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大智度論初品中十想釋論第三十七(卷二十三)

【經】

「十想:無常想、苦想、無我想、食不淨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死想、不淨想、斷想、離欲想、盡想。」

【論】

問曰:

是一切行法,何以故或時名為「智」?或時名為「念」?或時名為「想」?

答曰:

初習善法,為不失故,但名「念」;能轉相、轉心故名為「想」;決定知無所疑故,名為「智」。

觀一切有為法無常,智慧相應相,是名「無常想」。

一切有為法無常者,新新生滅故,屬因緣故,不增積故。

復次,生時無來處,滅亦無去處,是故名無常。

復次,二種世間無常故說無常:一者、眾生無常,二者、世界無常。

如說:

 「大地草木皆磨滅,  須彌巨海亦崩竭,
  諸天住處皆燒盡,  爾時世界何物常?
  十力尊身光,  智慧明照亦無量,
  度脫一切諸眾生,  聞普遍滿十方,
  今日廓然悉安在?  何有智者不感傷!」

如是舍利弗、目犍連、須菩提等諸聖人,轉輪聖王、諸國王,常樂天王及諸天,聖德尊貴皆亦盡,大火明忽然滅。

世間轉壞,如風中燈,如險岸樹,如漏器盛水,不久空竭。

如是一切眾生及眾生住處皆無常故,名為無常。

問曰:

菩薩何以故行是無常想?

答曰:

以眾生著常顛倒,受眾苦,不得免生死。行者得是無常想,教化眾生言:「諸法皆無常,汝莫著常顛倒,失行道時!諸佛上妙法,所謂四真諦,四諦中苦諦為初,苦四行中無常行為初。」以是故,菩薩行無常想。

問曰:

有人見無常事至,轉更堅著。如國王夫人寶女從地中生,為十頭羅剎將度大海,王大憂愁!智臣諫言:「王智力具足,夫人還在不久,何以懷憂?」答言:「我所以憂者,不慮我婦叵得,但恐壯時易過;亦如人好華好果,見時欲過便大生著。」如是無常乃更生諸結使,云何言「無常能令心厭,破諸結使」?

答曰:

如是見無常,是知無常少分,為不具足,與禽獸見無常無異。以是故,佛告舍利弗:「當具足修無常想」。

問曰:

何等是「具足無常想」?

答曰:

觀有為法念念生、滅,如風吹塵,如山上水流,如火焰隨滅。一切有為法,無牢無強,不可取,不可著,為如幻、化,誑惑凡夫。因是無常得入空門,是空中一切法不可得故,無常亦不可得。所以者何?一念中生、住、滅相不可得:生時不得有住、滅,住時不得有生、滅,滅時不得有生、住。生、住、滅相,性相違故無,是無故無常亦無。

問曰:

若無無常,佛何以苦諦中說無常?

答曰:

凡夫人生邪見故,謂世間是常;為滅除是常見故,說無常,不為無常是實故說。

復次,佛未出世,凡夫人但用世俗道,遮諸煩惱;今欲拔諸煩惱根本故,說是無常。

復次,諸外道法,但以形離五欲,謂是解脫;佛說邪相因緣故縛,觀無常正相故解脫。

復有二種觀無常相:一者、有餘,二者、無餘。

如佛說:「一切人物滅盡,唯有名在,是名有餘;若人物滅盡,名亦滅,是名無餘。」

復有二種觀無常相:一者、身死盡滅,二者、新新生滅。

復次,有言:持戒為重,所以者何?依戒因緣故,次第得漏盡。

有言:多聞為重,所以者何?依智慧故,能有所得。

有言:禪定為重,如佛所說,定能得道。

有言:以十二頭陀為重,所以者何?能淨戒行故。

如是各各以所行為貴,更不復懃求涅槃。

佛言:「是諸功德,皆是趣涅槃分;若觀諸法無常,是為真涅槃道。」如是等種種因緣故,諸法雖空而說是無常想。

復次,無常想,即是聖道別名。

佛種種異名說道:或言「四念處」,或言「四諦」,或言「無常想」。如《經》中說:「善修無常想,能斷一切欲愛、色愛、無色愛,慢,無明盡,能除三界結使。」以是故,即名為道。

