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大智度初品總說如是我聞釋論第三(卷第二)

「如是我聞:一時」今當總說。

問曰:

若諸佛一切智人,自然無師,不隨他教,不受他法,不他道,不從他而說法,何以言「如是我聞」?

答曰:

如汝所言,佛一切智人,自然無師,不應從他聞法而說。

佛法非但佛口說者是,一切世間真實善語,微妙好語,皆佛法

如佛毘中說:「何者是佛法?佛法有五種說:一者、佛自口說,二者、佛弟子說,三者、仙人說,四者、諸天說,五者、化人說。」

次,如《釋提桓因得道經》,佛告憍迦:「世間真實善語、微妙好語,皆出我法。」

如讚佛偈中說:

 諸世善語,  皆出佛法,  善說無失,
  無過佛語。  餘處有,  善無語,
  一切皆是,  佛法之餘。  諸外道中,
  設有好語,  如食木,  偶得成字。
  初中下法,  自共相破,  如鐵出金,
  誰當信者?  如伊蘭中,  牛頭栴檀;
  如苦種中,  甘善美果。  設能信
  是人則信,  外經書中,  自出好語。
  諸好實語,  皆從佛出,  如栴檀
  出摩梨山,  除摩梨山,  無出栴檀。
  如是除佛,  無出實語。」

復次,「如是我聞」,是阿難等佛大弟子說,入佛法相故,名為佛法。

如佛般涅槃時,於俱夷那竭國薩羅雙樹間,北首,將入涅槃。爾時,阿難親屬愛未除,未離欲故,心沒憂海,不能自出。爾時,長老阿泥盧豆語阿難:「守佛法藏,不應如凡人自沒憂海!一切有為,是無常相,汝愁憂!又佛手付汝法,汝今愁悶,失所事。汝當問佛:涅槃後,我曹云何行道?誰當作師?惡口車匿,云何共住?佛經作何等語?如是種種未來事,應問佛。」

阿難聞是事,悶心小醒,得念道力助,於佛末後臥床邊,以此事

佛告阿難:「若今現前,若我過去自依止,法依止,不餘依止。云何比丘自依止、法依止、不餘依止是比丘內觀身,一心智慧,勤修精進,世間貪憂外身、內外身觀,亦如是;受、心、法念處,亦復如是。是名比丘自依止、法依止、不餘依止。從今日,解脫戒經即是大師;如解脫戒身業、口業,應如是行。車匿比丘,我涅槃後,如法治;若心濡者,應教《陀迦旃延》,即可得道。復次三阿僧祇劫所集法寶藏,是初應作是說:『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某方某國、某處。』何以故?過去諸佛經初皆稱是語,未來諸佛亦稱是語,現在諸佛末後般涅槃時亦教稱是語。今我般涅槃後,經初亦應稱『如是我聞:一時』。」

是故當知是佛所教,非佛自言「如是我聞」。佛一切智人、自然無師故,不應言「我聞」。若佛自說「如是我聞」,有所不知者,可有此難。阿難問佛,佛教是語,是弟子所言「如是我聞」,有咎。

復次,欲令佛法久住世間故,長老摩訶迦葉等諸阿羅漢問阿難:「佛初何處說法?說何等法?」阿難答:「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波羅捺國仙人鹿林中,五比丘說是苦聖諦。我本不從他聞,法中正憶念得眼、智、明、。」是經,是中應

如《集法經》中說:佛入涅槃時,地六種動,諸河反流;疾風暴發,黑雲四起,惡雷掣電,雹雨驟墮,處處星流;師子獸哮吼喚呼;諸天、世人皆大號咷。諸、人等皆發是言:「佛取涅槃,一何疾哉!世間眼滅!」當是時,一切草木、藥樹、華一時剖裂;諸須彌山王盡皆傾搖,海水波揚,地大震動,山崩落;諸樹摧折,四面煙起,甚大可畏。陂池江河盡皆濁;彗星晝出。諸人啼哭,諸天憂愁,諸天女等郁伊咽,涕淚交流。諸學人等默然不樂;諸無學人念有為諸法一切無常;如是天、人、夜叉、羅剎、犍婆、甄陀羅、摩睺羅伽及諸龍等,皆大憂愁。

諸阿羅度老病死海,心念言:

 「已渡凡恩愛河,  老病死券已裂破;
  見身篋中四大蛇,  今入無餘滅涅槃!」

諸大阿羅漢各各隨意,於諸山林泉谿谷,處處捨身而般涅槃;更有諸阿羅漢於虛空中飛騰而去,譬如鴈王現種種神力,令眾人心信清淨,然後般涅槃。六欲乃至遍淨天等,見諸阿羅漢取滅度,各心念言:「佛日既沒,種種禪定解脫智慧弟子是諸眾生種種婬怒癡病,是法藥師輩今疾滅度,誰當治者?無量智慧大海中生弟子蓮華,今已乾枯;法樹摧折,法雲散滅;大智王既逝,象子亦隨去;法商人過去,從誰求法寶?」如偈說:

 「佛已永寂入涅槃,  諸滅結眾亦過去;
  世界如是空無智,  癡冥增智滅!」

爾時,諸天禮摩訶迦葉足,說偈言:

