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7 分別功德論

分別功德論卷第四

[12]如來所以廣為四部各各說第一者。乃為將來末世遺法之中。或有四姓外學梵志。及弟子。共相是非。自稱為尊。餘人為卑。如是之輩不可稱計。故防於未然。故開自足之路。今稱拘隣為第一者。以其釋種豪族。王簡遣侍從勞苦功報。應敘是第一。又復初化受法。無能先者。亦是第一。善能勸導將養聖眾。受善來之稱。復是第一。人中所歸仰。遮越為最。光明之中日為最。星宿中月為最。萬川中海為最。四天王中提頭賴為最。三十三天中釋提桓為最。欲界六天中波旬以為最。色界十八天淨居以為最。九十六部僧釋僧以為最。九十六種道佛道為上最。拘隣比丘等五人中為最。以是言之。拘隣為第一。

優陀夷比丘勸導以為最。比丘皆勸導所以稱最者。佛將還度本國。先遣現神變。與王相酬酢。一一解釋。人所度不可計。故稱勸導最也。摩訶曇比丘。利根捷疾。餘比丘皆漏盡成神通。此比丘漏未盡成神通。故稱第一。

凡乘虛者皆以神足。此比丘能行空如履地。是善肘比丘之所能也。故稱第一也。

目連神足默往異剎。婆破比丘神足陵虛。聲遐邇。能攝伏外道。故稱第一。

牛腳比丘者。以二事不得居世間。何者。此比丘腳似牛甲。食飽則呞。以是二事不得居世。若外道梵志見其呞者。謂沙門食無時節。生誹謗心。是以佛遣上天。在善法講堂坐禪定意。善覺比丘常為眾僧。使至天上。佛涅槃後。迦葉鳴椎。大集眾僧。命阿那律。遍觀世界誰不來者。那律即觀世界盡來。唯有洹比丘今在天上。即遣善覺命召使來。善覺到三十三天。見在善法講堂入滅盡定。彈指覺之曰。世尊涅槃已十四日。迦葉集眾。遣我相命。可下世間至眾集所。洹答曰。世間已空。我去何為。不忍還世。欲取涅槃。即以衣鉢付於善覺。還歸眾僧。便取涅槃。以是因緣。善處天上。故稱第一。

善勝比丘者。本是貴族之子。初生之時。有自然金屣著足而生。父母珍之。為起三時殿。女娛樂不去左右。時婦睡眠。覩其白齒。身形雖妙但是骨。具觀惡露森然毛竪。顧視宮宅猶似塚墓。驚走出戶。二神迎接。問二神曰。今者委厄誰能為。二神答曰。唯有世尊善能厄。曰今為所在。答曰。近在祇洹。可從啟請。尋光至佛頭面禮足。佛因本心為演妙法。即時心開漏盡結解。以是因緣。善勝比丘惡露觀第一。

優留毘迦葉所以稱第一者。乃宿世以來弟兄三人。常有千弟子相隨。今遇釋迦文佛世。佛以十八變度迦葉千人。佛眾得成。四事供養猶此而興。以是言之。優留毘迦葉。能將護聖眾供養第一也。

江迦葉所以稱第一者。佛為說法。一心聽受。入神。諸結消盡。德實內充。乃徹骨髓。故脂髓外流。狀似出。以是言之。心意寂然能降諸結。故稱第一。

馬師比丘者。從佛受學。方經七日。便備威儀。將入毘舍離乞食。於城門遇優波坻舍遙見馬師威儀庠序法服整齊。中心欣悅。問曰。君是何等人。曰吾是沙門。曰君為自知為有師宗耶。曰有師。師名為誰。云何說法。答曰。吾師名釋迦文。天中之天三界極尊。其所教誨以空無為主。息心達本。故號沙門。優波坻舍聞此妙語。即達道迹。坻舍同學本有要誓。先得甘露者。當相告示。即辭馬師至拘律陀所。拘律陀見來顏色異常。疑甘露。尋問得甘露。曰得也。甘露云何。甘露者達諸法空無也。拘律尋思復得道迹。馬師所以威儀第一者。以宿五百世為獼猴。今得為人性猶躁擾。出家七日即改本轍。學雖初淺善宣尊教。使前覩者悅顏達教。以威儀感悟故稱第一。身子所以稱智慧第一者。世尊又云。欲知身子智慧多少者。以須彌為硯子。四大海水為書水。以四天下竹木為筆。滿中人為書師。欲寫身子智慧者。猶尚不能盡。況凡夫五通而能測量耶。故稱智慧為第一。