是無常想,或有漏、或無漏——正得無常是無漏,初學無常是有漏。

摩訶衍中,諸菩薩心廣大,種種教化一切眾生故,是無常想亦有漏、亦無漏——若無漏,在九地;若有漏,在十一地。緣三界五受;四根相應,除苦根;凡夫、聖人得。如是等種種因緣,說無常功德。

「苦想」者,行者作是念:「一切有為法無常故苦!」

問曰:

若有為法無常故苦者,諸賢聖人有無漏法,亦應當苦!

答曰:

諸法雖無常,愛著者生苦,無所著者無苦!

問曰:

聖人雖無所著,亦皆有苦,如舍利弗風熱病苦,畢陵伽婆蹉眼痛苦,羅婆那跋提(音聲第一)痔病苦,云何言「無苦」?

答曰:

有二種苦:一者、身苦,二者、心苦。

是諸聖人以智慧力故,無復憂愁、嫉妬、瞋恚等心苦;已受先世業因緣四大造身,有老病、飢渴,寒、熱等身苦;於身苦中亦復薄少。如人了了知負他債,償之不以為苦;若人不憶負債,債主強奪,瞋生苦。

問曰:

苦受是心心數法,身如草木,離心則無所覺,云何言「聖人但受身苦」?

答曰:

凡夫人受苦時,心生愁惱,為瞋使所使,心但向五欲。如佛所說:「凡夫人除五欲不知更有出苦法,於樂受中,貪欲使所使;不苦不樂受中,無明使所使;凡夫人受苦時,內受三毒苦,外受寒熱、鞭杖等。如人內熱盛,外熱亦盛。」如經說:「凡夫人失所愛物,身、心俱受苦,如二箭雙射;諸賢聖人無憂愁苦,但有身苦,更無餘苦。」

復次,五識相應苦,及外因緣杖楚、寒熱等苦,是名身苦;餘殘名心苦。

復次,我言「有為無漏法,不著故非苦」;聖人身是有漏,有漏法則苦,有何咎?是後身所受苦,亦微少。

問曰:

若「無常即是苦」者,道亦是苦,云何以苦離苦?

答曰:

無常即是苦,為五受故說;道雖作法故無常,不名為苦。所以者何?是能滅苦,不生諸著,與空、無我等諸智和合故,但是無常而非苦。如諸阿羅漢得道時,說偈言:

 「我等不貪生,  亦復不樂死;
  一心及智慧,  待時至而去!」

佛取涅槃時,阿難等諸未離欲人,未善修八聖道故,皆涕泣憂愁;諸離欲阿那含,皆驚愕;諸漏盡阿羅漢,其心不變,但言「世間眼滅疾!」以得道力故,雖從佛得大利益,知重佛無量功德而不生苦。以是故,知道雖無常,非苦因緣故,不名為苦;但五受苦。何以故?愛著故,無常敗壞故。如受念處中苦義,此中應廣說。

復次,苦者,有身常是苦,癡覆故不覺。如說:

 「騎乘疲極故,  求索住立處;
  住立疲極故,  求索坐息處;
  坐久疲極故,  求索安臥處;
  眾極由作生,  初樂後則苦。
  視眴息出入,  屈伸坐臥起,
  行立及去來,  此事無不苦!」

問曰:

是五受為一切皆苦?為苦想觀故苦?若一切皆苦,佛云何說「有三種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若以苦想故苦,云何說「苦諦為實苦」?

答曰:

五受一切皆苦。凡夫人四顛倒因緣,為欲所逼,以五欲為樂;如人塗瘡,大痛息故以為樂,瘡非樂也。佛說三種受,為世間故,於實法中非是樂

五受中實有樂,何以故佛說「滅五受名為樂」?