 「耆年欲恚慢已除,  其形譬如紫金柱,
  上下端嚴妙無比,  目明清淨如蓮華!」

如是讚已,白迦葉言:「大德迦葉!仁者知不?欲破,法城欲頹,法海欲竭,法幢欲倒,法欲滅;說法人欲去,行道人漸少,惡人力轉盛,當以大慈建立佛法!」

爾時,大迦葉心如大海,澄靜不動,良久而答:「汝等善說!實如所言,世間不久,無智盲冥。」於是大迦葉默然受請。爾時,諸天禮大迦葉足,忽然不現,各自還去。

是時,大迦葉思惟「我今云何使是三阿僧祇劫難得佛法而得久住?」如是思惟竟,「我知是法可使久住,應當結集修妬路、阿毘曇、毘,作三法藏。如是佛法可得久住,未來世人可得受行。所以者何?佛世世勤苦慈愍眾生故,學得是法,為人演說;我曹亦應承用佛教,宣揚開化。」

是時,大迦葉作是語竟,須彌頂,撾銅揵稚,說此偈言:

 「佛諸弟子!  若念於佛,  當報佛恩,
  莫入涅槃!」

是揵音、大迦葉語聲,遍至三千大千世界,皆悉聞知;諸有弟子得力者,皆來集會大迦葉所。爾時,大迦葉告諸會者:「佛法欲滅,佛從三阿僧祇劫種種勤苦,慈愍眾生,得是法。佛般涅槃已,諸弟子知法、持法、誦法者,皆亦隨佛滅度;法今欲滅,未來眾生甚可憐愍,失智慧眼,愚癡盲冥;佛大慈悲愍傷眾生,我曹應當承用佛教,須待結集經藏竟,隨意滅度。」

諸來眾會,皆受教住。爾時,大迦葉選得千人,除阿難,盡皆阿羅漢,得六神通,得共解脫,無礙解脫;悉得三明,禪定自在,能逆順行諸三昧,皆悉無礙。誦讀三藏,知內外經書,諸外道家十八種大經,盡亦讀知;皆能論議,降伏異學。

問曰:

是時,有如是等無數阿羅漢,何以選取千人,不多取耶?

答曰:

頻婆娑羅王得道,八萬四千官屬亦各得道。是,王教勅宮中,常設飯食,供養千;阿闍王不斷是法。爾時,大迦葉思惟言:「若我等常乞食者,當有外道強來難問,廢闕法事;今王舍城常設飯食供給千人,是中可住結集經藏。」以是故,千人,不得多取

是時,大迦葉與千人俱,到王舍城耆闍崛山中;告語阿闍世王:「給我等食,日日送來,今我結集經藏,不得他行。」

是中夏安居三月,初十五日說戒時,集和合僧。大迦葉入禪定,以天眼觀,今是眾中,誰有煩惱未盡應逐出者!唯有阿難一人不盡,餘九百九十九人諸漏已盡清淨無垢。大迦葉從禪定起,眾中手牽阿難出,言:「今清淨眾中結集經藏。汝結未盡,不應住此!」

是時,阿難慚恥悲泣,而自念言:「我二十五年隨侍世尊:供給左右,未曾得如是苦惱;佛實大德,慈悲含忍。」念已,白大迦葉言:「我能有力,久可得道;但諸佛法,阿羅漢者不得供給左右使令;以是故,我留殘結不盡斷耳。」

大迦葉言:「汝更有罪!佛意不欲聽女人出家,慇懃勸請,為道;以是故,佛之正法五百歲而衰微——突吉羅!」阿難言:「我憐愍瞿曇彌;又三世諸佛法皆有四部眾,我釋迦文佛云何?」

大迦葉復言:「佛欲槃時,近俱夷那竭城,痛,四疊漚多羅僧敷臥,語汝言:『我須水。』汝不供給——是汝突吉羅罪!」阿難答言:「是時,五百乘車,截流而渡,令水渾濁,以是故不取。」大迦葉復言:「正使水濁,佛有大神力,能令大海濁水清淨。汝何不與?是汝之罪,去作突吉羅懺悔!

大迦葉復言:「佛問汝:若有人四神足好修,可住壽一劫,若減一劫;佛四神足好修,欲住壽一劫,若減一劫。汝默然不答。問汝至三,汝故默然。汝若答佛:佛四神足好修,應住一劫,若減一劫。由汝故,令佛世尊早入涅槃——突吉羅!」阿難言:「魔蔽我心,是故無言;我非惡心而不答佛。」

大迦葉復言:「汝與佛疊僧伽梨衣,以足蹈上——是突吉羅。」阿難言:「爾時,有大風起,無人助我捉衣,時風吹來墮我腳下,非不恭敬,故蹈佛衣。」

大迦言:「佛陰藏相,般涅槃後以示女人,是何可恥?是汝突吉羅!」阿難言:「爾時,我思惟:『若諸女人見佛陰藏相者,便自羞恥女形,欲得男子身,修行佛相,種福德根。』以是故,我示女人,不為無恥而故破戒。」

大迦葉言:「汝有六種突吉羅,盡應僧中過!」阿難言:「諾!隨長老大迦葉及僧所教!」是時,阿難長跪合手,偏袒右肩,脫革,六種突吉羅罪懺悔。大迦葉於僧中,手牽阿難出,語阿難言:「斷汝漏盡,然後來入;殘結未盡,汝勿來也!」如是語竟,便自閉門。

爾時,諸阿羅漢:「誰能結集毘法藏者?」長老阿泥盧豆言:「舍利弗是第二,有好弟子,字憍梵波提(秦言牛呞),柔和雅,常處閑居,住,能知毘法藏;今在天上尸利沙園中住,遣使請來。」