目連所以稱神足第一者。世尊亦說有證。昔日三災流行。人民大飢。目連心念。此地下故有曩日地肥在中。今人民大飢。意欲反此地取下地肥以供民命。念已白佛。今欲以四神足。反地取下地肥以濟民命。不審可爾以不。佛言。止止。目連。汝神足雖能反此無難。那中眾生。以一手執蟲一手反地。佛言。不可。所以然者。後世比丘多無神足。設後有飢時。國王臣民命沙門反地。若不能者。謂非沙門。以是神足證故稱目連為第一。

二十億耳比丘。所以稱苦行第一者。昔占波國有大長者。生一子。端正姝妙。足下生毛長四寸。未曾躡地。所以足下生毛者。昔迦葉佛時。為大長者。財寶無極。為眾僧起精舍講堂訖。以白[疊*毛]布地。令眾僧蹈上。由是因緣故。得足下生毛。所以字二十億耳者。生時自然耳中生寶珠。價直二十億。即以為稱。時瓶沙王聞其奇異。欲與相見。故命令來。計道里十五日行乘車而來。將欲下車。輒布[疊*毛]在地。然後行上。既到王所。王命令坐。勞問訖。聞能彈琴。即命使彈之。相娛樂訖。共至佛所。時佛與大眾廣說妙法。見佛歡喜頭面禮足。佛命令坐。聞法欣悅即求出家。佛然其出家之志。即為沙門。勇猛精經行不懈。肌肉細軟足下傷破。經行之處血流成泥。積行遂久漏猶未除。疲懈心生欲還白衣。我家錢財自恣。廣為福德且免三惡。佛知其念。忽然於前從地踊出。問比丘曰。汝本彈琴時。急緩眾絃得成妙曲不。答曰。不成。若眾絃盡緩復得成不。答曰。不成。若不緩不急絃柱相應得成妙音不。答曰。得成。佛言。行亦如是。不急不緩處其中適。和調得所。乃可成道。思惟佛語。心豁開解。便成羅漢。以是因緣故稱苦行第一也。

阿那律所以稱天眼第一者。時佛為大會說法。阿那律在坐上睡眠。佛見其眠謂曰。今如來說法。汝何以眠耶。夫眠者心意閉塞與死何異。那律慚愧剋心自誓。從今以後不敢復眠。不眠遂久眼便失明。所以然者。凡有六食。眼有二食。一視色。二睡眠。五情亦各有二食。得食者六根乃全。以眼失眠食故喪眼根。佛命域治之。曰不眠不可治。已失肉眼無所復覩。五百弟子各棄馳散。倩人貫針。捫摸補衣。線盡重貫。無人可倩。左右唱曰。誰欲求福者與我貫針。世尊忽然。到前取來。吾與汝貫。問曰。是誰。曰我是佛也。佛已福足。復欲求福耶。曰福德可厭耶。那律思惟。佛尚求福。況於凡人耶。心中感結。馳向佛視。以至心故忽得天眼。以得天眼。復重思惟便得羅漢。凡羅漢皆有三眼。肉眼天眼慧眼。那律正有二眼。慧眼天眼也。三眼視者亂肉天爭功。精麁雜觀故曰亂也。那律專用天眼。觀大千世界。精麁悉覩。別形質中。有識無識。皆悉別知。天人所見。有淨不淨。極淨觀者。見世界中諸有形類。有識無識。見皆動搖。疑謂是蟲而非蟲也。不淨觀者。見飯粒動皆謂是蟲。優劣之殊有自來矣。以是言之。天眼第一。

