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大智度論釋燈喻品第五十七之(卷七十五)

【經】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用初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用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世尊!是初心不後心,後心不在初心。

「世尊!如是心心數法不俱,云何善根增益?若善根不,云何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須菩提:「我當為汝說譬喻,智者得譬喻,則於義易解。須菩提!譬如燃燈,為用初焰炷?為用後焰炷?」

須菩提言:「世尊!非初焰炷,亦非離初焰。世尊!非後焰炷,亦離後焰。」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炷為不?」

「世尊!炷實。」

告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如是,不用初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離初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用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離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是中菩薩摩訶薩從初發意行般若波羅蜜,具足十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何等是十地,菩薩具足已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菩薩摩訶薩具足乾慧地、性地、八人地、見地、薄地、離欲地、已作地、辟支佛地、菩薩地、佛地——具足地,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學是十地已,非初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離初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非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離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言:「世尊!是因緣法甚深,所謂非初心,非離初心;非後心,非離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心滅已,是心更生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心生,是滅相不?」

「世尊!是滅相。」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心滅相,滅不?」

「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亦如是住不?」

須菩提言:「世尊!亦如是住,如如住。」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是心如如住,當實際不?」

「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深不?」

「世尊!!」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但如是心不?」

「不也!世尊!」

「離如是心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如見如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菩薩能如是行,為行深般若波羅蜜不?」

須菩提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行,為行深般若波羅蜜。」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菩薩摩訶薩如是行,是何處行?」

須菩提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行,為無處所行。何以故?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住諸法如中,無如是念,無念處,無念者。」

佛告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行,為何處行?」

須菩提言:「世尊!是菩薩摩訶薩如是行,為第一義中行,二不可得故。」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菩薩第一義無念中行,為行相不?」

「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菩薩摩訶薩壞相不?」

「不也!世尊!」

告須菩提:「云何名不壞相?」

須菩提言:「世尊!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作是念:我當壞諸法相。世尊!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未具足佛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智、大慈大悲、十八不共法,不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菩薩摩訶薩以方便力故,於諸法亦不取相,亦不壞相。何以故?世尊!是菩薩摩訶薩知一切諸法自相空故。菩薩摩訶薩住是自相空中,為眾生故入三三昧,用三三昧成就眾生。」

須菩提言:「世尊!云何菩薩摩訶薩入三三昧成就眾生?」

佛言:「菩薩住是三三昧,見眾生作法中行,菩薩以方便力,教令得無作;見眾生我相中行,以方便力,教令行空;見眾生一切相中行,以方便力故,教令行無相。如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入三三昧,以三三昧成就眾生。」

【論】

「須菩提問佛:以初心得無上道,為用後心得」者,

問曰:

須菩提何因緣故,作是問難?

答曰:

須菩提上聞諸法不增不減,心自生疑:「若諸法不增不減,云何得無上道?」

次,若以如實正行得無上道,唯佛能爾;菩薩未斷無明等煩惱,云何能如實正行?

次,須菩提,此中自說難問因緣,所謂「初心不至後心,後心不在初心,云何增益善根得無上道?」

如是等因緣故作是問:「以初心得,後心得?」

佛以深因緣法答,所謂「不但以初心得,亦不離初心得。」

所以者何?若但以初心得、不以後心者,菩薩初發心,便應是佛;若無初心,云何有第二、第三心?第二、第三心,以初心為根本因緣。

「亦不但後心、亦不離後心」者,是後心亦不離初心,若無初心,則無後心;初心集種種無量功德,後心則具足,具足故能斷煩惱習,得無上道。

菩提此中自說難因緣:「初、後心心數法不俱,不俱者則過去已滅,不得和合;若無和合,則善根不集;善根不集,云何成無上道?」

佛以現事譬喻答:「如燈炷,非獨初焰亦不離初焰,非獨後焰,亦不離後焰而燈炷。」

佛語須菩提:「汝見炷,非初非後而炷,我亦以佛眼見菩薩得無上道,不以初心得,亦不離初心,亦不以後心得,亦不離後心而得無上道。」

「燈」譬菩薩道。

「炷」喻無明等煩惱。

「焰」如初地相應智慧乃至金剛三昧相應智慧,無明等煩惱炷,亦初心智焰,亦非後心智焰,而無明等煩惱炷盡,得成無上道。

此中佛更解得無上道因緣,所謂「菩薩從初發來行般若波羅蜜,具足初地乃至十地,是十地皆佐助成無上道。」

「十地」者,乾慧地等。

「乾慧地」有二種:一者、聲聞,二者、菩薩。聲聞人獨為涅槃故,勤精進,持戒,清淨,堪任受道;或習觀佛三昧、或不淨觀,或行慈悲、無常等觀,分別集諸善法、捨不善法。雖有智慧,不得禪定水,則不能得道,故名「乾慧地」。菩薩,則初發心乃至未得順忍。