大迦葉語下坐比丘:「汝次應僧使。」下坐比丘言:「僧有何使?」大迦葉言:「僧使汝至天上尸利沙波提阿羅漢住處。」是比丘歡喜踊躍受僧勅命,白大迦葉言:「我到波提阿羅漢所,陳說何事?」大迦葉言:「到已,梵鉢提:大迦葉等漏盡阿羅漢,皆會閻浮提。僧有大法事,汝可疾來!」

是下坐比丘頭面禮僧,右繞三匝;如金翅鳥,飛騰虛空,往到梵波提所,頭面作禮,語波提言:「善大德!少欲知足,常在禪定!大迦葉問訊有:今僧有大法事,可疾,觀眾寶聚。」是時,梵波提心覺生疑,語是比丘言:「僧將無鬪諍事喚我耶?無有破僧者不?佛日滅度耶?」是比丘言:「實如所言,大師佛已滅度。」梵波提言:「佛滅疾,世間眼滅!能逐佛轉法將,和上舍利弗今在何所?」答曰:「先入涅槃。」梵波提言:「大師法將,各自別離,當可奈何!摩訶目伽連今在何所?」是比丘言:「是亦滅度。」梵波提言:「佛法欲散,大人過去,眾生可。」:「長老阿難今何所作?」是比丘言:「長老阿難,佛滅度後,憂愁、啼哭、迷,不能自喻。」梵波提言:「阿難懊,由有愛結,別離生苦。羅睺羅復云何?」答言:「羅睺羅得阿羅漢故,無憂無愁,但觀諸法無常相。」波提言:「難斷愛已,無憂愁。」梵波提言:「我失離欲大師,於是利沙園中住,亦何所為?我和上、大師皆已滅度,我今不能復閻浮提,住此般涅槃。」

說是言已,入禪定中,踊在虛空,身放光明,又出水火,手摩日月,現種種神變;自心出火燒身,身中出水四道,流下。至大迦葉所。水中有聲,說此偈言:

 梵鉢稽首禮,  妙眾第一大德僧,
  聞佛滅度我隨去,  如大象去象子隨!」

爾時,下坐比丘持衣鉢還僧。

是時中間,阿難思惟諸法,求盡殘漏;其夜坐禪經行,慇懃求道。是阿難智慧多,定力少,是故不即得道;定智等者,乃可速得。後夜欲過,疲極偃息,却臥就枕,頭未至枕,廓然得悟;如電光出,闇者見道。阿難如是入金剛定,破一切諸煩惱山;得三明、六神通解脫,作大力阿羅漢。

即夜到僧堂門,門而喚。大迦葉問言:「門者誰?」答言:「我是阿難。」大迦葉言:「汝何以來?」阿難言:「我今夜得盡諸漏。」大迦葉言:「不與汝開門,汝從門孔中來!」阿難答言:「可爾!」即以神力從門孔中入,禮拜僧足懺悔,「大迦葉莫復見責!」

大迦葉手摩阿難頭言:「我故為汝,使汝得道;汝無嫌恨,我亦如是,以汝自證。譬如手畫虛空,無所染著;阿羅漢心亦如是,一切法中得無所著。復汝本坐。」

是時,議言:「波提已取滅度,更有誰能結集藏?」長老阿泥盧豆言:「是長老阿難,於佛弟子,常侍近佛,聞經能持,佛常歎譽;是阿難能結集經藏。」是時,長老大迦葉摩阿難頭言:「佛囑累汝,令持法藏,汝應報佛恩!佛在何處最初說法?佛諸大弟子能守護法藏者,皆以滅度,汝一人在。汝今應隨佛心,憐愍眾生故,集佛法藏。」是時,阿難禮僧已,坐師子。時大迦葉說此偈言:

 「佛聖師子王,  阿難是佛子,
  師子座處坐,  觀眾無有佛。
  如是大德眾,  無佛失威神,
  如無月時,  有宿而不嚴
  汝大智人說,  汝佛子當演,
  何處佛初說,  今汝當布!」

是時,長老阿難一心合,向佛涅槃方如是說

 「佛初說法時,  爾時我不見,
  如是展轉聞:  佛在波羅柰,
  佛為五比丘,  初開甘露門,
  說四真諦法:  苦集滅道諦。
  阿若憍陳如,  最初得見道;
  八萬諸天眾,  皆亦入道迹!」

是千阿羅漢聞是語已,上昇虛空高七多羅樹。皆言:「!無常力大,如我等眼見佛說法,今乃言我聞!」便說偈言:

 「我見佛身相,  猶紫金山,
  妙相眾德滅,  唯有名獨存。
  是故當方便,  求出於三界,
  勤集諸善,  涅槃最樂!」

爾時,長老阿泥盧豆說言:

 「咄世間無常!  如水月芭蕉,
  功德滿三界,  無常風所壞!」

爾時,大迦葉復說此偈:

 「無常力甚大,  愚智貧富貴,
  得道及未得,  一切無能
  非巧言妙寶,  非欺誑力諍,
  如火燒萬物,  無常相法爾。」

大迦葉語阿難:「從《轉法輪經》至《大般涅槃》,集作四阿含:增一阿含,中阿含,長阿含,相應阿含。是名修路法藏。」

諸阿羅漢更問:「誰能明了集毘法藏?」皆言:「長老憂婆離,於五百阿羅漢中持律第一,我等今請。」即請言:「起,就師子座處坐!:佛在何處初說毘結戒?」憂婆離受教,師子座處坐,說:「如是我聞,一時佛在毘舍離。爾時,須迦蘭陀長者子初作婬欲,以是因緣故,結初大罪。二百五十戒作三部,七法、八法比丘尼毘、增一、憂利問、雜部、善部;如是等八部,作毘藏。」