離越比丘坐禪入定。所以稱第一者。昔波斯匿王。請令坐禪在一樹下。時王請入宮食。經歷六年不他周旋。正欲移在他樹。樹神不聽。以何為驗。將欲移時。樹神便散華供養。以是為驗。知其不聽。何以知其意無他念。時拘絺羅來至離越所曰。何不坐好樹下。坐此枯樹為。答曰。名仁四辯第一。能分別法義及以應辭。不審分別枯樹。是何辯中耶。自我坐此已向六年。不別生枯。仁者方至而便分別耶。王請入宮日日供養。使諸夫人各自當直。六年以滿布施發遣。當達嚫時不識主人字。王曰。六年受請不識人名。何定乃爾。答曰。我樹下坐。尚不知樹枯生。況識人字耶。供養禪福其德至淳。隨王所願可至涅槃。福田之良也。故稱樂禪第一也。

他羅婆摩比丘。勸率施齋講者。佛委僧事。分部所宜。契經契經一處。毘尼毘尼一處。大法大法一處。坐禪坐禪一處。高座高座一處。乞食乞食一處。教化教化一處。隨事部分各使相從。若有檀越來請者。以次差遣不問高下。若有私請者。不聽在此例。時檀越請盡。六群比丘。次值貧家懷恨而還。向佛怨言。摩羅見欺。自受好處。見遣貧家。豈是平等耶。佛命摩羅。卿實爾耶。答曰。不也。于時無食。日欲中。便和牛屎飲以當齋。聞六群語。無以自明。即於佛前吐此漿。六群慚愧。二人感結漏盡。二人還為白衣。二人面孔出沸血。命終墮阿鼻也。齋講者。齋集部眾綜習所。善能勸成故。稱第一也。

小陀羅婆者。主立房室。興招提僧。共成其功。不復別稱也。

賴吒婆羅比丘。所以稱豪貴者。是王者種。為人聰明博達。少好追學。聞佛出世開化愚蒙。即詣祇洹精舍。聽法言。聞教入神。思欲出家。歸白父母。父母不聽。心自惟曰。一切眾生盡是父母。豈獨二人是耶。念已便至佛所。求為沙門。佛問。父母聽不。曰不聽也。兄為國王。復白王求為道。王亦不聽。心中思惟。要作方便出家為道。父母正有一子。不欲離目前斯須之間。索一獨榻坐父母前。不飲不食經六日。父母惶怖。懼殺其子。若殺此兒者。用此死兒為。聽當放之為道。與兒要曰。今放汝為道。當數還歸。父母已許。便至佛所。問曰。聽汝耶。曰已聽。佛便命曰。善來比丘。手摩其頭鬚髮自落。如剃髮七日者。袈裟著身便成沙門。為說四諦便成羅漢。以本要故。尋還歸家。著衣持鉢在門而立。時婢米。將欲棄泔。舒鉢索飲。婢舉頭視知是大家。便入白曰郎君在外。父母欣悅。審是兒者。放汝為良人。即出迎入為設餚饍。曰日時已過。法不應食。父母曰。今日已爾。明日早來。即還所止。還去之後父母約勅諸婦。兒明當來。汝等好自嚴。容服飾各盡妙。能使我兒還為白衣者。於汝大佳。復勅藏吏出諸珍寶。金銀七寶各各別聚。冀兒意動還染於俗。明日食時執鉢而還。就座而坐訖。諸婦女各設姿態。或散華香。或拂衣捻。婆羅曰。諸妹何足煩勞耶。諸婦念曰。持我等作妹者將無還理。語父母曰。用此寶物為。此但誤人由是致災禍。何不棄之於山澤耶。父母諫曰。道德在心何必出家。質多長者。亦在家得道。曰未聞在家得漏盡者。質多所得。有一生分在。何足為貴耶。雖復豪珍美玉棄之若遣。故稱出家第一也。