復次,隨其所嗜,樂心則生樂,無定也。樂若實定,不心著;如火實熱,不著而熱也。以樂無定,故名為苦。

復次,世間顛倒樂,能得今世、後世無量苦果報,故名為苦。譬如大河水中著少毒,不能令水異;世間顛倒毒,於一切大苦水不現。如說:

 「從天下生地獄時,  憶本天上歡樂事,
  宮觀婇女滿目前,  園苑浴池以娛志。
  又見獄火來燒身,  似如大火焚竹林,
  是時雖見天上樂,  徒自感結無所益!」

是苦想攝、緣,如無常想。

如是等種種分別苦,名為「想」。

「無我想」者,苦則是無我。所以者何?

五受中盡皆是苦,無有自在,若無自在是則無我;若有我自在者,不應令身有苦。如所說:

 「諸有無智人,  身心計是我,
  漸近堅著故,  不知無常法。
  是身無作者,  亦無有受者,
  是身為無,  而作種種事。
  六情塵因緣,  六種識得生,
  從三事和合,  因緣觸法生;
  從觸法因緣,  受念業法生。
  如珠日草薪,  和合故火生,
  情塵識和合,  所作事業成;
  相續相似有,  如種有莖!」

復次,我相不可得故無我。一切法有相故則知有,如見煙覺熱,故知有火;於五塵中各各別異,故知有情;種種思惟籌量諸法故,知有心心數法。此我無相故,知無我。

問曰:

有出入氣,則是我相;視眴、壽命心,苦樂、愛憎、精懃等是我相。若無我,誰有是出入息,視眴、壽命心,苦樂、愛憎、精懃等?當知有我,在內動發故。

壽命心亦是我法,若無我,如牛無御;有我故能制心入法,不為放逸。若無我者,制御心?

受苦樂者是我,若無我者,為如樹木,則不應別苦樂!愛憎、精懃亦如是。

我雖微細,不可以五情知,因是相故,可知為有。

答曰:

是諸相皆是識相。有識,則有入出息,視眴、壽命等;若識離身則無。汝等我常遍故,死人亦應有視眴、入出息、壽命等!

復次,出入息等是色法,隨心風力故動發,此是識相非我相。

壽命是心不相應行,亦是識相。

問曰:

若入無心定中,或無夢時,息亦出入,有壽命,何以故言「皆是識相」?

答曰:

心定等,識雖暫無,不久必還生,識不捨身故;有識時多,無識時少,是故名識相。如人出行,不得言其家無主。

苦樂、憎愛、精懃等,是心相應,共緣,隨心行;心有故便有,心無故便無。以是故,是識相非我相。

復次,若有我者,我有二種:若常、若無常,如說:

 「若我是常,  則無後身;
  常不生故,  亦無解脫!

 「亦無無作,  以是故當知:
  無作罪福者,  亦無有受者;
  捨我及我所,  然後得涅槃。
  若實有我者,  不應捨我心!
  若我無常者,  則應隨身滅;
  如大岸墮水,  亦無有罪福。」

如是,我及知者、不知者,作者、不作者,如檀波羅蜜中說。不得是我相故,知一切法中無我;若知一切法中無我,則不應生我心。

若無我,亦無我所心,我、我所離故,則無有縛,若無縛則是涅槃。是故行者應行無我想。

問曰:

是無常、苦、無我,為一事?為三事?若是一事,不應說三;若三事,佛何以故說「無常即是苦,苦即是無我」?