諸阿羅漢復更思惟:「誰能明了集阿毘曇藏?」念言:「長老阿難,於五百阿羅漢,解修第一,我等今請。」即請言:「起,就師子座處坐!佛在何處初說阿毘曇?」難受僧教,師子座處坐說:「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婆提城。爾時,佛告諸比丘:諸有五怖、五罪、五怨、不除不滅,是因緣故,此生中身、心受無量苦;後世墮惡道中。諸有無此五怖、五罪、五怨,是因緣故,今生種種身、心受樂;後世生天上樂處。何等五怖應遠?一者,二者盜,三者邪婬,四者妄語,五者飲酒。」如是等阿毘曇

法藏竟,諸天、鬼神、諸龍、天女,種種供養,雨天華香、蓋、天衣,供養法故。於是說偈:

 「憐愍世界故,  集結三藏法
  十力一切智,  說智無明燈!」

問曰:

八犍度阿毘曇六分阿毘曇等,從何處出?

答曰:

佛在世時,法無違錯;佛滅度後,初集法時,亦如佛在百年,阿輸迦王作瑟大會,諸大法師論議異故,有別部名字。從是以來,展轉至迦旃延婆羅門道人,智慧利根,盡讀三藏內外經書,欲解佛故,作《發智經八度》,初品是世間第一法。後諸弟子,為後人不能盡解《八度》故,作鞞婆娑。

有人言:六分阿毘曇中,第三分八品之名〈分別世處(此是《樓炭經》作六分中第三分),是目連作;六分中,初分八品,四品是婆須蜜菩薩作,四品是罽賓阿羅漢作;餘五分諸論議師所作。

有人言:佛在時,舍利弗解佛語故作阿毘曇;後犢子道人等讀誦,乃至今名為《舍利弗阿毘曇》。

摩訶迦旃延,佛在時,解佛語作蜫勒(蜫勒秦言篋藏),乃至今行於天竺

皆是廣解佛語故。如說五:幾有色,幾無色?幾可見,幾不可見?幾有對,幾無對?幾有漏,幾無漏?幾有為,幾無為?幾有報,幾無報?幾善,幾不善?幾有記,幾無記?是等是名阿毘曇。

復次,七使:欲染使,瞋恚使,有愛使,憍慢使,無明使,見使,疑使。是七使。幾欲界繫,幾色界繫,幾無色界繫?幾見諦斷,幾思惟斷?幾見斷,幾見斷,幾見盡斷,幾見道斷?幾遍使,幾不遍使?

十智:法智,比智,世智,他心智,苦智,智,滅智,道智,盡智,無生智。是十智幾有漏,幾無漏?幾有為,幾無為?幾有漏緣,幾無漏緣?幾有為緣,幾無為緣?幾欲界緣,幾色界緣,幾無色界緣?幾不繫緣?幾無礙道中修,幾解脫道中修?四果:得時、幾得、幾失?

如是等分別一切法,亦名阿毘曇。

阿毘曇三種:一者、阿毘曇及義,略說三十二萬言;二者、六分,略說三十萬言;三者、蜫,略說三十二萬言。

蜫勒廣比諸事以類相從,非阿毘

略說「如是我聞義竟。

大智度品中婆伽婆釋論第四

[37]【經】

婆伽

【論】

今當說

釋曰

云何名「婆伽婆」?

「婆伽婆」者,「伽」「德」,「婆」言「有」,是名有德。

復次,「伽」名「分別」,「婆」名「巧」,分別諸法總相別相,故名「伽婆」。

復次,伽」名「聲」,「婆」名「有」,是「有名聲」,無有得名聲如佛者。轉輪聖王、釋、梵、護世者,無有及佛,何況諸餘凡庶!所以者何?轉輪聖王與結相應,佛已離結;轉輪聖王沒在生、老、病、死泥中,佛已得;轉輪聖王為恩愛奴僕,佛已永離;轉輪聖王處在世間曠野患,佛已離;轉輪聖王處在無明闇中,佛處第一明中;轉輪聖王若極多領四天下,佛領無量諸世界;轉輪聖王財自在,佛心自在;轉輪聖王貪求天樂,佛至有頂樂亦不貪著;轉輪聖王從他求樂,佛內心自樂。以是因緣,佛勝轉輪聖王。諸餘釋、梵、護世者,亦復如是,但於轉輪聖王小勝。

次,「伽」名「破」,「婆」名「能」,是能破婬怒癡故,稱為「伽婆」。

問曰:

如阿羅漢、辟支佛,亦破婬怒癡,與佛何異?