「性地」者,聲聞人,從煖法乃至世間第一法。於菩薩,得順忍,愛著諸法實相,亦不生邪見,得禪定水。

「八人地」者,從苦法忍乃至道比忍,是十五心。於菩薩,則是無生法忍,入菩薩位。

「見地」者,初得聖果,所謂須陀洹果。於菩薩,則是阿鞞跋致地。

「薄地」者,或須陀洹,或斯陀含,欲界九種煩惱分斷故。於菩薩,過阿鞞跋致地乃至未成佛,斷諸煩惱,餘氣亦薄。

「離欲地」者,離欲界等欲諸煩惱,是名阿那含。於菩薩,離欲因緣故,得五神通。

「已作地」者,聲聞人得盡智、無生智,阿羅漢。於菩薩,成就佛地。

「辟支佛地」者,先世種辟支佛道因緣,今世得出家,亦觀因緣法成道,名「辟支佛」。「辟支迦」,秦言「因緣」,亦名「覺」。

「菩薩地」者,從乾慧地乃至離欲地,如上說。復次,菩薩地,從歡喜地乃至法雲地,皆名「菩薩地」。有人言:從一發心來,乃至金剛三昧,名「菩薩地」。

「佛地」者,一切種智等諸佛法,菩薩於自地中具足,於地中觀具足,二事具故名具足。

問曰:

何以故不說菩薩似辟支佛地?

答曰:

餘地不說名字,辟支佛地說辟支佛名字故。

復次,菩薩能分別知眾生,可以辟支佛因緣度者,是故菩薩以智慧行辟支佛事。如《首楞嚴經》中,文殊尸利七十二億反作辟支佛。

菩薩亦如是,滿足九地,修集佛法,十力、四無所畏等雖未具足,以修習近佛故,名「具足」。以是故言「十地具足故,得無上道」。

是諸法皆因緣和合故,非初、亦不離,非後、亦不離後,而得無上道。

須菩提尊重是法故歎言:「世尊!是因緣法甚深,所謂過去心不滅、不住,而能增益得無上道。是事甚深希有,難可信解!此心為住、為滅耶?」

「佛反問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心滅已更生不」者,諸法雖畢竟空,不生不滅,為眾生以六情所見生滅法故,問:「心已滅更生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心滅已,云何當更生?若心滅已更生,則墮常中。

「若心生,是滅相不」者,上問「過去心」已,今問「現在心當滅?」

是故答:「是滅相。」何以故?生滅是相待法,有生必有滅故,先無今有,已有還無故。

「心滅相是滅不」者,若心滅相即是滅耶?更有滅耶?

:「不也!世尊!」

何以故?若即是滅,則一心有兩時:生時、滅時。

說無常者,心不過一念時;如《阿毘曇經》說:「有生法,有不生法;有欲生法,有不欲生法;有滅法,有不滅法;有欲滅法,有不欲滅法。」

生法現在一心中有二種:一者、生,二者、欲滅。

生非欲滅相,欲滅相非生;是事不然,故言「不也」。

「當如是住不」者,若滅相非即是滅者,應常住不?若常住,即是不滅相。

佛如是覆難,須菩提理窮故,作是念:「我若言滅相即是滅,則一心墮二時;若言不滅,實是滅相,云何言不滅?」以上二理有過故,須菩提自以所證智慧答:「世尊!如是住,如如。」

「若是心如如住,當實際不」者,若說心相同如住者,如即是實際;若爾者,心可即作實際不?

菩提言:「不也!世尊!」

何以故?須菩提久尊重是實際,心是虛誑法,小乘智慧力少,不能觀心即實際,是故言「不也!」

問曰:

若須菩提已說是心如如,何以不得作實際?