答曰:

是一事,所謂受有漏法。

觀門分別故,有三種異:無常行相應,是「無常想」;苦行相應,是「苦想」;無我行相應,是「無我想」。無常不令入三界;苦令知三界罪過;無我則捨世間。

次,無常生厭心;苦生畏怖;無我出拔解脫。

無常者,佛說五受是無常;苦者,佛說無常則是苦;無我者,佛說苦即是無我。

無常者,佛示五受盡滅相;苦者,佛示如箭入心;無我者,佛示捨離相。

無常者,示斷愛;苦,示斷我習慢;無我者,示斷邪見。

常者,遮常見;苦者,遮今世涅槃樂見;無我者,遮著處。

無常者,世間所可著常法是;苦者,世間計樂處是;無我者,世間所可計我牢固者是。

是為三相分別想。

無我想緣、攝種種,如苦想中說。

「食厭想」者,觀是食從不淨因緣生。如肉從精血水道生。是為膿住處;如乳酪,血變所成,與爛膿無異;廚人垢,種種不淨。若著口中,有爛涎,二道流下,與唾和合,然後成味,其狀如吐,從腹門入;地持、水爛,風動、火,如釜熟糜,滓濁下沈,清者在上;譬如釀酒,滓濁為屎,者為尿。有三孔,風吹膩汁,散入百脈,與先血和合,凝變為肉。從新肉生脂、骨、髓,從是中生身根;從新舊肉合生五情根,五根生五識;五識次第生意識,分別取相,籌量好醜;然後生我、我所心煩惱,及諸罪業。觀食如是本末因緣,種種不淨。知內四大與外四大無異,但以我見故,強為我有。

復次,思惟此食,墾植耘除,收穫蹂治,舂磨汰,炊煮乃成,用功甚重;計一鉢之飯,作夫流汗集合,量之食少汗多。此食作之功重,辛苦如是,入口食之,即成不淨,無所一直,宿昔之間變為屎尿。本是美味,人之所嗜;變成不淨,惡不欲見。

行者自思:「如此弊食,我若貪著,當墮地獄噉燒鐵丸;從地獄出,當作畜生:牛、羊、駱駝,償其宿債;或作猪狗,常噉糞除。」如是觀食,則生厭想;因食厭故,於五欲皆厭。

譬如一婆羅門修淨潔法,有事緣故到不淨國;自:「我當云何得免此不淨?唯當乾食,可得清淨。」見一老母賣白餅,而語之言:「我有因緣住此百日,常作此餅送來,當多與價!」老母日日作餅送之;婆羅門貪著,飽食歡喜。老母作餅,初時白淨;後轉無色、無味。即問老母:「何緣爾?」母言:「癰瘡差故。」婆羅門「此言何謂?」母言:「我大家夫人隱處生癰,以麵、酥、甘草拊之,癰熟膿出,和合餅;日如是,以此作餅與汝,是以餅好;今夫人癰差,我當何處更?」婆羅門聞之,兩頭,搥胸嘔:「我當云何破此淨法?我為了矣!」棄捨緣事馳還本國。

行者亦如是,著是飲食,歡喜樂噉,見其好色細滑,香美可口,不觀不淨;後受苦報,悔將何及!若能觀食本末如是,生惡厭心;因離食欲,欲皆捨,於欲界中樂悉皆捨離;斷此五欲,於五下分結亦斷。

如是等種種因緣惡罪,不復樂著,是名「食厭想」。

問曰:

無常、苦、無我想,與無漏智慧相應;食厭等四想,與有漏智慧相應,次第法應在前,今何以後說?

曰:

佛法有二種道:見道,修道。

見道中用是三想,破諸邪見等,得聖果,猶未離欲;為離欲故,三想次第說是食厭等四想,得離婬欲等諸煩惱。

初三想示見諦道,中四想為示學修道,後三想示無學道。

初習身念處中,雖有厭想,功用少故佛不說。今為須陀洹、斯陀含度欲故,無我想次第食厭等四想。

「一切世間不可樂想」者,若念世間色欲滋味,車乘、服飾,觀、園宅,種種樂事,則生樂想;若念世間眾惡罪事,則心生厭想。何等惡事?惡事有二種:一者、眾生;二者、土地。

眾生有八苦之患:生、老、病、死,恩愛別離,怨憎同處,所求不得,略而言之,五苦。

眾生之罪,婬欲多故,不別好醜,不隨父母師長教誨,無有慚愧,與禽獸無異。瞋恚多故,不別輕重,瞋毒狂發,乃至不受佛語,不聞法,不畏惡道;杖楚橫加,不知他苦;入大闇中,都無所見。愚癡多故,所求不以道,不識事緣,如角求乳;無明覆故,雖蒙日照,永無所見。慳貪多故,其舍如塚,人不向之。憍慢多故,不敬賢聖,不孝父母,憍逸自壞,永無所直。邪見多故,不信今世、後世,不信罪福,不可共處。如是等諸煩惱多故,弊敗為無所直。