答曰:

阿羅漢、支佛雖破三毒,氣分不盡;譬如香在器中,香,餘氣故在;如草木薪火燒煙出,炭灰不盡,火力薄故。佛三毒永盡無餘;譬如劫盡火燒須彌山,一切地都盡,無煙無炭。如舍利弗瞋恚氣殘,難陀婬欲氣殘陵伽婆氣殘;譬如人被鎖,初脫時行猶不便。

時佛從禪起經行,羅睺羅從佛經行,佛問羅睺羅「何以羸瘦?」羅睺羅說偈答佛:

 「若人食油則得力,  若食者得好色,
  食麻菜無色力,  大德世尊自當知!」

佛問羅睺羅:「是眾中誰為?」羅睺羅答:和上舍利弗。」佛言:「舍利弗食不淨食。」爾時,舍利弗聞是,即時吐食,自作誓言:「從今日不復受人請。」是時,波斯匿王、長者須達多等,來詣舍利弗所,語舍利弗:「佛不以無事而受人請;大德舍利弗復不受請,我等白衣云何當得大信清淨?」舍利弗言:「我大師言:舍利弗食不淨,今不得受人請。」於是波斯等至佛所,白佛言:「佛不常受人請,舍利弗復不受請,我等云何心得大信?願佛勅舍利弗還受人請!」佛言:「此人心堅,不可移轉。」佛爾時,本生因緣:

「昔有一國王毒蛇所囓,王時欲死,呼良醫令治蛇毒。時諸醫言:『還令蛇毒氣乃盡。』是時諸醫各設呪術,所囓王蛇即來王所。諸醫積薪燃火,勅蛇還毒,若不爾者,當入此火!毒蛇思惟:『我既吐毒,云何還?此事劇死!』思惟心定,即時入火。爾時,毒蛇,舍利弗是。世世心堅,不可動也。」

復次,長老陵伽婆蹉常患眼痛,是人乞食,常渡恒水,到恒水邊彈指言:「小婢住莫流!」水即兩斷,得過乞食。是恒神到佛所白佛:「佛弟子陵伽婆蹉,罵我言小婢住莫流!」佛:「陵伽婆蹉懺謝恒神!」陵伽婆蹉即時手語恒神言:「小婢莫瞋!今懺謝汝!」是時,大眾笑:「云何懺謝而復罵耶?」佛語恒神:「汝見陵伽婆手懺謝不?懺謝無慢而有此言,當知非惡。此人五百世來,常生婆羅門家,常自憍貴,輕賤餘人,本來所習,口言而已,心無憍也。」

如是諸阿羅漢雖斷結使,猶有氣。如諸佛世尊,人以刀割一臂,若人以栴檀香泥一臂,如左右眼,心無憎愛,是以永無氣。

闍婆羅門女謗佛,於大眾中言:「汝使我有,何以不憂?與我衣食,為爾無羞,誑惑餘人!」是時,五百婆羅門師等,皆舉手唱言:「是!!我曹知此事。」是時,佛無異色,亦無慚色。此事即時彰露,地為大動,諸天供養,散眾名華,讚歎佛德,佛無喜色。

復次,佛食馬麥,亦無憂;天王獻食,百味具足,不以為悅,一心無二。

如是等種種飲食、衣、臥具,讚呵、輕敬等種種事中,心無異也。譬如真金,燒鍛打磨,都無增損。

以是故,阿羅漢雖斷結得道,猶有氣,不得稱婆伽婆。

問曰:

婆伽婆有此一名,更有餘名?

答曰:

佛功德無量,名號亦無量;此名取其大者,以人多識故。復有異名,名「多陀阿伽陀」

云何名「多陀阿伽陀」?

如法相解;如法相說;如諸佛安隱道來,佛如是來,更不後有中,是故名「多陀阿伽陀」。

名「阿羅呵」。云何名「阿羅」?

「阿羅」名「賊」,「呵」名「殺」——是名「殺賊」。如說:

 「佛以忍鎧,  精進為剛甲
  持戒為大馬,  禪定為良弓,
  智慧為好箭;  外破魔王軍,
  內滅煩惱賊,  是名阿羅呵。」

復次,「阿」名「不」,「羅呵」名「生」——是名「不生」。佛心種子,後世田中不生無明脫故。

復次,「阿羅呵」名「應受供養」。佛諸結使除盡,得一切智慧故,應受一切天地眾生供養;以是故,佛名「阿羅呵」。

名「三藐三佛陀」。云何名「三藐三佛陀」?

「三藐」名「正」,「三」名「遍」,佛名「知」——是遍知一切法。

問曰:

云何正遍知?

答曰:

  知苦如苦相,  知相,
  知相,  知道如道相。

是名「三藐三佛陀」。

復次,知一切諸法壞相,不增不減。云何名不壞相?心行處滅,言語道,過諸法如涅槃相不動。以是故,名「三藐三佛陀」。

復次,一切十方諸世界號,六道所攝眾生名號;眾生先世因緣,未來世生處;一切十方眾生心相,諸結使,諸善根,諸出要;如是等一切諸法悉知,是「三藐三佛陀」。

復名「鞞遮羅那三那」,秦言明行足。

云何名「明行足」?

宿命、天眼、漏盡,名為三明。

問曰:

神通、明有何等異?

答曰:

直知過去宿命事,是名通;知過去因緣行業,是名明。

直知死此生彼,是通;知行因緣,際會不失,是名明。

直盡結使,不知更生不生,是通;若知漏盡,更不復生,是名

是三明,大阿羅漢、大辟支佛所得。

問曰:

若爾者,與佛有何等異?

