十二由旬豐樂安靜,人民熾盛。五百市里,街巷相當,端嚴如;橋津如地,寬博清淨。七重城上,皆有七寶樓櫓,寶樹行列,以黃金、白銀、車磲馬瑙、珊瑚、琉璃、頗梨、紅色真珠以為枝葉。寶繩連綿,金為鈴網,以覆城上,風吹鈴聲,其音和雅,娛樂眾生;譬如巧作五樂,甚。其城四邊,流池清淨,冷暖調適,中有諸船,七寶嚴飾;是諸眾生宿業所致,乘此寶船娛樂遊戲。諸池水中種種蓮華:青、黃、赤、白,眾雜好華,遍覆水上;是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華,皆在其中。其城四邊,有五百觀,七寶莊嚴,甚可愛樂;一一中,各有五百池,各縱廣十里,皆以七寶校成,雜色莊嚴。諸池水中亦有青、黃、赤、白蓮華彌覆水上;其諸蓮華大如車輪,青色青光,黃色黃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諸池水中鳧鴈、鴛鴦,異類眾鳥,音聲相和。是諸觀,適無所屬,是諸眾生,宿業所致;長夜信樂深法,行般若波羅蜜因緣故,受是果報。

「『善男子!是眾香城中有臺,曇無竭菩薩摩訶薩宮舍在上。其宮縱廣一由旬,皆以七寶校成,雜色莊嚴,甚可喜樂。垣牆七重,皆亦七寶;七楯,七寶樓閣寶。塹七重,皆亦七寶;周深塹,七寶成。七重行樹,七寶枝葉,七重圍繞。其宮舍中,有四種娛樂:一名常喜,二名離憂,三名華飾,四名香飾。一一中各有八池:一名賢,二名賢上,三名歡喜,四名喜上,五名安隱,六名多安隱,七名遠離,八名阿鞞跋致。諸池四邊,面各一寶,黃金、白銀、琉璃、頗梨;玟[王*回],其上布金沙。一一池側有八梯,種種妙寶以為嚴飾;諸梯間,有閻浮檀金芭蕉行樹。一切池中種種蓮華,青、黃、赤、白彌覆水上;諸池四邊,生好華樹,風吹諸華,墮池水中。其池成就八種功德,香若檀,色、味

「『曇無竭菩薩與六萬八千婇女,五欲具足,共相娛樂;及城中男女俱入常喜等賢等池中,五欲具足,共相娛樂。善男子!曇無竭菩薩與諸婇女遊戲娛樂已,日三時說般若波羅蜜。眾香城男女大小,於其城中多聚人處,大法座。其座四足,或以黃金、或以白銀、或以琉璃、或以頗梨,敷以綩,雜色茵,垂諸帶;以妙白[疊*毛]而覆其上,散以種種雜妙花香;座高五里,張白珠帳。其四邊,散五色花,燒眾名香,澤香塗,供養恭敬般若波羅蜜故。

「『曇無竭菩薩於此座上說般若波羅蜜;彼諸人眾如是恭敬供養曇無竭,為聞般若波羅蜜故。於是大會百千萬眾,諸天、世人,一處和集:中有聽者,中有受者,中有持者,中有誦者,中有書者,中有正觀者,中有如說行者。當是時中,眾生以是因緣故,皆不墮惡道,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汝善男子!往趣曇無竭菩薩,當聞般若波羅蜜。善男子!曇無竭菩薩世世是汝善知識,能教汝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示、教、利、喜。是曇無竭菩薩本求般若波羅蜜時,亦如汝今。汝去莫計晝夜,莫障礙心,汝不久當得聞般若波羅蜜!』

「爾時,薩陀波崙菩薩摩訶薩歡喜心悅,作是念:『我當何時得見是善男子,得聞般若波羅蜜?』須菩提!譬如有人為毒箭所中,更無餘念,唯:『何時當得良醫,拔出毒箭,除我此苦?』如是,須菩提!薩陀波崙菩薩摩訶薩更無餘念,但作是願:『我何時當得見曇無竭菩薩,令我得聞般若波羅蜜?我聞是般若波羅蜜,斷諸有心。』