惡業多故,造無間罪:或殺父母,或傷害賢聖。或時榮貴,讒賊忠貞,殘害親

復次,世間眾生,善好者少,弊惡者多。或時雖有善行,貧賤鄙陋;或雖富貴端,而所行不善;或雖好布施,而貧乏無財;或雖富有財寶,而慳惜貪著,不肯布施;或見人有所思,無所說,便謂憍高自畜,不下接物;或見好下接物,恩惠普潤,便謂欺誑諂飾;或見能語善論,便謂恃是小智,以為憍慢;或見質直好人,便共欺誑調,引挽易;或見善心柔,便共輕陵踏蹴,不以理遇;若持戒清淨者,便謂所行矯異,輕賤不

如是等眾生弊惡,無一可樂。

土地惡者,一切土地,多衰無吉,寒熱飢渴;疾病惡疫,毒氣侵害,老病死畏,無處不有。身所去處,眾苦隨之,無處得免!雖有好國豐樂安隱,多為諸煩惱所惱,則不名樂土。一切皆有二種苦:身苦,心苦,無國不有。如說:

 「有國土多寒,  或有國多熱,
  有國無救護,  或有國多惡,
  有國常飢餓,  或有國多病,
  有國不修福,  如是無樂處。」

眾生、土地有如是惡,思惟世間無一可樂。

欲界惡事如是。

上二界死時、退時,大生懊惱,甚於下界;譬如極高處墮,摧碎爛壞!

曰:

無常想、苦想、無我想、一切世間不可樂想,有何等異而別說?

答曰:

有二種觀:總觀,別觀。前為總觀,此中別觀。

復有二種觀:法觀、眾生觀。前為呵一切法觀,此中觀眾生罪惡不同。

復次,前者無漏道,此中有漏道。

前見諦道,今思惟道。

如是等種種差別。

一切地中攝,緣三界法。

是名「一切世間不可樂想」。

「死想」者,如死念中說。

「不淨想」者,如身念處中說。

「斷想」、「離想」、「盡想」者,緣涅槃相。

斷諸結使故,名「斷想」;離結使故,名「離想」;盡諸結使故,名「盡想」。

問曰:

若爾者,一想便足,何以說三?

如前一法三種說:無常即是苦,苦即是無我;此亦如是,一切世間罪惡深重故三種呵。如伐大樹,不可以一斷。涅槃微妙法,昔所未得,是故種種讚,名為「斷想」、「離想」、「盡想」。

復次,斷三毒故名為「斷」;離愛故名為「離」;滅一切,更不生故名為「盡」。

復次,行者於煖法、頂法、忍法、世間第一法,正智慧觀,遠諸煩惱,是名「離想」;得無漏道,斷諸結使,是名「斷想」;入涅槃時,滅五受不復相續,是名「盡想」。

「斷想」,有餘涅槃;「盡想」,無餘涅槃;「離想」,涅槃方便門。

是三想有漏、無漏故,一切地中(十想竟)

大智度初品中十一智釋論第三十八(丹云:三三昧義、三根義合)

【經】

「十一智:法智、比智、他心智、世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盡智、無生智、如實智。」