迦旃延所以稱善分別義者。將欲法。心中惟曰。人間憒閙精思不專。故隱地中七日。集大法。已訖呈佛。稱曰。善哉。聖所印可。以為一藏。此義微妙。降伏外道故稱第一。

又復稱第一者。世尊至釋翅國。坐一樹下執一杖。釋種咸來觀佛。往棄我女相好勝前。今意復云何。答曰。意者不著世間不染於俗。梵志曰。善哉。受解還去。後諸比丘不解此語。問迦旃延。佛稱仁者。辯才折理。解義第一。世尊所答。梵志不染不著者。其義云何。時迦旃延即為解說。比丘當知。眼緣色起痛。緣痛起想。緣想來往。生識分別起染著心。於此染著永已捨離。諸比丘聞說此語。意猶然。迦旃延觀諸比丘意不了。即引喻曰。有人於此。欲求牢固之物。反捨根本而取枝葉。為得牢固不。曰不得也君等亦如是。佛近此。而反見問。豈非捨本取其末耶。諸比丘即往問佛。稱迦旃延所解。如是不審理應爾不。佛答曰。如迦旃延所說。等無有異。以是因緣復稱第一。君頭波歎所以稱行籌第一者。凡籌者記錄人數知為誠實以不。誠實。受籌其福。虛妄受者罪。漢言曰籌。天竺為舍羅。舍羅者亦名壞盡。福則罪盡。罪則福盡也。何以知其然耶。昔阿難邠坻女。國。問佛可爾不。佛言。宜知是時。往必有益。女既到遙請世尊。佛知其意即默然受請。勅阿難曰。明當受釋摩男請。鳴集眾行神通。舍羅時上座。君頭未得神通。聞行籌請自鄙未得神通。顧惟形影在眾座首。由老野狐在紫金山。進退惟慮。正欲受籌不在通例。正欲不受居為上座。八歲沙彌尚得神通。積年之功而無所獲。計惟如此。何用。感結受籌。還授之間霍然漏盡。若以虛妄受籌者。人身有九十萬毛孔。以此為數。不得受如此之數人身也。若以精誠受者。即可得漏盡之證。以此上座可為明證。所以復為上座者。以善能說法適可眾人。眾所推舉故為上。以是因緣。稱上座受籌第一。

所以稱賓頭盧能降伏外道者。毘舍離城中。有質多長者。每患六師貢高自大言。瞿曇沙門。自稱為尊。當與其捔技。若彼現一我當現二。如是轉倍至三十二。時長者普請內外僧供養訖。立大幢高四丈九。置栴檀鉢於上。唱言。其能引手取此鉢者。便得第一。時賓頭盧心自念曰。今當現神足令六師等默然降伏。又念曰。世尊常誡諸弟子。不得現神足。若今不現者。懼彼永以得罪。若現者懼違尊教。俛仰不已。便現神足。伸手取此旃檀鉢。在虛空。繞城七匝。還在座上。謂諸梵志曰。卿等復現其二也。六師默然。時大鬼將軍名曰半師。謂六師曰。現其二。時六師徒眾莫知所湊。以是言之。知賓頭盧降伏外道最為第一也。所以稱讖比丘瞻病為第一者。時祇陀精舍有一比丘。病疾困篤。久寢床褥。脊下蟲出。呻號終日。佛與諸比丘按行房舍。見此比丘困篤如是。問曰。有人瞻視汝不。曰無也。又問曰汝先時頗瞻視他病不。答曰。不也。佛言。汝不視他病。云何欲望人看也。是如來襞僧伽梨。自手摩捫。為其湔浣。時天帝釋亦來佐助。世尊瞻視病人。於是病比丘蒙世尊恩。即得除愈。佛告諸比丘。自今已後。若有病者。當相視。時世尊顧謂諸比丘。誰能常視病者。唯有讖比丘讖比丘常以五事視病者。云何為五。分別良藥。亦不懈怠先起後。臥。恒憙言談少於睡眠。以法供養不貪飲食。堪任與病人說法。是謂讖比丘以此五法視病人。未曾有不者。所以者何。此比丘乃前世時。曾五百世為醫善解方藥。聽聲察色知病根源。兼以四事養病者。以是因緣。稱讖比丘第一也。所以稱耆奢比丘能造偈頌者。此比丘前為長者子時。為人天才聰觸物讚頌。時出行遊。遇一技家女。形容端正世之希有。覩之情欣便欲納之。歸白父母。啟以見。願父母為我娉索不。父母不悅。卿族姓子。如何改毀先人風。其子意猛。復重啟若不為我納者。不能存世。父母見子言。重不忍呵制。便言。隨汝非我所知。即自遣人與女家相聞。女家是技種唯技為先。便荅來使曰。不貪財。唯能眾技兼備者。便持相與。朋耆聞之。即詣技工學於諸技。不經數旬眾技兼備。復重遣信。所學已便可相惠。主人答曰。若伎備者當詣王試。時在正節。王集眾技普試藝術。若最勝者賜金千兩。王亦聞此女妙。欲納之宮裏。試之技法緣幢為竪幢高四丈九尺。下置刀劍。刃皆上向。間趣容足。時朋耆緣幢於上空旋七匝便下投之空地。王懼失女。詐佯不視。人皆言妙。王言。不見。若審妙者更復為之。朋耆念曰。若不順王教者。必失此女。規一果情。朋耆冒死緣既至幢頭。顧視女面。心自惟曰。何坐此人乃至斯困。心懼形慄恐不自全。女人虛妄何用此為。佛知此人。必可濟度。若不救者當墮三塗。告目連曰。汝以神足救彼危厄。目連奉教即往現變。於虛空中結加趺坐。復於幢下現七寶階。餘人不見朋耆獨覩。徐於梯間七匝而下。神力所接內安外危。王與眾人甚為奇異。王手自牽女以付朋耆。朋耆曰。不用此虛詐之物。誑惑世人迷誤清。亡國破家不由之。即尋目連往詣世尊。世尊告曰。善來比丘。便成沙門。為說四諦。即得應真。喜情發中而形於言。便作頌偈。讚於世尊。