「是時,薩陀波崙菩薩於是處住念曇無竭菩薩,一切法中得無礙知見,即得無量三昧門現在前,所謂諸法性觀三昧,諸法性不可得三昧,破諸法無明三昧,諸法不異三昧,諸法不壞自在三昧,諸法能照明三昧,諸法離闇三昧,諸法無異相續三昧,諸法不可得三昧,散華三昧,諸法無我三昧,如幻威勢三昧,得如鏡像三昧,得一切眾生語言三昧,一切眾生歡喜三昧,入分別音聲三昧,得種種語言字句莊嚴三昧,無畏三昧,性常默然三昧,得無礙解脫三昧,離塵垢三昧,名字語句莊嚴三昧,見諸法三昧,諸法無礙頂三昧,如虛空三昧;如金剛三昧,不畏著色三昧,得勝三昧,轉眼三昧,畢法性三昧,能與安隱三昧,師子吼三昧,勝一切眾生三昧,華莊嚴三昧,斷疑三昧,隨一切堅固三昧,出諸法得神通力無畏三昧,能達諸法三昧,諸法財印三昧,諸法無分別見三昧,離諸見三昧,離一切闇三昧,離一切相三昧,解脫一切著三昧,除一切懈怠三昧,得深法明三昧,不可奪三昧,破魔三昧,不著三界三昧,起光明三昧,見諸佛三昧。

陀波崙菩薩住是諸三昧中,即見十方無量阿僧祇諸佛為諸菩薩摩訶薩說般若波羅蜜。」

【論】

問曰:

薩陀波崙何以忘,不問空中聲?

曰:

薩陀波崙大歡喜覆心故忘;如人大憂愁、大歡喜,以此二事故忘。

問曰:

空中聲已滅,何以住此七日,不更求問處?

答曰:

如本於空閑處,一心求般若故,空中有聲;今亦欲一心如本,冀更聞聲,斷其所疑。

復次,薩陀波崙於世樂已捨,深入佛道,愛樂情至;空中聲告,少為開示,竟未斷疑,其聲便滅。

如小兒得少美味,著味故,復啼泣,而欲得之;薩陀波崙亦如是,得般若波羅蜜因緣味,不能通達,不知那去,是故住而啼泣。

問曰:

何以乃至七日,佛身乃現?

答曰:

如人大渴故,乃知水美。若二日、三日,精進欲未深;若過七日,恐其憂愁妨心,不道。是故七日憂愁。

如譬喻,經中說。

問曰:

陀波崙何以愁憂乃爾,如喪愛子?

答曰:

般若波羅蜜於諸法中第一實,是十方諸佛真實法寶;薩陀波崙得少氣味,未具足故。如喪愛子,念其長大多所成辦,冀得其力;菩薩亦如是,念增益般若波羅蜜力,得阿鞞跋致已,成佛事。

如子於父,孝行終身,無有異心;般若波羅蜜於菩薩亦如是,若能得入,乃至成佛,終不遠離。

如父見子,心即歡悅;菩薩雖得種種諸法,不如見般若波羅蜜之歡喜。

如子假為其名;般若波羅蜜亦如是,空無定實,但有假名。

如是等,是總相因緣。

父雖愛子,不能以頭目與之;菩薩為般若波羅蜜故,無量世中,以頭目髓腦施與眾生。

子之於父,或不能報恩,若能報恩,正可現世小利,衣食歡樂等;菩薩於般若波羅蜜中,無所不得,乃至一切智慧,何況菩薩力勢、世間富樂!

子之報父,恩極一世;般若之益,至無量世,乃至成佛。

之於父,或好、或惡;般若波羅蜜無諸不可。

但是假名,虛誑不實之法;般若波羅蜜真實聖法,無有虛誑。

報恩,雖得現世小樂,而有憂愁苦惱無量之苦;般若波羅蜜但得歡喜實樂,乃至佛樂。

子但能以供養利益於父,不能其生、老、病、死;般若波羅蜜令菩薩畢竟清淨,無復老、病、死、患。

子但能令父得世樂自在;般若波羅蜜能令菩薩於一切世間為天主。

如是等,種種因緣譬喻差別相。

世人知喪子憂愁故,以此為喻。

問曰:

佛現,是何等佛?

先何以但有音聲而今現身?

佛既現身,何以不即度,方遣至曇無竭所?

答曰:

有人言:非真佛,但是像現耳——或諸佛遣化,或大菩薩現作。

以先善根福德未成就故,但聞聲;今七日七夜一心念佛,功德成就故,得見佛身。

佛所以不即度者,以其與曇無竭世世因緣,應當從彼度故。有人應從舍利弗度,假使諸佛現身,不能令悟。

「佛讚言善哉」者,以薩陀波崙至意求知去處、聞般若因緣故,佛現身而讚「善哉」。

過去諸佛行菩薩道,求若,亦如是種種勤苦;以初發心,先罪厚重,福德未集故。安慰其心:「汝求般若波羅蜜,雖勤苦,莫懈怠,莫生退沒心!一切眾生行,因時皆苦,受果時樂。當思惟諸佛無量功德果報,以自勸勉。」

如是安慰已,作是言:「汝從是東行,去此五百由旬,有城名眾香,乃至不久當聞般若波羅蜜。」

問曰:

眾香城在何處?