【論】

「法智」者,欲界繫法中無漏智,欲界繫因中無漏智,欲界繫法滅中無漏智;為斷欲界法道中無漏智,及法智品中無漏智。

「比智」者,於色、無色界中無漏智亦如是。

「他心智」者,知欲界、色界繫在他心心數法,及無心心數法少分。

「世智」者,諸有漏智慧。

「苦智」者,五受常、苦、空、無我,觀時得無漏智。

「集智」者,有漏法因:因、集、生、緣,觀時無漏智。

「滅智」者,滅、止、妙、出,觀時無漏智。

「道智」者,道、正、行、達,觀時無漏智。

「盡智」者,我見苦已,斷集已,盡證已,修道已;如是念時,無漏智慧見明覺。

「無生智」者,我見苦已不復更見,斷集已不復更斷,盡證已不復更證,修道已不復更修;如是念時,無漏智慧見明覺。

「如實智」者,一切法總相、別相,如實正知,無有罣礙。

是法智緣欲界繫法、及欲界繫法因、欲界繫法滅、為斷欲界繫法道。

比智亦如是。

世智,緣一切法。

他心智,緣他心有漏、無漏心心數法。

苦智、集智,緣五;滅,緣盡;道智,緣無漏五

盡智、無生智,俱緣四諦。

,一有漏,八無漏,一當分別:他心智,緣有漏心是有漏,緣無漏心是無漏。

法智,攝法智及他心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盡智、無生智少分。

比智,亦如是。

智,攝世智及他心智少分。

他心智,攝他心智及法智、比智、世智、道智、盡智、無生智少分。

智,攝苦智及法智、比智、盡智、無生智少分。

智、滅智亦如是。

道智,攝道智及法智、比智、他心智、盡智、無生智少分。

盡智,攝盡智及法智、比智、他心智、苦智、集智、滅智、道智少分。

無生智亦如是。

九智,八根相應,除慧根、憂根、苦根。

世智,十根相應,除慧根。

法智、比智、苦智,空三昧相應。

法智、比智、滅智、盡智、無生智,無相三昧相應。

法智、比智、他心智、苦智、集智、道智、盡智、無生智,無作三昧相應。

法智、比智、世智、苦智、盡智、無生智,無常想、苦想、無我想相應。

世智,中四想相應;法智、比智、滅智、盡智、無生智,後三想相應。

有人言:世智或與離想相應。

法智,緣九智,除比智;比智亦如是。

世智、他心智、盡智、無生智,緣十智。

苦智、集智,緣世智及有漏他心智。

滅智不緣智

道智,緣九智,除世智。

法智、比智:十六相。

他心智,四相。

苦、集、滅、道,各各四相。

盡智、無生智,俱十四相,除空相、無我相。

法、頂法、忍法中,世智十六相;世間第一法中,世智四相,無相(轉相觀相也,舊言十六聖)

初入無漏心,成就一世智;第二心增苦智、法智;第四心增比智;第六心增集智;第十心增滅智;第十四心增道智。若離者增他心智;無學道增盡智;得不壞解脫增無生智。

初無漏心中不修智;第二心中現在、未來修二智;第四心中現在修二智,未來修三智;第六心中現在、未來修二智;第八心中現在修二智,未來修三智;第十心中現在、未來修二智;第十二心中現在修二智,未來修三智;第十四心中現在、未來修二智;第十六心中現在修二智,未來修六智,若離欲修七智。

須陀洹欲離欲界結使,十七心中修七智,除他心智、盡智、無生智。第九解脫心中修八智,除盡智、無生智。

信解人轉作見,雙道中修六智,除他心智、世智、盡智、無生智。

離七地欲時,無礙道中修七智,除他心智、盡智、無生智;解脫道中修八智,除盡智、無生智。

離有頂欲時,無礙道中修六智,除他心智、世智、盡智、無生智;八解脫道中修七智,除世智、盡智、無生智。

無學初心第九解脫,不時解脫人修十智,及一切有漏、無漏善根;若時解脫人修九智,及一切有漏,無漏善根。

如是等種種,毘曇門廣分別。

「如實智」分別相,此《般若波羅蜜》後品廣說。

復次,有人言:

「法智」者,知欲界五無常、苦、空、無我,知諸法因緣和合生,所謂無明因緣諸行,乃至生因緣老死。如佛為須尸摩梵志說:「先用法智分別諸法,後用涅槃智。」

「比智」者,知現在五受無常、苦、空、無我,過去、未來及色、無色界中五受無常、苦、空、無我亦如是。譬如見現在火熱能燒,以此比知過去、未來及餘國火亦如是。

「他心智」者,知他眾生心心數法。

問曰:

若知他心心數法,何以故但名「知他心」?