答曰:

彼雖得三明,明不滿足,佛悉滿足,是為異。

問曰:

云何不滿?云何滿

答曰:

諸阿羅漢、辟支佛宿命智,知自身及他人,亦不能遍;有阿羅漢知一世,或二世、三世,、百、千、萬劫,乃至八萬劫,過是以往不能復知,是故不滿。天眼明未來世亦如是。佛一念中生、住、滅時,諸結使分,生時如是,住時如是,滅時如是。苦法忍、苦法智中所斷結使悉覺了。知如是結使解脫,得爾所有為法解脫,得爾所無為法解脫,乃至道比忍見諦道十五心中。諸聲聞、辟支佛所覺知,時疾故。如是知過去眾生、因緣、漏盡,未來、現在亦如是。是故名佛「明行具足」。

行名口業,唯佛身、口業具足;餘皆有失,名明行具足。

復名「修伽陀」:「修」秦言「好」,「伽陀」或言「去」,或言「說」——是名「好去」、「好說」。

好去者,種種諸深三提,無諸大智慧中去,如說:

 「佛一切智為大車,  八正道行入涅槃。」

是名好去。

好說者,如諸法實相說,不著法。觀弟子智慧力,是人正使一切方便智力化之,亦無如之何。是人可度是疾、是遲,是人應是處度;是人應說布施,,或說涅槃。是人應說五、十二因緣、四諦等諸能入道。如是等種種知弟子智力而為說法,是名好說。

復名「路迦」:「路迦」秦言「世」,「」名「知」——是名知世間。

問曰:

云何知世間

答曰:

知二種世間眾生,非眾生。及如實相知世間、世間因、、出世間道。

,知世間,非世俗知,亦非外道知;知世間無常故苦,苦故無我。

復次,世間,非有常非無常,非有邊非無邊,非去非不去,如是相亦不著,清淨、不壞相如虛空——是名知世間。

復名「阿耨多羅」,秦言「無」。

云何無

涅槃法無上。佛自知是涅槃不從他聞,亦將導眾生令至涅槃。如諸法中涅槃無上,眾生中佛亦無上。

復次,持戒、禪定、智慧,教化眾生,一切無有與等者,何況能?故言無上。

復次,「阿」名「無」,「耨多羅」名「」。一切外道法,可答可破,非實清淨故;佛法不可答、不可破,出一切語言,亦實清淨故,以是故名無答。

「富樓沙曇藐婆羅提」:「富樓沙」秦言「丈夫」,「曇藐」言「可化」,「婆羅提」「調御師」——是名「可化丈夫調御師」。

佛以大慈大悲大智故,有美語,有時苦切語,有時雜語,以此調御令不失道。如偈說

 「佛法為車弟子馬,  實法寶主佛調御,
  若馬出道失正轍,  如是當治令調伏。
  若小不調輕法治,  好善成立為上
  若不可治便棄捨,  以是調御為無上。」

復次,調御有五種:初父母兄姊親;中官法;下師,今世三種法治;後世閻羅王治;佛以今世樂、後世樂及涅槃利益,故名師。四種法治人不久壞,不能常實成就;佛人以三種道,常隨道不失。如火自相不捨乃至滅,佛令人得善法亦如是,至死不捨。以是故,佛名可化丈夫調御師。

問曰:

女人,佛亦化令得道,何以獨言丈夫?

答曰:

男尊女卑故,女從男故,男為事業主故

復次,女人有五礙:不得作轉輪王、釋天王、魔天王、梵天王、佛,是故不說。

復次,佛為女人調御師,為不尊重。若說丈夫,一切都攝。譬如王來,不應獨來,必有侍從。如是說丈夫,二根、無根及女盡攝,以故說丈夫。

用是因緣故,佛名可化丈夫調御師。

復名「舍多提婆魔[少/(兔-、)]舍喃」:「舍多」秦言「教師」,「提婆」言「天」,「魔[少/(兔-、)]舍喃」言「人」——是名「天人教師」。

云何名天人教師?

佛示導是應作、是不應作,是善、是不善,是人隨教行,不捨道法,得煩惱解脫報——是名天人師。

問曰:

能度龍、鬼、神等墮餘道中生者,何以獨言天人師?

度餘道中生者少,度天、人中者多。如白色人,雖有黑子,不名黑人,黑少故。

復次,人中結使薄,厭心易得;天智慧。以是,二易得道,餘道中不爾。

復次,言天則攝一切天;言人一切地上生者。何以故?天上則天大,地上則人大。是故說,天則天上盡攝,說人則地上盡攝。

復次,人中得受戒律儀,見諦道、思惟道及諸道果。或有人言:餘道中不得。或有人言:多少得。天、人中易得多得,是故,佛為天人師。

復次,人中行樂因多,天中樂報;善法是樂因,樂是善法。餘道中少,以是故,佛為天人師。

復名「佛陀」(秦言「知者」)。知何等法?知過去、未來、現在,眾生數、非眾生,有常、無常等一切諸法。菩提樹下了了覺知,故名為佛陀。

問曰:

餘人亦知一切諸法,如摩醯首羅天,(秦言「大自在」)八臂,三眼,騎白牛。如韋紐天(秦言「遍」),四臂,捉貝持輪,騎金翅鳥。如鳩摩羅天,(秦言「童子」)是天擎雞持鈴,捉赤幡,騎孔雀,皆諸天大將。如是等諸天,各各言大,皆稱一切智。有人作弟子,學其經書。亦受其法,言是一切智。

答曰:

此不應一切智。何以故?瞋恚、憍慢心著故。偈說

 「若彩畫像及泥像,  聞經中天及讚天,
  如是四種諸天等,  各各手執諸兵
  若力不如畏怖他,  若心不善恐怖他,
  此天定必若怖他,  若少力故畏他。
  是天一切常怖畏,  不能除却諸衰苦。
  有人奉事恭敬者,  現世不沒憂海。
  有人不敬不供養,  現世不妨受樂。
  當知虛誑無實事,  是故智人不屬天。
  若世間中諸眾生,  業因緣故如循環,
  福德故生天上,  雜業因緣人中,
  世間行業屬因緣,  是故智者不依天!」

復次,是三天,愛之欲令得一切願,惡之則欲令七世滅。。菩薩時,若怨來欲殺,尚自以身肉、頭目、髓腦而供養之,何況得?不惜身時,以是故,獨佛應當受佛名;應當歸命佛,以佛為師,不應事天。

復次,佛有二事:一者、大功德神通力;二者、第一心,諸結使滅。

諸天雖有神力,諸結使不滅故,心不清淨,心不清淨故,神力亦少

聲聞、辟支佛雖結使滅,清淨,福德薄故力勢少。

佛二法滿足,故勝一切人;餘人勝一切人。

婆伽婆名有德,先已說。

「阿(秦言無等)「阿婆摩(秦言無等等)復名「路迦那他」(秦言世尊);復名「波羅伽」(秦言度彼岸)復名「婆檀陀」(秦言大德)復名「尸梨伽那」(秦言厚德);如是等無量名號。父母名字悉達陀(秦言成利),得道時,知一切諸法,是名為佛。應受諸天世人供。如是等得名大德、厚德。如是種種,隨德立名。

曰:

汝愛剎利種,淨王子,字悉達多是故而大稱讚言一切,一切智人,無也!

答曰:

不爾!汝惡邪故妬瞋佛,作妄語。實有一切智人。何以故?佛一切眾生中,身色顏貌,無比,相、德、明具,勝一切人。人見佛身相,亦知是一切智人,何況大人?如《放牛譬喻經》中說:

摩伽陀國王頻婆娑羅,請佛三月,及五百弟子。王須新乳酪供養佛及比丘僧。諸放牛人,來近處住。日日送新乳酪。竟三月。王憐愍此放牛人,語言:「汝往見佛,還出放牛。」諸放牛人詣佛所,於道中自共論言:「我聞人說佛是一切智人,我等是下劣小人,何能別知實有一切智!諸婆羅門喜好,常來諸放牛人所作親厚,放牛人由是婆羅門種種經書名字。故言四中治病法,鬪法,星宿法,祠天法,歌舞、論議難問法,是等六十四種世間藝,淨飯王子廣學多聞,若知此事不足為難。其從生已來不放牛,我等以放牛祕法問之。若能解者,實是一切智人。」

作是論已,前入竹園。見佛光明照林間。進前覓佛,見,狀似金山,如投火,其炎大明,有金,散竹林間上,金光色,視之無厭,心歡喜,自相謂言:

 「今此釋師子,  一切智有無,
  見之無不喜,  此事亦已足。
  光明第一照,  顏貌甚貴重,
  身相威德備,  與佛名相稱。
  相相分明,  威神亦滿足,
  福德自絡,  見者無不愛;
  圓光身處中,  觀者無厭足!
  若有一切智,  必是功德。
  一切諸彩畫,  寶飾莊嚴像,
  欲比此妙身,  不可以為喻!
  能滿諸觀者,  令得第一樂,
  見之發淨信,  必是一切智!」

如是思惟已,禮佛而坐;問佛言:「放牛人有幾法成就,能令牛群番息?有幾法不成就,令牛群不增,不得安隱?」佛答言:「有十一法,放牛人能令牛群番息。何等十一?

「知色,知相,知刮刷,知覆,知作煙,知好道,知牛所宜處,知好濟,知安隱處,知留乳,知養牛主。

放牛人知此十一法,能令牛群番息。比丘亦如是,知十一法能增長善法。

「云何知色?知黑、白、雜色。比丘亦如是,知一切色皆是四大,四大造。

「云何知相?相,與他群合,因相則識。比丘亦如是,見善業相,知是智人;見惡業相,知是愚人。

「云何刮刷?飲血,則增長諸;刮刷。比丘亦如是,惡邪覺觀虫飲善根血,增長心;除則安隱。

「云何覆衣若草葉以防蚊惡刺。比丘亦如是,法,覆六情,不令煩惱貪欲、瞋恚惡虫刺蕀所傷。

「云何知作煙?除諸蚊,牛見煙,則來趣向屋舍。比丘亦如是所聞而說,除諸結使蚊以說法煙,眾生入於無我實相空舍中。

「云何知道?知所行來去好惡道。比丘亦如是,知八聖道能至涅槃,離斷常惡道。

「云何知牛所宜處?能令牛息少病。比丘亦如是,說佛法時,得清淨法喜,諸善根增盛。

「云何濟?知易入易,無波浪惡虫處。比丘亦如是,能至多聞比丘所問法;說法者知前心利鈍、煩惱輕重,令濟,安隱得度。

「云何知安隱處?知所住處無虎、狼、師子、惡虫、毒獸。比丘亦如是,四念處,安隱,無煩惱、惡魔、毒獸;比丘入此,則安隱無患。

「云何留乳?犢母愛念犢子故與乳;以留殘乳,故犢母歡喜,則犢子不竭,牛主及放牛人,日日有益。比丘亦如是,居士白衣給施衣食,當知節量,不令竭,則檀越歡喜,信心不絕,受者無乏。