 清淨十五日  五百比丘集
 已斷諸結使  仙人不受習
 猶如轉輪王  群臣普圍遶
 四海及與地  所典無有表
 降伏人如是  導師無有上
 將護諸聲聞  三明壞結性
 一切世尊子  無有塵垢穢
 已破愛欲網  今禮星中月

以是因緣。稱朋耆奢能造偈頌讚如來德為最第一。

所以稱拘絺羅為四辯第一者。凡聲聞四辯不必具足。或有法辯而無義辯。或有義辯而無法辯。或有應辯而無辭辯。或有辭辯而無應辯。拘絺羅盡具此四辯。舍利弗迦旃延亦有四辯。所以不稱為最者。身子自以智慧為主。迦旃延自以集為主。故各不稱四辯。雖復四辯亦不及拘絺羅。拘絺羅但辯一句之義。七日不盡況復四辯。豈可計量乎。以此事故為四辯第一。

所以稱難提比丘乞食第一者。餘比丘雖復乞食。或不具戒。或有貪心。或左右顧視。心不專一。或避寒暑。然此比丘當乞食時。都無此事。乞食既精。施者福多。今故引喻。以況大小。有人問射法。一人射百步毛。一人射地塵出。何者為難。答曰。毛為難。雖射而不著地。此不足言也。若施乞食。若施眾僧。何者為大施真阿練。喻中毛施不得真。喻其射空。其事雖難有得有失。箭著地者。喻施眾僧。射毛雖精有失者多。射地雖易未曾失地。福田地厚故無增減。阿練精麁故有得失。難提得精故稱第一也。

所以稱施羅一坐一食者。此謂頭陀一行也。夫阿練法。或乞食。或坐樹下。或閑居獨處。此一坐一食者。從早起至日中。若檀越施食。不問多少。其於一處坐食而已。若食未飽坐未移者。可得更食。若已起者不得復食。常一處食而不捨離。故稱施羅為第一。所以言金毘羅比丘者。常行七家乞食。不得過七。所以然者。立誓限七故也。乞食時欲福生。專心念道無有貪想。若得好惡不以增減。隨次乞食不擇貧富。若一家二家得食時。更有布施者。足則止。不足便受。若至七家不得食者。便還所止思惟行道。不念明日當至某家不至某家。都無分別之想。故名七家沙門也。還則靜坐心在道。故稱金毘羅於七家乞食為第一也。

堅牢比丘者。以常居山澤閑靜之處為行。難提比丘。常以乞食耐辱為行。金毘羅比丘。以七家乞食為行。施羅以一處食為行。十二頭陀各居一行。浮彌比丘者。守持三衣不離食息。或曰。造三衣者。以三轉法輪故。或云為三世。或云為三時故。故設三衣。冬則著重者。夏則著輕者。春秋著中者。為是三時故。便具三衣。重者五條。中者為七條。薄者十五條。若大寒時。重著三衣可以障之。或曰。亦為蚊虻蟆子故設三衣。以是緣故常持不忘。故云第一。所以稱婆差比丘者。本在家時常以家為患。出家求道常在露坐。若入房室常氣閉。如似掩口。是以常求露坐思惟行道。然後身體調和氣息通暢。行道無以是因緣。稱婆差露坐第一。