曰:

「如」名一切法實相,心實相亦名如。

須菩提心謂:凡夫六情所見,虛妄顛倒故有過;今說「心相如實」,無咎,故言「如如住」。

今實際即是涅槃,須菩提久貴涅槃故,不能即以心為涅槃,是故言「不也!」

復次,以實際無相故,不得言心即是實際。

「是深不」者,以須菩提言「心如如住」,復言「不得作實際」,是故問:「如甚深不?」

須菩提不能遍知故,答言「甚深!」

「但如是心不?」

須菩提答言:「不也!世尊!」

何以故?「如」是一相、不二相;心憶想分別因緣生,是二相。「如」無所知,心有所知;又復「如」畢竟清淨故無所知,心有所覺知故。

如心亦如是,何以故?一切法皆有如,云何離如而有心?

佛問須菩提:「如能見如不?」

答:如中無分別——是知、是可知;是菩薩不住如、法性、實際,行深菩薩道。

佛問須菩提:「若如是行,能行深般若波羅蜜不?」

須菩提自觀小乘淺薄,觀大乘法深故,答言:「如是行,是為行深般若波羅蜜。」

爾時,有未得無生法忍菩薩,聞是法則心高,自謂:「出小乘,深入大乘。」

佛欲破其高心故,問須菩提:「菩薩如是行,為何處行?」

須菩提言:「如是行,為無處所行。」

何以故?菩薩住如中,無所分別故。

菩薩聞無處所行,或墮斷滅中,是故佛復問須菩提:「菩薩行般若,為何處行?」

須菩提言:「第一義中行。」

「第一義相」者,無有二相。

佛語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菩薩無念行第一義,是行取相法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何以故?一切法畢竟空,無憶念,即不行相。

佛問須菩提:「是菩薩壞相、得無相不?」

須菩提言:「不也!」相從本來無,但為除顛倒故,不壞法相。

佛語須菩提:「若不壞相,云何行無相行?」

須菩提言:「世尊!菩薩不作是念:『我當破相故行般若。』是菩薩未具足佛十力等諸佛法,以方便力故,不作有相、不作無相。」

何以故?若取相,是相皆虛誑妄語,有諸過失;若破相,則墮斷滅中,亦多過失。是故不取有相、不取無相。取相即是有法,不取相即是無法;方便力故,離是無二邊,行於中道。

中佛自說因緣,所謂「知一切法自性空故,不著有無。」

自相空破一切法相,亦自破其相。菩薩住是自空中起三三昧,利益眾生。

眾生於六道中,種種作願受身:有人不攝心,不能修福,自放恣隨意造業——若墮地獄,臨死時冷風逼切,則願欲得火,便入地獄等三惡道;若得為人,貧窮下賤。有人攝心,能折伏慳貪,行布施、持戒等善行,是人生欲界人天中富樂處。有人離欲界,除五蓋,因信等五根,得五支等諸禪,則生色界。有人捨諸色相,滅有對相,不念相故,入無邊虛空處無色定等——是諸所,皆是邪願。何以故?久久皆當破壞墮落;譬如以繩繫鳥,繩盡復還。菩薩以是無作三昧斷眾生作願。

又復是身皆空,但有骨五藏,血塗皮裹,不淨充滿,風隨心動作;是心生滅不住,如幻如化,無定實相。眾生見是來去、語言諸相故,謂有人、有我、有我所,起顛倒心,但分別故,有是錯謬。菩薩以空三昧斷眾生我、我所心,令住空中。

又復眾生取諸男女、色聲、香味、好醜、脩短相,以取相故,生種種煩惱,受諸憂苦。菩薩以是無相三昧斷眾生諸相,令住無相。

問曰:

若教化眾生令得空便足,何用無相、無作三昧?