答曰:

過去佛滅度後,但有遺法,是法不周遍閻浮提,眾生有聞法因緣處則到。爾時,眾香國土豐樂,多出七寶故,以七寶作城。

時薩陀波崙雖同在閻浮提,而在無佛法、無七寶處生,但傳聞佛名,般若波羅蜜是佛道。是人先世廣福德,煩惱輕微故,聞即信樂,厭惡世樂,捨其親屬,到空林中住,欲至有佛法國土。

音聲示語者,恐其異去,不得到曇無竭菩薩所,是故語之;次後佛為現身,示其去處。

問曰:

薩陀波崙因緣,已具聞於上;今曇無竭因緣為云何?

曰:

「欝伽陀」,秦言「盛」;「達磨」,秦言「法」。此菩薩在眾香城中,為眾生隨意說法,令眾生廣種善根,故號「法盛」。

其國無王,此中人民皆無吾我,如欝單人,唯以曇無竭菩薩為王。

其國難到,薩陀波崙不惜身命,又得諸佛菩薩接助能到。

大菩薩為度眾生故,生如是國中;眾生無所乏短,其心調柔,易可得度故。

問曰:

曇無竭菩薩為是生身?為是,為度眾生故,以神通力化作此身?

若化身者,何用六萬婇女,觀浴池,種種莊嚴而自娛樂?

若是生身,云何能令薩陀波崙供養具皆在空中化成大臺,入諸三昧,乃七歲?

答曰:

有人言:是生身菩薩,得諸法實相及禪定神通力故,欲度是城中眾生。如餘菩薩利根故,能入禪定,亦能入欲界法;為攝眾生故,受五欲而不失禪定。如人避熱故,在泥中,還洗則如故。凡鈍根故,不能如是。是故神通力化作華臺,七歲入定;又以方便力故,能受五欲,如先義說。菩薩不但行一道,為眾生故,行種種道引導之。如龍起雲,能降大雨、雷電、礔礰;菩薩亦如是,雖是生身,未離煩惱而能修行善法,為眾生故不盡結使。

人言:是菩薩是法性生身,為度眾香城人故,變化而度。若是生身,云何能令十方佛稱讚,而遣薩陀波崙令從受法,得六萬三昧?是故知是大菩薩變化身。譬如大海中龍死相出時,如熟應墮,金翅鳥則來食之;眾生亦如是,行業因緣熟故,大菩薩來度之。

時,薩陀波崙聞空中佛教,大歡喜,大欲心生:「我何時當得見曇無竭菩薩——說般若波羅蜜者,能令心中愛、見等諸煩惱箭出?」

欲明是事故,此中佛說毒箭譬喻:如人毒箭在身,更無餘念:一者、苦痛急;二者、毒不疾出,則遍滿身中而失命。薩陀波崙亦如是,諸疑等箭入心,貪欲等毒塗箭;聞曇無竭菩薩能拔出此箭。人以箭毒傷心,畏貪欲等毒遍入身中,奪智慧命,與凡人同死。是故急欲見曇無竭菩薩,無復餘念。

此中說「斷諸所有心」——「所有心」者,取相著,乃至善法中亦有是病。

薩陀波覩佛身,先所未見,從佛聞教,得法喜故,離五欲喜,即得一切法中無礙知見——「無礙知見」者,如薩陀波崙力所得無礙,非佛無礙。

是時,得入三昧門:

「諸法性觀三昧」者,能觀一切諸法實性。「實性」者,如先種種因緣說。

「諸法性不可得三昧」者,初得三昧,所謂空、無生、無滅;今得是三昧,不著是性,得其決定相。

「破諸法無明三昧」者,諸法於凡夫人心中,以無明因緣故,曲不正,所謂常、樂、我、淨;得是三昧故,常等顛倒相應無明破,但觀一切法無常、空、無我。

問曰:

若是菩薩破一切法中無明,此人尚不見佛,何用至曇無竭菩薩所?

答曰:

破無明不唯一種;有遮起,亦名為破;有得諸法實相故破無明。

又無明數甚多:有菩薩所破分,有佛所破分,有小菩薩所破分、大菩薩所破分;如先說燈譬喻。

又須陀洹亦名破無明,乃至阿羅漢方實破;大乘法中亦如是,新發菩薩得諸法實相故亦名破無明,乃至佛無明盡破無餘。

是故薩陀波崙於佛法中見、無明及我見皆盡故,得名「破無明三昧」,無咎。

「諸法不異三昧」者,得是三昧,觀一切法一相,所謂無

「諸法不壞自在三昧」者,得是三昧,觀一切法如、法性、實際、無為相故名不壞。得是法已,得自在,了了知諸法,為佛道故不證是

「諸法能照明三昧」者,總相、別相知一切法。

「諸法離闇三昧」者,無明有二種:一者、厚,二者、薄。薄者名「無明」,厚者名「黑闇。」破厚無明故,名「離闇」;先破薄無明故,「破諸法無明」。

「諸法無異相續三昧」者,五眾念念滅,相似相續生,死時相續生而不相似;得是三昧,知諸法念念相續法不異。

「諸法不可得三昧」者,即是一切法空相應三昧。

「散華三昧」者,得是三昧者,於十方佛前,能以七寶華散佛。

「諸法無我三昧」者,觀一切法無我。

「如幻威勢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能種種變化身。如大幻師,能引導眾生發希有心;如大幻師,以力故,能轉一國人心。