所以稱狐疑離越常處樹下者。在凡夫地。欲求禪定。處在樹下。依倚意。以除縛結。餘比丘亦在樹下坐禪。所以不稱者。以其不能一聞而自專思。此比丘一聞佛教。即能履行專意不捨。六年盡結。前離越者。樂遊禪定。行止不異。樂習事殊故各稱第一。

所以稱陀多索比丘樂空者。此比丘入屋解內空。出屋解外空。內空喻識。外空喻身。入屋達識空。出屋解身空。已了內外空。諸法亦如是。此比丘聞說空教戢在心懷。入屋見空即達身識。餘比丘者。結盡然後達空。空心難獲。貴其先得故稱第一。

所以稱尼婆比丘五為上者。此比丘觀身穢漏三十六物。無可貪貴。厭賤此身故。以賤物自障。或說曰。夫衣有可親近者不可親近。何者可親近。著惡衣令人羞慚自愧。是可親近。著好衣令人自大雅。是不可親近。弊衣助行。是以著五納。此比丘善能內外相況故稱第一。

所以稱優多羅比丘常樂塚間者。此比丘阿難弟子也。先師得道心自念曰。此身流轉無處不更。在天上時服御自然。今以捨棄。若在人中為轉輪王。七寶導從。亦復過去。或在畜生恒食草棘。此亦過去若在餓鬼銅為食。或在地獄。刀劍為對。諸此罪形。皆以過去。今得人身。齊分畢。古今所。皆是棄物幻之形。無一可貪。俱當棄捐。便止塚間。復念曰。正欲在樹下山澤。皆生民所貪。唯有塚間人所不樂。是以居之。塚間所樂唯有。兼有狐狼烏鵄之屬。今當入慈三昧以濟彼類。以是故復居塚間。以是因緣常樂塚間不處人中。故稱第一。

所以稱盧醯寗比丘恒坐草第一者。此比丘常坐草蓐除去愛心云何除愛。雖復金床。都無愛著。或復說曰。若有人施妙座者。亦如施草座無異。愛心既盡諸結亦盡。便手執草向草作禮。有人問曰。何以向草作禮。答曰。我因此草榮飾心盡。得道由之即是我師。故向作禮。五百獼猴得生天上。亦以天文陀羅花散於故屍。由屍生天。故來散華。夫貴者必以賤為本。以是因緣稱坐草蓐為第一。

所以稱優鉗摩比丘不與人語視地而行第一者。此比丘常患口過。將欲改之。自思惟曰。正坐此口。生天人中三塗。地獄啾吟喚呼。五道更苦無量。我今當如慕魄太子結誓不言。四過三殃何由而生。既便不言端視而行。佛奇其能。爾每向諸比丘稱其德。語阿難曰。如此比丘。宜存識錄。以率來薄。以是因緣稱之第一。

所以稱一心比丘三昧第一者。此比丘昔曾習定。研麁至。精今定功既立。行若遊塵。坐忘想。忘想理足。其喻如何。猶如有人食百味食。意以飽滿更無食想。雖復行步進止蓋感。而後應白而後動。依定立字。故曰坐起行步入三昧第一也。

所以稱曇摩留支好遠遊第一者。其事有由。佛在世時有一長者。字曇摩留支。來至佛所。禮訖問訊佛言。曇摩留支別來大久。乃能相見。有人問佛。不審。何以言別來大久。世尊答曰。汝欲知之耶。答曰。欲知。佛言。我昔阿僧祇劫時。世有一佛。名曰光。我時為梵志。字曰超。時光佛方欲入城。我即中路相逢。見佛光相暉布。即嘆曰。世尊光相明踰日月。世尊德者乃隆二儀。世尊心者仁過慈母。顧惟形影無以供之。今正是時。福田良美可以根。見地少泥恐污佛足。即解髮布泥上。令佛蹈而過。佛即曰。汝勇猛乃爾。却後阿僧祇劫。汝當作佛字釋迦文。時邊亦有一梵志。起恚心曰。此人與畜生無異。乃蹈他頭髮上過去也。從是以來阿僧祇劫常墮畜生中。復在大海中為魔竭魚。身長七千由延時有五百賈客。乘船入海寶。值此大魚[榻-木+口]船。垂欲入口。五百人惶怖各稱所事。時賈客主語眾人言。今世有佛名釋迦文。濟人危厄無復是過。我等稱名冀蒙得脫。即便齊聲稱。魚聞佛名。本識存。即自惟曰。釋迦文佛已出世間。我身云何故在魚中。即還沒水。五百賈客安隱而歸。時魚即半身出沙上。不飲不食經二七日。命終生長者家作子。字曇摩留支。今方來得與吾相見。是以稱之久遠。留支聞此。本末。即向海邊求故屍。見海邊有大魚骨皮肉已盡。便行脇骨上。思惟言。此是我故屍。即以華散故屍上。尋往忽然道成。以是因緣稱遠遊第一也。