答曰:

眾生根有利、鈍:

利根者聞「空」,即得「無相」、「無作」。

根者聞空破諸法,即取空相,是故說「無相」;若人雖知空、無相,因是智慧更欲作身;是有為法,有種種過患,是故不應作身,如經說:「離菩薩身,餘身彈指頃不可樂,何況久住!」是故說「無作」。

是因緣故,具說三三昧,教化眾

[11]

[12]大智度論釋夢中入三昧品第五十八

【經】

爾時,舍利弗問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夢中入三三昧:空、無相、無作三昧,寧有益於般若波羅蜜不?」

須菩提報舍利弗:「若菩薩晝日入三三昧,有益於般若波羅蜜,夜夢中亦當有益。何以故?晝、夜夢中等無異。舍利弗!若菩薩摩訶薩晝日行般若波羅蜜有益,是菩薩夢中行般若波羅蜜亦應有益。」

舍利弗問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若夢中所作業,業有集成不?如佛說一切法如夢,以是故不應集成。何以故?夢中無有法集成,若覺時憶分別,應有集成!」

須菩提語舍利弗:「若人夢中殺眾生,覺已憶念,取相分別,我殺是快耶?舍利弗!是事云何?」

舍利弗言:「無緣業不生,無緣思不生,有緣業生,有緣思生。」

「舍利弗!如是!如是!無緣業不生,無緣思不生;有緣業生,有緣思生。於見、聞、覺、知法中心生,不從不見、聞、覺、知法中心生,是中心有淨有垢。以是故,舍利弗!有緣故業生,不從無緣生;有緣思生,不從無緣生。」

舍利弗語須菩提:「如佛說『一切諸業、諸思自相離』,云何言『有緣故業生,無緣不生;有緣故思生,無緣生』?」

須菩提語舍利弗:「取相故,有緣業生,不從無緣生;取相故,有緣思生,不從無緣生。」

舍利弗語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夢中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修智慧,是善根福德,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實迴向不?」

須菩提語舍利弗:「彌勒菩薩今現在前,佛授不退轉記,當作佛,當問彌勒,彌勒當答。」

舍利弗白彌勒菩薩:「須菩提言:『彌勒菩薩今現在前,佛不退轉記,當作佛,彌勒當答』!」

彌勒菩薩語舍利弗:「當以彌勒名答耶?若色、受、想、行、識答耶?若色空答耶?若受、想、行、識空?是色不能答,受、想、行、識不能答,色空不能答,受、想、行、識空不能答。我不見是法可答,不見能答者;我不見是人記,亦不見法可記者,亦不見記處,是一切法皆無二無別。」

舍利弗語彌勒菩薩:「如仁者所,如是為得法作證不?」

彌勒答舍利弗:「如我所說法,如是不證。」

爾時,舍利弗作是念:「彌勒菩薩智慧甚深,久行檀波羅蜜、尸羅波羅蜜、羼提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用無所得故,能如是說。」

爾時,佛告舍利弗:「於汝意云何?汝用是法得阿羅漢,見是法不?」

舍利弗言:「不見也。」

「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亦如是,不作是念:『是法當得記,是法已記,是法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疑:『我若得、若不得』,自知實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論】

問曰:

舍利弗何以夢難菩薩三三昧?

答曰:

以夢虛誑如狂,非實見故;是三三昧是實法。

又復餘處說:夢中亦有三種:善、不善、無記。若菩薩善心行三三昧,應得福德;然夢是狂癡法,不應於中行實法得果報!若有實法,不名為夢。以是故問:「若菩薩夢中行三三昧,增益般若波羅蜜福德,集善根,近佛道不?」

須菩提意:「若言有益,夢是虛誑,般若是實法,云何得增益?若言無益,夢中有善,云何無益?」不得答言有益、無益,是故須菩提離此二邊難故,以諸法實相:尚破晝日所行,何況夢中!作是言:「舍利弗!菩薩若晝日行般若有益者,夜亦應有益;而晝日無益故,何況夢中!何以故?般若波羅蜜,不分別有晝、夜。」

舍利弗聞須菩提所說,既知般若無增無,不應復難。

今更因餘事問夢中:「須菩提!若夢中所作業,是業有集成?」

「集成」者,是業實集能成果報不?

是業若有實,佛常說「一切法空如夢」,不應得集成!何以故?是夢心微弱故,不能集成。晝日微弱心,尚不能集成,何況夢中!