「得如鏡像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觀三界所有,如鏡中像,虛誑實。

「得一切眾生語言三昧」者,得三昧故,能解一切眾生語言。

「一切眾生歡喜三昧」者,入是三昧,能轉眾生瞋心歡喜。

「入分別音聲三昧」者,入是三昧中,皆能分別一切天、人音聲大小、麁細等。

「得種種語言字句莊嚴三昧」者,得是三昧者,義理雖淺,能莊嚴字句語言,令人歡喜,何況深義!

「無畏三昧」者,得是三昧者,不畏一切魔民、外道、論師及諸煩惱。

「性常默然三昧」者,入是三昧者,常默然攝心;為度眾生故,隨所應聞而出音聲,如天樂,應而出。

「得無礙解脫三昧」者,得是三昧,於一切法中得無礙智慧。

「離塵垢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諸煩惱、結使塵垢滅,即是無生法忍三昧。

「名字語句莊嚴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能種種莊嚴偈句語言說法。

「見諸法三昧」者,入是三昧者,以見世諦及第一義諸法。

「諸法無礙頂三昧」者,如人在山頂遍觀四方;菩薩住是三昧中,普見一切諸法無礙。

「如虛空三昧」者,入是三昧者,身及外法皆如虛空,皆得自在。

「如金剛三昧」者,如金剛能破諸山;是三昧亦如是,能破障礙六波羅蜜法,直至佛道。

「不畏著色三昧」者,得是三,乃至天色尚不著,何況餘色!

「得勝三昧」者,欲有所作,皆得勝不負。

「轉眼三昧」者,得是三昧者,魔及魔民欲見菩薩短者,轉之令作好見。

「畢法性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見一切法畢入法性中。

「能與安隱三昧」者,得是三昧,雖往來六道迴轉,自知必當作佛,安樂無憂。

「師子吼三昧」者,入是三昧者,皆能降伏一切魔民、外道,無敢當者。

「勝一切眾生三昧」者,得是三昧,於一切眾生最勝。「一切」有二種:一者、名字一切,二者、實一切。於三界著心凡夫及聲聞、辟支佛及意未得是三昧者中勝,故言「一切」。

「花莊嚴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見十方佛,寶蓮花上,於虛空中,雨寶蓮花於諸佛上。

「斷疑三昧」者,得是三昧者,雖未得佛,能斷一切眾生所疑。

「隨一切堅固三昧」者,諸法實相名「堅固」;得是三昧者,隨諸法實相,不隨餘法。

「出諸法得神通力無畏三昧」者,得是三昧者,過出一切凡夫法,得菩薩六神通、十力、四無所畏。

「能達諸法三昧」者,得是三,乃至諸法如、法性、實際中通達不住,乃至諸法平等。

「諸法財印三昧」者,「財」名善法,「印」名相。如人得印綬,無敢易;菩薩法財印,亦能為作留難者。

「諸法無分別見三昧」者,若分別諸法,即生憎、愛心;得是三昧,見一切法不作分別。

「離諸見三昧」者,「見」者,六十二見,及色等法中取相,乃至佛見、法見、僧見、涅槃見,皆名為「見」。所以者何?取相能生著心故。

「離一切相三昧」者,即是無相解脫門相應三昧。

「離一切著三昧」,離一相故,於一切法亦不著。

「除一切懈怠三昧」者,得是三昧者,如此中說乃至七歲不坐不臥。菩薩得是三昧,常無懈怠,乃至得佛,初不止息。

「得深法明三昧」者,「法」名佛法一切智慧等;菩薩得是三昧故,能遙見佛法,思惟籌量,知深妙無比。

「不可奪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行菩薩法,無能奪其志者。

「破魔三昧」者,得是三昧力,魔雖是欲界主,菩薩以人身能破魔事。

「不著三界三昧」者,得是三昧,身雖在三界中,心常在涅槃故不著。

「起光明三昧」者,得是三昧者,能放無量光明,照於十方。

「見諸佛三昧」者,得是三昧,雖未得天眼、天耳,而能見十方諸佛,聞十方諸佛所說法,諮問所疑。

薩陀波崙住如是等三昧中,即見十方無量阿僧祇諸佛在大眾中為諸菩薩說般若波羅蜜。

[29]

大智度論卷第九十七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52 (Big5),完成日期:2007/12/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維習安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厚觀法師提供新式標點,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