所以稱迦渠比丘集眾說法第一者。此比丘音辭朗達。聲震遐邇。其聞音聲。集眾無數。即為演說法奧美之業。諸人當知。如來出世難可值遇。四諦甘露亦難得聞。諸人曼時。當思惟真諦。除去十二牽連之縛。可得涅槃。此比丘恒助佛揚化。常以此教未墜於地。以是因緣稱集眾說音聲第一也。

[22]

[23]所以稱婆拘羅壽命極長者。以曩昔曾供養六萬佛。於諸佛所常慈心。蜎飛蠕動有形命類。恒加慈愍。無有毫釐殺害之想。由是慈福今獲其報。佛告阿難。如我今日。皮身清淨無過於我。猶如蓮華不著泥水。正壽八十。不如婆拘羅壽百六十者。如來隨世欲適眾生。不現其異故壽八十。婆拘羅者受前宿世慈心之福。故得年壽加倍之報。或問。但以慈心便獲如此之壽耶。復更有。餘乎。曰有。昔毘婆尸如來出世。時有十六萬八千比丘。遊行教化。時有長者。居明貞修。稟性良謙不好飲酒。時歲節會少相勸勉。薄飲少多。輒以酒勢行詣世尊禮拜問訊訖。便請佛及諸弟子。願受我九十日請。比丘疾病者。詣我家而取醫藥。所須之物皆來取之。語訖還家家內曰。我已請佛及諸弟子。四事供養皆當辦具。約竟。便睡眠。眠久還覺。其婦白曰。君先約嚴辦供具。而今默然所以得爾。長者驚曰。我向何所言說耶。婦曰。君未眠時無所說耶。曰我不省有所說。婦曰。君先言。我已請佛及諸弟子。供九十日所須短乏。不作是語。長者思惟曰。酒之誤人乃至於斯已爾。慚愧便當即請。明日清旦於舍燒香。遙請世尊。有一比丘來索藥。長者問曰。何所患苦。答曰。患頭痛。長者曰。此必上有水仰攻其頭。是以頭痛。即施一呵梨勒果。但服此藥足消此患。比丘服藥病即除愈。緣是福報。九十一劫未曾病患。生長者家至年八十。出家學道經八十年。道俗之紀合百六十。在家時曾捔。斯須頭痛尋即除愈。自爾常無患。以是之故。婆拘羅長壽第一。於百年壽中而加六十者。此人五濁壽命。最為奇特。其喻於臭穢之中而生蓮花也。阿難問婆拘羅。何以不為人說法耶。為無四辯。為乏智慧。而不說法乎。答曰。我於四辯捷疾之智。非為不足。直自樂靜不喜憒閙。故不說法。難曰。婆拘羅長壽者。何以不生三方耶。答曰。諸佛所以不生者。以其土人難化故。此土眾生利根捷疾。極惡勇猛取道不難。是故往古諸佛皆生此中。婆拘羅應在此成道。故不生三方

所以稱滿願子說法第一者。有三事得稱第一餘比丘亦說法。無有三事可記。故不言第一。滿願子說法時。先以辯才唱發妙音。使眾歡喜僉然傾仰。次以苦楚之言責切其心。使令腐肅悚興難遭之想。終以明慧空無之教。聞者結解使智交養。世尊演法初中竟善。滿願子亦然。三事俱善。自捨如來莫能先者。身子自誓。從旦至中。要度一人令至道迹。目連比丘亦誓度人。於四向之中課進一階。然後乃食。其餘比丘皆亦度人。比滿願子百不當一。滿願子從成道至涅槃。度九萬九千人。於聲聞之中度人最多。故稱說法第一也。