覺已,分別夢中生善、不善心,是應集成。

須菩提語舍利弗:「如人夢中殺人,覺已,分別殺是快耶?舍利弗!是業云何,為集成不?」

舍利弗語須菩提:「一切業若晝、若夢,皆從因緣生,無因緣則不生。」

須菩提可其言:「如是!業有因緣生、無因緣不生,思有因緣生、無因緣不生。」

「業」者,身、口業;「思」者,但意業。「思」是真業,身、口業為思故名為「業」。

是三業因四種法——若見、若聞、若覺、若知,因此四種則心生;是心隨因緣生,或淨、或不淨,不淨罪業,淨福業。是故若夢中所見,皆因先見、聞、覺、知。夢中所作善惡,為眠覆心,不自在故,無有勢力,不能集成果報;若是業得覺時,善惡心和合故,能助成果報。

須菩提意謂:「夢中業實有集成,何以故?有因緣起故,晝日心、夢中心無異。所以者何?皆因四種生故。」

舍利弗以空難須菩提:「如佛說一切諸業自相離,汝云何定說業有因緣生,無因緣不生?」

須菩提答:「諸法雖空遠離相,而凡夫取相,緣故業生;若不取相,無因緣則不生。是故一切業皆從取相因緣生故有,晝日、夢中無異。」

舍利弗復問:「若菩薩夢中行六波羅蜜,迴向無上道,是實迴向不?」

舍利弗難:若夢中、晝日無異者,是夢中迴向應當是實!又復若晝日著心取相,不名為迴向,何況眠睡覆心!

須菩提以此二難深,難答故,語舍利弗:「當問彌勒。」

問曰:

彌勒何以但說空而不答?

答曰:

是二大弟子為利益菩薩故,分別覺、夢若同若異。

以佛常說「一切法如夢」故,若晝日行道,夢中亦應行道。

彌勒二人各有所執,不能通達,是故彌勒不答。

復有人言:彌勒以是空答。

舍利弗問彌勒:「如所說空,以此為證不?」

舍利弗意:若以此法為證,即欲難:云何為證?若不證,汝自得不知,云何能說?

彌勒意:「汝以涅槃為證,我以涅槃亦空,無所得故不證。」

有人言:彌勒未具足佛法故,說言「不證」;菩薩法,應知空、無相、無作法,不應證。

時,舍利弗作是念:「彌勒菩薩其智甚深,能如是說,能知涅槃相而不取證,是名甚深。」

中舍利弗自說因緣:「久行六波羅蜜故,其智甚深。」

舍利弗意:「彌勒次當作佛,應當能答而今不答。」

是故佛還問舍利弗:「於汝意云何?汝見用是法得阿羅漢不?」

舍利弗言:「不見。」

何以故?是法空、無相、無作,云何得見?若見即是有相。肉眼、天眼分別取相,故不應見;慧眼無分別相,故亦不見,以是故言「不見」。

佛言:「菩薩摩訶薩亦如是,得無生忍時,不作是言:『見是法,得授記,當得無上道。』雖不作是見,亦不生疑:『我不得無上道。』如汝雖不見法,亦不疑我成阿羅漢、不成阿羅漢。」