答曰:

心是主故,但名知他心;若說心,當知已說心數法。

「世智」者,名為假智。聖人於實法中知,凡夫人但假名中知,以是故名假智。如棟梁椽壁名為屋,但知是事,不知實義,是名世智。

「苦智」者,用苦慧呵五受

問曰:

五受亦無常、亦苦、亦空、亦無我,何以故但說「苦智」,不說「無常、空、無我智」?

答曰:

為苦諦故說「苦智」,集諦故說「集智」,滅諦故說「滅智」,道諦故說「道智」。

問曰:

五受有種種惡,何以但說苦諦,不說無常諦、空、無我諦?

答曰:

說無常、空、無我諦,亦不壞法相;以眾生多著樂畏苦故,佛呵世間一切皆是苦,欲令捨離故。無常、空、無我中,眾生不大畏,故不說。

復次,佛法中五受有異名,苦;以是故,但說苦

是苦智,或有漏、或無漏:若在法、頂法、忍法、世間第一法,是有漏;若入見諦道,是無漏。何以故?從至世間第一法中,四種觀苦故。

「集智」、「滅智」、「道智」亦如是。

復次,「苦智」名知苦相實不生。

「集智」名知一切法離,無有和合。

「滅智」名知諸法常寂滅如涅槃。

「道智」名知一切法常清淨、無正無邪。

「盡智」名知一切法無所有。

「無生智」名知一切生法不實、不定故不生。

「如實智」者,十種智所不能知,以如實智故能知。

十智各各相,各各緣,各各別異,各各有觀法;是如實智中無相、無緣、無別,滅諸觀法,亦不有觀。

十智中有法眼、慧眼;如實智中唯有佛眼。

十智,阿羅漢、辟支佛、菩薩共有;如實智唯獨佛有,所以者何?獨佛有不誑法。以是故,知如實智獨佛有。

復次,是十智入如實智中,失本名字,唯有一實智。譬如十方諸流水,皆入大海,捨本名字,但大海。

是等種種分別十一智,此中略說。(丹云:十一智竟)

【經】

「三三昧:有覺有觀三昧,無覺有觀三昧,無覺無觀三昧。」

【論】

一切禪定攝心,皆名為三摩提,言正心行處。是心從無始世界來,常曲不端,得是正心行處,心則端直;譬如蛇行常曲,入竹筒中則直。

是三昧三種:

欲界未到地、初禪,覺觀相應故,名「有覺有觀」;禪中間但觀相應故,名「無覺有觀」;從第二禪乃至有頂地,非覺觀相應故,名「無覺無觀」。

問曰:

三昧相應心數法,乃至二十,何以但說「覺」、「觀」?

答曰:

是覺觀亂三昧,以是故說。是二事雖善,而是三昧賊,難可捨離。

有人言:心有覺觀者無三昧,以是故,佛說有覺有觀三昧,但不牢固;覺觀小微,是時可得有三昧。是覺觀能生三昧,亦能壞三昧;譬如風能生雨,亦能壞雨。三種善覺觀,能生初禪,得初禪時發大歡喜,覺觀故心散還失;以是故但說「覺」、「觀」。

曰:

覺、觀有何差別?

答曰:

麁心相名「覺」,細心相名「觀」;初緣中心發相名「覺」,後分別籌量好醜名「觀」。

有三種麁覺:欲覺,瞋覺,惱覺。

三種善覺:出要覺,無瞋覺,無惱覺。

有三種細覺:親里覺,國土覺,不死覺。

六種覺妨三昧,三種善覺能開三昧門。

若覺觀過多,還失三昧;如風能使船,風過則壞船。

如是種種分別「覺」、「觀」。

問曰:

經說三種法:有覺有觀法,無覺有觀法,無覺無觀法;有覺有觀地,無覺有觀地,無覺無觀地。今何以但說三種三昧?