所以稱優波離持律第一者。昔佛還本國。受父王請。所從比丘雖復心精。無表容貌。時王欲勸釋種豪族子弟出家為比丘侍從世尊。即宣令諸釋。其有兄弟二人者。皆當一人出家為道。若不從令者當重罰之。時有一釋種子。名曰面王。釋中最長。次應先下髮。時佛命優波離。為其剃頭。重告曰。此諸釋種憍樂體軟。汝好徐徐輕手與剃。優離即輕手復太輕不著。時優波離復反刀刃。以脊用之。佛言。不可復用刀腹。亦曰。不可即以刀從頂上剃泯然除盡。五百釋子皆悉如是。佛命優波離曰。善來比丘。即成沙門。佛即授戒得阿羅漢。次授五百釋子戒。優波離為上座。以手摩五百人頭為弟子。受戒訖。次當禮優波離。諸釋先憍豪。不能下屈。加復是己之子弟。各言。此是我家僕何緣禮之。佛言。不爾。法無貴賤。先達為兄。後者為弟。俛仰不已。制意為禮。即時天地大動。諸天於上讚曰。善哉善哉。今日諸釋降伏貢高。意難勝故地為動。當五百釋為道時。亦有九萬九千人出家為道。優波離自從佛受戒已來。未曾犯如毫釐。以是因緣故稱第一。但以是更有餘事耶。祇園精舍北有一比丘。得病經六年不。時優波離往問比丘。何所患苦。若所須者便道。曰我所須者不可說。又問曰。汝欲須何物。若此無者當從四方求之。若世間上天求之。曰我所須者舍衛城中有。以違佛教故不可說。曰但說無苦。曰我。得五升酒者病便愈。優波離曰。且住。我為汝問佛。還即問佛。比丘病須酒為藥。不審。可得飲不。世尊曰。我所制法。除優波離即還索酒與病即愈。重與說法得羅漢道。佛讚優波離。汝乃問如來此事。使病比丘得差。又使得道。此比丘若不得度者。後當墮三塗作識無有出期。汝乃為將來比丘禁法。使知輕重得濟危厄。汝真能持律。以律藏付汝。勿令漏失。此藏諸藏之中。最在其內不可示沙彌及以白衣。以是緣故復稱為第一也。

所以稱婆迦利比丘得信解脫者。此比丘久病著床。乃經六年。諸瞻視者皆悉捨去。比丘自念。疾病經久。瞻視疲倦甚可患厭。又復如來不見垂愍。且當自害以除患苦。即便索刀向刀說曰。但當我亦當斷結。說訖以刀自刎。正至咽半已得漏盡。比至頭斷以取涅槃于時大地震動乃感波旬。波旬念曰。此何瑞應乃爾震動。即以天眼觀見比丘自殘。其形神為所趣。遍觀諸天不見其神。復觀人中亦不見之。復觀三惡道中。亦復不見。時佛將諸比丘欲耶旬之。見屍火起。此波旬放火覓比丘神。都不知所在。所以覓者。欲知進壞令不成。諸比丘便耶旬之。佛歎此比丘得信解脫。或曰。夫至信者委命自然。尚不執以自防況復自害。答曰。信所以執刀者。以刀為慧劍。欲擬斷諸結。身即結本。根則支從。身斷則結除。是以執刀者。不為也。執信刀斷疑樹故。下句云。意無猶豫。從信解脫至無疑解脫者。即轉鈍為利也。以是義故。稱信解脫為第一也。

[6]

分別功德論卷第四


【經文資訊】大正新脩大藏經第 25 冊 No. 1507 分別功德論
【版本記錄】CBETA 電子佛典 Rev. 1.16 (Big5),完成日期:2006/06/06
【編輯說明】本資料庫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依大正新脩大藏經所編輯
【原始資料】蕭鎮國大德提供,維習安大德提供之高麗藏 CD 經文,北美某大德提供,其他
【其他事項】本資料庫可自由免費流通,詳細內容請參閱【中華電子佛典協會版權宣告

Powered by Drupal - Modified by Danger4k