「云何知養牛主?牛能守牛群故,應養護,不令羸瘦,飲以麻油,飾以瓔珞,標以鐵角,摩刷、讚譽稱等。比丘亦如是,眾僧中有威德大人,護益佛法,摧伏外道,能令八眾,種諸善根;隨其所宜,恭敬供養等。」

放牛人聞此語已,如是思惟:「我所知不過三四事,放牛師輩遠不過五六事,今聞此說,歎未曾有!若知此事,餘亦皆爾,實是一切智人,無復疑也。」

是經,此中應廣說。以是故,知有一切智人。

問曰:

世間不應有一切智人,何以故?見一切智人

答曰:

不爾!不見有二種,不可以不見故便言

一者、事實有,以因緣覆故不見。譬如人姓族初,及雪山斤兩,恒邊沙數,有而不可知。

二者、實無,故不見。譬如第二頭、第三手,無因緣覆而見。

如是一切智人,因緣覆故汝不,非無一切智人。何等是覆因緣?未得四信、心著惡邪——汝以是因緣覆故,不切智人。

問曰:

所知處無量故,無一切智人。諸法無量無邊,多人和合,尚不能知,何況一?以是故,無一切智人!

答曰:

如諸法無量,智慧無量無數無邊;如大蓋亦大,小蓋亦小。

問曰:

佛自說佛法,不說餘經。若藥方、星宿、算經世典,如是等法;若一切智人,何以不說?以是故,知非一切智人。

答曰:

雖知一切法,用故說,不用故不;有人問故說,不問故不說。

復次,一切略說有三種:一者、有為法,二者、無為法,三者、不可說法——已攝一切法。

問曰:

十四難不答故,知非一切智人。何等十四

界及我常;世界及我無常;世界及我亦有常亦無常;世界及我亦非有常亦非無常;世界及我有邊、無邊;亦有邊亦無邊;亦非有邊亦非無邊;死後有神去後世;無神去後世;亦有神去亦無神去;後亦非有神去;亦非無神去後世;是身是神;身異神異。

若佛一切智人,此十四難何以不答?

答曰:

此事無實故不答。諸法有常,無此理;諸法斷,亦無此理;以是故,佛不答。譬如人問搆牛角得幾乳,是為非問,不應答。

復次,世界無窮,如車輪無初無

復次,答此無利有失,墮惡邪中。佛知十四難,常覆四諦諸法實相。如處有惡虫,不應將人;安隱無患處,可示人令

復次,有人言:是事非一切智人不能解,以人不能知,故佛不答。

復次,若人言有,有言無,是名非一切智人;一切智人有言有,無言無。佛有不言無,無不言有。但說諸法實相,云何不名一切智人?譬如日不作高下,亦不作平地,等一而照。佛亦如是,非令有作無,非令無作有,常說實智慧光照諸法。如一道人問佛言:「大德!十二因緣佛作耶?作耶?」言:「我不作十二因緣,餘人亦不作。有佛無佛,生因緣老死,是法常定住。」佛能說是生因老死,乃至無明因緣諸

復次,十四難中若答有過罪。人問:「石女、黃門兒,長短好醜何類?」此不應答,以無兒故。

復次,此十四難,邪見非,佛常以真實,以是故,置不答。

復次,置不答,是為答。有四種答:一、答,佛第一涅槃安隱;二、解義答;三、反問答;四、置答。此中佛以置答。

汝言無一切智人,有是言而無,是大妄語。實有一切智人,何以故?得十力處非處故,知因緣業報故,知諸禪定解脫故,知眾生根善惡故,知種種欲解故,知種種世間無量故,知一切處道故,先世行處憶念故,天眼分明得故,知一切漏盡故;淨不淨分明知故,說一切世界中上法故,得甘露味故,得中道故,知一切法若有為、若無為實相故,永離三界欲故。如是種種因緣故,佛為一切智人。

問曰:

有一切智何等人

答曰:

一大人,三界尊,名曰佛。如讚佛偈說:

 「頂生轉輪王,  日月燈明;
  釋迦貴種族,  淨飯王太子。
  生時動三千,  須彌山海水;
  為破老病死,  哀愍故生世。
  生時行七步,  光明滿十方;
  四發大音,  我生胎分盡。
  成佛說妙法,  大音振法鼓;
  以此覺眾生,  世間無明睡。
  如是等種種,  希有事已
  諸天及世人,  見之皆歡喜!
  佛相莊嚴身,  光滿月面;
  一切諸男女,  視之無厭足!
  生身乳餔力,  勝萬億香象;
  神足力無上,  智慧力無量。
  佛身光明,  照曜佛身
  佛在光明中,  如月在光裏。
  種種惡毀佛,  佛亦無惡想;
  種種稱譽佛,  佛亦無憙想。
  大慈視一切,  怨親等無異;
  一切有識類,  咸皆知此事。
  忍辱慈悲力,  故能勝一切;
  為度眾生故,  世世受勤苦。
  其心常一定,  為眾作利益。
  智慧力有十,  無畏力有四,
  不共有十八,  無量功德藏。
  如是等無數,  希有功德力,
  如師子無畏,  破諸外道法,
  轉無上梵輪,  度脫諸三界。」

是名為「婆伽婆」。

「婆伽婆」義無量,若廣說則餘事,以是故說。

大智度論卷第二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9 大智度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52 (Big5),完成日期:2007/12/15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維習安大德提供,佛教電腦資訊庫功德會提供,眾生出版社提供,北美某大德提供,厚觀法師提供新式標點,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