曰:

妙而可用者取。

有覺有觀法者,欲界、未到地、初禪中覺觀相應法,若善、若不善、若無記。

無覺有觀法者,禪中間觀相應法,若善、若無記。

無覺無觀法者,離覺觀法,一切色、心不相應行及無為法。

有覺有觀地者,欲界、未到地、梵世。

無覺有觀地者,禪中間,善修是地作大梵王。

無覺無觀地者,一切光音、一切遍淨、一切廣果、一切無色地。

於中上妙者是三昧,何等是三昧?

從空等三三昧,乃至金剛,及阿羅漢、辟支佛諸三昧;觀十方佛三昧,乃至首楞嚴三昧;從斷一切疑三昧,乃至三昧王等諸佛三昧。

如是等種種分別,略說三三昧義

【經】

「三根:未知欲知根,知根,知已根。」

【論】

欲知根」者,無漏九根和合,信行、法行人,於見諦道中名「未知欲知根」,所謂信等五根,喜、樂、捨根,意根。

信解、見得人,思惟道中,是九根轉名「知根」。

道中,是九根名「知已根」。

問曰:

何以故於二十二根中,但取是三根?

答曰:

利解了了自在相,是名為「根」;餘十九根,根相不具足,故不取。是三根利,能直入至涅槃,諸有為法中主故,得自在,能勝諸根。

復次,十根但有漏自得,無所利益故;九根不定,或有漏,或無漏,故不說菩薩應具足。

問曰:

十想亦有漏、無漏,何以故說應具足?

曰:

十想皆是助道求涅槃法,信等五根雖是善法,不盡求涅槃。如阿毘曇中說:「誰成就信等根?不斷善根者。」

復次,若五根清淨變為無漏,三根中已攝。是三根中必有意根,三受中必有一受;以是故但說三根。

次,二十二根,有善、有不善、有無記,雜,是故不說應具足。

是三根,受、行、識攝。

未知欲知根在六地,知根、知已根在九地。

根緣四諦;六想相應。

未知欲知根,三根因;知根,二根因;知已根,但知已根因。

未知欲知根次第,生二根;知根次第,或生有漏根,或生知根,或生知已根;知已根,或生有漏根,或生知已根。

如是等,以阿毘曇門廣分別說。

復次,未知欲知根名諸法實相,未知欲知故,生信等五根;是五根力故,能得諸法實相。

如人初入胎中得二根:身根,命根;爾時如段肉,未具諸根,能有所別知;五根成就,能知五塵。菩薩亦如是,初發心欲作佛,未具足是五根,雖有願欲知諸法實相,不能得知。菩薩生是信等五根,則能知諸法實相。

如眼四大及四大造色和合名為眼,先雖有四大、四大造色,未清淨故,不名眼根;不斷善根人雖有信,未清淨故,不名為根。

若菩薩得是信等五根,是時能信諸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非有非無,非取非捨,常寂滅,真淨,如虛空,不可示、不可說,一切語言道過,出一切心心數法,所行如涅槃,是則佛法。

菩薩以信根力故,能受;精進根力故、懃行不退不轉;念根力故,不令不善法入攝諸善法;定根力故,心散五欲中能攝實相中;慧根力故,於佛智慧中少多得義味不可壞。

五根所依意根,必與受若喜、若樂、若捨。

依是根入菩薩位,乃至未得無生法忍果,是名「未知欲知根」。

此中知諸法實相了了故名「知」。從是得無生法忍果,住阿鞞跋致地得受記,乃至滿十地坐道場,得金剛三昧,於其中間,名為「知根」。

斷一切煩惱習,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可知法智慧遍滿故,名為「知已根」。(丹云:三根竟)

大智度論卷第二十三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52 (Big5),完成日期:2007/12/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維習安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厚觀法師提供新式標點,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