【經】

佛告須菩提:「有菩薩摩訶薩行檀波羅蜜時,若見眾生飢寒凍餓、衣服弊壞,菩薩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檀波羅蜜,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事!衣服、飲食資生之具,當如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檀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尸羅波羅蜜時,見眾生殺生乃至邪見,短壽、多病、顏色不好、無有威德、貧乏財物、生下賤家、形殘醜陋,當作是願:『我隨所時行尸羅波羅蜜,如我得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事!』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尸羅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羼提波羅蜜時,見諸眾生互相瞋恚罵詈,刀杖瓦石共相殘害奪命;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羼提波羅蜜,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事!相視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姊、如妹,如善知識,皆行慈悲。』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羼提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毘梨耶波羅蜜時,見眾生懈怠,不勤精,棄捨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毘梨耶波羅蜜,如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事!一切眾生勤修精進,於三乘道各得度脫。』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毘梨耶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禪波羅蜜時,見眾生為五蓋所覆:婬欲、瞋恚、睡眠、掉悔、疑,失於初禪,乃至第四禪;失慈、悲、喜、捨,虛空處、識處、無所有處、非有想非無想處;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禪波羅蜜,如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令我國眾生無如是事!』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禪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見眾生愚癡,失世間、出世間正見,或說無無業因緣,或說神常、或說斷滅,或說無所有;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般若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如我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事!』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般若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住於三聚:一者、必正聚,二者、必邪聚,三者、不定聚;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世界、成就眾生;我得佛時,令我國土眾生邪聚,乃至無其名!』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地獄中眾生,畜生、餓鬼中眾生;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得佛時,令我國土中乃至無三惡道名!』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是大地株杌、荊棘,山陵、溝、穢惡之處;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無如是惡,地平如掌!』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是大地純土,無有金銀珍寶;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以金沙布地!』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所戀著;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所戀著!』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四姓眾生——剎帝利、婆羅門、鞞舍、陀羅;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四姓之名!』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下、中、上,下、中、上家;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如是優劣!』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種種別異色;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種種別異色,一切眾生皆端淨潔,妙色成就!』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主;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有主名,乃至無像,除佛法王!』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道別異;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六道之名:是地獄,是畜生,是餓鬼,是神,是天,是人;一切眾生皆同一業,修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四生:卵生、胎生、濕生、化生;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三種生,等一化生!』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無五神通;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一切皆得五通』,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大小便患;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皆以喜為食,無有便利之患』,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無有光明;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皆有光明』,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有日月時節、歲數;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無有日月、時節、歲數之名』,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短命;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眾生壽命無量劫』,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無有相好;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眾生皆有三十二相成就』,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離諸善根;當作是:『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眾生諸善根成就,以是福,供養諸佛』,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三毒四病;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眾生無四種病:冷、熱、風病、三種雜病,及三毒病』,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三乘;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眾生無二乘之名,純一大乘』,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見眾生有增上慢;當作是願:『我作佛時,令我國土中眾生無增上慢之名』,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應作是願:若我光明、壽命有量,僧數有限,當作是願:『我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光明、壽命無量,僧數無限』,乃至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應作是願:若我國土有量,當作是願:『我隨爾所時行六波羅蜜,淨佛世界、成就眾生;我作佛時,令我一國土如恒河沙等諸佛世界。』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六波羅蜜時,當作是念:『雖生死道長,眾生性多。』爾時,應如是憶念:『生邊如虛空,眾生邊亦如虛空,是中實無生死往來,亦無解脫者。』菩薩摩訶薩作如是行,能具足六波羅蜜,近一切種智。」

【論】

問曰:

有何次第故,說菩薩見眾生饑寒、凍餓等?

答曰:

薩過聲聞、辟支佛地,得無生法忍、記,更無餘事,唯行淨佛世界、成就眾生。

今說淨佛世界因緣,見不淨世界相,願我國土無如是事,故次第說是事。

菩薩行檀波羅蜜時,若見眾生飢渴,衣服弊壞,即作念言:「我福德、智慧未成就,不能給足眾生所須;若我但行慈悲心,於眾生無益,我當爾所時,深行三種福德,住三種福德中,能令貧窮眾生皆得滿足:若作轉輪聖王,若作天王,若作神通聖人;則能多引導眾生,破其貪,令住布施。」以是眾生布施,乃至菩薩布施因緣故,後成佛時,國土中無有貧者,心生隨意所得,如欲界第六天所有諸物。菩薩如是隨爾所時,積集檀波羅蜜功德故,充滿一切。何以故?一切有為法屬因緣,行善因緣具足故,隨意得果報。

復次,眾生破尸羅波羅蜜因緣故,短命、多病、無有威德等;菩薩作是願:「我自具足持戒,亦教眾生令持戒。」

餘殘諸願亦如是,隨義分別。

最後願義不明了,今當略說:

菩薩作願已,疲厭心起:「佛道無量無數阿僧祇劫行諸功德,然後可得;但一劫歲數不可得數,故佛以譬喻示人,何況無量無邊阿僧祇劫,經此生死,受諸苦惱!眾生亦無量無邊,非可譬喻算數所及,但三千大千世界中微塵等眾生,猶尚難度,何況十方無量世界微塵等眾生而可得度!」以是事故,或心生退沒,是名邪憶念。

是故佛教是菩薩正憶念:

生死雖長,是事皆空,如虛空,如夢中所見,非實長遠,不應生厭心。

又未來世亦是一念所緣,亦非長遠。

復次,菩薩無量福德智慧力故,能超無量劫。如是種種因緣故,不應生心。

此中佛說大因緣,所謂「生死如虛空,眾生亦如是;眾生雖多,亦無定實眾生。」

如眾生無量無邊,佛智慧亦無量無邊,度亦不難,是故菩薩不應生疲厭

大智度論釋恒伽提婆品第五十九

【經】

爾時,有女人,字恒伽提婆,在眾中坐。是女人從坐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白佛言:「世尊!我當行六波羅蜜,取淨佛般若波羅蜜中所說,我盡當行!」是時,女人以金銀華及水陸生華,種種莊嚴供養之具,金織成兩張以散佛上,散已,於佛頂上虛空中化成四柱寶臺,端嚴好。是女人持是功德,與一切眾生共之,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知是女人深心因緣,即時微笑。如諸佛法種種色光從口中出,青、黃、赤、白、紅、縹,遍照十方無量無邊佛國,還遶佛三匝,從頂上入。

爾時,阿難從座起,右膝著地,合白佛:「佛何因緣微笑?諸佛法不以無因緣而笑!」

佛告阿難:「是恒伽提婆姊未來世中當作佛,劫名星宿,佛號金花。阿難!是女人畢女身,受男子形,當生阿閦佛阿毘羅提國土,於彼淨修梵行。阿難!是菩薩在彼國土,亦號金花。是金華菩薩於彼壽終,復至他方佛國;從一佛至一佛國,不離諸佛,譬如轉輪聖王,從一觀至一觀,從生至終,足不蹈地。阿難!是金花菩薩摩訶薩亦如是,從一佛國至一佛國,乃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未甞不見佛。」

時,阿難作是念言:「是金華菩薩摩訶薩後作佛時,諸菩薩摩訶薩會,當知為如佛會!」

佛知阿難意所念,告阿難言:「如是!如是!金花佛時菩薩摩訶薩會,當知為如佛會。阿難!是金花佛比丘僧無量無邊,不可數不可數,若干百千萬億那由他。阿難!是金花菩薩作佛時,其國土無有是諸眾惡,所說。」

阿難白佛言:「世尊!是女人從何德本種善根?」

佛告阿難:「是女從然燈佛種善根,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以是功德,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以金華散然燈佛上,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難!如我爾時,以五華散然燈佛上,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燈佛知我善根成就,與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女人聞我受記,發心言:我當來世亦如是菩薩,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阿難!當知是女人於然燈佛初發心。」

阿難白佛言:「世尊!是女人久習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是女人久習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論】

問曰:

如是大眾聞說淨國土行,何以但一女人取淨國土願?

答曰:

多有發淨國土願者,但不發言;女人性輕躁好勝,世習氣故發言。

復次,有人言:人有得道分,餘人無分;佛法不然,隨眾生業因緣。譬如良藥療治諸病,不擇貴賤;雖復女人淺智,而先世業因緣,應得受記。心生欲說,故佛聽自說。

復次,若佛默然與受記者,人則生疑:「有何因緣故,獨與此女受記?」

是故佛因其自說故而與受記。

問曰:

何以名為「恒伽提婆」?

答曰:

一切皆有名字,為識故,何足義?

有人言:是父母供養恒伽神,得此女故,言「恒伽提婆」。

「恒伽」是河名;「提婆」名天。

是女人福德因緣,生於富家,聞佛法信樂故,能以金銀寶華,金縷織成上下衣,并莊嚴自身瓔珞具,用供養上佛。

佛報以受記,觀是女人宿世所行,便微笑。

微笑義如先說。

此中小因緣而起大事,故佛微笑。

問曰:

是女福德應久轉女,何以方於阿閦佛國乃轉女身?

答曰:

世間五欲難斷,女人著欲情多故,雖世世行諸福德,不能得男子身;今得受記,諸煩惱折薄,是故於阿閦佛國,方得男子身。

有人言:此女宿世以人多輕女人故,願女身受記。

如是等因緣,不轉女身而得受記。

復次,經說「女人五礙」,不說「不得受記」,是故不應生難。

阿難聞是女人無量劫中從一佛國至一佛國廣集功德,當來得淨佛世界,其中菩薩皆有三十二相,八十種隨形好,無量光明,是故阿難歎未曾有,能如是淨國土,便為佛會。

可其言已,阿難等疑此女人希有,聞少法而得大果報,是故問:「是女人從何處殖諸德本?」

佛答:「光佛授我記時,是女人持金華散佛,作是願:『此人後成佛時,亦與我記。』從彼種善根,今得果。」

[8]

大智度論卷第七十五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52 (Big5),完成日期:2007/12/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維習安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厚觀法師提供新式標點,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